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蕩海南島

十四航空隊成立後,從美國受訓歸來的人員和飛機,越來越多了,所以稍大一點兒的機場,都擠中國的,或美國的飛機進駐,在西南雲南各地,擠滿了美國的飛機,在東南粵桂贛三省,則擠滿了中美混合團的飛機。在重慶、梁山、漢中、西安、安康一帶,則以我國空軍飛機為主力,

我們空軍各大隊的飛機都充實了,而且都有超額的裝備,原先三個中隊組成一個大隊,現在都擴褊為四個中隊,原先一個中隊祇有三個分隊,現在擴編一四個分隊,而且每分隊的飛機由三架增加到四架,有的甚至增加到了六架,其中的鄭松亭廿八中隊,在他不久之後進駐恩施時,一個中隊竟有了廿七架飛機,這與我們以前的一個大隊的飛機數目相同了。

擁擠在桂林羊塘機場的飛機更多了,有我國第三大隊的飛機,也有美國驅逐隊的飛機,另外還有美國轟炸除的B-25轟炸機,其中有些B-25的機頭堙A由陳納德將軍自己研究在機頭前ごm了一門七十五厘的大砲,用大砲的B-25,在南海攻繫日本運補船隻,比用炸彈還有效,這些B-25本身就具有與零式一拼的戰鬥力,但在出住務時仍有P-40伴護,所以第三大隊最近己成了南海之王,日本船就怕遇見第三大隊所掩護的B-25,祇要碰見,就要趕快準備棄船,否則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了,因之他們要求日本空軍,要給予這些船隻可靠的保護。

上百萬的日本軍隊,仍散處南洋各地,如失去了海上補給,打仗不能繼續,生存也成了最大問題,他們一了最後掙扎,又自國內調來了大批零式戰鬧機到海南島的瓊山機場,和島上其他機場。

曰本空軍的這種行動,馬上被十四航空隊的P-38偵察機發現了,並攝得詳細照片,在照片媗膆隉A瓊山機場不規則的長方形,有東南、西北。與東北、西南兩條交叉跑道,四邊為滑行道,在東、南、西三邊滑行道外,築有疏散機堡,北邊為營房。場上約有百架敵機,有的在地面,有些在空中活動。

這一發現,使羊塘的中美混合團起了一陣騷動,徐吉驥慢慢對着隊員說:「南島新到了很多曰本飛機,P-38的偵察照片已送到我們這堙A如果敵機不來,我們準會找上去。」

此時小廣東葉望飛,由老遠跑過來,說:「到情報室,大隊長已進去了!」情報室已坐滿了中美飛行員,黑鴉鴉一大片,足有六十多人,張濟民用肘碰碰徐吉驤說:「你看,左邊坐的都是B-25的伙計們,這右邊的都是我們這些貨色。」

大家坐定之後,情報官是位美國少校,他手堮陪茪p指揮棒,點蚗蟛壑W的海南島大地圖說:「雷田州半島南頂端的海南島北海邊的瓊山機場,是海南島十幾個機場堛熙怳j一個,現在駐有四十架上下的重轟炸機四十架上下的零式驅逐機,也可能還有其他作戰輔助飛機!」

於是他又指著另一幅瓊山機場的照片說:「這個機場靠海的北邊,是兵營和庫區,東、西、南三方面的滑行道旁邊,有幅射代的疏散道和疏散機堡,機場內有兩條斜茈璊e的跑道」。他又指蚚ㄓs機場的地圖說:「徐聞沿海,有敵人高射砲陣地多處,瓊山機場四週,都有敵高射砲陣地,火力可能很強!」他又指荇}聞地圖說:「這附近的十萬大山堙A有中國的游擊隊,如果飛機在這堶╲陛A或跳傘時,不會有危險。」

美國大隊長開始了下達作戰命令,他說:「我們為了一舉消滅瓊山的日本空軍,本次任務,採取突擊方式,先由七、八兩中隊,各派八架飛機,都掛迅發傘彈,配掛火箭彈,起飛後沿鐵路東側山地南飛,經十萬大山山區,出合浦,降為超低空,以五十呎高度進入瓊山機場,用機關槍攻擊場上敵機,用火箭攻擊敵人高砲陣地,用傘彈爆炸大型目標,第一次攻擊後,既由機場東方脱離,向北海上爬高,掩護B-25投彈。

美國大除長又說:「本人率領兩個中隊P-40,各為十二架,在B-25上下掩護,航路與前一樣,B-25的高度六千呎,我的高度一萬呎,另一隊P-40的高度五千呎,我們進入之後,如無敵機升空抵抗,B-25轟炸跑道後既單獨返航昆明,我們繼續在海南島掃蕩,然後返航,如有日機抵抗,本人負責掩護B-25,其餘各機相機行事。他下達命令之後,中美人員都無問題,他拿起飛行帽笑笑說:OK!,祝大家好運,現在是九點四十分,十點整起飛。

