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擊新竹機場

 

甲午戰爭失敗後,清政府將台灣割讓給了日本,短短幾十年間,日本就把台灣變成了自己在太平洋上的一個重要軍事基地,為它後來發動的侵略戰爭服務。太平洋戰爭期間,從東南亞輸往日本的物資都要經過台灣海峽,所以日本在島內駐紮了大量的陸、海軍部隊以保衛這條海上生命線的安全。基於上述理由,盟軍方面也把打擊駐臺日軍作為一項刻不容緩的任務,當時駐紮在中國大陸的美國第14航空隊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飛虎隊"承擔了這項任務。

由於日本人在台灣盤踞多年,盟軍方面無法得知島內的確切佈防情況,只能依靠航空偵察。當時,美國第14航空隊下屬的第21偵察大隊接受了這個任務,事實上,整個東南亞、日本本土都在該大隊的偵察範圍之內,只不過其中40%的偵察任務都集中在台灣方面。第21偵察大隊的主要裝備是F-4AF-5E兩種偵察機,它們是P-38"閃電"戰鬥機的改型,但沒有武裝。

19429月以後,對台灣的偵察繼續加強,共執行了600多次任務。為了避免偵察機被日軍偵測到,飛行路線大多由湖南衡陽出發,經浙江麗水轉場出海,低空飛至台灣以東海面,再升高到1000米的高度進行拍攝,這些偵察十分成功,它使盟軍方面掌握了珍貴的資料。

第五大隊在贛州、遂川的飛機也像往常一樣,經常出動,遂川的飛機先到臺灣海峽堥腋煄A他們主要的任務,仍然是海上的敵人運補船隻,如果碰見日本的兵艦,也不放過,空軍的威力,壓迫得日本鬼子嚐到了被窒息的滋味了,就因為他們經常到海峽堨h巡邏,P-38隻身偵察機,也自然在這一帶偵察,他們發現新竹機場,已成為在臺灣的日本空軍主要基地,於是一項和攻擊海南島一樣的雄心計劃實現了。

日本空軍基地也在偵察範圍內,以新竹和台南基地為主,根據這些資料,從1943年夏天開始中、美空軍開始聯合擬定空襲台灣的作戰計劃。

當時,備選的空襲目標有3個,分別是高雄港、台南空軍基地和新竹空軍基地。由於高雄是日本在台灣的重要港口,又鄰近於壽山和高雄警備府,要塞防空火力強大,因此空襲難度較大。台南則是日本南進戰略的重要基地,糖廠與工業設施林立,所以基地內駐守的都是日本海軍台南航空隊的新銳零式戰鬥機,如果中、美空軍盲目轟炸,可能會遭到慘重損失。於是,沒有攔截防空力量,高射火力弱的新竹日本海軍航空隊基地就成了空襲的首選目標。

新竹是日本在台灣的重要基地,當時駐有日本陸軍第9師團、海軍航空隊,還有燃料場等設施,通往新竹的鐵路支線是1936年開始通車的,因此新竹基地應該是從這年開始啟用,由於新竹距中國大陸很近,日本空軍以此為基地,可以肆無忌憚的襲擊中國本土,該基地在日本侵華戰略中可說是至關重要。

根據這種情況,美國第14航空隊司令陳納德將軍下決心將新竹列為攻擊目標,中美空軍立即著手進行戰前準備。

19438月,位於江西省的遂川基地已建成完工,開始為這次遠征台灣的行動儲存燃料與彈藥,同時為了防範江西南昌的日本陸軍第3飛行師團,遂川基地動員當地民眾成立了對空監視哨,一發現日本飛機來襲,中美空軍立刻起飛疏散,地面設施則實行了偽裝,屢次欺騙成功,讓日機無功而返。

到了113日,第21偵察大隊拍回的圖片顯示了在新竹基地有日本海軍的舊式96式轟炸機88架,這些飛機可能對盟軍構成嚴重威脅,因此陳納德將軍決定立即發動空襲。不過,由於天氣惡劣的原因,中美空軍的進攻時間不得不屢次推遲。

為了執行這次空襲任務,中美空軍可以說出動了強大的力量,參加空襲的部隊包括:第68混合聯隊、第23戰鬥機大隊、第76戰鬥機中隊、第449戰鬥機中隊、第11轟炸機中隊,此外還有中美空軍混合團、第1轟炸機大隊的第2轟炸機中隊。

