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鷹遠征
掃蕩武漢

民國三十四年一月五日,這天的一大早,混合團司令部的司令到了漢中、恩施、和老河口,為了這幾天忽然不見了的日本零式飛機,以及日本人自以為國寶的零一式東條飛機,經過P-38偵察機各處搜巡,終於發現了它們已集中到漢口王家墩機場,似有集中蠢動的模樣,它們在王家墩機場,又故意用二十幾架的假飛機和真飛機並列在機場堙A企圖以假亂真,用以欺騙B-38的偵照,結果仍被情報官研判出來,同時又發現在武漢的江面上,新到了幾艘大型補給艦,因而命令混合團P-40P-51去武漢掃蕩。

早晨最先到達老河口的是漢中來的四架P-40和四架P-51,接著又到了恩施來的張濟民、郭汝霖、黃義正、邢文章、譚餛、鍾柱石、黃正昌、王啟元、楊元丞等八架P-40。老河口基地的葉望飛和王光復等全隊飛機,也奉命準備,一共有二十四架P-40,和五架P-51集合在老河口機場待命,這可是老河口最熱鬧的一天。

美國隊長仍在等候混合團司令的起飛命令,因為B-38又去了漢口,要看清楚昨夜所發現的情形有無變化,因為這麼大的兵力出動,一定要把敵情摸清,既免浪費,也免吃虧,為了等待P-38的最後值察報告,美國大隊命令全隊人員在老河口提前吃午飯,同時命令半數P-40都在左右翼各掛了一枚五百磅大炸彈,肚皮底下掛個大油箱,另半數P-40掛傘彈和火箭砲,P-51去掉下油箱,在左右翼及肚皮下邊,一共掛了三枚五百磅大炸彈,飛行員們看了這極特別掛彈的情形,都互相研究,這是到那堨h呀!

草草吃過午飯,還不到十二點鐘,電話來了,祇聽美國大隊長電話前不停說:「是,是,對!就是這樣!」然後,他在停機線上告訴出征人員說:「今天我們去掃蕩武漢,我們十二點卅分起飛,下午一時廿分由孝感進入武漢,這時的陽光對我們有利,然後他又分配全數飛機,各以四機小隊為單位,進入武漢,如先遇敵機,即拉下炸彈,進行空戰,如末遇敵機,即分別轟炸長江堛爾伂嘆央A王家墩機場跑道,掛傘彈的飛機,負責機場上的停留飛機,和機場設備。他詳細規定之後說:「現在大伙上飛機啦!」

這是一次最壯觀的行動,先是三個四機小隊,掛傘彈與火箭砲的P-40起飛了,他們靈活的離地之後,向南飛去,用小油門等待後起飛的友機集合!十二架掛著兩個五百磅大炸彈的P-40,也開始起飛了,他們加滿油門,很緩慢的在跑道上向前奔馳,幾乎用完了跑道,才吃力的拉起來,可是離地之後,他們立刻又靈活的趕上了先起飛的P-40

五架P-51野馬式也起飛了,這些銀白色,瘦長尖削的機頭上,也漆了紅嘴白牙鯊魚頭的「俏佳人」,真是可人兒,地們雖然掛了三枚五百磅大炸彈,卻祇用了一半跑道,便騰空而起,很快的趕上了前邊的P-40機群。

這趟任務中,每個人都感到興奮和輕鬆,因為沒有掩護B-25的呆板重擔,自已又褂了大炸彈,既可攻擊地面,又可在空中尋找東條作戰,而且目的地又是日本空軍根據地的武漢,他們老早就想到武漢來餾躂餾躂了。

五架P-51,發出銀白的亮光,一飄一閃的高飛在一萬五千呎,作為大隊P-40的掩護飛機,十二架掛傘彈的P-40,飛在一萬二午呎,十架掛五百磅大傢伙的P-40在九千呎,他們現在變成了轟炸機,每個人心中,就像飛機一樣有些飄飄然之感了。

離開老河口,過了大洪山,遠遠的看見了孝感,一路上連個敵機的影兒也未看見,過孝感時,孝感的天空也是乾淨寂寞的,現在的日本飛機真是難得一見了。當他們飛到武漢上空時,祇有武昌的幾門報喪似的高射砲在哀鳴,又好像他們在告訴武漢三鎮的中國人說,你們的飛機又來啦!

