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
第四中隊夏功權

帶着興奮的心情到夏大使府上訪問,談論當年之事,夏大使的家一進門在客廳旁就是一長排的書架上面放滿了各式書籍,客廳的正對面是夏大使的大辨公桌,夏伯伯微笑的坐在輪椅上在辨公桌前同我打招呼,非常親切,背後也是一長排的書架放滿了各式的書籍及資料夾,我一眼看過去,最吸引我的是有些资料夾上,註明的是十四航空隊、AVG(美自願隊)、空軍十四期等等,大型的辨公桌上也放滿了文件,八十多歲退休的人好像有很多公事要辨,桌上打開的筆記本上,寫了我的名字及來訪時間,我之前還有另一位來訪者,每日的工作都記在行事歷上安排好,使我不得不佩服夏伯伯的作事態度,一開口稱呼我這晚輩「您來了!」更是讓我立坐立難安,完全是學者的風範。

我們在很愉快的交談下完成了錄音的工作,只可惜夏伯伯年歲高( 近來重病才出院 )有很多事情己記不太清楚,返家後經過整理訪問內容為下列:

夏功權是寧波人,在上海出生,在北平長大,十歲左右父親去世,是家中的獨子由母親帶大,自幼受良好的家訓,考進大學時中日戰爭開始,一心想報國,在上海讀大同大學一年級時得知空軍官校招生,馬上前去報名,通過體檢,高高興興上卡車準備開往廣西軍校受訓,(在當時國家規定獨子可免當兵,入軍校要由家父母簽字同意才行。因他堅持要去軍校,但他有一個長輩因擔心他,又是獨子家中又有寡母,所以寫信給航空委員會主任周志柔將軍。)因此又把座在車上的夏功權拉下卡車,要他回學校去完成學業。

夏功權不死心,一定要進軍校,就投考陸軍官校第十五期,讀了兩年畢業,空軍又來陸軍找人材,他再次報考空軍,也順利通過各項體檢,還是要家長同意,他就請求空軍徐煥生將軍同意,順利的進入了空軍官校十四期。

夏功權是第三批留美的學生(第三批全部為第十三期的同學及十四期同學,第四批就部份是十四期及大部分十五期的同學。)在美期間學的是飛轟炸機,因為飛行技術好英文又棒,所以留在美國做教官帶中國學生,帶了第四批及第五批的學生飛行B-25轟炸機。

再美國呆了一年多,實在受不了,同領隊賴名湯反應,他加入空軍主要就是要打仗,請求調回國內加入戰鬥部隊,多次努力終於派回國,加入了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四中隊註防白市驛及芷江基地,出過多次的任務,但不及半年日本就投降了。

此時蔣委員長要空軍找一個中英文能力强的飛官至官邸工作,空軍共推薦三人,他排第一位,委員長一見他就喜歡,另外兩人就不接見了,把他留下當待衛官,深得蔣委員長信任。來台灣以後,蔣夫人多次出國訪美也都是由他駕駛飛機(經歷輕他為副駕駛,正駕駛為依復恩。)蔣委員長喜爱他是個人材,並送出國讀書,返國後 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並從事於外交工作,做過司長及過多國的外交官,中美斷交後接任駐美大使等職,對國家有重大的貢獻。
(夏功權大使口述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