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
第二中隊楊訓偉

楊訓偉是江蘇人氏,空軍官校十三期畢業,第三批留美學員。

民國三十三年年八月,日軍急欲打通平漢路,調集了幾個軍團集结在鄭州,一場惡戰已迫在眉睫。為阻滯日軍南下,國民政府最高層統帥部下令,要不惜任何代價迅速炸斷鄭州黄河鐵橋。於是這個艱巨的任務便落在該混合團第一大隊B-25中型轟炸機上頭,由二十三歲的機長楊訓偉飛 607號轟炸機,去完成此任務之一員。

八月三日下午,接到帶彈飛赴西安命令後,楊訓偉與戰友分別駕駛三架B-25轟炸機(其中一架為美國飛行員駕駛),每機各掛一千磅炸彈三枚,由四川梁

(今屬重慶)飛赴西安。在西安吃過晚飯後,美軍機務人員將三架飛機所掛炸彈的保險銷一一拔出,大家才隱約覺得今晚出擊任務將是一場危險的轟炸任務。

美軍参謀下達命令,今夜出擊,定要炸斷鄭州黄河鐵橋!據有相關資料統計,即便在白天,如果沒有精確制導武器,要成功炸掉一座橋樑,須五十餘架次飛機投彈。而半個多世紀前那次出擊,却是在一個月黑風高,沒有戰鬥機護航,沒有精確制導武器且在敵人的重兵把守情况下出擊,困難可想而知。

没有太多戰前資料,美軍参謀給機组人員講完出發後的飛行路線,及轟炸時進入的角度等事項,他從口袋內拿出一枚硬幣向空中抛去,他要三個機組人員猜正反面後再決定每架飛機出發時的順序。

由于鄭州黄河鐵橋是交戰雙方爭奪的焦點,日軍在橋旁己派有重兵把守。在鐵橋兩側布滿高射炮及對空武器,由于是夜里突然襲擊,日軍的反應會措手不及,愈早進入轟炸,機組人員愈安全。反過來,第二架及第三架再進入時敵軍己有準備,被打掉的可能性就很大。硬幣向上拋了三次,楊訓偉三次全都猜錯,他的飛機順序就排在了第三位。

時針指向晚間八點,轟炸機按間隔每十五分鐘的次序起飛。八點三十分,三架B-25轟炸機全部消失在黑夜中。

(鄭州黄河鐵橋是交戰雙方爭奪的焦點)

B-25升空後,靠着兩條鐵軌依稀反射的泠光,楊訓偉找到了平漢鐵路,他把航向確定,只要沿着這條鐵路南飛,就可以直抵達鄭州黃河鐵橋。飛了近一個小時,楊訓偉正準備航向確定,突然發現天空不遠處燃起了熊熊大火,仿佛整個天空都亮了起來,那正是日軍高射炮擋阻前兩架轟炸機所為。

楊訓偉覺得,在這一刻貿然地飛到橋區天空挨炮不如先來一個偽裝的迷途航行。他把飛機以從洛陽飛過黃河,斜向東北,飛到豫北重鎮新鄉上空,在這一片平野上空,他的飛機作著中等高度的繞點飛行。嗡嗡的飛機聲音,使日單以為這架飛機飛迷了方向,好笑機上的飛行員是一個航行技術未到家的小伙子。

楊訓偉一邊飛,一邊把出發前通知他投彈進入航行形狀,加以復憶。他想,我己經在黃河鐵橋北方的天空,原定的進入方法不能施用了,試試我自己的決定吧。低空飛行,沿鐵路軌道前進,一到鐵橋的橋身就投彈,然後突然扭轉機身,改變方向,脫離目標的炮火攻擊返行。

半小時過去了,他的行動細節亦己想周到了,找到了發亮的平漢鐵路作為地面的指標,他駕機在低空向南方的鐵橋航行,一架十二噸重的轟炸機,風馳般前進。

進入轟炸航道,離鐵橋越來越近….“投彈”投彈手話音剛落,楊訓偉迅速拉桿一個躍升,使飛机快速脱離敵人炮火。聽到飛機旁的炮火聲越來越小,楊訓偉這才回過頭來,只見投彈手低聲道:「炸彈没有投下去」機艙堥C個人都彷彿被雷猛擊了一下呆住了,安然無恙的鐵橋,上級的嚴令,怎麼辨,怎麼辨,這一切都壓在年輕的機長身上,楊訓偉大喝一聲:「再來一次!」。

副駕駛和投彈手都睜大了眼睛,此時黃河鐵橋上空到處都是炮火,複投對於任何轟炸機來講,都可能是有去無回。“回去!”機長的聲音變成了咆哮,剛才“投彈”那一瞬間他看得很清楚,前兩架飛機並没有把橋炸斷,現在,所有的重擔都落在他們這個機組上。

此時敵人的炮火比上次進入時還要密集,橋、橋、橋,現在楊訓偉滿腦子全是那座橋,這次他近入時飛得更低以五十公尺高度進廣,高射炮彈,高射機槍在他機邊四周“噠噠噠”響個不停,没有人理會,大家把注意力全放在鐵橋上,每個人心中只有一個信念炸掉它。

“投彈”投彈手大叫一聲,三枚一千磅的炸彈終於相繼脫艙而下,黄河鐵橋在隆隆震耳的爆炸聲中斷裂。

楊訓偉這一次脫離橋區,推低機頭大坡度向橋下的黃河水面貼近,飛機的航行風把機身一丈以下黃河水都激出一道大浪。日本炮手來不急把指向天空的高射炮口,旋轉到對這水面,只好嚷楊訓偉特技般脫出了炮火網。

這位二十四歲的青年人在水面飛行了二分鍾,才重新爬高升到六千公尺,高射炮打不到的高度,這時全機人員才放輕鬆,他追問投彈手“第一次為什麼炸彈投不下去”,“投彈間隔器被我放到零度上了!”轟炸員黃建中答覆他,顯然是當時太緊張了。

接近午夜,B-25平安的降落在梁平機場,早己等在那堛漱互混合團,班納特准將,看到第一個飛機艙內鑽出來的是楊訓偉時,非常不可思議,他握住楊訓偉的手說:「想不到你竟然是第一個回來」楊訓偉就在跑道旁向班納特准將匯報炸橋的經過,兩個人一邊談着,一邊等着另外兩架B-25轟炸機歸來,隨着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班納特和楊訓偉的心情愈發沉重。

訓偉的炸橋戰果,第二天經過中美混合團派P-38機前去拍照,加上地面情報,証明炸中二十多公尺的一段橋面,使鐵橋局部毀壞而不能使用。日軍鐵路運輸中斷了兩個月,楊訓偉雖然成功,可是傳來消息,未歸的兩架B-25飛機犧牲掉了,一架當晚在楊訓偉之先,飛到鐵橋上空,遠未及降低投彈就被日軍高射砲擊中,飛機著火負傷,墜落到距鐵路橋一百公里的宣陽縣境(洛陽西南方),飛行員張建功 、領航員陳芳鍔、射擊士張國慶、機械士王欣才均陣亡,另一架由美國人駕駛的飛機,未到鐵橋區飛迷了方向,油盡機中美國人及機組人員在陝南棄機跳傘。

( 楊訓偉(後排右一)與戰機 607號及戰友合影)

(本文摘自大陸 成都市天府早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