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大會戰史

 

當豫西鄂北會戰之末期,湘北之敵,為阻止我反攻準備,企圖破壞我東南芷江空軍基地,乃於全縣、東安、邵陽、湘潭各地集結四個師團以上之兵力及各種飛機一三五架,於四月初旬,分途向湘西進犯。

我中美空軍混合團駐芷江第五大隊,同第一大隊之四個中隊為主力,及在陸良第二大隊第九中隊與駐梁山第三大隊一個中隊,協助國軍攻擊當面各地區之敵,並聯合美空軍襲擊敵後漢口、岳陽、湘鄉、長沙、新市、歸義、邵陽、衡陽、羊樓司、新寧、湘陰、永豐、零陵等地區重要交通線、倉庫、橋樑、空軍基地及運輸補給船隊,以打擊敵人奪取芷江之企圖,我空軍因己獲得制空權,於邵陽、放洞間,曾殲敵一聯隊以上之兵力。

其進犯放洞、水口、武岡之敵,亦被陸空聯合殲滅殆盡,戰事於四月九日至五月十一日止,作戰期間,我空軍冒敵猛烈炮火,日夜不斷出擊,並追踪追擊,敵人傷之慘重,僅第五大隊即出動P-40P-51共942架次,為歷次作戰所僅見,第一大隊出動B-25共113次,第二大隊出動B-25計58架次,第三大隊出動P-40P-51戰機18架次。

美國十四航空隊,在此會戰其間,亦不斷協助我空軍襲擊敵後交通線,阻其運輸,於是敵軍乃不得不避開公路,由崎嶇山路及濃密森林中進犯,不使目標暴露,使我空軍發現困難。

惟放洞一戰,由於發揮最高度之陸空協同作戰,獲得殲滅一個聯隊及砲兵甚眾之戰果,檢討致勝原因有下列四項:
(1)
我空軍於作戰期間,派遣飛行軍官至前線距敵約千碼處,設置流動對空電台,指示我機攻擊目標及彈着偏差之修正。
(2)
前線陸軍舖設布板符號,迅速確實。
(3)
對蔭蔽森林內敵軍,投擲汽油彈,收效最大。
(4)
我空軍能獲得及確保戰場之制空權。

在第三戰鬥機大隊的作戰行動沉寂之際,而第五戰鬥機大隊珔}始執行其有史以來最猛烈的戰鬥。一九四五年四月十日,日軍從捊y展開了一項奇襲攻勢,旨在攻佔芷江的空軍基地,消滅第五戰鬥機大隊。經過多月來對敵軍補給線的擾亂後,現在該大隊的任務突然變成了一種求生之戰。

日軍分四路進攻,但由於山巒起伏及中國軍隊堅強的抵抗,所以遲滯了他們的前進。到了四月底,軍主力部 隊才進展到芷江以東五十六哩處之洞口城。

第五戰鬥機大隊的戰鬥經常在空中執行任務,給予中國軍隊以密接空中支援,如同飛行砲兵一樣。幸運的是, 日本空軍此時已奉命撤出華中地區,故中美空軍混合團的飛行員此刻在作戰中決不會愛到敵機的騷擾。

五月初,九個地面連絡無線電小組被派到前線來指導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空中攻擊。在七天之内,該系統的效力有了顯著的結果,因為敵人的攻勢已被阻止,中國軍隊的逆襲已經開始。

四月二十一日,有一件事足以顯示芷江機場所受威脅的嚴重性。前一個夜晚,日軍步兵狙擊手已非常接近基地,且可開始對飛行員的招待所地區射擊。次日晨,當第二十六戰鬥機中隊的凱利(Stan Kelly)上尉走進警戒哨所時,一個狙擊手以步槍子彈擊傷了他的胸部及下腹。

退狺云漱擳x於五月十五日被逐向捊y,中國守軍贏得了芷江之戰的最後勝利。芷江空軍基地是唯一能在整個戰爭期間阻止敵人接近的基地,除了國軍部隊的嚴密的防守,使日軍的行動都受到阻礙,這主要歸功於中美混合團的第五戰鬥機大隊及第四轟炸機中隊,它們都為此次作戰而獲得了團體獎狀。

在獎狀中列舉了下述動人的數字,三十六天中飛行了九百二十次任務,珙曋l失了十八架飛機及兩位飛行員。估計從空中掃射消滅了六千零二十四名敵軍戰鬥部隊。一千四百九十四匹騎兵隊馬匹及馱馬車輛,同時擊毁了三十七座砲兵陣地。另約有一千六百三十九艘小型河船及三十九艘大型河船被擊沉或擊毁,三百零四輛車輛被擊毁,四仟零六座建築物及房屋被毁。

第二十八戰鬥機中隊最後一任中隊長堪普旦爾(Don Campbell)概述一九四五年夏天之作戰如下,此時戰爭的努力陷於低潮,雖有幾次重要的

任務,但除了一兩次外,其餘的是否值得花汽油去執行頗有疑間。

六月二十五日,威爾德中校接替丹寧為第五戰鬥機大隊大隊長,兩週後、威爾德.自已又把這個大隊交給敏斯(Howard Means)上校。

八月七日,剛返回第二十七戰鬥機中隊的約伊納上尉飛行了最後一次由美國飛行員執行的P-40任務。兩天後,第五戰鬥機大隊的狄克森(M. E. Dixon)少尉成了中美聯混合團最後一位作戰陣亡的美國飛行員,當時他在一次岳州上空的氣象偵察任務中喪生。

第三戰鬥機大隊的最後一次任務,是於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護送C-47運輸機藻僂蘋嶊漱@個祕密基地「山谷機場」(Valley Field)。同日,第五戰鬥機大隊也執行其最後一次任務,恰巧這是一次中美聯合任務,第二十九中隊的鮑瀑爾(J.A.Bower)少尉及沈昌德少尉至捊y飛了一次氣象偵察使命。次日,日本天皇裕仁告知日本人民,戰爭已結束。
(
摘自中日戰爭史略、自國防部編譯 中美空軍混合團英勇戰鬥紀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