徐吉驥隊長是先鋒官,他的第一分隊選了小廣東葉望飛和兩位美國人,第二分隊是張濟民和小譚,也有兩位美國人,他們首先時起飛,後邊是牛曾慎第八中隊的八架飛機,也都上了滑行道,他們在二塘的寬闊跑道上,都是褊隊起飛,為了節省油量,起飛後就對正了航路,當他們爬高時,已看見六架B-25升空了,後邊跟著大臚p黑點兒,那當然是美國大隊長所率領的中美隊友們的掩護飛機了。

今天的陣容,非常浩壯,美國人的戰術,很少採用像今天這樣的大兵力,因而通常都會感到很過癮。徐吉讓他們沿蚥K路,在東邊一帶萬山上空,飛越桂平,沿蚙F山,前邊就是大海了。

快到海邊時,他們已降低高度到了一百呎,出海時又降到五十呎,老遠看,他們變成了一蠔鷗般似的向南飛,他們使用美式新的戰鬥隊形,不求隊形完整,這樣即省了很多飛行員的精力。海上泛出千萬朵白色浪花,說明南海的天氣並不太好,可是空中雲層並不太厚,也幸而有這層烏雲,所以太P-40的機身,沒有反光,也因此未被岸上的敵人發現,諸般巧合,他們意外順利看見了海南島,也看見了瓊山機場。

張濟民被瓊山機場上的豐富「午餐」興醋得叫起來:「哈哈,滿場都是飛機,嘿!有三架將起飛離地!」葉望飛也彆不住了,叫道:「跑道頭上還有三架正在加油門,就要拉起來啦!」徐吉驤又看見還有七八架正在滑行道滑行,他也開口了:「大家別嚷嚷,我們十七隊先攻擊空中的敵機,牛隊長攻擊滑行道上的敵機,然後我們再打停機線上的飛機。」

無線電安靜了,只有徐吉驤的聲音,用英語向美國大隊長報告:「目標狀况,和情報完全一致,敵人驅逐機正在起機,我們兩個中隊足可以將他們消滅,轟炸機即可進入!」

說話闊,徐吉驤等人把低飛的P-40拉高到一千呎高度,正好與瓊山起飛的日本飛機對上頭,徐吉驥帶的第一分隊,只用眨眼時間,便把三架零式機都打掉落海。

後邊第二分隊的張濟民,更輕鬆的把將飛離機場三架零式,全打燒了,變成三架火﹛A摔在機場外邊,他們的見面禮,下馬威,嚇慌了日本小鬼,在滑行中的另幾架零式,妄想滑上跑道起飛,又被牛曾慎等打起火摔在跑道上。

徐吉驤等又下來了,未投彈先開槍,八架P-40的三十二挺大扣提,佈成了滿天火雨,又使停機線上的廿幾架飛機起了火,翻了身,飛機上的鬼子飛行員滿身帶火往飛機下邊跳,飛機旁邊的地勤人員沒命的往外飛奔逃命。逃不了,大扣提的曳光帶火的彈流,打到地上又跳起來,跳起來照樣能打死人,照樣能打燒飛機,也能打穿停機線上的汽油箱。牛曾慎等也不開始了對疏散道的機堡掃蕩,那堣]起了很多火頭,冒出了齊天黑煙。

B-25來了,大隊長的聲音:「P-40離開跑道,B-25要投彈了!」敵人的高射砲開火了,才開火沒兩下,徐吉驤和牛曾慎正好找他們,他們一露頭,正好作了好目標,於是迅傘憚、火箭砲,在機槍陣地四週找上了這些大笨蛋。

B-25投彈了,五百磅巨彈,Q開了機場跑道,高大的煙柱,觸天漫地,徐吉驤等的火箭彈和迅發傘彈的爆炸聲,響徹四野,並造成了更多的誘發性爆炸,敵人的彈藥庫、汽油庫,紛紛被打燒,被炸中,整個瓊山機場,變成了火海煙堆。

美國大隊長也飛下來了,他的兩個中隊P-40,帶來了更多的火箭和炸彈,瓊山機場的每一吋土地,每一座建築物都嚐到了炸射的滋味,那些疏散道機堡堛滬宣F炸機,正在他們的槍下開花,彈下爆裂。

五十多架完好的曰本轟炸機和戰鬥機,全部變成了飛灰火﹛A二三十架大概是待修的飛機,也未放過。所有機堡,被炸彈炸平了,所有庫房全垮了,所有高砲陣地,沒有一處存在,所有兵舍倒的倒,起火的仍在燃燒,整個瓊山機場上看不到一個活人,看不到一件完整的東西,也沒一處完整的建築物,兩條交叉的跑道上,被B-25的巨彈,挖出了很多大坑,現在已有大量泥水流進坑堙A變成了小水塘。瓊山機場,變成了窮亂垃圾場了。這就是中美空軍第合作下的瓊山大捷。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