這些部隊有不少是久經戰陣的精銳之師,其中第23戰鬥機大隊是陳納德手下的王牌,下轄第747576三個中隊,外加"借來"的第16中隊,裝備著 P-40系列戰鬥機。克林頓·文森特上校指揮的第68混合聯隊已經接收了新式P-51"野馬"戰鬥機,戰鬥力十分強勁。第11轟炸機中隊,原隸屬於第7轟炸機大隊,裝備 B-25轟炸機,是一支火力強大的轟炸部隊,此次共有8機參戰。中美空軍混合團是由中美雙方共同提供的優秀空勤人員組成,此次空襲是他們成立後的第一個任務,共派出了6B-25轟炸機參戰。

由於得到P-51"野馬"式戰鬥機,中美空軍可以說空前強大,這種飛機的性能完全壓倒日本零式戰鬥機,而且航程更遠,確實助了第14航空隊一臂之力。另一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是,"飛虎隊"的元老返回美國一年多的大衛·希爾上校也回來了,希爾是空中英雄和王牌飛行員,曾經駕駛P-40戰鬥機在緬甸和中國擊落過13架日本飛機。陳納德將軍於是指定希爾負責整個空襲計劃。

經過深入分析,希爾覺得日本方面一定會加強台灣的空防,因此航程短的老式P-40戰鬥機不適合參加此次任務,那樣的話為了護衛轟炸機,P-51可能無法騰出手來發揮自己的威力,因此他決定派出P-38G"閃電"式戰鬥機來發動進攻,"野馬"式則只負責護航,這樣,P-51就可以掩護B-25對新竹基地內的設施進行轟炸,而對新竹基地日本飛機進行毀滅打擊的任務就交給了P-38

按照計劃,總共將會有8P-51A8P-38G參與此次任務,另外有14架分別來自第11中隊與中美混合團的B-25轟炸機,規模相當龐大。為了防止日軍產生懷疑,中美空軍混合團第3戰鬥機大隊的P-40將於空襲開始之前向北飛行實行佯動,以吸引日軍注意力,促成這次轟炸的順利實施。參加行動的14B-25轟炸機每架攜帶20磅傘彈炸彈72枚與162500磅通用炸彈。

19431125日,希爾與克林頓·文森特上校進行協調後,整個空襲機隊整裝出發了,不過,其中一架P-51A突然因為起飛後不久,發現液壓係漏油而返回基地放棄了任務。擔任先行攻擊的P-38"閃電"式戰鬥機的領隊是薩姆·帕爾默;第11轟炸機大隊的B-25轟炸機部隊由第61號機領隊,指揮官為約瑟夫·威爾斯,美國《時代雜誌》和《生活雜誌》的特派記者特奧多爾·懷特也在這架飛機上;中美空軍混合團的6B-25125號機的L·丹尼爾斯擔任領隊,機組中有張天民、林洐落、張樹成、吳超塵、羅紹陰、溫凱 奇、李頒平、周明鶴、梁冥等中方飛機人員;希爾本人親自率領P-51A機群。於清晨四時半起飛,下弦月光,照得武夷山區,葧P畢現,河川明朗,大臚互神鷹被規定關閉了空中講話的線路。

當他們沉默的越過武夷山時,天空仍是疏星彎月,遙望臺灣海峽淒淒濛濛,究竟海上如何,這是破題兒第一遭,每個人的心堻ㄕ釦茈嶀ㄕw,誰也不敢離開編隊,據說總領隊有飛行三千多小時經驗,人們對他都有信心。東方隱現魚肚白色,海的那一邊已出現了黑黝黝的一條南北走的黑影,這大概就是情報上提示的臺灣中央山脈了。

天色愈來愈亮了,天上的彎月,在航行中已變成了天上的裝飾品,拂曉的晨光,振奮了人們長途飛行的情緒,每一架P-51都帶了副油箱,按照出發前規定,現在副油箱的油都燃燒完了,丢棄了副油箱,主油箱還有四個鐘頭的油量,足夠作戰與回航,所以飛行員們用不到為油量操心。

所有參加行動的飛機都低空貼海面飛行跨越了台灣海峽,以防止日本海軍發現中美空軍。臺灣地形清清楚楚的出現了,領隊機不再緘默了:「這是領隊講話,左前方的海邊平原上的飛機場是新竹機場,現在空中沒有敵機警戒。P-38先俯衝進入,攻擊地面飛機和高砲陣地,P-51則爬升一萬呎制空,掩護B-25進入投彈。」,日本人對中美空軍的意圖毫無查覺,新竹基地完全沒有戒備,任由大批飛機散落地停放在跑道、滑行道與機庫內,成了空襲的活靶子。

新竹基地的主跑道大約分為南北兩向,另外有往東與往西的斜角跑道,相交于主跑道的北端。中美空軍抵達南寮時,台灣海岸線已經在望,機群立刻升高到500米以上,自西南方向接近新竹基地。希爾以基地的跑道為瞄準點,命令編隊開始進攻。

