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大中的中國空軍

民國三十三年是中國空軍卓壯的一年,自從抗戰開始以來,我們空軍的實力,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龐大,也從來沒有像今年這樣活躍,雖然在民國二十七、八年間,蘇俄也曾賣給我們很多飛機,也曾有過志願隊,但俄國賣給我們的飛機,既少又劣,隨同的俄國志願隊,也祇是俄國商品的消耗員,除了浪費汽油與器材之外,根本不打仗,所以無法與今日中美合作無間的戰鬥伙伴之感情相提並論。我們在P-40的沒到中國戰區前,只有在八一三抗戰開始後的很短一段期間,我們曾用霍克三發揮了制空與支援陸地作戰的雙重任務,尤其在滬戰之初,確實發揮了很大的功能,可是彼時我有限的空軍,在只消耗無補充的狀况下,便呈現了每下愈况的窘境,到南京徹退之前,高志航重返戰場之間,乃毅然使霍克三放棄了對地支援的轟炸效能,卸下了炸彈架,也卸下了夜間的落地燈,使霍克三成為日間的純粹戰鬥機,而便對付日本新出廠的九六式戰機,也幸而高志航的卓見,才又能在空中和日本飛機平分春色。

南京撤退之後,俄國的E-15E-16的供應,緩不濟急,只在漢口發揮了兩次大空戰的戰鬥行動,這也完全依賴中國飛行員的勇氣與技術,而打敗了日本飛機,但當日本九九式戰鬥機出現之後,我們的E-15E-16又落了下風,等到蘇俄再賣給我們一些E-15-3的改良型E-16到達成都時,日本亦有了零式戰鬥機。

在成都一次空戰,E-15-3便一蹶不振,從此我空軍大走下坡,但空軍的戰鬥精神與訓練作為不息不停,乃於接受P-40之後,立刻發揚我們固有的昂揚作戰情緒,同時也把歐洲戰場退役的P-40的之性能,發揮得淋漓盡緻,使日本零式機的威風掃地。

抗戰進入民國卅三年時,我們中國境內中美雙方所擁有的戰鬥機與轟炸機總數,仍遠遜於日本駐於中國戰區的空軍,我們的第一大隊,雖然在裝備了三個中隊的B-25轟炸機,但祇有兩個中隊回國,分駐於梁山和漢中,另一中隊留在印緬戰場,支援我遠征軍作戰,至年終始返回重慶。

我第二大隊的轟炸機,原為陳舊的A-19轟炸機,至年中始赴印接受B-25新機訓練,然後轉美接機,至十二月中,僅有第九中隊自印度飛B-25十二架返國,駐昭通備戰中。

這是我們現僅有的兩個轟炸大隊,各有三個中隊,第一大隊撥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二大隊由我們空軍自已指揮,但直到年底,尚未能參加作戰,還有第八大隊與十二大隊,因人員飛機兩缺,現也廢其番號了。

我們這六個大隊的飛機總合不到三百架,然而我們在整個戰場上,不但掌握了制空權,也發揮了對整個陸地戰線的支援,以及對敵人後方交通線、城市、營區、碼頭,倉庫、機場的不斷攻擊。

我們有了美國對我飛機的不斷補充,再沒有以前毀一架少一架的困窘現象,例如我第四大隊,在今年一年之內,就損失了四十四架飛機,死傷了三十多位飛行員,如在以前,四大隊又將退出戰鬥行列,至少也要變成了游擊隊伍,可是現在不同了,我們損失了舊飛機,很快的又有了新飛機,飛行員也是源源不絕的有新人來到隊上,所以我們是越戰越勇,越打越有精神。

敵人則是一蹶不振,他們根本不敢再竄進我們的大後方,就是在前方,在敵後,不是被迫逃不掉的時候,也不敢和我機作遭遇戰了。日本人以前耀武揚威的神風號偵察機,已是久久不見芳了,相反的,美軍的P-38偵察機,已有對整個戰場固定的偵察航線,他們每天像上班一樣的在敵後監視敵人的交通與地面的活動,對於海上、陸上、空中的敵人動態,幾乎是一覽無餘。

最近美國又發展了一種全天候的偵察機。據說該機飛行員,就是在白天飛行,也把機艙關得緊緊的完全用儀器飛行,用儀器偵察,在老河口,梁山,恩施的我國飛行員,很多人看見過這種神祕的飛機。這種神祕偵察機,是B-38的改良型,前邊有個大黑頭,據說那些神祕的儀器,就安裝在大黑頭堙A這些飛機落地之後,都有特別警戒,任何人不准接近飛機,他們的飛行員也被隔離,任何人不能接近,不能交談,自從美國有了這種飛機,於是敵人利用夜間的活動,也無法隱瞞了。

至美國十四航空隊的飛機,雖有部份駐到我們全境,但對於戰爭,亦有實質的貢獻。而美國十四航空隊的B-24轟炸機,祇在漢口等處,執行了幾次任務,並未達成任務的重大戰果,他們的主要任務,仍是印緬戰場。

駐在四川境內的美國第二十航空隊B-29的超空堡壘機,他們轟炸日本、臺灣,從來未考慮過對中國戰區的戰略支援作戰,他們的任務,應該說是政略配合戰略的,每當這些龐然大物由四川起飛,呼嘯東去之時,對我們苦熬七年的民眾,是一項安慰,也是一項鼓勵,B29又起飛去轟炸東京了!在此時飯店中有一道菜,竟而也改稱為「轟炸東京」。

這一年我們在南方粵贛桂等三省的地面損失最重,在江西,我們丟了贛州與遂川兩個空軍基地,這兩個基地,對我空軍打擊東海敵船,以及攻擊臺灣的關係最為重要。其次就是我們又丟了韶關,切斷了我們由柳桂去江西的主要公路。因為桂林和柳州的失陷,我們轟炸廣州、南海,和海南島的行動,也蒙受到很大的限制。

以上地區的失陷,也是我空軍曾利用上述地區的各機場,幾乎扼殺了日本支援南洋作戰的全部交通,他們才作出迴光反照式的向黔桂進軍,到十二月中句,我國陸空軍聯合奮戰,總算將敵人趕出貴州,又穩住了川滇公路的危機,但敵人對中原之戰,仍在擴展中。

日軍自從佔據西峽口之後,日夜構築、永久工事,堅守不退,並用作前進據點,不時向外襲擊洛水上游的盧氏、遙撫潼關之背,敵人數度猛攻,與國軍在附近形成拉鋸戰。

老河口北方之南陽,魯山一帶,國軍配合民團,與敵人苦戰不已,該數城雖淪陷,但四鄉仍有我軍在游擊,但敵人箭頭,似已對準老河口,因老河口之空軍基地,對敵人之打擊非常嚴重,尤其在我空軍得到美國P-51之後,利用老河口加油,可以飛至北平、京滬,這將是日本人無可忍受的未來威脅,其實我中美混合團,業已開始使用老河口為深入敵後之前進基地的龐大計劃。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