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震東南

中美混合團的飛機,毀滅了海南島瓊山機場和五六十架日本飛機的勝利消息,喧騰在海內外報章上,成為當時最動人的大新聞,當然也使日本鬼子大為震驚、惶恐,而這一項巖重打擊,也嚴重的影響了他們南洋地區部隊的作戰心理,尤其得不到空中掩護的海上運補,更為吃重了。

P-38又發現了一除日本運輸船團,已過香港,向海南島航行中。徐吉釀等又被召到作戰室,命地帶十二架P-40,掩護夭架B-25,即刻起飛,去把南海航行中這個日本船團毁掉。

情報顯示很清楚,有五艘中型商船,逢無軍艦掩護,它們探取的是近海航線,可能利用者晝伏夜航,P-38也跟踪它們兩天,它們昨天駛入香港,黃昏時出海,現在是早晨六時正,這些像伙可能又要躲起來,我機必須於七時到八時之間,飛到江陽,閃電之間把它們找到。

三架あ酗C五厘的大砲的P-25先起飛走了,另一批三架B-25也升了空,他們升空之後筆直向南飛去,徐吉驤等也相繼起飛,他們很快的趕上了業已在編隊飛行的六架B-25徐吉驤自已率第一分隊四架P-40B-25的正前方開路,張濟民與葉望飛兩個分隊的八架飛機,在B-25後上方掩護,他們唯恐找不到日本船團,加大油門往南急飛。

B-25中隊長開腔了:徐隊長,請你降低高度,前邊就是電白,由電白出海向東搜索。徐吉驤又關照張濟民:請你們向空中搜索,小心敵機利用早晨陽光突襲!張濟民答:你放一百個心,請你全神照顧海面!

他們為了避免鬼子們的情報入員收聽,又兼這個空軍隊伍堙A有半數人員是美國人,所以他們的談話都使用英語,當然他們都知道,鬼子們的情報員,也必定有懂得英語人員收聽,最近的保密觀念,已有了很大修改。在以前,空中講話都用謎語,據說還是德國人先發現,在空中用謎語談話,固然可以對敵人保密,對自己同樣產生了不方便,空軍活動爭取的就是時間,所以就放了空中謎語通話的笨方法,同時歷經測驗,當我機在空中談話,被敵人收聽之後,他們的反應未施之前,我機已完成了住務,所以在空中通話,便不再巖格限制了。

葉望飛的聲音:報告隊長,海陵山港埵陷X條大船!徐吉驤說:我看見了,沒錯,正是情報上那幾個傢伙!

B-25也改變了航向,迎面射過來的陽光很刺眼,他們不顧慮海南島方面的敵機,因為美國十四航空隊一大早就派飛機到海南島繼續掃蕩,他們提防的是廣東來的鬼子飛機。張濟民膽大心卻細,嘴上亂叫,行動心點兒也不馬虎,他全神貫注東方的空中,他的主要任穫O高空掩護,所以他的P-40肚皮下邊,未帶炸彈,也未帶火箭。

小葉的一個分隊的P-40,只帶火箭,未帶炸彈,他的主要任務,也是中層掩護B-25,他是廣東人,故鄉就在脚下,可是也不敢過份留戀故鄉山河,我自己的發現,報告了徐長之後,也也全神貫注空中,現在目標就在眼前,不能有釘點兒疏忽了。 注意:陽光埵陰〞p!聽到同僚的叫喊。

B-25隊長也聽到了說:我們也發現了,請你們到B-25左前方掩護!徐吉驤的聲音回覆:B-25快下來,在島的北海灣堛漱面瓛謘A正是我們要找的目標,我們下去攻擊了,張濟民不要下來。B-25注意,島上有高砲陣地。

小葉的聲音:怪呀,陽光埵釩雃h白點在翻騰,鬼子飛機在發神經嘛!!忽然傳來牛曾慎的聲音:你們放心幹你們的,這埵酗Q二架零式,被我們纏上啦,它們跑不了。張濟民哈哈大笑道:老牛,你們什麼時候來的?牛曾慎答:現在我沒時間和你擺龍門陣,這堛漱p鬼們頑強的很,我要好好修理他們一下!

徐吉驤已開始了對島上高砲陣地的戰鬥,當他們的傘彈和大扣提機槍,鎮壓了島上高射火力之後,B-25機也進入了,三架B-25的三門七五大砲,首先立功,大砲打毀了二條敵船,其中一艘船被打掉了煙囪,另一艘船被打毀了駕駛臺,最慘的一艘,大概是運彈藥船,被打爆了,全船炸得一點兒不剩,只在海灣堹d下一個大漩渦兒,和遍海垃圾。

後邊三架B-25的十八枚五百磅炸彈,使另兩條船起火傾斜,同時帶砲的B-25,當他衝至距海面八百公尺時,開動了機頭前邊的八挺大扣提掃射,這種猛烈的掃射太可怕了,B-25的大扣提的彈流,像一口似的大刀,竟而將那條脫了煙囪的敵船,從中切斷,先是船首上揚,船尾下垂,船腰接着拱起,接茯O可怕的一陣扭曲,然後中央斷開下沉了。

最倒楣的是港堛漕銗L船隻,當B-25通過之後,徐吉驤等已制壓了島上高砲陣地,但已失去了攻擊的主要目標,他們四架P-40還有些火箭砲與炸彈在機翼下邊,於是就找上了港堛漱p目標船隻。

天上烈日如火,海港堣j火加上烈日,更加上船的爆炸,油的燃燒,和滿海面橫飛的火箭彈、小炸彈、曳空飛鑽的大扣提子彈,這是耀武揚威日軍的天降報應,他們夢想不到的大災難,海上無路可逃,水中無處求生,所有掛蚖I藥旗鬼子大小船隻,全部完蛋?

B-25領隊呼叫:徐長,請回航!徐吉驤不能戀戰了,他是負責掩護B-25飛機的總領隊,他戀戀不捨的集合、爬高,追上了B-25。這時仍在高空掩護的張濟民很不自在:嘿!老牛,要不要我們來幫幫忙!這時陽光堣]沒有閃耀的白點兒了,牛曾慎的聲音在很遠的地方回答:用不到啦,今天早點不太壞,可是我們祇啃掉一隻零式,其餘都向廣州方向逃跑了。

他們現在的位置是在陽江縣的河西,北邊就是羅定縣的山地,溯河而上有條荒涼的公路,看見公路上正有一車隊。小葉很不舒服,他的火箭彈一發也未用掉,他徐隊長請求說:嚷我下去找點兒零食好不好?

徐吉驤看看身傍的B-25,再看看高高在上的張濟民分隊,覺得這趟很輕鬆,當然他很感激牛曾慎的堵截了敵人零式機蘆熔控﹛A同時也認為放掉了公路上敵人一個車隊太可惜,便告訴葉望飛說:你們可以下去了,下邊公路上正好有一個汽車隊,你們可不能太戀戰,打完就上來,我們需要掩護B-25,這媔Z廣州並不太遠。望飛樂了:請放心,我們打一個派司就上來,準誤不了事!P-40由六下呎下到一千呎,只是幾秒鐘,他們先用大扣提招呼,彈無虛發,同時按了火箭的發射鈕,一陣呼嘯聲音,接茯O一連串的爆炸。

四架沉寂了很久的P-40,好容易得到了發威的機會,他們就表演得淋漓盡緻,二三十輛土黃色的大卡車,十二輛發生爆炸,把馬路也炸斷了,六輛起了大火,其餘的都被打翻在公路上,他們才高興的升空、集合、凱旋。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