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戰西峽口
  劉毅夫

重慶雖然金價飛漲,市面卻還安定,尤其空軍在飛機場裡,對外邊的情形根本不聞不問,聽說混合團將要全部更換最好的P-51新飛機,等混合團全部換裝完畢之後,第四大隊也要接收P-51,十一大隊將接收P-47,又聽說在美國受訓的轟炸大隊,已經在作B-24的飛行訓練,老朋友岳再興等已赴美,他將是B-24轟炸機大隊的通信官。

我們在緬甸的遠征軍,天天在打勝仗,我們派往印度受訓的新軍,也將帶著新裝備開回國內,到那時,就是我們總反攻的時候了。

儘管金價暴漲,但抗戰勝利的希望越來越近了,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口號,在大後方叫的非常響亮,業已入營的青年已訓練成軍,最近又有一批女青年從軍,也成了社會上的大新聞。

由印度通我國的大油管業已誧設完成,現在不再用C-46運油到中國了,可是C-46的運油飛行仍在繼續飛,尤其對安康、西安等交通不便的機場,必須空運油彈補充。

我們白市驛機場媦W加了很多新東西,跑道兩旁有了夜航燈,機場有了很多加油車,彈藥車,還有不少消防車,這些車輛,以前我們是想都不敢想的稀奇寶貨,至於以前老毛子(俄國)的飛機起動車,已放在機場角上成了“垃圾”,現在所有飛機全不用這種起動的笨方法了。白市驛的公用車輛也多了,除了部隊之外,就連我們司令部堣]有了吉普車,還有中型吉普,美軍方面有了更多的衝鋒鎗和輕便的卡賓鎗,我對這種秀氣而又能半白動的小步槍,非常喜歡,可惜我無法得到它,但我已角葹n得到一隻,有些飛行員,都有了四五口徑的手槍,美空軍也都佩帶這種大口徑手槍,但我並不欣賞,我還是喜歡我的二號加長的三八大左輪。

機場堥麭B花樣翻新,人們的希望也更為樂觀了,但是老河口之戰,西峽口之戰正在緊要關頭,我無法在後方欣賞享受,又回到了漢中,向王副主任報到,他對我能及時返回漢中,非常高興,「現在安康混合團第三大隊打的很緊張,明天咱們去安康看看他們。」他又告訴我:「老河口丢了不必難過,你看吧,很快的我們就會拿回來,我們這堬{在忙著對付西峽口,副主任昨天還讓我打長途電話催你回來,副主任今天要先到安康,晚間去西安,我們仍留在漠中,吳國棟快去教廚房旱點開午飯,副主住定兩點鐘起飛。

吳國棟走後,他叫安康電話,找第三大隊長氾金菡:「咦!牛鼻子嗎,我是雷炎均,王副主任下午兩點鐘由我們這堸_飛去看您,你們最近好嗎?喔,你們今天又遇見了零式,戰果怎樣?好啊,又打下兩架來,對地攻擊的結果怎麼樣,啊!好,不壞,三座浮橋全炸毀了,打了兩處砲兵陣地,唔,發現了有坦克車,啊!打毀七輛,要得,還有呢,哈哈,夠勁兒啦,老河口方面怎樣,嗯,跑道修好了,你們又去炸壞啦,三天不能再用,嗯!穀城附近沒動靜,南彰有我大部隊向襄陽移動,均州漢水埵釦畯戽謚汝あ尪揭V下移動,好,好,你們要注意拂曉黃昏,不要讓鬼子飛機擾亂我們軍隊的推進,對,對,好極啦!你當面報告副主任吧,再見!」

他放下電話想向我解釋,我說:「不用了,我全懂了,你的複述功夫很到家,我們已在進備反攻,是吧」他大笑說:「你這個鬼東西,什磨事兒一點就透。」

兩點正,郝總站長說:「前方還有警報。」王副主任微微一笑,對C-47駕駛員楊道古說:「不用管警報,我們順著漢水低飛過去,我自己飛!」他上了駕駛位置,楊道古坐在副駕駛位置上,他們中間有個活動小椅子,我便坐在小椅子上看着楊道古幫助王副主任開車,順利起飛,沿著狹窄的河谷,低飛到石泉,通信員送來安康站電報:「警報解除,空中無敵機。」王副主住把飛機升高到八千呎,受不到河口中的氣流影響,舒服多了。

