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第七中隊楊昌法

楊昌法在飛沙魚隊出擊了近二十次任務,陽永光及葉望飛隊長,始終贊美這位能緊守崗位的飛行員,並說他在掩護飛行時很忠實,不因為貪功去打敵機而走開,他做僚機時,亦很忠實,緊緊的護隨着領機,隊員們都感到有他做僚機都格外的有安全感。他是安徽合肥縣人,中等的身材,秀氣的臉,態度很沉着,做人處事都是一種誠懇的心情去做。因此,好些不合理的事與人的行為會使他提起就有點憤慨。

楊昌法出擊地區大半是豫、鄂、皖一帶,他去開封炸射三次,十月下旬他出擊次數最多。

十月二十六日,掩護B-25出任務,王光復領了李維烈、唐崇傑及楊昌法在左翼掩護,看航行度數,以為是去鄭州,因為到了鄭州可以作戰,一定有敵機來迎擊的。結果是去炸許昌,掩護任務達成,但楊昌法不免因平静無戰事而失望。

二十九日,十六架P-40一同出發,飛到孝感日軍機場,在空空的機埸真是沒有東西好打,隨隊趕往第二目標火車站,果然在鐵路上發現一列火車由北向南行駛,領隊俯衝而下攻擊,他緊跟着下去射擊,發現機槍並無反應,他測試了一次依舊並無反應,他想也許是前線基地保存的子彈太老舊,或是機槍卡子,只有在上警戒看下面打待得熱鬧,到了武勝關又發現車隊,機槍還是無法發射,心中真是不痛快,如踫上日機只有逃的份,回到當陽,再試機槍却又可以發射了,心想八成是電門有問題,天天飛飛機太老舊了,順着馬路看見敵軍營房好好來回打了三次,又到江邊打油池,不見起火可惜是空的。打完拉起,飛機引擎開始不正常有雜聲,先行離隊返回基地,飛過了長江,飛機引擎開始冒出了黑白煙,眼見下面的羣山高高低低,無一處平坦的地方可迫降,天色己垂暮,散熱表己快指到零,繼續爬高好跳傘,爬高至九千尺,看見一架友機,心中安心不少,是一美藉飛行員瑞德,老遠見他飛機出問題趕上查看,楊昌法拉開座艙蓋,認為飛機飛不了多久了,打算要跳傘,瑞德飛靠近他,並對他打出手勢,告訴他還有十分鐘就到家了。眼見下面黑沉沉的羣山及小水流,身上的飛行衣還是夏天的衣服,十月份跳傘下去在山里不免受凍,楊昌法一想試試看很支持多久算多久,就决定支持着再飛下去,一路上瑞德真不錯,不時打手勢告訴他「還有五鐘就到了」、「還有三分鐘」,不久,過了峽谷見到基地在下面,他趕緊落地。

這架飛機算是保存下來了,一半是靠瑞德的鼓勵與導引,一半依賴楊昌法的堅忍精神,機械人員檢查結果,發現是飛機因飛得太久,零件 磨損厲害,連縲旋槳軸都鬆動了,電路上也有問題,這架P-40一句話就是老了百病纏身,美國人的話早就是該報癈的飛機。修理後又再使用,就像騎士騎了匹劣馬隨時要把乘者摔下來,楊昌法依舊飛着它漫遊平漢線及鄂西作戰,直到換裝備飛P-51為此。

楊昌法為人很忠誠,但機會不佳,所以他很少遭遇敵機,以致不能遂其心擊落敵機之心願,他僅在七月二十七日掩護B-25炸羊樓司車站時,遭遇敵機一次,先是王光復、汪夢泉、張世振在上面與日機空戰,不久後方上來一架零式機,楊昌法馬上調頭迎敵,所射子彈命中幾發於日機下方處,他自己因為突然失速,以致脫離戰圈,恢復平飛以後,追上B-25轟炸機,因為比任務為掩護B-25為主,所以沒有敢跑開,只在取守勢護航。楊昌法是一位處處依照上級命令行事的人,所以像一隻大機器上的齒輪那麼準確的走動。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