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中隊作戰記錄

在所存資料中發現,在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第七中隊係當年筆者(徐華江)任中隊長時,自行從戰鬥要報中摘錄和作戰有關人員所抄錄之草稿,但已不夠完整,此文僅存有民國三十三年五、六兩個月份的戰報。

戰鬥要表所記載係以任務及人員為主非以飛機種類為主,此文可使我們回憶當時作戰人員相互間之關係,以及他們的功績,不同於我們戰史的記載,只記錄機種架數而忽略作戰人員姓名,即或有領隊人員姓名,也難窺作戰陣容全貌,再經歲月的沖刷,作戰人員的姓名早已飄渺無蹤,因此這篇報導或可得到生者戰友的回應和亡者親友的追思,我們站在戰友立場是值得追憶的情誼,因之本文為筆者有感而發。

這些瑣碎的資料雖不完整,時間又不長,但足以代表空軍作戰之部分實況,可補充正史之不足,也許給國人對空軍之認識略有裨益。

戰鬥要表內容:在表列人員姓名中,美方人員並未列入在任務架次上,僅記中方人員姓名,美方人員出擊人員姓名不以記載,在項目順序上,以日期、任務、機數、姓名(含飛機編號、攜帶武器、戰鬥經過、戰果、人機狀態、起降時間及備考)等項。

   三十三年五月五曰,掩護B-25轟炸機九架,轟炸信陽火車站,使用P-40機十六架,本(七中隊)八架,徐華江(吉驪)P-11 306 陽永光P-11 147、王光復P-11 151、譚鰓P-11 150共四員,由恩施會合B-25機於上午十一時五十分起飛,經襄陽一萬兩千呎高炸信陽火車站鐵路運輸點,將鐵路供應線炸斷,於下午三時二十五分降落,同日掩護機P-40兩架,張樂尼P-11 157、汪夢泉P-11 356掩護B-25加油達成任務,下午二時三十分起飛,於三時三十分降落。
五月七日掩護B-25兩架炸襄城附近,王光復率P-40四架由涼山起飛。
五月十一日炸垣曲渡河之敵,由陽永光、葉望飛及譚鰓擔任,。
五月十二日俺護B-25六炸洛陽,由陽永光、葉望飛及譚鰓擔任。
五月十三日警戒,張世振:同日任務未明,陽永光、葛希韶。
五月十六日掃射洛陽迫降之我機,葉望飛、譚鰓,遭遇敵機三批,擊落零式式驅逐機兩架。
三月十七日掩護B-25機炸洛陽,陽永光、張世振至目標上空不能出雲乃返回;同日掃射洛陽之敵,並偵察陝縣及觀音堂等處,徐華江(吉驪)、陽永光、張世振。
五月十八日掃射洛寧長水鎮敵軍,徐華江(吉驪)、葉望飛、葛希韶及李唐,本次出動P-40機二十五架,由安康起飛至長水鎮等處,造成多處起火,是役炸毀敵坦克車多輛,並殺傷敵步騎兵數千名及裝甲車三、四輛,又擊中卡車兩輛,著火三輛,毀敵軍死三十餘人,我機中彈七發,於上午十一時五十五分起飛,下午二時五十五分降落。
五月十九日任務不明,陽永光、趙立品。
五月二十曰掃射洛寧長水鎮之敵,徐華江(吉驪)、孔憲惠,兩機攜火箭六枚,擊中卡車一輛著火,又毀車一輛及共擊斃敵軍五十餘人。
五月二十一日掩護並掃射韓城至長水鎮之瞰,徐華江(吉驪)、張世振、陽永光、李宗唐、徐思義、趙立品、孔憲惠,共計毀敞卡車四輛,死傷敵馬逃四十餘;同日掩護P-40四架轟炸敵在延秋之坦克車,徐華江(吉驪),於上午五時十分起飛,八 時十分降落;同 日消滅洛寧至長水鎮之敵,我P-40機十架、徐華江(吉驪)、陽永光、孔憲慧、李宗唐、張世振、趙立品、攜有火箭者三機,於下午一時三十分起飛至洛寧等處掃射,被擊毀卡車約四十輛,騎兵四、五百名、步兵數百名,任務完成返回安全降落,本次飛機張世振中 彈七發,油門失控勉強飛回基地。
五月二十二日飛嵩縣掃射敵騎兵,由徐華江(吉驪)、陽永光、葛希韶三人,在嵩縣附攻擊敵騎兵隊,葛希詔所駕機被擊中要舍,迫降嵩縣南沙灘人安返,敵騎兵死傷五百餘,起飛時間為上午十一時,降落時間為下午二時。
五月二十四曰掃射偵察陵縣靈寶澠池一帶之敵,徐華江(吉驪)、孔憲慧、徐思義由安泉上午五時十五起飛、先至虢晷鎮由靈寶飛陝西縣,至洛寧以西,掃射卡車並攻擊長水鎮之敵騎兵及渡河船,卡車被擊毀五輛,毀兩艘渡船,騎兵傷己約五十至六十名,孔憲惠機中憚,同時左手大姆指被打斷,迫降河灘上機毀人受傷,超飛時間為上午五時十五分,降落時間為八時十五分。
五月二十七日炸射信陽兵營敵軍P-40機四架,徐華江(吉驪)掛火箭六枚、霰彈十二枚及胡曦光,作戰前一晚由梁山飛安康,加油掛彈傍晚飛老河口機場過夜,次晨拂曉起飛偷襲駐信陽兵營有敵兵三千餘人,抵兵營上空後先投彈再以火箭攻擊敵兵營,全部被炸或被火箭攻擊掃射,人員死傷約千餘人,毀房至五、六十幢,徐華江機中彈十餘發,並有炸彈片炸傷五、六處,起飛為晨四時十五分,降落梁山為上午七時四十五分。
五月二十九日於茅津渡北一帶巡邏及掃射,張樂民、楊昌法。
五月三十日偵察陝縣垣曲之敵,陽永光、張樂民;同日掩護B-25七架炸沙市敵之倉庫,楊永光、張樂民。
六月一日掩護安康機場截擊敵機,陽永光、張樂民、賀哲生;同日掩護B-25八架炸鄭州火車站,楊永光、張樂民、賀哲生、楊昌法。
六月二日轟炸及掃射鄭州之敵,我P-40機九架,陽永光、張樂民、賀哲生、張世振在鄭州己西,遭遇敵零式機十架發生混戰,張樂民於空戰中失蹤未歸。
六月五日截擊出襲敵機,陽昌法、陽永光。
六月六日巡邏及掃射鄭州附近之敵,陽昌法、陽永光。
六月七日轟炸及掃射鄭州火車站,陽昌法、陽永光,張世振、趙立品,是役美員中隊長端德迫降嵩縣東南方附近。
六月八日偵察掃射葉縣舞陽襄城一帶之敵,陽永光、葉望飛、賀哲生、趙立品;同日炸宜昌碼頭及掃射,葉望飛、汪夢泉並掃射宜昌機場。
六月十九日轟炸掃射邱城之敵及橋樑車輛,出動P-40十七架,七中隊九架,徐華江(吉驪)、王光復、賀哲生、汪夢泉、張世振、李興唐念機各攜 一百公斤炸彈兩枚、計炸毀橋樑一座,卡車著火毀損五輛,擊斃日軍三十餘人:同日出動P-40機十七架,任務為炸射郾域之敵、徐華江(吉驪)、王光復、賀哲生、汪夢泉、張世振、李宗唐炸毀船一艘,卡車三輛,著火五輛。另一處地方,卡車一輛著火 ,三輛損壞,於下午二時三十分起飛,四時四十分降落。

