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空軍三襲白螺磯機場
 

 19447月,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曾三度襲擊日軍白螺磯機場。

第一次是79日。司令部得到確切情報,日機百多架到了白螺磯機場,於是把出擊任務交給第五大隊。大隊長向冠生少校和各隊長及參謀人員商量,要以少擊多,出其不意而殲之。

當時湘陰縣所屬的新市,有一條相當寬敞的古道直通長沙,路線差不多與粵漢路的長岳段平行。1938年,路基被毀,橋樑被拆,有許多地方都變成了耕地,找不出鐵道的遺跡,日軍無法利用,就只好使用附近的那條古道。所以第五大隊在這條古道上經常掃射和轟炸。他們首先派出二十架帶炸彈的P-40式飛機飛向新市。日軍以為他們是攻擊新市的,而白螺磯機場的敵軍,自以為結集了百餘架飛機,中美空軍必不敢隨便襲擊。

第五大隊的好漢們到了新市上空,急向西北轉彎,不過幾分鐘,就看見了白螺磯機場。白螺磯機場有五個機庫,每個機庫的四周都築著牆,上面是空的,遠望像三個長方形的盒子,飛近了就能辨出三個盒子娷\著的全是飛機。他們分為三組向三座機庫飛去,每個人只輕輕地拉一拉駕駛杆邊的投彈器,炸彈就從腹下翼下掉下去,落在敵機的中央。有六架敵機企圖起飛,剛好拉起機頭,就被打下了。這一次,他們共擊毀了一百一十架敵機,不僅是這次湘省戰役中最大的收穫,也是抗戰以來殲敵機最多的一次。

第二次是711日,也是奇襲,他們順著湖區僻靜的河道,繞到白螺磯機場,擊毀了敵機二十多架。第三次是728日,他們已經熟悉敵人防禦力量的薄弱環節,便直接飛向白螺磯機場,擊毀敵機三十多架。

194456日到8月底,中美空軍第五大隊出動了一千五百架次飛機,主要是摧毀日軍補給線,麻痹地面敵軍的行動。因此,在湘北的敵軍兵站基地,就成為他們經常攻擊的目標。

日軍在湖南戰區的運輸,因為不能利用粵漢鐵路,主要是依賴湘江的水運,其次就是由岳陽經新市、長沙、衡山,迄於衡陽的公路,岳陽和新市便成為了敵軍的兵站基地。

中美空軍要從空中毀滅敵軍的兵站基地,同樣敵人也要從空中保障和維持其地面交通。719日,空軍第五大隊出動三個編隊轟炸新市,到達目的地,魯斯上校領著第一編隊先進入低空投彈,何漢鴻副隊長和馮佩瑾分隊長即在上空領著第二、三編隊擔任掩護。正當投彈時候,有十六架敵機前來攔擊,前面八架約有四千英尺,後面八架約有六千英尺。何漢鴻副隊長在一萬英尺的上空領著第二編隊盤旋,他先發現敵情,就向魯斯上校告警,並且命令僚機們把炸彈空投下去,準備空戰。

魯斯上校領著第一編隊趕忙爬高起來。當敵機到達時,第一編隊由上而下地沖來,何漢鴻副隊長領著第二編隊由右上方沖下來,馮佩瑾分隊長領著第三編隊由左上方沖下來,迅速形成三面圍擊的絕對優勢敵機就驚惶失措了。乘著敵機慌亂,何漢鴻副隊長首先擊落敵機一架。喬無遏分隊長看准了一架惶惑盤旋的敵機,緊追過去,沉著地把射角由60度修正到0度,這是最好的射擊時機,他猛扣扳機,擊中敵機的機翼和座艙,使其當時就著火下墜。

馮佩瑾在下空發現目標,正當敵機翻身露著肚皮的時候,他接近敵機,把敵機打得淩空爆炸。他正要再追另一架敵機,卻遭遇側敵的襲擊,子彈擊中機翼,他恐發生意外,只得先行返航。

周天民中尉是何漢鴻副隊長的第一號僚機,他隨著何副隊長沖下去,因為擊敵心切,幾乎和一架敵機相撞。他定了定神,就緊跟著一架企圖逃脫的敵機追去。在相距六百碼時已將敵機收入了瞄準器,看著敵機的投影已是20度的位置,他知道這時與敵機相距不過二百多碼了,連忙開炮,眼看著敵機作了一個6字形的飛行就一直尾旋觸地。

