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老虎

本中隊的張分隊長在這地區的一次出擊時坐機被敵地面炮火擊中免強飛出敵區平安迫降後在當地人幫忙下換了老百姓的衣服,打算返回隊上,乘坐小船過江,看見一老婦及一個年輕女子在一前一後撐船前行,他問老婦:「大嬸怎麼看妳那麼大年紀還在划船,你的先生孩子呢?」老婦無奈的回答:「原本是我先生及兒子在撐船如今都死了,後面是我媳婦,為了生活必須出來工作。」「真是可憐,是死於當 地作戰的嗎?」我問,「不是,是給飛機丟炸彈炸死的,

當時我正在江邊,眼看這他們被炸死。我永遠記得,那飛機前面畫著張着血紅牙齒的圖案,真是恐怖。」老婦說著就掉下了眼淚。

 我低頭啞口無言,瞬間當日作戰的情形又出現在眼前,水面上在機槍掃射下一條條水柱上升輕鬆把木船切為兩半,炸彈把小木船炸上半空中,血水把江面都染紅,看著江中死傷慘重的日軍,除了痛快,一點都沒有憐憫之心,在淪陷區內,也不知在多少次地面戰鬥中誤殺了多少自己同胞,如今面對一個家毀人亡的老婦,確是出至我們之手,真不知如何安慰他們,更不敢提出是我方空軍所為,同情她的遭遇,心中悲痛萬分。下船後塞到她手中五個銀元,在她驚訝聲中,上岸匆匆離去,事後我將這故事, 講給大家聽,使每個人都心情沈重,大家都有同感,炸一棟建築物或補給隊有多少中國人在内,沒有人知道。
( 田景詳先生錄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