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奇偉遠征上海機場

漢中比西安消息靈通多了,每天經常有各式各樣的飛機過境,祇要進入機場,就會有新的消息,聽說五大隊近一兩個月在芷江打得非常緊張,大隊長張虎天、副大隊長鄭松亭,等於是一對龍虎英雄,把一個五大隊整頓得士氣高昂,戰績輝煌。

自稱為米倉的漢中,金價雖然也高漲到三十三萬一兩,但食物的漲幅不大,所以隊上的伙食仍未走樣兒,同時陝北共匪的陰影也未影響到這堶x民們的心理,這堿O個單純的大後方,除了空軍之外,戰爭的影響還未有太大的波及,祇是由於李宗仁的龐大單位移到了漢中,給漢中增加了一些繁榮,除此對漢中的社會秩序並無影響。

美軍在太平洋的勝利,似已鐵定,美軍跳過了臺灣,攻打琉球,已獲得初步的勝利,為了打擊日本海上運輸,除了使用美國航艦飛機,在海上作地毯式的巡邏之外,並使用中美空軍混合團的轟炸機,對中國沿海出擊,另外要求中美空軍混合團的戰術飛機,對上海、南京的日本空軍基地加以掃蕩,以減少中國大陸上的日本空軍對海上的美國艦隻的危害。

我們中國戰場上打的已是艱苦萬分,但急人之急,是中國固有的美德,何況美國與我國打的是共同敵人,因之我們非常樂於接又這項任務

在芷江的五大隊,當面蒙受敵人地面的威脅,他們實在無法分身,於是任務落在三大隊的肩頭上了,駐在安康、梁山的三個中隊,他們也對地面負有經常的支援任務,這一來三十二中隊成了遠征上海的主力,另由其他各中隊抽選部份P-51,到安康,與三十二中隊會合,他們首先去了幾次南京、徐州、漢口,最近貝w去攻擊上海的江灣與大場兩處敵人機場,據情報指出,敵人的轟炸機,幾乎全部集結江灣與大場兩處機場,每天日夜飛往上海,攻擊美國艦隊。

這些飛機,也應該說是被我們的驅逐機由南昌、南京、徐州等地,趕到了上海,另有些鬼子飛機,被趕到了北方的青島、北平,可惜我們老河口再度丢了之後,我們長程戰鬥機P-51的油量只差那麼一點點兒,就無法去平津和青島了,但到上海,也是將就將就,好在我們飛行員早已渴望去上海逛逛,現在有了這項計劃,人人都想輪到這項任務,在漢中的三十二中隊洪奇偉,被選作中國飛機總領隊,而又被指定是對地攻擊的部隊,他開心的要請客。

中美混合團的任務,一向是不公開的,但這次盛大的任務,也祇有少數幾個人知道,就連洪奇偉的李家驥小妹妹也不曉得她的“阿洪”要到那堨h,她是傻笑著參加了昨夜阿洪的請客。

不斷擴修的安康飛機場,在漢水河谷媢酗@棵山地中的明珠,日夜發光,光芒照亮了安康山城,也照亮了靜靜的漢水,更照亮了人們艱苦抗戰爭取勝利的信心。

民國三十四年七月一日,這是中美空軍混合團成立以來,最值得紀念的一天。混合團第三大隊的中美飛行員,集合了七十多架P-51野馬式戰鬥機,在安康機場過夜,徹夜都是試車聲、試槍聲,機場上燈火彈煌,人影幢幢,槍吼槍鳴,這是安康機場最熱鬧的一夜。

天還未亮,中美飛行員全都精神抖擻,見了面都豎起大姆指說:「早安,頂好!」這個早晨約空軍招待所堙A不管中美人員,一律招待,噴香的熱咖啡、冰涼的桔子汁,比豆腐塊兒還大的黃油以及用罐頭け菄熙膜l醬,堆在每人面前,火腿蛋、牛肉餅、熱狗,豐富陳列在一條長^上,人們自便請用,隊員的胃口似乎都不太好,只有冰桔子汁最暢銷。

飯後集合,情報官先報告說:「現在日本人的零式戰鬥機,和九九式重轟炸機,都被我們趕到上海青島、北平等基地去了,在上海方面,日本人使用江灣、大場兩個機場,作為主要基地,約有兩聯隊的重轟炸機,半數支援中國戰區的陸上作戰,半數在海上對美國艦船作戰,並對美國艦船構成相當的威脅,美國航艦飛機,現在全力支援對琉球群島的戰鬥,在上海的日本戰機數目不詳,他們活動性太大,大部份早晨到南京、漢口一帶活動,有的夜間返回上海,上海方面的地面對空火力,不值得重視….。」

