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史話
衡陽上空夜擊落日機記

     那是一個夏天的夜晚,愛力生少校正站在衡陽機場堙A周圍的空氣又燜熱又潮濕,己經是夜堣G點了,美軍第七十五戰鬥機中隊的全體人員,都因為日軍轟炸機向衡陽飛行的情報而驚醒起來。日軍飛機可能只是路過衡陽,可能在未到衡陽以前改變航路,但也可能保持路線,給衡陽來一次大轟炸。

愛力生少校駕駛的P-40(鯊魚式飛機)戰鬥機中隊的飛機,並不是夜間戰鬥機,能做到的,只是同中隊長大衛黑爾中校一塊站在一那兒…..等候着….傾聽着。

遠處的嗡嗡聲愈來愈清楚了。發動機的引擎聲也越來越大,有人指點着敵機模糊的黑影,和從排氣管媦Q出來的微弱的火光。飛機正在頭頂上飛過,雖然人們都應當躲到防空洞堨h,但好些人却情願站在露天媃[看,愛力生少校就是站在外面的一個。

很快炸彈投下來了,接着就是一連串的爆炸聲,在機場邊擺放的一些P-40偽裝假機,吸引了敵人不少炸彈,但真正的P-40式飛機,却都巧妙的偽裝起來了,毫無損失。就在日機的炸彈,在機場上忽東忽西的炸出陣陣火光之時,愛力生少校的思想也在閃動者,他在思考着如何給毫無攔阻的敵機,來一次反擊的可能性。P-40式機,為什麼不能在敵機來襲前的情報時,起飛迎敵呢?這個想法使他激動起來。

他轉過他矮小的身型,面對着黑爾中校充滿决心說:「假使日機明天晚上再來,我要上去幹掉他們。」他的决心影響了其他的P-40機的飛行員,包木爾上尉也跟着說:「我也跟你上去。」

但由於P-40式飛機缺乏夜間飛行裝備,愛力生少校與包木爾上尉要在夜間起飛接近敵人,就得首先得作很多準備工作。因此在第二天,就是一九四二年(民國三十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如何能夜間飛行】他們在這問題上化費了不少時間去準備。其他的飛行員也都準備参加他們的夜間攔截。

他們推測着,日本轟炸機大约是在八千呎的高度飛過機場上空。這就表示,在他們升空以後,起碼要有十分鐘的爬高時間,才能在敵人飛機抵衡陽機場上空時,準備好去攻擊他們。為要獲得高度優勢,他們要爬高到一萬呎或一萬二千呎,並在機場上空盤旋着等候敵機,他們並希望,於發現敵人轟炸機後能够先聲奪人,在未被敵機發覺前先從上方俯衝而下攻擊敵機。

天快黑的時候,愛力生與包木爾等人把他們的P-40E型機停放到跑道的北端上,保險傘也都預先存放在飛機駕駛艙坐位上,並盡可能做些其他的準備工作,以使得到最初的消息後,就馬上迅速起飛爬高。

那天晚上,天空又是很開朗。但他們並不能確定,今晚是否會有日機出現。快要到半夜時都沒情報傳來,只好大伙人都上床睡覺,但都無睡意,午夜一點過去了,兩點也敲過了,什麼事也沒發生。所有的飛行員都己沉溺在睡夢中,而中國的瞭望哨們,精神十足的仍然繼續在山頭上守望者,聆聽者。一輪快要滿月的月亮,燦爛的光輝把夏天的夜空照的如同白畫一樣,招待所二樓上的愛力生少校,正發出甜睡的鼾聲。

忽然一個年輕的中國守衛,跑到走廊上用力敲擊着手堛漪v鐵盆,一邊高聲喊叫着:「空襲警報..大家快起來!」愛力生抓起鞋子就往過道上跑。他在過道上踫到了包木爾,兩人邊走邊穿衣服,其他的飛行員也都跟着衝出房間。這時愛力生少校僅穿了一件薄卡嘰布的褲子及上衣,他們跳上了一輛座車,就風馳電掣的開向停放的飛機的地方去。

在夜晚,P-40飛機呈着暗褐色(白天看過去為暗綠色),一到機場各人衝向自己的飛機,夜晚的月光,正好使他們看得見扣緊保險帶與擊帶。這時愛力生少校腦海媮棶Q着當敵人來到機場上空時,他是否能够爬到足够的高度,在適當的位置上來攻擊敵人。他發動引擎關好座艙罩,鬆開脚剎車飛機向跑道方向滑動,整個機場上都沒有一點燈光,但他仍能辩出,在他前面是跑道的北端,他滑進了跑道,將飛機朝向南端,毫不猶疑的把左手推向前方,把油門開到最大位置。

愛力生少校的飛機起飛不久,包木爾上尉的飛機也在跑道上怒吼着升空了。而其他的P-40機也相繼起飛,消失在夜的天空堙C他們按着預先安排的計劃,所有的飛機都向着左邊兜着圈子爬高。並不斷與地面無線電台連聯絡着,地面電台上的通信員告訴他們敵人飛機正朝衡陽飛行….

