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C中國空運

1942年5月,日軍占領了緬甸并侵入中國雲南西部,被稱為“中國最后一條陸路輸血線”,的戰略運輸線的滇緬公路被切斷,中美被迫共同成立了有名的“駝峰航線”,舉世聞名的最大的空運隊伍。但早在駝峰空運之前也有一重要的空運隊伍,一直默默無名的工作著。

這就是,對中國早期的作戰有得重大的貢獻的,CNAC( National Aviation Corporation)。
該民營公司,在抗戰年代中國的歷史佔着一個重大角色。開始一次與中國政府合作的懷特公司,1933年該航空公司成為了美國泛美航空的一個子公司。克服困難及技術問題,建立了在中國第一航線CNAC,連接上海的商業中心,北京和城市沿長江,對國外各地的郵政業務。1937年在中日戰爭的爆發以後,作為一個商業航空公司,只有CNAC公司保留了中國的為一與外部世界的業務。各方面的條件是極端危險的因為航空公司被迫在選擇條件最惡劣的航線下飛行,避免日本人攻擊。

在美國被拉入太平洋戰爭之前,CNAC以數量不多的飛機,在早期工作上着重於在一些重要城市路線飛行,就是在中國和印度之間那條著名的“駝峰航線”。當緬甸公路己被日本軍隊切斷了,所以在二戰初期,這條航線成為了唯一外部資源供應為中國。空運的CNAC運補在中國也成為了在著名的歷史上最光彩的章節。這是中國的最主要空運,並且這也是飛行員的惡夢。500英哩路線攀登了一些在世界上最詭譎的地域。

中航在飛越駝峰的年代,有一架DC-3運輸機停在地面,被日軍空擊時投下的炸彈炸掉了整個右機翼,而當地並沒有DC-3型機翼可資換裝,眼看飛機只有報廢了。但沒有想到中國的機械士本領真大,去找來一隻DC-2右翼,雖然足足短了五英尺,仍把它裝在炸壞的DC-3上(如圖左),飛行員的本事也不小,居然把這架稱之為DC-2 1/2型的奇特飛機,飛回九百英哩以外的基地,不過在空中一直要把左機翼的安定片足足調滿十二度,才勉強保持飛機的平衡,在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中國才有此情形發生,也足以說明當時為了

保全一架能使用飛機,才會發生如此天才的機械士及玩命的飛行員。

飛行員以非常少數且不充分地繪製圖表,在 陌生區域飛行時也沒有無線電援助,同時要不時躲避敵人戰鬥機的騷擾,CNAC飛機沒有射擊的裝備。他們的C-47 和最新C-46運輸機是赤手空拳的。在抗日早期CNAC為美自願隊AVG,提供了空運,運輸人員和供應飛到各式各樣的物質到美自願隊基地。飛行員到印度他們途中的來回,及接受新飛機的人員都是由CNAC提供服務。

除了的規則的商業操作,CNAC 運載的軍事供應品在印度和中國之間,美國公司和中國政府定有合同,1942年下開始美國軍方供應道格拉斯C-47 和C-53 飛機和以後的Curtiss C-46運輸機。在戰爭期間, CNAC在美軍空運命令之下運載了大約百分之90物資到各地。

1942年4月,當緬甸公路丟失後,1933年到1945年4月,前者的運輸機只有數十架,增加到六百多架,CNAC 被做超過35,000次往返在山峰之上。1944年它飛行往返的距離己達一千萬英哩, 在這條路線,每次約可運輸大約35,000噸各式物資, 並且戰略物資為主。在戰爭期間它並且從俄國運輸了對中國西北部可觀的相當數量戰略物資。運載所有戰略貨品的百分之佔百分之三十八。

身背血幅的中國航空美籍飛行員

在戰時1944年,CNAC增加了空運達九千次,運載達百分七十五。CNAC並且充當了在緬甸戰區的一個重要角色,空投下食物彈藥到中國遠征軍部隊給被圍攻的中國和英國的隊伍,。在1944 年10月22 日和1945年之間1月21日, 它做了523次任務 。CNAC在當AVG被解散後,以及因戰事擴大有部份商業飛行員被遣散回國,於是吸收原在AVG少部份的自願隊員和中國的飛行人員,這些新飛行員從未飛行過運輸機,但是在多引擎設備控制是他們熟悉儀器飛行。很快的就熟習了一切,他們被要求飛行日夜在世界的最粗礪和最高的地形及在各種各樣天氣下,每次飛行16個到20個小時。當時正駕駛都由美飛行員擔任,中國飛行員為副駕駛,CNAC的支援中國抗日補給軍用物資給予了最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