漢口方面,好像睡午覺末醒那麼樣的沉默,街上一定因放了空襲警報的關係,全市見不到車馬行人,衹有很多高樓的陽台上,躲著很多中國男女,向我機揮舞著手巾、帽予,他們歡迎我們飛機的來臨。

第一分隊的美籍少校,業已帶着他的四架P-40,降低到五百呎高度,俯衝到王家墩機場,他們的八枚五百磅大炸彈,全數命中跑道上,使起飛了日敵機再也無法落地,使未起飛的敵機,只好悶死在機場上挨我們的炸彈了。

第二分隊的葉望飛、楊元丞、王光復和王啟元,以及三分隊的四位美國朋友,也相繼下來了,他們都帶茪郎宒S大傢伙,葉望飛等把炸彈投在滑行道,美國飛機的炸彈投在另一邊的滑行道,個飛機場暫時報廢了。

接著是李志剛、陳漢助、鍾桂石、張世振的一個分隊也下來了,他們先用機槍掃射停機線上的飛機,然後再用傘彈轟炸這些飛機,朵朵彩蓮似的傘彈,碰見了敵機的翅膀就會爆炸,向四外迸射橫飛的傘彈碎片兒,等於給王家墩機場來一個大剃頭,飛機炸爛了,機場堛漱@些建築物也炸垮了。

很奇怪,停機線上的飛機炸爛了也不起火,王光復大叫道:「這些飛機把汽油放光了嗎?」葉望飛也在叫:「別浪費子彈啦,疏散道上的飛機才是真的,這些都是偽裝的假飛機。」他首先衝到疏散道上空,用機槍狂射一架日機,著了槍的飛機,立刻起火燃燒。王光復大笑說:「咱家幾乎上了洋當,大家快來呀,這堣~是零武的機隊,還有九九式輕轟炸機。」

P-51也下來了,他們去江上轟炸補給艦,整個漢口市上空,鐵翼飛k,地面上是炸彈不斷爆炸,漢口市像地震似的不停的在顫抖。

王光復又在歡笑的大叫:「P-51也在江上幹上了,咱們俐落一點兒,這堣@共有卅九架飛機,還有九架沒起火,揍啊!」第五分隊的張濟民、郭汝霖、邢文章、黃義正,他們在衝至疏散道上空,每人用傘彈炸毀了一架敵機之後,立刻發覺情況有異,別看張濟民習慣上像是魯莽,打起仗來可是心細如髮,他眼看第六分隊的譚鯤,寧世榮和兩架美國飛機也回來了,他們到武昌機場去負責清掃工作,他立即帶隊爬高,並呼叫譚鯤:「我不相信小日本會突然變成了膿包,他們絕對不會把飛機全部停在機場挨炸,一定另有飛機逃警報,也許因為我們來的太高,他們高度不夠還未轉回來,你們投彈後立刻上來。」

譚鯤答道:「知道了,這堶惘陷X架新牌飛機,我們清理之後立刻上來。」第七小隊的美國P-51,在長江堻y成了幾處可怕大火之後,他們也上來了,很快的爬到八千呎,P-51真是很棒的一流飛機,張濟民的P-40先爬高,反而落在P-51的下邊。

譚鯤的四架P-40也上來,他們在爬高時集合,當他們爬到八千呎時,P-51已爬到了一萬二千呎,到這時張濟民安了心,現在有他們在高空巡邏掩護,下邊的葉望飛等再也不會吃虧了。突然間,武昌、漢口、漢陽三鎮的日本人都睡醒了,在機場附近,高射槍砲齊放,郊區的高射砲也密集的轟擊高空中的P-40P-51,張濟民呼叫葉望飛:「葉快上來吧!下邊己沒有什麼重要目標了。」

王光復是精靈鬼,他也已看出苗頭兒不大對勁,也呼叫葉望飛:「咱們上去吧,看樣兒日本子可能在空中有埋伏。」低飛的飛機開始加大油門爬高,同時抬頭向空中搜索,先看到的是跟他們的P-40的射來及爆開的高射砲煙球兒,同時也看到在高空中,又更多的煙球兒已包圍了P-40P-51

