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大隊重要空戰戰役記略

空軍第三大隊,自從由印度接收P-40戰鬥機返回國內以後,由民國三十二年冬至三十四年春,的一年多之中,不斷的戰鬥,產生不斷的輝煌戰果,兹簡記其重要戰役于後。

 一、廣州空戰
     三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三大隊回國後第一次大任務,是由桂林基地起飛,到華南敵中心地廣州去出擊。美國第十四航空隊B-24重轟炸機二十架是担任轟炸白雲機場任務,第三大隊P-40十二架,則任掩護工作。到達廣州上空,二十架新型的零式機由正前方下來攻擊他們,鄭松亭隊長就領着趙以燊、周石麟等上前迎戰,周石麟在戰鬥中把一架敵機打傷逃走,另一敵機由右上方下來,周石麟距敵機二百公尺由敵機左後下方將其擊中,使之着火落下,接 著他自己的飛機也被擊中,被打翻成尾旋落下,在撞地前才把自己飛機控制住,爬高找尋隊友,發現天上還在混戰纏鬥,天空有拖着火燄燃燒的飛機,有跳傘的人,景象很惨烈。

帶紅絲圍巾的趙以燊在空戰中共遭遇了三次敵機,第一次見日機攻擊鄭松亭隊長,他尾追在後將敵機擊中冒煙墜落下去,第二次亦打中擊機,一翻即往下逃,正要追,正對面一架日機對他開槍,被敵機打中六砲彈,十三顆機槍子彈,輪胎也打爆了,好在沒中要害,還是安全返航。

此役B-24完成了轟炸白雲機場的任務,我方十二架戰機及二十架轟炸機與日軍二十架零式作戰的結果是六比一,我方B-24被敵機擊落一架,機上人員均跳傘下來。P-40機的性能比不上零式機好,初次與零式機交手,就擊落對方六架,這一仗打得三大隊人員士氣大振,從此找機會去擊落敵機,成了三大隊每個飛行員的熱望。

  二、石灰窑空戰
      三十一年一月十九日,三大隊主力集合于衡陽機場,掩護一大隊九架B-25前往武漢以東的大治縣石灰窑敵人的鐵礦區實施轟炸。

在機隊快接近目標區時,敵機十架前來攔擊,我方機隊的右翼P-40由洪奇偉隊長率領,廖譚清、吳越等人與敵機接戰。這一役擊落敵機一架的廖譚清說:他們發現敵機共八架,分成兩個隊,互相咬尾在轉圈子自衛着他們,吳越一機當先,就攻入其中一個戰圈,對準其中一架,開槍射擊,未將敵機擊中,敵機四架即反攻吳越,吳越一見沒打中,馬上一推機頭加速往下衝逃出,廖譚清抓到機會,瞄準敵機中最後一架射擊,一次就命中不到三秒鐘將敵機擊中冒黑煙尾旋落下去,撞毁於地面。

敵機羣于接戰前,分出兩架從另一方位來攻擊B-25轟炸機。陽永光先發現了,帶隊友前去攔截,並將此小隊的僚機擊落。我方毫無損失,B-25轟炸機從容的在石灰窑鐵礦區上空投炸彈。

是役是小勝,在力量對比上就己經決是了,因為我們的P-40機多于對方,因為戰鬥機主要的任務是保護轟炸機,所以沒有敢分神以免造成己方不意的損失。二比零,石灰窑上空撕碎兩張日本軍旗。

 三、奇襲海南島敵海口機場
     三十三年三月四日,第三大隊發動了一次大規模的低空奇襲海口機埸任務,第一大隊B-25機亦是其中的主力。

海口敵機埸在海南島北端,我方機隊由桂林出擊,陣容是三大隊飛龍中隊由牛曾慎率領,中方有龍震澤、張省三及祝瑞瑜,及四名美籍飛行員,共八架担任先鋒。第二批為第一大隊的B-25六架,第三批為美國十四航空隊P-40護航戰鬥機八架,第四批為飛沙魚中隊,八架由徐華江(吉驤)隊長領着葉望飛、譚鯤等人,四架帶火箭炮,四架帶傘彈,担任掃蕩機場任務。