25中隊由20浬以外開始俯衝,到達臺灣邊時,高度是標準的超低空五十呎,當敵人正在機場堭y閒的坐在飛機上試車時,禍從天降。首先,8P-38"閃電"式戰鬥機開始朝地面上的日本飛機掃射,接著緊跟在後面的14B-25轟炸機開始在大約1000米的高空投下了162枚500磅重的大炸彈,炸彈的散佈面,覆蓋了整個跑道、滑行道、疏散道、營區,處處都在爆炸,濃煙高達兩千呎,濃煙堣揭b繼續爆炸,火光閃閃,炸聲如響雷驚天動地。濃煙中還有一股一股突發的大火,咕嘟咕嘟的爆炸衝空,連新竹城區也被震撼了,人們紛紛奔出睡房,遙望西郊機場,除了濃煙、大火,不斷的爆炸,再也看不到其他的東西了。後上空護航的7P-51也投入了戰鬥。

碰巧的是,當時正好有一群約20餘架日軍96式轟炸機進行空中訓練,發現中美空軍後竟然不知所措。P-38立即投入攻擊,麥克米倫中尉擊毀了一架地面上的96式轟炸機;雷恩·蒙中尉在空中和地面各擊落一架96式轟炸機;舒爾茨中尉則當場打下296式轟炸機;道威斯中尉也擊落了1架,擊毀地面上的96式轟炸機3架;約翰斯頓中尉在空中擊落2架;羅斯中尉在空中擊毀日機1架,擊傷了1架。

希爾上校親自指揮的P-51A機群當然也不會閒著,希爾本人首開紀錄,打下1架日本陸軍航空的""二型一式戰鬥機,該機企圖在前方做急轉彎,咬住一架B-25轟炸機,希爾順勢將它擊落。就在幾分鐘後,貝爾上尉在400米高度也打下了一架日本海軍的零式戰鬥機。這時,一架日軍的97式戰鬥機突然出現在威廉斯上尉座機的後方,千鈞一髮之際,理查德·奧尼中尉駕駛P-51火速趕來,朝著日機猛烈開火,結果將那架97式戰鬥機嚇跑。約翰·斯圖爾特和羅伯特·科爾伯特中尉也打下了297式攻擊機。

清除了來自空中的威脅後,中美空軍開始攻擊地面目標。P-51掃射了機庫,完全不顧日軍高射火力的抗擊,大約有12架日本飛機在機庫媬U成火球,跑道和其他設施則被B-25炸得千瘡百孔。日軍的抵抗也很兇猛,當中美空軍返回基時,發現幾乎每架P-38的機身上都有大量彈孔。根據不完全統計,共有5060架日本飛機在這場空襲中被毀,另外還有一些被擊傷,日本新竹海軍航空隊遭到了慘重的損失,而中美空軍沒有損失一架飛機,大獲全勝。

下午245分,空襲編隊的第一架飛機返回了遂川基地,所有飛機均安全降落,只有理查德·奧尼的P-51因為燃料過多,降落時發生了三級跳,螺旋槳受損,還有一架P-51與樹枝擦撞,但這些損傷幾乎微不足道。空襲新竹成了14航空隊的得意之作,等待美國與中國飛行員的是感恩節盛大的火雞慶祝晚會,為了防止日軍報復,大多數中美飛機當天就加滿了油,離開遂川基地飛往湖南衡陽與廣西桂林去執行下一個階段的任務了。14航空隊與中美混合團的飛機,完成了一項突破歷史的遠征任務,也空前的突擊臺灣的任務,我機全部安好無恙,這是參謀業務的成功,同時也是中美飛將軍們勇敢作戰的成就。

後記:日軍在新竹空襲中的反應格外遲鈍,"中美飛虎隊員"已經完成任務返回中國大陸了,日本陸軍第3飛行師團的警戒機才遲遲由台北的松山基地起飛,趕赴新竹外海尋找中美軍機,然而此時"飛虎隊"早已經蹤跡全無,因而第3飛行師團無功而返。由於新竹海軍航空隊的表現實在是太差了,戰鬥力幾乎等於零,日軍大本營一怒之下,命令將其番號永遠撤銷,新竹海軍航空隊的直屬上司高雄警備府司令長官山縣正鄉中將也遭到撤職查辦,山縣正鄉當時任職剛剛5個月,成了任期最短的飛行部隊指揮官。這次事件發生後,為了避免台灣再次遭到空襲,日軍緊急從偽滿洲國調來了第12飛行師團主力南下武昌來攔截中美空軍下一次威脅台灣的舉動。可見,日軍對這次空襲的重視。新竹空襲也是自杜利特爾空襲東京以來,日本所謂的"絕對國防圈"首次遭到了盟軍的空襲。

(摘自空軍史話、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