然後他又報告天氣:「現在江浙皖都是好天氣。」同時他指著一幅大地圖說:「在漢口以北的山區,有個立煌機場,我機任務回來的時候,如果油量不足,或飛機發生障礙,可到立煌落地。」最後他又地圖上指出了京滬一帶,那堿O日軍、偽軍以及國軍的遊擊區,這對遠征的飛行員們,非常有用。

接著是作戰官簡報,最後美國大隊長宣佈:「我們八點鐘正起飛,本人為總領隊,帶三十八架P-51,在高空負責掩護,洪隊長帶P-51三十二架,分兩個隊群,負責低空對地攻擊,本次任務人員,中美混合編組,本人所率掩護飛機,先起飛,航行高度九千呎,到上海時的高度一萬一千呎,洪隊長所率第二隊群,在第一隊群起飛之後,接著起飛,航行高度七千呎,到上海時降低高度,超低空進入,然後分別攻擊江灣與大場機場,本次任務往返航程需要七個小時,所以無法攜帶炸彈和火箭,所以我們攻擊的主要目標是空中和地面的日本飛機,次目標是機場上的助航設備,起飛後先使用下油箱,到上海作戰時即可將下油箱拉掉」他又詢問了全體中美飛行員位都沒問題之後,他笑笑說:「祝諸位好運,現在對時七點四十分正。」

熱浪由大山頂上滾到安康機場,七十多架閃著白光的P-51野馬戰機,全部開車怒吼,每架野馬式的尖削機頭,都像要掙脫韁繩急欲升空的姿態,八時正,美國大隊的第一分隊的四架野馬,首先離地了,他們一離地就往東方飛去,隨後起飛的野馬,追趕上來編隊,當總領隊飛到安康老河口之間的雙河口時,洪奇偉的第二隊群的全部飛機,也都趕上來集合完畢。

這是一次陣容最為壯大的一次出擊,也是一次最為艱險的任務,因為敵人在上海究竟有多少戰機,除了日本空軍指揮官,誰也不知道,我們中美混合團的野馬英雄們,排出了強打陣容,一共七十架P-51,這足以向整個日本空軍挑戰了。

飛在九千呎高空的三十八架P-51,地面上的人們,祇能聽到飛機聲音,眼睛好的人可能看見一些白光點,飛在七千呎的三十二架P-51,他們出漢水後,遇見了一些浮雲騷擾,好在都是一些碎雲塊兒,洪奇偉把高度升到八千呎,就脫離了這些雖然討厭,卻也像助興的浮雲,過老河口之後,中原天氣,是一片晴空,洪奇偉又把高度降回到七千呎,他也是想看看老河口機場的情形,如果老河口有敵人東條式升空攔截,他必須清除這些攔路的討厭鬼,當時他的心情很矛盾今天他手上有三十二架P-51,真想沿路打個痛快,希望所到之處,就能遇見東條式,可是又怕因為打了攔路鬼,延誤了去上海的主要任務,不過今天的七十架大群野馬,所擺的姿勢,就是準備一路打過去,因為一飛到老河口,就到了淪陷區上空,隨時都會與敵機遭遇,就看日本小鬼子有沒有膽量升空一戰了。

老河口機場上仍是黃土一片,幾度易手後的老河口,早已失去了昔日的繁華風姿,黃色的漢水,老河口轉彎南下,襄陽、樊城、像兩口茶碗似安置在漢水河邊。 大群野馬呼嘯過了漢水,黃土大平原上出現了桐柏群山,這埵陸磠x的遊擊隊,當他們看見了今天空中的浩蕩飛機陣容時,精神上一定會得到了特別營養。

今天作戰官的命令,今天未到上海之前,不許在空中講話。所以大伙都沈默的飛行,一條黑線似的平漢鐵路又出現了,前下方的一大片黑彩,應該是信陽,這是去上海航路第一個校正點。

