第三大隊第七中隊 葉望飛中隊長

你只要一見葉望飛隊長,就會感到他的熱情,感到他的俠義。他到任何一個場面裡面都照顧人家,關切人家,而且實心實地的給人家做事。他是廣東省梅縣人,那個縣份的人在廣東,在中國,人都知道是熱情的,他說一口客家普通話,身體中等高度,結實而寬壯,那紅潤而微黑的圓臉,那一頭烏黑的頭髮,那挺起的胸脯,讓他的同期同學送他一個「小豬」的外號。

現在由于他在五年多的戰鬥成績,我們都稱之為「小野豬」,原因你聽我說一段他在歷次重要戰役裡的成就,就可以得到說明。

早期他一向在中國空軍第五大隊,廿年及年,五大隊因飛機性能差吃了敵人零式機的苦頭很大,他身臨其境,時存復仇之心。十二年冬,由印度取回新鯊魚機P-40返國以後,他就感覺到這是新時代的開始,他睜著大眼,注視著每一次的出擊,隨著三大隊返國後的第一個大任務落到他的身上。

這是在十三號出擊海南島之役。前一日的夜晚,一個美國作戰參謀通知他,請他把飛鯊魚機出擊者名單開出,他與美國人商量了大半天,派出了七中隊飛鯊魚隊出隊群,隊長徐吉驤領隊(那時他是作戰參謀)他隨隊前往,在整個出擊序列中,他這一隊是殿後,擔任掃蕩全部機場殘餘敵機。

4四日出擊中,他隨隊由廣東出海。向海南島航行途中,由於一夜不曾睡好,疲乏的直想在飛機上合了眼皮睡去,但依然想睡覺,他非常清楚只要一睡就完蛋了,這絕對不允許,他只好自己用手擰自己大腿的肉,把自己弄清醒一點,他擰醒自己。到得海南島的面,他一見幾千艘大小漁船,立刻興奮起來那些漁船像在催促他們:
「快飛來呵,敵人毫無防備!」
「快飛來呵,趕緊去打地靶!」

(左)葉望飛 (中)徐華江 (右)陽永光 攝影於印度

他飛到海口市敵機場上空。第一大隊飛龍隊B-25轟炸機,及14航空隊三組人已把地面炸燃起了幾十個煙火,(一個火頭是一架地面飛機的燃燒)好在這機場有型機種八九十架,所以葉望飛僅有的是機會,他打燒了一架戰鬥機,打碎一架戰鬥機,還打毀一架在修理中的大飛機。

日澠池空戰中,在混戰中葉望飛打下了一架零式機。編隊返航途中,楊永光老弟怕小野豬丟了,已經飛在葉望飛飛機的附近,但不知道葉望飛就在裡面。喊道:「哈囉,葉望飛,楊永光叫你」

葉望飛知道他附近的K.P.3機就是楊永光駕的,答道:「哈囉!楊永光,葉望飛在你身旁!」這二兄弟才高興比此都無損傷比翼向家中飛。

五天以後日洛陽龍門空戰中,葉望飛先擊落一架零式二型機。旋又擊落一架東條式機,由於作戰激烈,大家打散了,他是力戰到只剩他與譚鯤兩個人才最後脫離戰圈返航的一個,他是個戰力强旺的人。

十四日他領隊去漢口機場打地靶,一下子在地面打燒了二架零式機。

三大隊重要戰役差不多全派到這位小野豬隊長身上,反正他是愛打仗的,他家中除了一位靠 種地過活的老叔伯,弟兄都安定的過鄉下生活或飄到海外去了,因此他的老家分不去他的心,他多少年來不談戀愛,而且由於一種偏執的男性硬骨頭,他從不肯對女子花言巧語,所以也沒有一位什麼大學裡見的小姐用情書來操縱他的神經中樞,所以他痛快的戰鬥。

這個隊長不全是老粗,他是三大隊部隊長之中做愛管行政的一個人,他覺得打仗是第一件事,隊上行政是訓練他去負責做大事的階梯,常常在晚上的燭光裡看見他在房中小桌旁坐著,用一隻筆批畫著。

愛和人在一起玩,談天、煮茶過冬季夜晚。這麼一個人是最能體會人情的,從表面看,他粗野得正如人家呼喚他的那外號,同情 、耐心所結鑄的混合劑,你與他相處久了會感到的。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
葉望飛中隊長於出擊漢口時,在第二次攻擊中被擊落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