冷培樹中尉是喬無遏分隊長的僚機,他在第一個波次就擊落敵機一架,看見一架敵機有意在等待時機攻擊他,就故意若無其事的轉向湘江飛去,去攻擊敵軍船舶。敵機以為得逞,洋洋得意地向他追來,就是在相距較近的時候,冷培樹卻已掉頭走了。敵機追不著,就掉轉機尾,冷培樹掉頭就是一輪炮火把敵機擊落。在這次戰鬥中,他擊落敵機兩架,因此獲得上級的獎賞。這一次戰鬥獲得全勝,以後中美空軍轟炸新市、長沙、湘潭等地,敵機很少敢來阻擊。

1944725日,中美空軍以二十四架重轟炸機呈品字形的隊形出擊岳陽,張唐天大隊長則領著第五大隊三個大編隊的戰鬥機在上空擔任掩護。機隊飛越洞庭湖,即由南向北進入岳陽上空。當轟炸機隊正要進入轟炸航線,擔任上層掩護的許陶熏分隊長發現在一萬九千英尺的上空有十架零式敵機在窺伺著。在上層掩護的機隊行動比較自由,許分隊長即領隊先向敵機攻擊。

機隊與敵相接後,中隊作戰參謀藍賽少校擊中了一架敵機,但敵機仍在勉強的操縱,看情形是要設法逃脫。許陶熏分隊長趕忙追上去,補射幾槍,將敵機擊中著火。他轉身爬高,看見五千英尺外有四架敵機編隊飛來,他單機闖入敵陣,擊落了後面一架敵機,左側兩架敵機趕來援救,他就趕忙向低空脫離。敵機追他不上,他又爬起來跟上機隊的行動。不過,當敵機來援時,他的機頭也被擊中,機身並未受到損傷。

張唐天大隊長領著何漢鴻的中隊在左側的近層掩護,當轟炸機隊投彈時,有三架零式敵機從側方襲來。高祥松分隊長和沈昌德中尉飛在外側的位置,他們和敵機打了個對頭,毫不費力就擊落敵機兩架。之後,轟炸機隊投完了炸彈,以90度的方向轉向西飛,編隊的陣容仍像來時一般嚴整,起飛攔擊的敵機都在四周盤旋,不敢前來找死了。

五大隊和轟炸機隊協力,炸過新市,炸過岳陽,炸過蒲圻,也炸過漢口。在敵軍的上空轟炸,如入無人之境。

1944813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五大隊又出動機群轟炸新市。功城分隊長在當天上午炸斷了新市的公路橋,下午項世端隊長領八架戰鷹式戰機去攻擊,看見二、三十輛敵軍汽車在橋旁停車等待修橋,他們發現了這批目標,就以四架掩護,四架掃射,輪流攻擊。項世端隊長領著第一批先行攻擊,敵兵四散逃奔,但這時是以攻擊車輛為主,看著地面倒斃了十多名敵兵也就不再追擊了,徑直向敵車低飛而來。項隊長原是個開汽車的好手,所以他攻擊的目標,一是油箱,一是車頭的引擎。擊中了油箱可以使敵車自焚,擊中了引擎敵車就短期內不能使用。但當他飛到低空一看目標,

官校十期四位戰將左起:王維翰.姚兆元. 方緯. 喬無遏

原來是裝運汽油的油車,就覺得更省力了,一輪炮火下去,敵車燃起沖天大火。他的第一組攻擊完了就拉高上去,盧譽標分隊長的第二組又沖了下來。繼續攻擊。輪番攻擊兩次,敵車便全部焚毀了。

另一次由廖廣甲副隊長領著兩編隊出發,在衡山附近發觀了七、八十輛敵車,零散地停在公路上,用樹枝和稻草嚴密地偽裝著,不是飛到低空很難發現。當機隊飛臨上空,有十來輛汽車還在行駛。廖廣甲副隊長就領隊沖下來截擊這些汽車。廖副隊長把輕型炸彈投下去,汽車燃起大火,再仔細看,公路邊,樹林下全是如此偽裝的敵車,大家興奮起來。開始是兩個編隊互相掩護,輪流攻擊,後來打得太過癮了,就大家一齊攻擊,打得公路上冒起了二十多尺高的火焰,長達10餘公里。矯捷、喬無遏分隊長,王秉琳、周勵松中尉他們的座機都低到要從火焰中穿行過去。一直到炮彈打完,大家才興高采烈地向西返航。

第五大隊幾乎每個人都打過幾輛敵軍的汽車,像項世端隊長就曾打過十來次。方緯分隊長有一次攻擊敵軍汽車拖曳的炮車,因為擊不中油箱,就把自己的下油箱拋下去,再把油箱擊著,燃起大火,燒燃敵軍的車輛。由於這種經常的攻擊,使敵軍的五百輛汽車,被毀於空中攻擊的就達三百餘輛。
(
文章摘自
岳陽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