等我們到安康落地時,很多P-51P-40正在落地,王副主任把駕駛盤交給楊道古說;「我們在空中等一會兒,等他們落地了我們再落地。」這是戰時機場的習慣,可是地面塔台很客氣,C-47打可以落地了,其餘飛機稍微等一等。這又是對高級指揮官的禮貌。

范金茜和美國大隊長、站長,都在跑道頭歡迎老虎將軍,我們落地之後,被簇擁到第三大隊的新隊部,問到,今天的警報什麼情況?范金菡說:「我們這幾天對敵人陸軍打得太狠了,他們大概是受不了啦,今天一早就發現了零式,第一批到南陽就回去了,第二批到老河口和我們P-51遭遇,被我們打下兩架之後他們逃跑了,剛才是第三批十七架到了浙川和我們四架P-40遭遇,正好有八架P-51趕到啦,打了三分鐘,敵機向北逃去,我P-51機都是由前方出任務回來,因油量關係,未予追擊,可是這批傢伙逃到伊川又自來了,我們派十二架P-51出去攔截,他們看見我們飛機又跑了,方才落地的P-51,就是這批出去攔截的飛機!

王老虎副主任大笑說:「日本小鬼被你們嚇破了膽啦。」然後又向美國大隊長慰問他們的部下生活作戰情形,那位大隊長很坦率的說:「關於作戰方面沒問題,就是生活太寂寞了。」王老虎副主任立刻答應他:「不要緊,下次我來的時候給你們舉行舞會,大家開開心,不過現在打的很緊張,等拿回老河口的時候,我立刻就來,我會帶來樂隊、小姐,你們什麼都不要管。」美國大隊長和范金菡都樂了,並保證一定支援陸軍部隊儘快的把老河口拿回來。

安康的營房,與白市驛第一大隊的規模差不多,只是這埵]地形的關係,顯得更為整齊雄壯,一大片青磚瓦房,建築在大山前邊的兩座小山之間的盆地堙A前邊河壩平地就是機場,對河斜對面的安康縣城,還沒有機場大,於是就更顯得大隊營房的寬敞了。很多等待出任務的中美飛行員,都穿著灰藍色的連身飛行衣,肩上斜掛著四五手槍,有的躺在草地上晒太陽,他們口媊Z著口香糖或吸煙,另有些美國人坐在草地上賭紙牌。

小炸彈潘承祐隊長帶著唐沛蒼分隊長和駱承堯分隊長等六袈飛機回場落地了,潘承祐將一跳下飛機,看見我使跑過來,「嘿,太好了,主任又來啦,我們好想你喲,最近飛機多了,可來勁兒啦!前幾天是小月夜,咱們由白天幹到夜堙A我們飛機多啦,很想去新鄉掏掏日本鬼子的機窯兒,可惜他娘的那種過癮的任務現在被P-51包辦啦,咱們呱呱叫的P-40成了土老二,專對地面炸射,不過我們只要肯起早爬晚,也經常能過空戰的癮哪,你歇歇兒,現在快五點了,咱們再法趕個晚班兒,你聽好消息,今天準會有好瞧的!.