牛曾慎及隊友,在海上高空飛行好久,見到海南島在望馬上降低高度,貼着水面飛,一到海口市看見海岸邊有無數的漁船停泊着,真像可愛的故鄉。瞥見機場,上空有幾架飛機準備降落,機場上靜靜停放着兩列飛機,一列是戰鬥機,一列是轟炸機,機場大约停放有四十架戰鬥機,六十架轟炸機,近百架左右的飛機。飛龍隊的英雄們可樂了衝下去掃射,牛曾慎捉到一架零式機正在放腿子準備降落,從側面攻擊,當場擊毁撞在跑道中央,旋又射中擊毁逃至海面轟炸機一架。張省三在空中擊落零式機兩架,大衛士空中擊落轟炸機一架,亞斯特擊落轟炸機兩架,祝瑞渝在打地靶擊毁轟炸機一架,因飛得太低,拉起時撞到指揮室的旗桿,旗桿撞斷,飛機在右翼上被撞了一個大破洞,差一點就回不來了。

飛龍隊打完天上飛的飛機及地靶之後,B-25投下了大量的炸彈,機場上即己為烟火所罩,最後沙魚隊來最後的巡視,機場上還是有不少目標,發射火箭彈及小傘彈又落下去炸。葉望飛打燒了兩架飛機,又炸毀了一架修理中的大飛機,譚鯤進場打燒了一架轟炸機,第二次就攻擊營房,旋又於海岸邊擊落一架零式機。

這一役,機場上的敵機、營房,都陷入烈火中燃燒,海面上也同時擊落好多架返航的零式機,敵人完全未料到我機來襲,攻擊時,日軍官兵在營房的球場上還正在打藍球,此次奇襲任務完全成功搗毁虎穴。

 四、澠池空戰
    五月十一日,澠池之役,我機P-40十六架前往垣曲黃河渡河點攻擊地面敵渡河部隊,在澠池上空遭遇敵機十一架,由我方葉望飛、譚鯤等人力戰,先後擊落敵機五架,葉望飛一架,譚鯤一架,陽永光一架,鄧力軍一架, 陽鄧二人再合擊一架。

五、龍門空戰
    五月十六日,我機往洛陽附近出擊,於龍門上空先後遭遇敵機三批,經葉望飛及譚鯤等人力戰,共計擊落敵機五架,葉望飛及譚鯤各兩架,美員一架。

六、鄭州空戰
    六月二日,炸鄭州車站,與敵機遭遇,此役的敵機有一半是東條式,另一半是新零式機。我機隊力戰結果,臧錫蘭(四大隊)擊落敵機兩架,賀哲生擊落敵機兩架,王延周擊落敵機一架,美員分別擊落敵機兩架,我方損失張樂民一架,比數為一比七。

 七、宜昌空戰
     六月九日,我空軍轟炸宜昌敵陣地以利陸軍部隊之進攻,企解救湖南被攻局勢。牧童隊鄭松亭隊長領隊八架P-40出擊,俯炸宜昌敵陣地以後,遭遇敵機奇襲。力戰結果,鄭松亭隊長及鐘柱石、谷博各擊落敵機一架,合力擊傷敵機數架,並使其中三架受傷迫降於土門啞。這次三大隊的奮力地空作戰,不但在空中擊落敵機,也使得地面部隊得以轉危為安。

 八、岳陽空戰
     七月九日,掩護B-25炸岳陽倉庫,炸後敵機來襲,约有東條式機七架,零式機十架,鄭松亭隊長領着力戰,混戰結果鄭松亭、劉紹堯、葛希韶、吳振鐸、劉慕虞每人各一架,美隊長史屈格蘭擊落二架,總計為七架,我方無一損失。三大隊又以如此完美的記錄凱旋歸來。

