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全面出擊
南北戰訊頻傳

第五大隊張唐天大隊長,凡事以身作則,當他在芷江無線電中聽到了朱黻華隊長在邵陽上空說:「這麼多鬼子砲兵,可惜我們沒有炸彈啦!」

於是張唐天立刻上了飛機,率領機場中僅有的四架P-40警戒機升空,鑽雲縫兒,危險的飛到了邵陽,天氣實在太壞,他無法找到鬼予砲兵陣地,卻在九鞏橋找到了敵人散兵線,他捨不得浪費炸彈,只用大扣提打了一個派司,忽在雲縫兒媯o現了敵砲射擊的閃光,急忙飛過去,在長陽舖和岩口之間,終於看見了鬼了砲兵陣地,他一按機頭,斜飛而下,四架P-40的廿四綑傘彈。全部投進鬼子砲兵陣地堙A立刻引起了十幾起連續的爆炸,沖天的火光,和塌天的震蕩,使P-40也感到了猛烈的搖擺顛動,張唐天帶著他的勝利神鷹,又由縫兒媞N到一處河道,好啊,運氣不壞!河埵酗G十多條彈藥船,有些船上還堆著汽油桶。這最好的攻擊目標,「喂!小伙予們下去啦,不能太低,五百呎開槍,每條船用十幾發子彈就夠了,它們只要點了火,自已就會燃燒、爆炸!」

大隊長的命令非常正確,小伙子們也感激大隊長自己不動手,讓隊員們增加打地靶興趣的美意,於是紛紛俯衝,那消一兩分鐘,這帶的青山綠水,.變成了紅山火水,滿山火光,滿河煙火,二三十條船都變成碎碎片片不見了,塞河大火,高舔雲表,張唐天微笑著帶隊回家。

等他落地,發現梁同生參謀,副隊長廖廣甲,隊長項世端,姚兆元等,均已先後落地,每一單位,都有很大的斬獲。厚道的張唐天大隊長,又到了十一大隊的停機線,慰問了任棪簼M李繼武,他們今天的也是豐收,他們對戰果不懂得吹牛,卻對第一大隊的B-25,能在如此壞天氣出動,說出了很多崇敬的言語。這一天雖然天氣惡劣,戰鬥的又非常激烈,我們由芷江出擊的飛機,卻能全部安然返回基地,可是最少三分之二的飛機上都被鬼子地面火力打了很多大小洞,尤其姚兆元的機身上,幾乎變成了麻皮。

昨天夜埵^到梁山的范金菡大隊長又來了長途電話,小葉說:「今天又走不了啦!有了新任務。今天日本鬼子在前方打的很緊,有郾城的情報,郾城車站又運到了一批補給品,司令部命我們中隊今天一定要把這些補給品消滅!今天大隊長交待,由美國隊長領隊,並指定王光復、康祟b,分別帶一二分隊,我們去八架,他們也去八架,他們負責高空掩護,我們負責打地靶,帶下油箱不帶炸彈,另有第一大隊B-25三架,要我們派五架P-40負責掩護,目標是郾城火車站。」小葉一回頭,看見了注夢泉,你飛我的二號機,現在快去叫伙伕早點開飯。注夢泉跑走了,我們一伙人仍在機場上曬著暖和太陽,十一時許,梁山來了飛報,「B-25三架己起飛,直飛老河口。」

小葉看了飛報:「快去吃飯吧,再晚就來不及了!」年輕人吃飯,如風捲殘雲,用不了十分鐘,不但吃完了飯,全部坡掛整齊,都上了飛機,美國洋飛行員,他們都把戰地口糧帶上飛機,在這前進基地上,也沒有戰前會議了,洋隊長只是召集了王光復等在停機線,一下子也都上了飛機。

十一點半前後,遙遠傅來了B-25的聲音,不久就看見了B-25編隊而來的影子,小葉站在坐艙堨峇漰@著開車的樣兒,開車起飛。葉望飛的五架P-40,風吼雷鳴的升到空中,爬高到六千呎,很快的和B-25會合往東的方向漸漸飛遠,看不見也聽不見了!接下來的是美國人的八架P-40先起飛,隨後是王光復與唐崇b的八架P-40也起飛了。

美國飛機起飛後,就向東北爬高集合,王光復等跟飛行,過南陽時,美機已升高一萬二千呎,王光復等則停留在四千呎高度,中美飛機看是同一方向,同一空域,但高度差八千呎,上下只是呼應的形態,沒有太大合作的意義,而祇是分工合作,美機成為純粹的制空任務,而我機則只對地偵射任務,這樣一來,王光復等人也享有了行動的輕鬆自由,他不用花太多的精神監視天空了。.