洪奇偉自己帶了十六架P-51成為第二隊第一個戰鬥群,他的第二個戰鬥群,由他指定了他的同期同學陽永光領隊,也是十六架P-51,他用不到太注意去上海的航線,因為那是高空上面九千呎遠處總領隊的任務,他最關心的是自己所率領的三十二位中美飛機,是否全部0K,他不時的回頭檢點飛機數目,到了信陽上空之後,他的三十二架飛機一架不少,他很開心的想今天的兆頭不壞,我是三十二中隊,今天恰好就有了三十二架飛機。

當他們飛越大別山區北方的時候,又遇見了半個小時的浮雲阻路,幾乎阻撓了大編隊的前進,他們總算千辛萬苦的過了大別山,洪奇偉檢查自已隊的飛機,仍是一架不少,當他仰頭檢查總領隊所率隊的三十八架飛機時,他數了三次,發現少了兩架,他們很可能是機件放障回航了,他來不及多想,因為再前進,就是合肥,這是航路上的第二校正點。

發著亮光的巢湖,已出現在右前方的天地線上,南京的日本人,應該放空襲警報了,出發前,情報官的判斷,過了巢湖,就要警戒南京機場起飛的日本零式的攻擊,洪奇偉仰頭看著上邊的掩護飛機,發現他們早已疏開,變成了戰鬥警戒隊形,於是洪奇偉也搖搖翅膀,他的二號僚機小仲,很機靈的拉開了一百呎,後邊所有飛機,都以四架一小隊的基本戰鬥單位疏開。

P-51的速度,眨眼過了合肥,一著斜掛天際的長江飛去,他們地區在當塗與南京之間,飛跨長江,這一路上,左有南京機場,正面有溧水的句容機場,雖然判斷敵機不敢升空攔截,可是作戰就是不能太大意,所有飛行員都開始了索敵的動作,所謂索敵動作,也祇是眼球兒多轉動幾下,因為這麼大的一群飛機,為勢不能像小隊飛機那樣的交叉飛行積極索敵飛行。

現在已飛行了近三個小時,所有飛機狀況都很良好,洪奇偉看看手錶,時針指到十點五十分,再有四十分鐘就到了上海,三小時的長途飛行,手不離駕駛桿,腳不離舵,全身綑著保險傘,保傘帶,混身難過,最苦的是大小便的不方便,更彆,更熬,好在遠征上海的戰鬥熱情,賽過了身體的苦楚。

快到蘇州的時候,美國總領隊開始爬高到一萬一千呎,洪奇偉也搖搖翅膀,降低到三千呎,兩千呎,一千呎,他並無閑心瀏覽上海灘的風光,洪奇偉帶著陽永光等三十二架野馬神鷹,已降低到一百呎,遙望上海市的樓頂,很快的看見了江灣機場和大場機場,遙遠的看見三架日本轟炸機,正在江灣機場上空準備落地。

時間正好是十一點半鐘,所有P-51都用完了副自油箱的存油,飛過蘇州的時候,大家都自動的換過油箱,現在己看見了機場,又見有三架日本轟炸機,興奮起來。日本人還不曉煞神臨空,他們也許誤認洪奇偉等P-51是他們自己的東條式,實際上也是非常相似,不飛到就近誰也分不清,何況是日本人認為中美飛機不可能遠征上海的狀況下,這三架笨鵝的鬼子飛行員,當然更不會想到是P-51光臨,因之態度從容的按照規矩落地。

最使人想不通的是上海防空警報人員,竟未施放空襲警報,洪奇偉偷空看上海市面,仍然人車滿街。洪奇偉見機會難得,這是一次出敵不意的勇敢突襲行動,於是立刻决定,把汪彎機場上的好目標嚷給陽永光同學,自已帶十六架飛機去大場機場。

現在己經到了上海!不再沈默了,他先叫:「陽永光,你們去攻擊江灣,我去大場,好好幹!」然後仰頭看看美國大隊長的掩護機群,什麼也看不見了,但他知道,他們一定到了上海的高空,他呼叫道:「我們正在進入目標,就要開始攻擊,敵人似乎還未放警報!」

美國大隊長用充滿高興的聲調可答說:「我們在你們的上邊,高空也無敵機,你們放心幹,如有零式反抗,隨時通知我們。」

奉到洪奇偉攻擊江灣機場的陽永光他率領了十六架P-51,仍以一百呎的高度,闖進了上海市,他命第三,第四分隊先在空中掩護下,讓第二分隊先攻擊機場,他自已的一個分隊,猛撲正要落地的三架九九式轟炸機。