愛力生率領的機群繼續爬高,九千呎..九千五一萬呎,他同時也聚精會神的倾聽地面電臺的報告。日本轟炸機群仍在朝向衡陽方向飛行中。但無線電忽然安靜了,比!比!比!比!干擾的聲音掩蓋了地面電臺通信員的呼叫,隱约中可聽到一點地面電臺通信員非常激動的報告敵情,但奇怪的干擾聲繼續着,其音量比地面電臺高出很多,己無法辩認通信人員的話語。日本的無線電作業人員,己將衡陽方面的無線電訊封鎖。

愛力生等人爬升到一萬兩千呎後,把飛機推平向左方兜着圈子。這時候能見度因夜霧减低了很多。在一萬兩千呎的空中,只有他飛機發動機不變的吼聲及他耳機内日本電訊的干擾聲,驚破了這夏天夜空的寧靜。他看不見包木爾的飛機在那堙A他繼續不斷的兜着圈子,向四方搜索着,他左手的食指端放在駕駛桿上槍機的下方,準備好隨明去撳按電門。飛機上的六挺0.5吋口徑的機槍,每挺都裝有三百發曳光彈與穿甲弹的混合子彈。等候着,每分鐘的時間,都好像是無盡止的延長。

忽然在敵人干擾間斷的一霎那,愛力生少校聽到地面聯絡電臺的呼叫:「三架雙發動機的強盜正在機場上空…..,從比向南,看上去它們正在轉頭。」

愛力生顧不得脖子扭得疼,拼命在天上找尋飛機。他自己是正在從東向西的通過機場上空,因為敵機此時也在機場上空轉頭,那麼他應當在自己的左方發現它們。但他什麼也看不見到,在一萬兩千呎的高度,他認為敵機會在他的下方的。最後沒辨法,他只好開始向上方搜索。啊!有了,一條微光!二條、三條、共有六條!

六條細微的藍黄色的光條那是排氣管排出的火光!日本飛機幾手正在他的上方,從他的左邊向右邊穿過去,那是三架雙發動機的九七式轟炸機!這項發現愛力生興奮起來了,眼睛盯着那幾條細黃火光,一方面加大馬力,一方面向後拉升駕駛桿,來一個向右轉爬高,把他的飛機趕到敵人轟炸機的後方去。

愛力生少校藉着喉頭的話筒,向着另外其他的駕駛員及地面連絡臺用力呼叫着:「我發現敵機了!它們在我的上面!我正在爬高飛到它們的後面去!注意我射擊的火光!」包木爾上尉也正在附近飛行。李啟森少尉離開他也沒有好遠。他們兩位都聽到他的呼叫了。

愛力生的P-40機,在夜空埵V石傾斜着爬高,在到達正向北飛行的敵機後下方時才拉正過來。P-40機和敵機的距離很快的縮短了,並且隨着距離的接近,從敵機排汽管堭ぁX的黄藍色火光,也使他愈來愈容易分辨了,他己經從一萬二千呎爬升至一萬五千呎,他在悄悄的從後面接近着敵機,這時敵機仍不斷向北飛,他己可以看到敵機稀疏的暗影了。

敵人的轟炸機,正以倒V字型編隊向北飛,一架飛機在前,另二架分在左右後方。在離着靠左機約兩百碼的距離時,他迅速打開了機槍的保險開關。他注意到月亮遠在他的右方,而他的位置,正好在敵人左翼僚機後方稍偏左一點,正是向它射擊的理想位置。敵人轟炸機幾乎己進入他的機給射程了。突然敵機左翼上翹開始轉彎了,三架飛機都在同時轉彎,這使得愛力生吃了一驚,他是在這個轉彎的外圈,他不得不將右翼壓低,也跟着轉過去。現在正朝南飛,這是他們第三次通過機場上空,敵機還沒有投過炸彈,很明顯的,這一次一定是投彈飛行。