他對我說著話同時命地勤人員趕快加抽掛彈,同時就在附近的一只水桶堹璊F一杓泠茶喝了,我逗他說:「你怎能斷定你最後一趟任務會有熱鬧呢!」他的小圓臉兒上綻開可愛的笑容說:「這不是天機,當然可以洩露,自從三大隊搬到安康之後,對老河口方面有第七隊的P-51,第八隊的P-40,對西峽口方面有漢中三十二中隊的P-51P-40,還有我們的P-40,以及十四航空隊的P-51P-47等經常到洛場、鄭州、新鄉、許昌、總數一百多架飛機在鄂北豫西由早飛到晚,鬼子的飛機嚇破了瞻,有一段時間不敢露面啦,今天忽然又發騷了,下午兩批到了浙川附近,我判斷這些傢伙白天不敢碰我們,黃昏的時侯,定會出來。」

我也同意他的看法,但我擔心敵機來多了,我們的小隊飛機會吃虧。潘承祐滿有把握的眨眨眼睛說:「一架對一架算什麼本事,以少勝多才是真功夫,打仗講的是天時地利人和,日本小鬼子蝦夷島鬼,到了我們地盤豫西山地,先失去了地利,黃昏時不能久纏,我們可以摸黑兒回家,他們辦不到,這又失去了天時,我們打仗是為國家為民族為復仇,不是一個人爭名立功大家精誠合作哀軍必勝,這是我們又佔了人和,所以,主任您放心啦!

這時正好油加滿憚掛好,他招呼在我們身邊的幾員小將說:「上飛機啦,咱們用低空直飛西口,先甭貪功,一到西峽口附近,有好目標時就將炸彈拉下去,沒有好目標時把炸彈卸在西峽鬼子陣地堙A然後以超低空順著西川小河以東脫離,過浙川後向東北爬高到一萬二千呎,然後向北飛到伊川回頭,到洛水後再南飛到西峽口,再遇不見敵機就回家。」

說完後,他們招招手分別跑上飛機,很快的全部開了車,現在天氣暖和,也用不到搞暖度,隨即上跑道,兩機編隊起飛,轉眼不見。潘承祐的六架飛機剛剛飛走,李道全隊長的八架飛機也落地了,落地後李道全高興的跑過來要和我聊天,我搶先告訴了潘承祐的計劃,李道全大笑說:「這傢伙硬是要得,我們也趕去打接應,我們加油掛彈需要廿分鐘,咱們不到西峽口,直飛盧氏、熊耳山的下邊生意很多哩!我們大座到那堨h啦!」我告訴他:「方才還在機場堙A現在大概去十四航空大隊部,洋大隊長請他吃晚飯,他們還有很多事要協調,你們祇管出發,晚上我告訴他。」

李道全人很隨和,但作戰時特別積極,他緊張的喊叫飛行員們自已動手幫忙檢查飛機,同時促人們加油掛彈,他大聲叫:「甭再找傘彈啦,這些一百磅的殺傷彈也很來勁兒呀,咱們都掛這些一百磅的好啦!」一位軍械官說:「報告隊長,這些炸彈一半多兒是燒夷彈啊!」李道全有些不耐煩了,「好,就是燒夷彈,有啥用啥,不用再問了,就要快。」說時他抬頭看看西斜的太陽,又看看手錶,來得及,到盧氏的時候,可能太陽還未落山,大家加勁兒呀!」其實不用他喊叫,入們已經在拚老命加緊兒了。

李道全這一隊也飛去了,緊接著吳越副隊長的五架飛機和夏和生副隊長的四架飛機跟茼^來落地,吳越一落地就叫嚷著再加油掛彈,夏和生比較沉穩,他對我說:「太晚了,恐怕來不及啦!我也勸止吳越,我們去吃晚飯吧,明天再幹好啦,現在已經快六點了,你們再早回來半小時還來得及。」

吳越怏怏的不再說話,過了很久,才恢復平靜,對我說了最近前方的情況,我們邊走邊說,到休息室時,陳康跑出來告訴我:「有十二架敵人零式,已到了伊陽,仍向西峽口方面前進,恐伯潘承祐他們要吃虧!