很久不見這些大傢伙了,頗有久別重逢之感,機身上仍是花花綠綠的迷影,機身中間和翅膀中間,都漆著血紅膏藥旗,P-51飛快的追到了它,看離一千呎的時候,敵機發覺情況不對勁兒了,因為第二分隊的P-51,已開始對江灣機場開火掃射了行動,同時他們一定也看見了P-51機身的中國國徽和美軍的標誌。

三架九九式開始倉皇爬高,原已放下來的起落架,又收回去了.它們的槍塔外邊的機槍,已開始轉動,可惜還來得及描準的時候,陽永光已經首先開火了。

每架P-51的翅膀上,有六挺大扣提超重機槍,嚴格說,該稱為小口徑快速機關砲,六挺大扣提射出火雨狂流,已經不是九九式轟炸機所能忍受的了,四架P-51的廿四挺大扣提的集中火力攻擊,那還不是如暴雷殛項,三架九九式是同時中彈,同時起火冒煙,其中一架在空中爆炸,另兩架帶著煙火,變成螺旋,扭墜落地。

這種當場出彩的戰果,用不著再詳細盯梢了,江灣機場上還有更多的好目標。第二分隊的四架P-51,在第一次衝下攻擊時,他們打毀了一架運輸機,打爆了兩架正在加油中的轟炸機,另外又打掉了一架正想起飛的零式戰鬥機。

第二分隊剛剛拉起來,第三分隊,和第八分隊的八架P-51也先後下來了,他們打爆了兩架教練機,打碎了停機線上的六架零式機。

在空中首先立功的陽永光的四架勝利野馬也下來了,可惜處處火頭兒機場上,祇剩了兩架完整的零式,幾十個不要命的黃色鬼子兵,正拼命的想把零式推進場邊的機堡堙A可惜野馬速度太快,不會給他們逃命的機會,陽永光按下大扣提紅鈕首先關火,一團彩色曳光彈,飛快潑辣的打爆了零式飛機,也打倒了十幾名鬼子兵。陽永光身後的小梁也打紅了眼,他的射擊一向是百發百中,幾顆予彈就打爆了另一架零式機,然後又打死了推飛機的鬼子兵。

就因一鬼子要推飛機進堡,才使陽永光發現了新的攻擊目標,那是一些用鐵筋水泥,在飛機場邊構築的半弧形低堡,於是他用中英文分別呼叫道:「大家好好看看機場邊上那些低堡堙A都藏著飛機和車輛。」

他這麼一呼叫,所有中美飛行員又都高興了,因為每人打過第一個派司之後,正想沒有新目標,就打算對塔台、庫房、車輛、人員出氣洩火的時候,忽然奉到了陽永光的指示,於是又輪番衝進機場,在機堡娷衝_。

江灣機場堙A有四五十個機堡,但祇有七個機堡埵陪蜀驉A其餘的多是停放車輛、發電機,以及一些不知名堂的東西,所有機堡都被打遍了,有的燃燒,有的毫無表情,於是野馬們開始攻擊機場堛澈媬v物和鬼子兵。

突然間,有位美國飛行員歡笑大叫,「朋友們快到機場西北角的邊來,這埵釩雃h機堡,媄銙ㄕ釭F西!」有八架P-51一聞聲而去,他們發現了機堡埵釦嗾膋滬蜀驉A和一些存儲的油彈。存油彈的機堡被打中之後的表情最為壯觀,衝煙爆火,聲震整個上海市。陽永光這一隊打的有聲有色。

洪奇偉的遭遇,更是多彩多姿,他領著十六架P-51飛到大場機場時,比陽永光到達江灣較晚一些,大概機場堣w經有了警報,有兩架零式機緊急起飛才剛剛起飛離地,就被仲鴻飛等迎頭擊落,洪奇偉發現了一架轉彎想逃的九九式轟炸機,這個雙尾巴雙發動機的大傢伙,對洪奇偉有一種不忍捨棄的吸引,當他看見仲鴻飛等輕易的馬到成功,他就單機追趕九九式,這真是手到擒來,追不了三分鐘,洪奇偉發揮了神射特技咚只是幾十發子彈,把九九式打的大翻身,噴火,冒煙,緊接着爆炸。

洪奇偉不去管它,他的主要任務是攻擊大場機場,一回頭,已到了機場上空,機場堨揪獐鷎x,P-51洒出的彈雨,滿場飛掠,有些大扣堤子彈,打到機場堛漱籅d地上,又反彈升光,橫曳天際,狀至美極。