九、羊樓司空戰
    羊樓司是粵漢鐵路武昌至岳陽這一段路上的重要車站,六月日軍發動湘北戰事後,羊樓司敵軍車站集結大量軍火與兵員。
七月二十三日,我方派出七架B-25機前往轟炸,P-40機羣掩護飛行。P-40分成高中低三層,到羊樓司車站上空,P-40機隊轉彎進入投彈航線時,飛行員發現敵機群。王光復領了楊昌法、賀哲生、張世振這一小隊是担任近位掩護,剛同B-25轉過彎,即發現敵機三架在他們的高處,王光復領了這一隊機迎上去接戰,王光復當時即擊落一架,其於友機也有收穫並將敵機擊逃。

賀哲生與張世振在返航途中,非常注意所保衛的轟炸機,以免敵機來襲,在近衛掩護B-25時見十幾架敵機出現,大伙準備上前迎戰,忽然間有一架敵機突破了中層的防線,想往轟炸機编隊中衝,賀哲生馬上由右往左邊追上,很快的咬住了日機機尾,日機見狀己無力攻擊轟炸機,只能先閃躲後方的追擊,但還是被賀哲生開槍擊中,敵機右空中炸成碎片落下。

張世振也忽見一架P-40友機被一架零式機疾追成尾旋落下,他趕緊去跟追零式機以救友機,老遠就先以洩光彈想嚇退零式,零式追戀着P-40不放,張世振為顧慮會射到友機,就冲到離零式很近處找了機會將其擊落,見友機改正後側拉起來,才放心返回掩護位置。近衛位置掩護的王光復隊,共計擊落敵機三架。

中層由李志剛領了李豫民等六架飛機與敵機遭遇,李豫民一見高處有一羣敵機,即拉出编隊向敵攻擊,敵機四架,長機在前,僚機三架落後一點,李豫民先打長機,頭對頭開槍,没中敵長機側離,李豫民緊追而上,後面三架敵機被友機纏上,李豫民放心直追,開槍將其擊中起火墜落下去。拉起後又擊落了另一架日機,李志剛也緊跟着擊落一架,剩下的一架也遭葛希韶擊落,四架敵機全部打掉了。

也是担任低層掩護的工作由藏錫蘭等人担任掩護工作,他與吳振鐸一在左一在右掩護B-25,零式機追一架P-40友機由上空衝下來,日本飛行員太專心沒有想到,正好經過藏錫蘭前面,距離很近,藏一推機頭,向敵機傾瀉了百發子彈,子彈打中了敵機的發動機,發動機立即起火半尾旋墜下。

牛曾慎帶了倪桂元等在上層掩護,牛曾慎無線電聽到李志剛與藏錫蘭都在呼叫:「ZeroZero!」他趕緊帶隊俯衝下來,敵機見狀,剩下八架飛機立即嚇退了。此役中美聯隊及中國空軍四大隊合力,共擊落九架飛機,而我方無一損失,是一次大規模相當大的勝利,九比零,敵機不僅不能達成空防其重要車站任務,自身且不能保。

十、嘉魚第一次空戰
     七月二十八日,二十八中隊P-40機一隊六架飛機,第一小隊有史屈格蘭隊長(Strakland)、譚鯤及趙元琨,第二小隊参謀孟昭儀、衛煌、田景詳。原來是去打情報中心所提示的一批敵人卡車,不料飛到了荆門十里鋪一帶公路上均未見卡車,就轉往嘉魚江面找敵船攻擊。

在嘉魚上空,雲的上方出現了四架零式機,旋又發現六架零式機,十架敵機立刻攻擊我方第一小隊三架P-40,孟昭儀副隊長一見前方我機不利,他馬上趕上求援。敵機又一批出現在上空,連同早先的飛機共二十架以上。緊跟着兩架敵機咬上了孟昭儀的飛機尾部,衛煌一見情形不妙也前來救援,天空中混戰大開,衛煌把其中一架擊落。

