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第七中隊王啟元

我在白烏基地的指揮室內踫到這位額上有一小塊疤的大個子,他沉著而寧靜的模樣,使我總想發掘他的大身體的一些奧妙。到鳳凰基地後就忙著出擊,等到他由前線歸來,我聽他敘述了好些他在出擊中的感想,並讀得他的日記。

第一次出擊,是掃射魯山,(河南境內)的日軍無線電工廠,毀壞了工廠,飛機也中了敵彈返回了青江基地,住在青江基地內寢室,由於第一次出任務,所引起的亢奮,叫他大半夜都不能成眠,他的思索很片斷,其中有一點與我 坐在B-25機中的想法一樣,他的母親,剛剛由湖南逃難到重慶,也沒陪在身邊,他想若是他打死了,母親將如何難過。他並且在朦朧神情中,看到母親的哀愁。

第二天,他照樣去出擊任務,前夜的念頸不能使他的行動受到阻礙,他剛剛由學校教官調來担任戰鬥員,他只有按照戰士的要求工作下去。

他的日記寫得很真實而感情濃厚,他說寫日記的目的,是留下此真實的生活痕跡给母親看。「母親是一個受過教育的女人,在湖南辨過學校,你看她寫的信,就知道她的為人。」我讀了一封新近寄到的他母親的手書,上面對於兒子在戰場上的生活,關照得週密。要兒子注意小心,不可大意,這真是一封動人的戰士母親的書信。

我問他可否發表一部份日記,他說:只為的给母親一個人看的,萬一他戰死,母親可以在日記堭o列一些安慰。

在他的一大包相片內,有好幾張他兒時的舊相片,他說母親對於他的相片保存得最多 。我說:「這是你母親怕失掉你,你目前是在最危險的崗位上。」他笑的點了點頭。

他生長於湖南長沙,身材高大結實,在高中讀完後即入航校,是他那一期的高材生,飛行技術一流。但因為被留在印度担任教官,故而到隊較晚,目前他正在沉着的向前趕進。他有一位弟弟在海關工作,一位妹妹讀國立音樂學院,母親自然不會如何担心弟妹,所以心中只在掛念他的大兒子。

好的是這位戰士,也有極矜持的理性,雖然感情很豐盛,却只寫在紙上就得了,他很少向人提到他的情感。在室内他很安靜的在書頁上消磨時光,派到出任務,他也很高興的去戰場作戰。我發現王啟元的奧妙,就是他保持內心中的平衡。他說他很愉快的在隊上生活着,最後我得謝謝他在我唯一的一次出擊時(實際採訪作戰過程),作我的護航機。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