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
第七中隊賀則堯

賀則堯是湖南安化人,從小就隨着父親在南京住,父親是在軍委會供職的一位中校軍官。賀則堯在中學並未讀完,身體很矮小的狀况下就進入中央軍官學校去做學生,抗戰軍興以後,他己因體格太弱小而無法適應軍中生活,就返還湖南故鄉,在南京撤退以後,他不甘呆在家中,必須為國家再出力,就往江西上饒重入軍官入伍生隊,由上饒,他到了瑞金,又行軍到韶關,再轉乘火車到達貴州獨山。這種長途行軍,除了在有鐵路 線時才乘車,餘均為步行。到獨山以後,住在機場附近,自行築造房舍,伐木挖土造屋、築路,半年多的時開都像苦工似的勞役者。

賀則堯的身體本來不太健壯,經過沉重的苦累生活,加上營養不良,差一點把身體给毀滅了,許多同學耐不住這麼辛苦,半途脫走,賀則堯只在默默的忍受着,這次一定要堅定的過下去,要再磨練中成長。

终於在獨山軍分校畢業,等待分發時得知空軍到軍校選拔學生,他居然于體格檢查中及格了。只是體重差點,像他那麽一個中等身材才一百零五磅,體重是輕了些,他對航空長官說:「體重可以在營養轉好時,即能增加的,務必請你允許我参與二試。」航空醫官權衡輕重,覺得該给這個湖南孩子一個機會,答應了他的請求,他在第二次體檢合格後,就轉入航空學校做學生了。

在赴美國受訓的途中,他們這隊人路過南非洲的開普斯谷,為了當地英國人不允中國人入戲院及公園,他們這一羣小伙子就以打手姿態冲破了當地的岐視華人習慣,為以後華人開了進入戲院公園的先例。理由是:倘若中國人仍不得與白人並肩享受現代生活,那麼為何在對抗德日的戰爭是又要與我華人並肩作戰?

在美國受訓期中,以及返國途中,賀則堯又經過人世間最受用的日子,苦樂的兩極端,叫他知道美中两種生活的滋味。

初到沙魚隊,他是安靜而沉默的過生活出任務,我們聊得頗遥遠,這個湖南軍官慢吞吞的生活,在他慢吞吞的敘述中,我很欣赏他的人生,我覺得成功是建立于不怕苦能吃苦上。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