我安慰他說:「不要緊,潘承祐鬼機靈,不會吃虧的,其實我也一他擔心,於是走進屋,拿起無線電話發話器,小炸彈注意,伊場上空有零式十二架繼續向西峽口飛行。」接著就得到了潘承祐的回答:「聽到了,謝謝主任!」我本來想再告訴他,李道全也去了盧氏,又怕被鬼子收聽到轉告零式逃跑,恐將受到潘承祐的抱怨,因之我不再呼叫,乃招呼吳越、夏和生等吃飯。

我們邊吃邊喝,吳越不喝酒,他仍然談論戰場,他說:「近來前方的情況真是搞不清,打的非常猛烈,上午我們炸了甲地,下午去看,又鋪上了我們的布板符號,再過一兩個小時,又被敵人奪走啦,現在陸軍都在拚命啦,日夜在拉鋸戰死傷最重,我真為陸軍朋友擔心,我們出任務也不敢像以前的蠻幹了,每次投彈前,必須看清楚布板符號,沒有布板符號的時候,就需要超低空看看下邊人員的衣服顏色,穿上黃衣服的是日本鬼子,穿淺綠衣服的是我們自已軍隊,就因一這些困難,我們常常在低空中彈,雖然有危險,為了怕炸錯,仍需時常低飛,今天下午我們五架飛機到了伊陽附近的一個村落,我記得清清楚楚是我們自已的陣地,可是沒有布板符號,祇好下去看看,突然由村子堮g出高射炮火,我們險險的脫離了,翻身回去,把所有炸彈拉下去,把整個村莊炸平了,才算出了一口氣。

收音機埵酗F李道全的聲音,我雖然邊吃酒邊聽吳越講話,但全部精神仍想聽潘承祐和李道全在空中的遭遇。李道全在向僚機示警,「快把炸彈垃下去,十二架敵機正在我們東南上空。」

接着聽到了潘承祐的聲音:「李黑子不要慌,你們釣住這些騷雞,我們立刻就到。」潘承祐接到我們在西安機場的播報敵機情報時,他們業已到達西峽口,正在投彈掃射,聽說敵機到了伊陽向西南飛,他們立即整隊超低空飛往伊川,然俊向東北爬高,希望遇到敵機,好好打一仗。

想不到敵人的陸空聯絡非常靈通,潘承祐的六架飛機離了西峽口,不多時,李道全的八架P-40到了盧氏附近,於是這一帶的鬼子陸軍,就向他們空軍乞援--盧氏上空有支那飛機八架向東飛,因此十二架直飛西峽口的零式改飛盧氏。

當零式在十數哩外轉彎時,正好迎著西下的夕陽,反射出陣陣亮光,被潘承祐發現了,他們也爬到比敵機較高的高度,於是也跟著敵機轉彎,並以較高的高度,稍推機頭,如大了馬力,向零式追過來。

李道全之前在西安起飛之後,即加大馬力直飛盧氏,三、四十分鐘的航程,很快的就看到了洛水,鬼子陸軍,果然又發起了黃昏攻擊,整個前線,處處炮火,他們很容易的找出了敵我陣線。空軍的習慣,在對敵攻擊之前,總先向空中搜索,空中沒有敵機時方能衝下去投彈,何況李道全起飛時就知道空中有了敵機,當他向空中搜索時,立刻發現了十二架九九式,正在東南力我軍陣地上空盤旋,高處還有砸亮點兒,他聽見了潘承祐的呼叫後,立刻回答說:「小潘注意,我這媯o現的是十二架九九式」潘承祐壯志凌雲的大笑說:「好啊,打獵的不怕野雞多,多多益善,咱們各自招呼著,我們幹上啦!」
駱承堯的聲音,「妙啊,一架零式起火啦!.
唐沛蒼的聲音,「甭美,看我的,嘿,他媽的還不肯下去,嘟,爆啊!」
李道全的聲音,「零式和小潘他們打上啦,咱們先就近收拾這些九九式,迎頭切過去,別讓它們跑啦!

我們在西安的收音機媢儭内容非常吵雜,聽聲音,我們的兩隊人馬,先前是各打各的,但不到三分鐘,兩個空中戰場合在一起了,我們的人打的非常勇敢,雖然是敵機幾乎比我們多了一倍,可是我們的飛虎們亳不在意。
突然聽到了楊基昊的聲音,鬼娘養的揍我一槍,別發騷。過不多時他又叫:「騷鳥,你也嚐嚐我的,下去吧!
潘承祐惶急的聲音。「楊基昊,後邊」緊接著又說:「你飛機冒煙了,趕快脫離,先回家」!
楊基昊的聲音:「不要緊,隊長放心!
收音機堣S吵嚷了兩三分鐘,忽然靜止了,聽到潘承祐的聲音:「回家啦,不要再追了,太陽落山啦!

