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炸魯山城

B-25轟炸機引擎有規律的運轉着,窗外單調的雲層在下方滑動,人的思想好像也變慢了,在癡癡的呆望之時,忽見南陽與鄧州之間的上空,出現了三個黑影,看高度,至少在一萬呎左右,突然精神就來了,我初時以為是敵機,幸而未呼叫,因為我看掩護我們的P-40仍然按兵不動,我(劉毅夫)於是用本機有線電話告訴了羅思聖和正在上邊玻璃罩中,對空瞭望的通信官胡方城。

羅思聖也看見了,他一時說不出是什麼飛機,只有胡方城肯定的說:「這是三架B-29,一定昨夜又去轟炸東京回航了。」方向對嗎?我問,羅思聖由飛行褲口袋媞N出飛行地圖,翻出幾張看了一遍說:「差不多,他們祇是稍稍偏北一點點兒。」

說話時,三架大飛機已迎頭飛來,我們仰首上看,果然是三架B-29,他們很難得也編成了一個V字型隊,飛行高度當在一萬五千呎以上,羅思聖很為羨慕的說:「我們要能飛B-29該多棒,他們比零式飛的高,飛的快,日本的高射砲根本打不到他們飛行的高度。」

胡方城說:「這是美國的法寶,說什麼也不會給我們!」羅思聖嘆口氣說:「給我們,我們也用不起呀,我們整個漢中飛機場上的飛機一次用油,祇夠B-29一架飛機用的,他的載彈量,是我們B-25中隊全部飛機的綜合。」他的話雖然有些誇張,但也差不多少,我祇知道一個正確數宇,一架B-29飛機上的電線就有兩百哩長,最近數日前,B-29三百多架轟炸東京,又一次轟炸大阪,幾乎把日本的兩個大城給炸平燒光,日酋為了這兩次的大損失,曾入宮向昭和謝罪,我把這些報紙上的消息告訴了羅思聖和胡方城笑著說:「我們使用的B-25也曾轟炸過東京啊,等我們打回山東的時候,也可以去炸東京啦!」

說話間,忽見我們右邊的P-40突然活躍,再看上邊的P-40,已經和一群白色的敵機打上了,不時有些曳光彈,由我們飛機附近掠過去。

我們趕緊把通話換成無線電話,已經聽到領隊機的呼叫:「現在空中有敵機攔截」,又聽臧錫蘭的聲音:「下邊的P-40不用上來,這七架騷貨成不了氣候!」緊接著又聽他叫:「乖乖,下去吧,奶奶的起火啦!」

可惡我們頭上正有一塊黑雲擋住了我們仰視的視線,還好,很快的我們看見了一團大火,由空中掉下來,那是一架四分五裂的白色東條飛機,已變了螺旋,帶著一團火,一個大煙尾,很快的摔下去了。

又有人在叫:「好啊,又是一架。」我們已飛過了黑雲的下邊,很清楚的看見我們四架P-40,正在高空和剩下的五架白色敵機猛追狠打,突然間一架東條鑽下來,我們B-25的上砲塔的槍手全部開火了,同時我們身旁有四架警戒的P-40急升迎擊。

我們B-25的大扣提不再射擊,把東條讓給了我們勇敢的P-40,那架該死的東條,大概是命中註定要魂消伏牛山,我們迎上去的P-40開火了,一下子把東條打爆了,一團烈火,凌空分散,火散煙消,東條零一式真的變成了零。

空戰並未結束,鬼子東條今天顯得非常頑強,它們好像拼死不得,而臧錫蘭打得興起,在空中不時的哇哇大叫。

B-25的領隊發出了進入投彈航道的命令,「正前方的長形小城就是魯山,在城北方河套中的大村莊就是我們今天的轟炸目標,現在開炸彈艙!」

我看見了魯山,也看見了我上次隨吳超塵炸城東,在黑松林竟炸中了一個日本騎兵聯隊的那個殘樹林,我本想告訴羅思聖,因為他現在聚精會神的把我們這架B-25靠緊前邊的飛機,我們的翅膀梢幾乎碰上分隊長機的翅膀梢了,僅差了那麼三五呎距離,羅思聖的雙手,不時的調墊油門和搬動駕駛盤,到這時,我才發現一位駕駛員能飛並不難,能編好隊才是真功夫。

我們飛機開始投彈了,這是轟炸機最緊張,最重要的一剎那,因此我們暫時忘了空中的戰鬥,等到投彈完了,再仰頭看空戰時,敵機早也不見了,我們上邊的四架P-40完整無缺,我們右邊,仍是八架P-40,也一架不少。

耳機中又響起了P-40飛行員的歡呼聲音:「嘿,B-25的哥兒們真有一手,你們的炸彈全部命中,整個目標區變成了一個大火球兒,他自已又在爆炸了!」另有聲音叫道:「快看,目標區有些鬼子人馬跑出來了,我們四架下去揍他們!」立刻又聽到臧錫蘭聲音:「好,你們下去啦,我們掩護B-25回家。」

B-25的隊形疏散開了,同時正在轉彎。轉彎之後,羅思聖教我到左邊窗口下望,看見了,目標區一片火海,燒的很怕人,在煙火中不時還有新的紅火,在黑煙中爆炸,我真欽佩P-38偵察機的本領,他們每次提示的目標,到現在還沒有錯過。

我們衝下去的P-40,在火場的西邊山地徥膉W來,又衝下去,每當他們衝下去的時候,就看見他們掃射的曳光彈,但看不見他們攻擊的目標。還是羅思聖的經驗多,他要我看P-40衝下去的一個山窪兒婸﹛G「你看,那埵陸狙g機關槍打我們的P-40,那個山窪兒堙A堆了很多東西!」

我看見剛剛升起來的兩架P-40,一翻身又下去了,他們再度攻擊那個山窪兒,可惡我們的B-25飛行很快,又是一座山崗,擋住了視線,可是我看見了一陣衝天火光由那個山窪方向冒起,向時看到我們四架P-40業已升起來爬高,並聽到臧錫蘭在叫:「回來吧,不要再打了。」隨即聽到另一個聲音說:「這回可真是小費加一,我們找到了堆在山窪裹的鬼子汽油和砲彈的屯積場,全部炸光,燒光啦!」

我們順利而圓滿的回到均縣,臧錫蘭降低了高度,在B-25前邊搖搖翅膀,並說:再見啦諸位。」多美好的一天,任務百分之一百完成了,也看了一場空戰表演,心情太愉快了。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