張樂民之陣亡令人惋惜,六月二日之空戰張樂民夫蹤,根據官方資料記載「自狹西安康出擊河南鄭州日軍占領之車站,及其附近有利目標,以七架俯衝轟炸及低空掃射,另以四架高空掩護,當炸毀敞卡車八輛、火車四列及停留機場之轟炸機.一架,旋與敵機十餘架遭遇發生空戰,擊落敵機六架,烈士機於激戰中失蹤。」一場機鬥令優秀之青年喪生實深惋惜,而家中還有老母及妻兒令人感傷。( 左圖烈士相片 )

孔憲惠之勇猛沈毅使人敬佩,當攻襲敵人時,孔員手指被擊斷,為求操作飛機忍痛將斷落手指連皮撕下,其時知飛機已不能維持平飛,遂從無線電中得知其情況後,我以無線電告知其他僚機先回基地,我伴隨孔憲惠傷機擬找適當地點迫降,但崇山峻嶺只有在河床上迫降一途,在迫降之前孔憲惠以無線電告知知我說:「隊長不必伴隨我,恐隊長飛回基地油量不夠。」等語,可見孔憲惠對我的關心時飛機已漸下沈至山腰,非尋找迫降地點不可,不久見孔憲惠在河床上著陸撞及石頭,頓時冒出巨大火花,飛機停止後,遙見孔憲惠爬出飛機,站在飛機旁手中煽動白圍巾以示平安,巧的是另見兩人從 該處跑來,原來前數日在附近迫降一架我機,此兩人正為拆運人員,我見孔員安好,遂單機返回基地,內心對孔員甚為掛念。

張世振勇猛過人機常中彈,張世振作戰勇猛表現於鄂中作戰、當時我領隊掩護B-25機轟炸洛陽、張員為我之僚機,在抵目標前上空發現一架零式戰鬥機,我射擊但未擊落,而張員繼續攻繫將其擊落,此事返回基後張員告知我可以報擊落一架,但因我雖攻擊未見其墜落,應屬張員一入之功,而他在本戰區五月二十一日之作戰又中彈七發,油門失控 旦仍能飛回基地實堪嘉許。

物換星移,世局多變,從民國二十六年開始日本侵犯我國到目前也六十餘年而近七十,中國軍民受的屠毒罄竹難書,空軍為抗日先鋒犧牲更是慘重壯烈,在藍天禦敵血灑長空之情境下,我們站在戰友立場悼念為國壯烈犧牲的戰友,更懷念他們的遺族,願烈士在天之靈佑我中華。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