這一次轉彎,使愛力生的飛機方位,轉移到月亮這邊來了,不過他還是飛行在左翼敵機的後方,這架敵機的飛行位置,比右翼那架僚機稍為往前一點。

忽然一陣火光從右方飛來。砰!砰!砰!這是什麼聲音,砰!砰!砰!他被擊中了!敵機右翼僚機,藉着月光投射的清晰的輪廊,發現他正在從後方接近左方僚機,首先向他射擊了,子彈射進了座艙,打碎了儀表,並擊中了發動機在這緊耍關頭,愛力生作了一個刻不容緩的决定。就在他挨着敵人更多子彈的同時,他打開了六挺機槍的電門,作孤注一擲,他決定在自己受重傷或被打死以前,先把敵人飛機打落下去。六挺機槍,次每秒鐘快速的發射近百發0.5口徑子彈的速度,向敵機發射着。在火力上他佔着優勢,不顧自己飛機也正在砰砰的受着敵機攻擊,繼續把大量的子彈,射到在他前面的敵機上去。敵機開始噴冒着黑煙與滑油,己無力跟上隊伍向右轉彎脫離了隊形。這時包木爾上尉從下面迅速的爬上來,發現了愛力生並從後面向他接近着。

一秒鐘也不能損失,愛力生把自己受創的飛機,向右倾斜來了個急轉彎,穿進向他射擊的火網中。他要復仇!那架首先向他開火射擊的敵機,正在保持航線,向南作投彈飛行,但仍用機槍向左後方射擊,愛力生也毫不留情,對它瞄準着射擊,六條曳光彈射入敵機一個翼間油箱,瞬息間,發出一個眩人眼目的大火球爆炸了,隨着失去控制,向地面撞下去,火光中並沒有人跳傘出來。在這段時間內,包木爾將第一架先受攻擊受傷的敵機也打了下去。

敵機撞地起火爆炸的火光,確是壯觀驚人,幾手使愛力生少校忘記第一架領隊機,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愛力生受傷的飛機,又追到最後一架敵機的尾部,當敵機剛顯示在他的機槍瞄準圈堮氶A他作着當晚的第三次射擊。他的子彈己沒剩下多少了,剩下一兩百發子彈必須完成這件最後的任務,打完最後一批子彈,可以見到有一部份在領隊機的機翼根上打了一個大洞,另一部份湧進了這架命運己經注定了的其他部份,使敵機迸出了許多金屬碎片。接着發出一陣耀眼的火光,油管破裂、油箱起火了,跟着機身翻轉,失去操縱朝下衝去,黑暗的天色中可見在右翼的後面,拖曳着一條長長的火光。

愛力生少校正得意,飛機受傷的發動機震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同時發動機即將停車也結束了眼看着敵機起火下墜的滿足感,發動機即將停車使他不得不全神貫注,他明白,在完全陌生的區域塈@夜間強迫降落,應當用一切的代價來避免。但他必須迅速着陸,在機場上空大約三千呎的高度,發動機停車了。他保持盤旋下降,且必須維持一百哩以上的時速來避免螺旋失速,從機場北端近埸,速度太快了,機場在機翼下迅速的掠過去。他不能使飛機着陸,因為速度太快了。驟然間一陣火光!發動機起火了,愛力生的飛機己完全失去了動力,他必須幾秒内將飛機强迫降落。

在他前面有一條河流很快的接近,河對面就是衡陽市區,他不能把飛機摔在市區內,只能把飛機摔到湘江中。飛機高度己失。他己很難看清前面,發動機正冒着火光與濃煙,他沿着河水側滑下去,忽然前面隱現了一件黑色物體。一座橋!緊密的橋墩,使他絕不能從橋底下穿過去。愛力生猛力拉回駕駛桿。飛機摇擺着,機頭剛好掠過就要撞上的橋面,他馬上在推平駕駛桿避免螺旋。但飛機己重重的撞擊河面,他已掉進湘水堨h了。

猛烈的撞擊使他身體衝向前方,把頭撞在座艙前面的瞄準器上。前額被撞破流血,但他還是保持清醒。飛機下沉的很快,在愛力生扳開座艙罩,打開保險傘扣與繫帶爬出座艙時,河水己淹及飛機了,他跳進河水中,開始作着向岸邊疲勞的游泳。

空軍特遣部隊,特為此次任務頒給愛力生少校一敉卓異勤務十字勛章。包木爾上尉也得到了同樣的獎勵。以當時美軍在華空軍勢力的薄弱,和所有P-40式飛機都沒有夜戰裝備這件事實來看,他們這次攔截收獲,應當算作第二次世界大戰期内,最偉大的夜間戰鬥成果之一。

但愛力生少校所完成着,還不僅只是擊落敵機,他拒不跳傘,使他保坐了大部份的飛機零件,在這稍後,中國當局成功的把飛機打撈起來後,都曾大有用處。在一九四二年那種歲月,中國戰場上,一架能飛的飛機或一個駕駛員,都是非常重要的。
( 此文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