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第七中隊葛希韶

飛鯊魚隊的一位濃眉大眼飛行員葛希韶,是一個性格熱烈有如牧童隊的衛煌一般。他是山東省臨清縣人,抗戰後由中學入軍校,軍校畢業後,分發黃河流域游擊隊中做軍官,打了好久游擊戰,這稱戰地生活。

後來再考入空軍官校十四期,對他做飛行員頗有幫助,下面我說到他的一次迫降戰地,就由他的游擊隊中生活經驗讓他能安全走回來。

十三號,葛希韶隨隊掩護炸岳陽。鄭松亭隊長領隊,葛希韶最末一機,在高度以一萬五千尺掩護。回航途中,高度漸低在一萬三千呎,在岳陽西南部,葛希韶最先發現敵機,七架尖頭東條式戰鬥機,高度比葛希韶的隊伍高,約是在一萬五千尺。葛希韶第一次遭遇敵機,就一個人拉起來預備奇襲,好幹它一架。敵機也不是呆子,馬上就衝下來三架,與葛打一個對頭後,就俯衝下去,另外的四架則正在追趕前面的我方編隊。葛希韶打完之後,才發現敵東條式機七架,是左翼兵力,右翼尚有圓頭零式機在飛。葛希韶要去告訴自己的飛機,一免遭受敵機奇襲,他以300多英里大速度,由12000尺衝追下去,越過了四架尾追我機之後的東條式敵機,他大聲呼叫長機:「敵機!敵機!」
長機沒有理會,似乎沒有明白他的呼叫,他口喊到: 「拉下油箱!快拉下油箱!」

鄭松亭隊長他們聽明白了,知道是敵機來挑戰,就趕緊拉下油箱,這時整隊已到了華容縣上空,美國隊長由一邊轉回去,鄭隊長由左轉回去,向敵機迎戰,葛希韶在鄭的編隊第三號機位置, 松亭隊長打了一次,即把敵機打成半滾狀態掉下去,葛射擊前面一架敵機,在左後上方攻擊,由尺高度將敵擊落尾旋到地。

六架鯊機,由於其中一架美員機緊跟在領 隊機之後做掩護而未開槍,故實際上僅五架飛機射擊,葛希韶擊落敵機後,尚救出左下方被敵機攻之鯊魚機一次。二好機看見敵機打逃啦,就回頭追趕,葛希韶為了掩護就跟著去追,這時敵機在尺高度,正在集合,計有尖頭東條式三架,圓頭零式機二架,敵機衝下來攻擊葛及二號機,劉紹堯在這次接觸中擊落敵機一架。葛衝下去吊零式機尾,零式機很靈活扭轉頭來吊葛的機尾,向葛射擊。葛一見火光向他直閃,知為敵攻擊,立刻俯衝脫離被攻擊位置,由 機拉起來,劉紹堯見這時已無我機活動,就領葛一同大速度飛回。

十三日掩護炸羊樓司火車站,葛希韶担任右邊近位掩護,炸完回來在羊樓司與岳陽之間的途中,敵零式一型及二型各二隊加上東條式機一隊共十餘架。由東條式機先奇襲B-25轟炸機,右邊中層掩護的李志剛等人,就先與敵機在左方先打起來,葛希韶等就回頭参戰,領隊機與賀哲生此時各擊落一架,葛希韶看見二架零式機正在追打一美員的P-40,葛希韶上去援救,開槍不能有所顧忌,子彈打在距離敵機的後半段機身上,敵機一側翻逃離

在纏鬥時,B-25己完成轟炸任務,即返航領隊機也跟着返航,日機有兩架仍然不想放過所追的美員P-40,這次葛希韶抓住了好時機,開槍擊中敵機的駕駛員,零式機就由七千尺高往下墜,葛希韶為了它也追下去,直至見它墜地撞成一團大火。

七月二十八日掩護B-25炸黄河鐵橋,王光復領了葛希韶等人,予敵機九架遭遇,他們由左前上方擬奇襲他們,當敵機繞往他們後邊被他們發覺,葛就跟王光後把飛機拉高,飛到敵上方死角,由葛希韶做掩護機,王光復襲敵,一下子把敵編隊中的五號僚機擊落,俯衝脱離後在拉上之前高度,前面己打開了,看見日機正與洪奇偉等人在作戰,王光復領了他與日機打了一次對頭,就緊追B-25轟炸機後,不久洪奇偉等六架P-40也跟上了,敵機二架追了一陣子,也放棄了返回。

葛希韶談到他五月廿一日在河南前線迫降的經過,那次由徐華江(吉驤)隊長領隊,美國飛行員一名,陽永光及他共四架P-40出任務,葛希韶的飛機右翼受創過,雖經修補但還是不能够大速度俯衝,在目標區發現日軍的營地後二架P-40下去打地靶,兩架在高空掩護,葛希韶第一次下去打,機身就給地面炮火擊中,他還又打了兩次,拉起來以後,發現螺旋槳不順,排氣管一陣白煙一陣火的噴冒着。叫了一聲:「我飛機中彈了!」知道飛不回去了,就轉向自己的陣地方向飛,過山頭時,速度只有九十五英哩,連下滑的速度都不够,他趕緊打開座艙蓋,猛拉駕駛桿才由五百尺高爬至七百尺,爬過了山頭,看見一塊约有兩百多公尺的曠地,地面不平有無數大小頭,没有第二條路了就己機腹迫降,一陣子猛烈的撞擊後,驚喜的發現人並未受傷,飛機也未起火,忙爬下飛機一看,飛機幾乎全毁,自己没受傷真是太幸運了。

拿好了急救用品及手槍,他開始往與日軍陣地相反的方向走,半小時後走到一村莊(在高縣内的石家村),突然衝出幾個拿槍的人,遠遠的喝住他:「什麼人,把槍留下來!」葛希韶一看就知道是當地的土匪,一聲不響的把腰上的左輪手槍解下放在地上,反問一聲:「我請問諸位一聲,中國軍隊的駐地在那里?」其中一人用槍一比:「往南走!」

葛希韶知道往南走是日軍最近才攻擊過的地方,說不定走入敵陣,為了不嚷土匪懷疑,他就對南走,只要遠離土匪的視界,他在折往西邊。只走了一里路,就遇上退却下去的國軍,他就夾在隊伍中,向内鄉一帶行進。沿途也聽到見到當地土匪的一些惡行,別說是難民了,如遇上小隊伍的國軍他們也一樣劫掠,深覺得戰地行政工作的重要。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