此次日機想以多吃少,我方馬上陷入苦戰,不但要攻擊敵機,自己還要躲閃追擊在後的敵機。奮戰結果,此役我方每個人均擊落敵機一架以上,總計敵機被擊落七架,可能為九架。而我方孟昭儀副隊長力戰被擊落殉國,史屈格蘭飛機被打壞,趙元琨左大腿中彈,田景詳胸口受傷,衛煌的飛機被也打壞,這羣被打散的飛機,分別的返回基場,以寡擊眾大勝,但下機的飛行員卻抱頭痛哭,雖然擊落了七架日機,但自己的副隊長的陣亡,仍像受了委曲的孩子那樣幾人抱在一起大哭。

十一、嘉魚第二次空戰
    八月八日,在嘉魚上空,我中美空軍十一架,與敵機再次遭遇,新仇舊恨大打一場,我方擊落九架之多,依我所知王延周打下一架半,谷博一架半,胡厚祥一架。另五架可能是美飛行員的功勞。

 十二、開封空戰
     八月二十三日,我機出擊開封,中美混合團興中國四大隊合力出擊,在開封上空先後遭遇敵機十六架攻擊,在各別作戰中,藏錫蘭擊落東條式機兩架,自己的飛機亦被擊傷,返至己方陣地迫降,以至頭部受了重傷,送至醫院休養。

 十三、三次奇襲太原敵機場
     在三十三年初秋,三大隊雷公中隊(三十二中隊)由西北基地,連續三次奇襲太原敵機場,都有很好的戰果。
第一次奇襲太原,我機出動九架,焚毀地面敵機二十餘架。
     第二次奇襲於數週後中午到達,雷公中隊中隊長洪奇偉,即擊燒地面敵機二架,廖譚清第一槍攻擊一架剛落地的九七式戰機,把飛行員打死,飛機撞毁在跑道上。打完,拉起後攻擊南邊場子上的棚場,把棚場内停放的飛機擊中引起了大火,烟火高達三千呎,再把西北邊停機線零式機兩架擊中起火。仲邢飛於返航時擊落敵拖靶機一架,是彼毁敵機二十餘架。
     第三次戰果較少。總計三次共毁敵機五六十架,從此後日本人放棄此機場,不敢停機於太原。

 十四、奇襲荆門機場
       
三大隊所做的任務中,除了以上各次空戰之外,也常計劃各方面的奇襲,依照情報及偵察照相,深入虎穴工作。

十一月二十七日,去荆門機場實施奇襲,到上空時己下午四點四十分,冬季的黄昏五點就天黑了,三大隊的四個中隊十四架P-40機,一到荆門機場,正值敵十六夜戰隊由武漢到荆門加油掛彈,以便夜擊四川,端德領隊衝下去,把機場上九架轟炸機,及空中的十一架零式機及轟炸機,共二十架一架都沒跑掉全部消滅,二十比零的勝利戰果。

十五、奇襲武漢敵機場
     三十四年一月五日,三大隊更大胆了,集合了七個小隊,二十餘架P-40機,去武漢敵機場挑戰,葉望飛隊長領了楊元丞、張世振。李志剛領了鍾柱石等首先攻擊漢口地面上的敵機。

張濟民領着邢文卓、黃義正、郭汝霖等人攻擊武漢機場,兩邊全部空中及地面的記錄是四十九架敵機遭擊落或損毁燃燒。

三大隊的飛官們,經過一年來多次的苦戰,如今個個都身經百戰,技術及作戰經驗愈來愈成熟,也正是因為如此,日軍原有的制空權,為中國空軍所掌握,己致於日軍作戰部隊攻勢及補給運輸,都陷入絕望的地步。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