被小仲等打落在跑道頭的兩架零式機仍在燃燒,另有三架起火的飛璣,在起飛方向的跑道頭上也經燒毀炸散,看不出是什麼飛機。在停機線上,有人繼續掃射兩架大轟炸機,因為它末燃燒,我們的飛將軍非要它火化揚灰不可,所以繼續攻擊。

有架小型運輸機,和三架教練機,都在燃燒中,並已橫躺癱瘓在地面上。三輛大卡車,也都在燃燒,其中有一輛還不停的爆炸,那一定定彈藥車了。在機場的另一邊,堆著千百個汽油桶,看樣兒都是個空桶,因為有人向那堭蔭g,並末引起燃燒,可是經驗豐富的洪奇偉,他發現在這一大堆廢桶附近的機場邊界溝堙A還另堆著下百個大油桶,於是單獨衝下去,對正抽桶堆的中間掃射,果然一槍見效,先是十幾桶汽油燃燒,當他拉升的時候燃燒的汽油引爆了大堆油箱。

大機場堣]有很多機堡,所有機堡都冒出了煙火,還有三個機堡繼續爆炸,那媄鉿釵s儲的一定是飛機用的彈藥,洪奇偉又有了新想法,這個機場堿J然有轟炸機起落,一定就會有大炸彈屯儲,我必須把彈庫翻出來,他減小了油門,使P-51的速度減小,這樣對地形地物的辨識將更清楚,可惜整個機場到處都是煙火,尤其必須時時注意空中自已的飛機,有些人衝進機場開槍,然後又拉起來,如果一個失神,自已的飛機就會有互碰的危險。

美國大隊長在高空呼叫:「時間到了,我們該回家了!」洪奇偉回答他:「今天生意很好,大家幹的很起勁,再等五分鐘!」

美國大隊長不再出聲了,洪奇偉把視線集中在機場附近的一條小岔道上,那條山路雖然長滿了青草,可是仍有明顯的汽車軌跡,他順著小路往遠看,不太遠,就在一公里附近的一片稻田和一小池塘之間,有個土坵,坵下的窪地堙A建有一列瓦房,而在路口處,還有一個崗哨小碉堡,澳奇偉笑了,好傢伙,終於被我找到了,可惜今天沒帶火箭和炸彈,但希望大扣提能頂用。

他衝下去,對正瓦房開槍,打得彈雨傾瀉飛掠,屋瓦飛裂,可就亳無其他反應。他不相信,拉起再打第二次,仍無反應,可是當他剛剛脫離,飛開不到三百呎時,突然一陣烈火強光,從瓦房中爆起來,洪奇偉急忙猛加油門,剛剛升到五百呎,瓦房已全部炸垮,並引起了更猛烈的連續爆炸,當他升高到一千呎時,又是一陣更猛烈的爆炸文後,瓦房不見了,小山坵也不見了,小水塘附近,又添了一個新水塘。

大揚機場已成了火燒場,這堣]無物可打了,他整隊來到江灣機場,陽永光也正在集合,他們爬高到三下呎,繼續向西爬高,同時他們看見了上海所有樓上屋頂,都站滿了中國同胞,全都向我機揮手歡叫,有些人把帽子、衣服,對著飛機拋起來致意,但洪奇偉無法回答他們的好意,高空的美國總領隊也在緊急催迫:「時間到了,洪隊長快上來!」

洪奇偉呼叫:「我們的任務全部圓滿達成,現在已經集合完畢,正在向西爬高。」他們到蘇州時,兩個機群,又會合了,高度仍足九千呎和七千呎,一路歡笑著凱旋歸去。

快到湖北時,有些特別耗油的飛機,飛往立煌落地,同時恩施與梁山的飛機,解散直飛恩施,只有美國大隊長帶著洪奇偉等二十幾架飛機回到了安康。

他們落地時,情報官與作戰官都迎到機場,向每個歸來的勇土們握手道賀,同時向美國大隊長報告,我們全部飛機都安全回來了,任務最初故障回來的兩架飛機,也安全回到恩施搶修,本來落在立煌的飛機,有三架P-51要搶修,其餘的加油後,今天日落前,全部可以回到安康和梁山部隊,成們返回來之後,司令部早已派兩架P-38跑到上海去照相,照片今晚可以派專機送來安康。