西安休息室堛漱H,全數跑到機場,照料戰將們得勝歸來,同時我教陳康去十四航空隊借救護車,因為我心想也會有人受傷。蔡名永大隊長也回來了,他問了情況之後說:「近來的空中作戰越打越精了,鬼子們也乖巧多了,我們必須利用拂曉和鰫才能捉到他們,今天的戰況如何?

吳越大叫道:「一定又是大獲全勝,敵人十二架零式,十二架九九式,都被我們打跑了,我們在廣播媗巨鴠敢慾F好幾架敵機,楊基昊的飛機可能被打傷了。」

過不多時,東方空中已出現了航行燈,接著P-40一架架的歸來落地,一架不少,祇有楊基天的飛機在空中不停的放炮,一進場就停車躺下來。

這一場黃昏惡戰,獲得了40大捷,蔡大隊長非常高興的說:「今天晚上給你們加菜,我個人請客。」又是嚷人非常愉快的一天,作戰好像愈來愈順利,大伙都期待明天的新戰鬥,精神上分外的抗奮。
(摘自空軍史話)

西峽口之戰(陸軍戰史)
  向西峽口方向進攻的日軍,是此次作戰中日軍最強的一路——坦克第3師團主力和第110師團主力。
  日軍以坦克開道,步兵炮兵蜂涌跟進,沿著南陽至西安的豫陝公路,在叢山峻岭之中的狹窄公路上拼命突進。3月28日,坦克第3師團的先頭部隊抵達西峽口鎮南約一公里處。
  守衛西峽口的是吳紹周第85軍之23師和暫55師。
  日軍坦克部隊和第110師團之139聯隊,猛攻一天一夜。占領了西峽口鎮區,接著,馬不停蹄地沿著狹窄的豫陝公路繼續西進。4月5日,先頭部隊到達重陽店,并向守軍發動進攻,
  此時,以王仲廉第31集圖軍為骨干的中國軍隊,正按計划向西峽口至重陽店之間的公路兩側山地運動,計有吳紹周第85軍,賴汝雄第78軍,謝輔三第27軍一部,武庭麟第15軍,第90軍王應尊之第28師等部。
  4月4日,第85軍廖運周第110師奉命赶到西峽口至重陽店之間的丁河店,在公路北側占領陣地。同日,豫省保安第2團亦奉命抵達丁河店公路南側。
  翌日凌晨四點鐘,公路南北兩俯的中國軍隊同時發動反攻。頓時,山谷中炮聲隆隆,喊殺聲震天,丁河店在猛烈炮火中頓時火光沖天。
  廖運周師同保安2團經一天半激戰,奪取丁河店。接著又將丁河店東約八里的奎文關之敵數百名,盡行殲滅,擊毀敵坦克數輛,攻占了奎文關,還將西峽口至重陽店之敵,攔腰斬斷。重陽店之敵頓成瓮中之鱉。
  中國軍隊第23師、第176師和裴昌會部共三個師,向重陽店的敵第110師團之139聯隊和坦克師團一部進行反攻,將其全殲。
  王仲廉統一指揮各部隊,從山地躍進,以約十數個師的优勢兵力,對西峽口之敵形成包圍態勢。并令廖運周第110師和王應尊第28師兩精銳部隊,向西峽口鎮發起反攻。
  日軍一再增加兵力,死守西峽重地,雙方成膠著狀態。
  兩軍咫尺相對,寸步不讓,連日爭奪攻戰。中、美空軍也頻繁出動飛机,對日軍進行轟炸掃射。真是狹路相逢,誓死不讓。直至8月中旬,日軍從房頂上撅起白布片為止,峽谷之中激烈的槍炮聲才停息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