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 美隊員來華訪問

中、美兩國年軍人員的軍誼,從民國七十四年五月底的,臺湾第一次年會可以看出是那麼熱誠、那麼堅固,當美國空軍十四航空隊協會的會員到臺北時,當年在一起並肩作戰的中國伙伴見面,馬上擁抱在一起,叫喊着對方的名宇,這些戰友,顧不得有那麼多人在場,四十年前向在中國戰區上空打日本飛機,四十年後見面的一剎那,都很自然流露出感人頁情,有些甚至激動得掉下眼淚。

為了對中美兩國空軍堅定友誼的支持,十四航空隊協會的會員們,在開會期間,只要是公聚場合,他們一定會由掌旗官舉着中、美兩國國旗同時出楊。在正式的宴會場合,並由樂隊演奏中、美兩國國歌,這種場面,自中美兩國斷交後,是很少見到的,美國朋友的盛情實在感人。

記得,在美國朋友答宴時,他們很主動地演奏中、美國歌,有些人還面對着兩國國旗立正敬禮,充分表現他們熱愛中、美兩國空軍軍誼的表現,即使目前中、美兩國沒有外交,但是,他們以熱切的、實際的行動己說明了中華民國才是美國真正的朋友,中華民國和美國才有並肩作戰、忠難與共的情誼。
(圖左:
台灣空飄大陸,對大陸的空飄傳單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空軍友人,很珍惜當年他們在中國戰場上所獲得的一切紀念品,其中如中國空軍的飛行胸章。由於参加志願大隊的美國空軍飛行員很多,他們有些因職務調動的關係,沒能獲得中國空軍飛行胸章,這回,他們到了中華民國,有許多飛行胸章的老伙伴,把此一富有紀念性的中國空軍的飛行胸章戴在衣服上,看起來醒目極了,這些沒有得到中國空軍飛行胸章的志願大隊人員,一到臺北,就急著向我國主辦人員表明他們渴望擁一這枚代表忠t、榮譽的中國飛行胸章,他們告訴主辦人員:「想得到這枚胸章,幾乎想了四十年了。」

結果,在這次年會中,我們補發了三十幾枚中國空軍飛行胸章給美國志願大隊協會人員,他們一收到胸章後,迫p及待的把這一極富紀念意義的飛行胸章,別在衣服口袋上,並且很高興地說:「這回再也沒一人懷疑四十年前我在中國戰區打過仗了吧!」

除了空軍飛行胸章之外,志願大隊的隊友們,對於抗戰勝利記念章也很感興趣,在這次的年會中,四十年前沒有領到紀念章的,也都獲得補發了。對於能得到這兩份意外的禮物覺得高興極了。

有一位波蘭裔美人,名叫尤諾邦諾威特,他原是四十幾年前波蘭駐美大使館的空軍副武官,在一個很好的機會下,他毅然抉然地離開他的服務的單位,隨後加入志願隊,到中國戰區飛行戰鬥任務,有很優異的戰績表現。

這一次,运位波裔美人也來参加年會,我跟他是一見如故,在一次餐會上,他見到我打的領帶很別致,上面繡有中華民國國旗,非常有紀念意羲,於是就主動向我提起,將軍我想向你耍一件東西,請你一定要送給我。我問他是什麼束西呢?他指着我的領帶說:「同這樣一樣的領帶,上面有中華民國國旗的領帶。」聽到他這麼一講,本來我想馬上把領帶取下來送給他,可是,我又怕用過了會太舊,因此,我答應第二天見面時,我把一條繡有中華民國旗的送給這位波裔美人,他真是欣喜極了,連聲道謝,他說:「回美國後,在最重要的正式場合,會打上這條領帶。」

         (美隊員展示四十年前所穿之夾克)                   (十四航空隊主席贈副總司令戚中將抗日油畫)

     (空軍總部設宴歡迎會員恭迎中美國旗進場)    (十四航空隊會長致贈本協會長羅英德將軍紀念品)

           (郭總司令答宴中會晤了陳香梅女士)       (十四航空隊會員蒞空軍總部拜會郭總司令熱烈接待)

總統召見引為無上榮幸

參加今年年會的代表中,有四、五位會員,由他們的會長領隊,晉見蔣總統經國先生,幾位獲侮得晉見機會的會貝,都表示,以能獲得蔣總統的召見為最感榮幸的事,也是永生難望的,他們說,蔣總統告訴他們希望中美兩國空軍人優良傳統有誼,能廷續不断,對於這一句話,美國空軍志願大隊協會人員覺得,這是蔣總统珍惜中、美兩國友誼的明證。他們也告訴我,回去以後,一定要朝著這方面去做,雖然他們的成員並p很多,但是,他們會盡全力,一位會員告訴我:「這是美國空軍志願大隊再一次為中華民國服務的機會,我們願意再在志願的情况下,為中華民國在美國爭取更多友人,發揮更大、更多的力量。」

美國。軍志願大隊所成立的協會組織,目前約有會員五萬左右,會員散居在美國各地區在當地具有影響力,這些協會組織為了擴大力量,都一個很好的辦法,就是准許他們的子女加入為會員,為什麼?那是因為他們想藉此將他們的組織發展下去,不斷的繼續下去,他們覺得,這個情誼來得不容易,必須注入新血,使協會能更為茁壯、會務更為發展。

願伸「中國手」促進情誼

去年一位曾來華参加年會的美國空軍志願大隊協會會員,寫了一封信給我說,為了以捋琣瘞囥腔礞互兩國空軍情誼,美國空軍志願航空隊的隊員們,已聯合決定堆出「中國手」活動,他們的意思是希望每位會員都都擁有「中國手」,都能以「中國手」來推動更多的活動,促進更多的情誼,對於他們的這份心意,我實在非常感動,因為,他們不但對中美兩國的友誼付出了熱心、愛心和關心,同時,更以實際行勤,表明他們具有的熱忱,這些默默推動中美友誼令我們感動不巳。

中美斷交之後,中、美關係的維持,我覺得有賴於大家共向努力。策二次大戰期間,在中國戰場上作戰的美國人很多,他們與中國空軍人員並肩携手,團結和諧,士氣高昂,作戰勇敢、互助互諒,不分中美,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打倒口本軍閥、建立東亞和平,中、美空軍人員堅定的盟誼及友誼,一直保存、延續到今天,這些與我空軍人員同生共死、共患難的戰友,雖然大部分也退休了。但是他們志願為促進中、美兩國及誼而再度團結起來,就像四十年前参加空軍志願大隊一樣,他們願意奉獻心力,伸出「中國手」,來為加強兩國友誼真正做一番事業,希室我們空軍全體現役的袍澤及退役的同仁,拿出我們堅忍不拔,自強不息,平素一貫勇於戰鬥的精神,為國家更盡棉薄,負擔起中美閥友誼堅固的橋樑工作。
(
本文轉載自青年日報74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