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的黑暗

專與我政府唱反調,並積極以美援物資裝備予不抗戰的中共八路軍的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終於調走了,改以中國之友的魏德邁將軍為中國戰區参謀長,羅斯福總統為此特向記者發表聱明說:「史迪威之更調,因彼與蔣委員長之意思相左,起因由史迪威本人負責,此事並不牽涉戰略,亦與中美兩國政治無關。」這是十一月五日的事。

十月廿七日,敵寇用三個師團兵力發起圍攻桂林。十一月七日,竟違反人道的使用大量毒氣,突破了我桂林七里岩陣地。同日,俄帝對我下井投石,在新疆策動伊寧事變,宣稱建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

自桂林緊張之時,衡陽以南以迄桂林的民眾,即開始大量向後方逃避,這是自武漢撤退之後的最大一次逃亡潮,這次的戰鬥,本來是預料中事,但敵人野獸似的瘋狂蠻竄,卻是大出意外。民國廿六年日寇在南京屠城,以及三十三年,也就是今年數月之前曰寇攻陷河南時的燒殺擄掠,以及日寇獸兵集體姦殺女學生等往事,使這一帶民眾驚愕萬狀,紛紛向後方逃亡,可是這一帶到後方都是大山,祇有一條黔桂鐵路,和一條公路。

於是有汽車、腳踏車、牛馬車的人們都走公路,其餘的全湧向鐵路,每一車站,常聚數千人,以至數萬人,每當有車進站時,不等車倖妥,入們即奔跳攀爬上車,於是車廂堙B吊梯、車頂、扶梯上都是人。火車行動時,常有人被摔下來,有的走失了孩子,有的失妻失散,誰也管不管誰。

最可恨的是曰本飛機,它們不停的攻擊這些亳無抵抗力的逃難火車,這一來死的更多了,尤其當火車被炸彈炸中的時倏,車翻人亡,一死就是幾心,這種人間最大的慘劇,在黔桂鐵路上發無數次。這時期的黔桂鐵路,變成了死亡鐵路。這時期的大撤退,變成了死亡撤退!

當日寇攻陷獨山的時候,駐在昆明的美空軍B-24機和B-25機都出動了,當他們飛到貴陽時,看見數萬人潮向貴陽流,他們飛在高空,以為是日寇打到了貴陽,一次集體的投彈,所造成的慘劇,也非常嚴重,這次的錯誤,就和美國空軍某次在歐洲戰場幾乎炸掉了一個美國步兵師一樣的嚴重。但在戰情緊張之時,這種錯是無法完全避免的。所以我們雖然痛心,但無怨言。

同一時期內,日寇又攻陷了我東海岸福州等城市,一時兇燄燎原,囂張之至,可是我們在大後方的抗戰心理與決策,亳不動搖,我們的反應,是更積極的作外交與內政的調整,在軍事方面,由陳誠接住了軍政部長,何應欽即將在昆明成立陸軍總司令部,我們又由成都到西昌,修成了一條新的公路,修這條公路時,還有一段小插曲。

這條路上都是原始大山,山上是猴孫的世界,它們看見人類闖進了它們的世界,就動員猴子兵,在沿路兩旁大山上投石襲擊築路工作的人員,最後出動了兩個團兵力,進山剿猴,才算將公路築成。

曰寇在河南的攻勢,對老河口已形成了半邊包圍的狀態,但對老河口還沒有太大的威脅,所以老河口的地位,非常重要,我們混合團的美方團長摩斯准將,也建議委員長,利用老河口一支援陸軍作戰的空軍機動基地,下個月將運大批汽油到老河口,以使增加作戰飛機紮駐,作短距離的空軍支援作戰。向時也到漢中看看,現在我們混合團的部隊,散處在芷江、恩施、梁山、漢中、老河口,至遲到年開春前後,第三隊就由梁山搬到安康,這樣就能更有效的支援中原作戰了。

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美方司令部,入冬以來,仍是溫暖如春,走到他們營地附近,老遠就會嗅到濃郁的咖啡味道,但到了我們的司令部,却是冷風穿堂入室,徐副煥昇司令高興搓著手說:「我們派在混合團的一個轟炸大隊,和兩個驅逐大隊的飛機,全部くし竷,到明年春天或夏天,我們這兩個驅逐大隊一能改飛P-51型野馬式機,本團的美國驅逐隊,業已開始換裝了!」

徐煥昇副司令,雖然是位著名的遠征轟炸英雄,他卻有著文人般的儒雅風度,他又安靜的笑笑說:「人家美國驅逐隊業已開始換裝了,現准漢中的卅二中隊美國隊員,已有八架野馬式了。P-51是今天世界上最好的戰鬥機,也是德國密斯特司密士戰鬥機的剋星,這種P-51機的最大長處,不祇是飛的快,動作靈敏,他的油量非常大,帶了下油箱航程,可飛十個小時,他是掩護轟炸機涤入敵後最理想的戰機,機關槍裝在翅膀上,共有六挺大扣提,不帶下油箱時,肚皮下邊可褂一枚一千磅大炸彈,兩個翅膀上,各掛一枚五百磅大炸彈,航程仍和P-40的一樣遠,所以野馬式又是最理想的俯衝轟炸機。當我們有了野馬式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去北平、上海、南京轟炸了!」

美國第十航空隊已全部使用在印緬戰線上,所以第十四航空隊乃全力在中國戰區作戰,十四航空隊的一個驅逐大隊已到了西安,支持中原會戰,這個大隊,就有兩個中隊的P-51,和兩個中隊的P-47奸,提到P-47,這種飛機的外形很像P-43始,但比P-43的馬力更大,也沒有那種容易空中起火的怪毛病,最好的是,這種P-47P-51飛的更高,動作更靈活,日本的東條零式根本不是敵手,P-47有八挺大扣提,祇要一開槍,碰到了就會粉碎。P-47的速度與P-51一樣的快,巡航時間也有四小時,帶了副油箱,飛的就更遠一些。

我們要能有這些飛機就好了,不過在我們混合團堛漪國部隊未完換裝之前,我們是得不到的,至於我們的其他中國空軍部隊,更遠啦,但也說不定,美國人作事非常快,生產力也驚人,現在德國、義大利都垮了,美國供應一個遠東戰場,那就輕而易舉了!.

我們已經過了七年的坑戰,可以說是打的筋疲力盡,現在雖有美國空軍的人力與物力的支援,但對我們的陸軍仍無助益,可是中國戰區的戰爭卻迄升高,同時我們的生活所需,也是到了山窮水盡之時,我們必須咬緊牙關,忍耐,忍耐,只要忍耐苦排,才能渡過這段難關。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