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銘將軍談空軍

王叔銘本名王勳(1905年11月10日-1998年10月28日),山東省諸城縣 人,1924年黃埔軍官學校第一期步兵科畢業,1925年廣東軍事航空學校第一期畢業,蘇俄第二軍事航空學校畢業,蘇俄高級戰鬥射擊轟炸學校畢業,蘇俄將校飛行偵察學校畢業 。1931年秋返國,至筧橋中央航空學校高級班第一期受訓。

二戰期間,有多少美國空軍在中國戰區跟中國空軍並肩作戰呢?在我的回憶中有下面的幾個 :

(1)美、中國空軍志願大隊(當時我奉先總统蔣公令,任這個大隊中國人員管理處兼主任,係中國空軍在志願大隊的負責人。)
(2)
第十航空隊廿三戰鬥大隊、AVG中國空軍志願大隊結束後,所成立的一個大隊,第十航空隊的司令就是畢塞爾,司令部在印度新德里。
(3)
第十四航空隊,第一任司令為陳納德、第二任司令為史東。
(4)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任司令是摩斯,第二任司令是班奈德。
(5)美國特種戰鬥部隊,駐在戏都附近的雙流機場,部隊長為藍道。
(6)美國第二十航空隊是轟炸機部隊,飛機全是B-29型轟炸機,也是這種飛機第一次使用,司令是李梅將軍。
(7)駝峯空運部隊,專門飛經喜馬拉雅山高空而來,往於印度及昆明之間,進行高空運補住務。
(8)
中國空運部隊,也是由美國空軍人員負責。當時中國戰爭的所有軍用物資,包括彈藥、汽油等,都得靠空運部隊一點一滴地從印度補給,因此,空運部隊雖然不是直接的戰鬥部隊,但是在對日抗戰期間,卻是一支戰果輝煌的空運神兵,每當他們所駕駛的運輸機,越過善馬拉雅山高峯,飛抵昆明時,大伙兒的喜悅之情是可想而知的,因為可貴的補給又到了,物資充沛,戰力自然旺盛。

由於工作的關係,抗戰期問,我不是在戏都就是在昆明,而這些美國空軍部隊,也大部分駐紮這兩個地方,很自然的,我跟他們之間的交往顯得密切,久而久之,就都成為好朋友了。

在麼多美國空軍部隊中,有一件事值得我在這提出來的,那就是美國第二十航空軍重轟炸機隊,這支部隊是駐紮於成都附近的新津機場,這個飛機場很大,但是設備簡陋,跑道不{長,甚至沒有重轟炸機可以起降的大跑道。

二十航空軍的重轟炸機部隊,所使用的都是巨型的B-29重轟炸機,這種重轟炸機最需要的就是寬坦的長跑道,當重轟炸機要進駐之前,李梅將軍就派了一組人到新津機場觀察,他們提出了要在最短期間,修築好一條足{B-29重轟炸機起降的跑道。

這真是一件令人擔心的大問題。以當時的資源、物力而言,要在最短期間,修築一條合平標準的跑道,那真是一件天大的難事,可是,戰場需要這一條跑道,說什麼也要盡全力完成,杏則沒有跑道,重轟炸機下不來,往後的轟炸任務就有困難,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接到美國軍方的要求之後,我馬上向先總統蔣公報告,先總統蔣公當然也了解這一條跑道對整個抗日戰爭的重要性,因此,蔣公當即指示我,要克服任何困難,趕快把跑道建築起來。

建築新跑道是一項需要高度技術的工作,那可不是鋪馬路。跑道要挖多深,要有多少碎石子,要壓緊幾次等,在在需要一套精密的計算,這樣的設計人才,我們是可以找得到,不過,以當時的物力狀況,既沒有運送材料、砂石的大卡車,也沒有壓路機,可是先總統蔣公已指示要排除萬難限期完工,沒有任何工具機,也得想辦法動工,為此,我去請當時的四川省主席張羣先生幫忙,他一口答應的說,他能{做的,他一定盡全力做到。

得到了張岳公的承諾,新津機場跑道在

欠缺工具機的情況下動工了。沒有工具機,只好用人工,這些人工絕大部分是女工,而且有些半老太太,有些是十來歲的小姑娘,参加工作的人,每人帶着一個筐子,到新津附近的岷江兩岸上撿鵝卵石,然後,一筐又一筐地由這些婦女向胞扛回,堆集在薪津機場計畫新築跑道的兩旁。

有了鹅卵石,也不能用,得打碎才能填築跑道呀!當然,我們沒有碎石機,面對著一堆又一堆如小山艘的鵝卵石,我又煩惱了,總不能將整塊鵝卵石往跑道模型堜韺a!幾經商量,決定用最原始的方法,以鎯頭將鵝卵石敲碎。一聲令下,參加修築跑道的同胞,以他們私有的,或向外借來的鎯頭,坐在跑道兩旁敲敲打打,把鵝卵右敲成碎石子。然後再把碎石予鋪到跑道模型上。.

鋪好了碎石子,沒有壓緊也不行呀!可是,壓路機呢?沒有,只好向築路的工地借用他們的石頭滚子,滚一回不行,再多滾一回,一直到碎石子壓緊為止。像這種吃力的艱辛工作,如挑鵝卵石、敲碎石子,推石滚子等,都全由婦女同胞擔任,這條跑道在四川婦女同胞的犧牲、奉獻下,終於完成了,四川婦女同胞可真了不起。

在修築期閒,我常法工地現場看,每當茖鴞o們頂著大太陽,賣力地做著應當是男人才能做得來的笨重工作,我感動的都掉眼淚了。我慰問其中的幾位婦女同胞:「幸苦了」,她們回答我說:「為了苦難的國家,這一點苦算不了什麼!」想一想,她們的丈夫或兒子,為了中國的存亡,都在政府號召下,到第一線和日寇作劇烈的生死戰了,如今,她們又為了新津跑道能及時完成,竟無怨言地加入了建設的行列,.這種感人肺腑的精神表現,現在想起來,仍覺十分珍貴,也令人肅然起敬。李梅將軍也派了一個工程師,在施工期間常到工地來。記得這位工程師第一次到施工處聽取施工簡報時,對於沒有工具機,沒有卡車的工程進度及品質頗表懷疑,他甚至問說可以如期完工嗎?

雖然,面對着沒有任何工具困境、難題、我对於這位美籍工程師問題頗有點難以回答之感,可是,我們那麼多同胞所匯聚的力量使我有很大的信心,我告訴這位工程師說:「當然可以,沒有問題的。」對於我肯定的回答,這位工程師起先有點不相信,可是,每一次到工地中看到跑道一天比一天有進步,這位工程師不再講話了,他甚至說:「神奇的力量,只有你們中國人才辨得到。」
(此文摘自烽火血淚 抗日名將回顧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