美國大隊長非常高興對洪奇偉說:「今天你們先不要回漢中了,你隊上還有幾架飛機在立煌,等他們飛回來的時間,今晚我請吃酒。」美國人請吃酒,是很隆重的,於是招待所主任也來助趣,他已準備了一隻乳豬,五隻肥雞,今天的晚餐除了牛排之外,另加烤豬和烤雞,用以歡宴遠征上晦歸來的英雄,同時他親自監督,來個火燒冰淇淋。

這個晚餐,於七點半開始,吃到了九點多鐘,美國大隊長搬出了他的私藏威士忌,大口乾杯,大聲說笑,“頂好”“頂呱呱”的叫聲不絕於耳,洪奇偉不會吃酒,也被灌了好幾杯,晚十時,漢中接到了洪奇偉的報建電話,齊呼過癮!

在漢中的小弟兄們,雖然自己末能参予遠征上海之行,但是知道洪隊長身任攻擊隊伍的領隊,掃蕩了上海的江灣與大場,也都感到了莫大欣慰與驕傲,可惜洪隊長電話堥S有說清楚,於是又有人打電話到漢中找洪隊長。

洪奇偉在電話中大笑說:「今天打的真是頂呱呱呀!方才由P-38到上海空中照的照片已送來了,證明了我們的口頭報告完全正確,據情報官分析,這兩個機場的油彈毀壞一空,機場的助航設備已被破壞殆盡,至少在三天內派不上大用處了,還有很多的話,電話堣ㄚK講,明天一早我們就回來,見面再說吧,我想今後大家都去上海的機會,不用眼纏啦!」

第二天返回漢中的天氣開始變壞了,但是三十二中隊的小伙子們只要有一線雲縫兒就能飛回來,尤其自從接收了野馬式之後,大家已學會了穿雲飛行。過了一些時間,機場的人員聽到了飛機聲音,首先看到了洪隊長的P-51,像條美麗的銀魚般由漢水河面飛進入機場,隨後一條線似的跟著出現了二十八架紅嘴白牙的大飛鯊,他們美妙進場,美妙的落地,然後滑到停機線,排成一線大橫隊,洪奇偉首先跳下飛機,他仍然是見了人傻兮兮的微笑,一點兒也沒有遠征歸來大英雄的驕態。

他說:「能到上海真不壞,就是飛行時間太長了,兩腿和膀予都僵了,屁股也坐痛了!」他一本正經的說:「好在我們飛機上有條橡皮管子,不用彆尿可是要瀉肚可就麻煩了,目前到上海去最大的問題,還是油量,我的飛機未回到安康,油錶就亮了紅燈,到安康一落地,就沒油了,另有一些太耗油的飛機,幸虧有個立煌機場,這是昨天早晨出發前情報官透露的,油不夠時可以到立煌落地,以前我們經過很多次立煌上空,誰都不曉得我們在敵後還有一個秘密機場哩!」

郝中和大笑說:「這就是我們長期坑戰的最大長處,我們想不到的事情還很多呢!我們留在敵後的力量,如果不是共匪到虛牽制,破壞,我們隨時可以打進南京和漢口,你信不信?」

洪奇偉點頭說:「我完全相信,一個能供P-51起落的大飛機場都可以在敵後安然存在,我們有機動性的大部隊,當然更可以隨地存在了。這時美國飛行員們,都上吉甫車離場,我國飛行身們圍在一起,七嘴八舌約談論著掃蕩上海的有趣經過。

仲鴻飛說:「我們未到上海之前,說真心話,心堣S興奮,又緊張,我總以為日本鬼子在上一定有一兩百架零式飛機在等著我們,我緊張的不是怕鬼子飛機多,怕的是萬一飛機在空中受了傷,那就麻煩大啦!」
陽永光說:「我總以為一過長江就會有麻煩,怎麼也想不到我們會安然無事的順利飛到上海,最使我情動的是我們一到上海,就看見三架九九式重轟炸機,洪隊長很可以一加油門就把他們打下來,而他竟把這輕而易舉的第一次讓給我了!」

郝中和大笑說:「晚間我請吃館子,兩桌夠不夠。洪奇偉老實人,他說:「總站長不用客氣了!」郝中和忽然板起面孔說:「不是客氣問題,這是慰勞酒,八年了,誰到過上海,而今天你們去了,而且勝利凱旋回來。」
(摘自空軍史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