他們飛到了襄城,在外的公路上,發現了兩輛急駛的大卡車,車後飛起數百公尺塵尾,這是他們一路上僅見的活動目標,立刻衝下去,像吃瓜子兒一樣,一下子就打翻了一輛,另一輛打燒了。真不夠過癮,再續飛許昌,許昌究竟是大地方,他繞城一週,擊毀了十幾節火車車廂,打爆了三輛火車頭,還是不夠勁兒。但高空的美國飛機也轉頭南飛,在這附近,經常有日本東條活動,王光復與唐崇傑當然都希望有東條出現,可是與美機協同作戰,並由美機領隊,他們祇好也轉口南飛了。

這回才是他們真正要去的目標,起飛前的情報,在郾城有很多新到的鬼子補給品,所以王光復雖然一路上不時衝下去掃射,也都是點到為止,一直都在節省彈藥,就為了到郾城好好打一下。等他們快到郾城的時候,老遠便看見了郾城火車站的大火,黑糊糊的濃煙,高昇到六千多呎,濃煙堛漱鶢悖腹A仍有新的爆炸,所以新的火苗兒,推動了更多的濃煙,咕嘟嘟的冒個不停。王光復也在嘟噥了,「舅舅的,我們來晚啦,第一大隊的B-25可過足癮了!」

一路上都安靜的唐崇傑第一次開口了,「快看,在車站東邊鐵道支線上還有一列火車,前後掛兩個火車頭,都停在夾壁牆….」王光復也看見了「嘿,走運啦,車上全是寶貨,要不然不會特別藏在保險牆堙A我先下去,你隨後再來。」

我空軍神鷹們都具有神眼,難得他們在煙霧瀰天的支線鐵路上,又能發現了這列在夾壁長牆保護下的火車,火車有廿幾節車廂,這些車廂上全有大汽油桶,半數車廂う熙ㄛO彈藥木箱,雖然上邊有帆布,但把這些帆布掀開了,就清清楚楚的看出了彈藥箱。王光復在衝下去的時候,忽然想到了這些炮彈箱的危險,他警告僚機說:「咱們衝到三千呎高度就開槍,開槍後立刻拉起來,小心炸彈的連續爆炸!」唐崇傑也提出警告:「你們先下去攻擊前邊和後邊的兩個火車頭,打炮彈箱的任務交給我們好啦,我們祇要打爆了砲彈箱,那些汽油就自然會引燃了!」

打火車頭在他們看來是最簡單了,那還不是手到擒來,想不到四架P-40衝到三下呎高度時,地面上突然像過年放焰火似的開火花了,各型高射炮火,和各種口徑的機槍子彈,像火浪光潮般平地冒起。

王光復大笑道:「下去啦,揍他們!」他們由三千呎處就開槍,先打火車道兩旁的鬼子高射砲陣地,到了二下呎時,才對準了火車頭。大扣提居高臨下,廿四挺大扣提的覆蓋火網,像是發光的金鐘罩,倒捲橫壓,火網交熾,鋼鐵互拼,只是兩三秒鐘,就使地面火力減弱了,被打垮的不是空軍的飛機,而是地面的黃色爬蟲。

鐵軌兩旁的長牆,夾著鐵軌上的廿幾節車箱,看的更真切了,全是汽油和槍砲彈,王光復瞄進了前邊的火車頭,按著大扣提紅鈕不放,四道紅綠彩練,曳光帶火,射進了火車頭,没生火的機車頭,不會冒氣,也不會起火,它卻會流淚,而且哭得好傷心,淚如湧泉,說明這個機車已被打爛了。

王光復因並未打彈藥車,所以打到五百呎才拉起來,剛剛拉成平飛,「咚咚咚….」一溜曳光彈由機身穿過去,趕緊拉起來,還好,檢查儀表,全都正常,只是自已的臂上覺得麻辣辣的,活動一下,不礙事,他已拉高到三千英呎,回頭看汪夢泉等,也都拉上來了,全軍平安無事。

再往下看,熱鬧了,唐崇傑等變成了驚弓之鳥,他們被自已所造成的大爆炸,嚇得筆直拉升,一下子也上到三千呎。他們再也不用下去,廿幾節火車,都在兇猛的連續爆炸,煙火滾滾,向高空、向四處激射迸散,那兩條長牆不見了,鬼子的高射砲也沒有了,成桶的汽油被火浪煙團捧到半高空再爆炸,炸散的火團,飄向一兩哩遠近,落到地面還在燃燒。

這種狂猛的火勢,逼得王火復等高飛八千呎,上邊的美國飛行員們,已在叫:「好王豆腐!」.接著是洋隊長在呼:「回家啦,今天任務到此為止!」

等他們回到老河口落地時,葉望飛的五架飛機,早已落地,並已滑向疏散道,當王光復第一個落地,回到停機坪時,人是打開了機艙罩站起來,又坐下了,原來他的膀部掛了彩,他的飛機複打了很多小孔洞,這次出任務的飛機全部中彈,祇是沒有重傷,這真是不幸中之大幸,到這時,王光復還很有精神滿足的說:「他媽的今天打地靶更夠剌激呀!」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