就在這時,聽到張濟民用英語警告P-51的飛行員說:「P-51請注意,漢陽方面有敵機!」P-51的飛行員告訴張濟民:「我們看見了謝謝你!」張濟民再往下邊看,暗叫不好,果然有了埋伏!原來日本鬼利用高射炮作掩護,現在突然停止了射擊,下邊的漢陽與武昌之間,又竄出一大批東條式機,他們在偷襲正往上爬的葉望飛小隊幹上了 ,果寧世榮的p-40機在擊毀一架停在地面上的飛機後,飛機才拉起時己太 慢,被俯衝而下日機偷襲,當場重傷螺旋墜地,陣亡。

再看上邊,P-51也被敵機纏住了,在東方,又有十幾架東條式出現,張濟民高興的呼叫:「閒着的小伙子們快上來,我這堛漸芛N滿不錯的。」就在他呼叫的時候,他的槍已對準衝過來的東條開火了。

中午的晴空,被彈道織成了漫天錦繡,五彩閃耀,壯麗非常,眨眼間,東條變成了帶火電煙的焦條兒,東一條,西一條,十幾架敵機的殘骸,隨風飄落,幾十處零散的煙火,點綴了武漢的晴空,有些鬼子的殘骸碎骨斷舟,伴著解體的東條,變成了血雨、肉片、飄墜荒野,跌落長江。

空戰的時間並不長,那些留下命的東條,來勢兇兇,逃得狼狽,像一場滑稽的夢,人醒夢碎,武漢上空又乾淨了!地面的高射砲也安靜了,他們大概已承認了真正的失敗。這一戰役,在最近一兩年來,是最熱鬧的一次,空戰的中美飛機和敵人飛機,不下於七八十架,在天空混戰,可惜東條既脆弱,現在日本的飛行員也不頂事,有些中美飛行員還未來得及開槍,東條便虛幌一招兒逃之夭夭了!

我們飛機開始整隊集合,並末對逃去的敵機追趕,因為今日這一戰的特殊狀况,不同以往,先是空城計,然後突然高射砲的猛放狂鳴,繼之是東條式的猝然出現,使我們飛將軍對狡猾的日本小鬼,又有新的認識,不用大隊長下命令,人人都知道見好就收,謹慎為要的道理了。

在這場空戰中,我們也不是無損失,六分隊的寧世榮在空戰第一回合中, 飛機拉起太慢被日機偷襲,當場殉國,這時仍在低空掃射的第四分隊陳華薰,也被地面火力擊中,機毀人亡!在高空作戰的一架美員駕駛P-51,也在空戰中以寡敵眾受了重傷,他勉強維持了下滑,飄向回家之路,於東條散逃之後,我們大隊飛機,掩護他飄飛,他雖然幾次試圖把飛機拉起來,可是辦不到了,他急迫的呼叫:「你們走吧,我的飛機不行了,滿艙是煙,油箱起火了,隨時可能爆炸!」

(寧世榮烈士) (陳華薰烈士)

美國大隊長告訴他:「我是大隊長,命令你即刻跳傘,我們在空中掩護你!」他祗好忍痛的捨棄了他的神駒P-51,一個黑點兒跳出了座艙,然後張開傘,我們很多飛機在空中掩護,看着他落到距漢口市廿幾哩外的一個農村附近,看到他被中國農民救走後,我們大隊飛機,才整隊回家。

回家時,張濟民等直飛恩施,葉望飛等回了老河口,P-51直飛漢中,鐘洪久的P-40分隊先飛安康加油,再回漢中!當鍾洪久回到漢中時,先是講得眉飛色舞,但後來講到我機也有傷亡時,他就發狠道:「我真希望明天再去一趟,不把敵機打乾淨,就不停止!」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一月六日,第三大隊洪奇偉的32中隊的P-4014航空隊美員的P-51,全部動員了,果然他們又到武漢打了一個更漂亮的大空戰,從此再去武漢,敵機一架也不敢露面了,日本空軍真的被垮了。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