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力掃蕩南京
日本鬼子一蹶不振

漢中基地,為了P-51遠征上海的成功,大家不停的談論了一天一夜,這些談論的表面情況,當然都是描述遠征經過,以及上海掃蕩戰的精彩細節,但每次談到上海民眾站在樓頂向我機招手,揮帽的時候,便會有很多人眼睛潮濕,這是誰也不願說明的故土別情懷鄉心切的興奮。為了打回京滬,三十二中隊的飛虎們都要求洪隊長,下次任務有我一份兒吧!

旁晚時,安康大隊部參謀來電話:「大隊長命令,要洪隊長率領中美P-51戰機十六架於今天七時前來安康落地!」這是混合團的經常情況,但在當時,就又引起了大家的敏感,很多人開心的叫道:「妙啊,又要到上海去啦!這次該有我一份兒了吧?

洪隊長一向處事吃穩,他不慌不忙的說:「明天不會再去上海」,說著話,同時用電話通知了美國三十二中隊隊長,我們各派八架P-51,七時前飛到安康,由本人領隊,所有任務人員,即刻到機場集合,謝謝!」

洪奇偉打先電話,望著隊部的黑板上任務名單說:「今天正好有兩個分隊的妥善飛機,我們上場啦!」本該是吃晚飯的時間了,洪奇偉還答應到李家驤小妹妹家吃晚飯,現在是任務第一,責任在身,他告訴勤務兵,「我起飛後,你到李家告訴李小姐,說我奉命出發了。」

十六架P-51,很快的升空而去,七時前飛到了安康,因為雲雨罩山,安康機場已變成了黑夜,機場早已亮起了跑道燈,十六架P-51都開燈落地,美國大隊長和我國的牛鼻子大隊長,都在迎接他們,對他們能冒雨準時趕到安康,都加以特別誇獎。

他們先到美軍招待所晚餐,兩位大隊長都在座相陪,並對前天上海之行又談了很多,一夜過後,第二天作戰會議中,情報官站在一大幅南京地圖前邊,先研判當天的天氣,他指出:「了大巴山,全是好天氣。」

然後指著南京與上海附近的幾個機場照片說:「上海機場,昨天和今天,都沒有飛機起落,昨天曾有十八架九九式重轟炸機在南京落地過夜,另有架數不明的戰鬥機,分別進駐南京明故宮機場和揚州機場,我P-38前往偵照的時候,曾受到東條式戰鬥機的兩次攔截。」

他又指著湖北地圖說:「我P-51由安康去南京,油量非常充裕,所以非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許再降落立煌機場,前天因為有太多的飛機落到立煌加油,業已引起了敵人注意,敵人偵察機,昨天整天在附近找尋這處秘密機場,似乎還未發現。

隨後他又例行的報告了南京附近敵我軍隊駐地狀況,如果我機在南京上空負傷,只要飄過碣山迫降,就會得到國軍游擊隊的救護,但必須注意,附近也有八路軍的潛伏人員,他們會冒用國軍游擊隊的幌子,把中美飛行員送到延安去,那就會很麻煩了,接著是作戰官的說明,他指出:「今天的任務,是掃蕩上海任務的繼續任務,今天是對南京及其附近各機場的空中威力搜索和對地面攻擊,仍以消滅敵人飛機為主。」

然後又提示任務內容,仍由美軍大隊長總領隊,他帶十六架P-51,洪奇偉為第二機群領隊,也帶十六架P-51,中美飛行員各半,所有飛機,各在兩翼下邊掛二百五十磅炸彈兩枚到達目標前的飛行高度,第一隊群九千呎,第二隊群七千呎,到南京後,第二隊群先到明故宮機場投彈,然後爬高到九千呎,掩護第一隊群繼續到大教場投彈,投彈之後,如無空中情况,第一隊群續掃蕩句容溧水機場,洪隊長的第二隊群掃蕩江都機場,然後各別返航。

這項任務提示,非常簡明,但美國大隊長又叮囑一句話:「各位必須注意,今天航程雖短,但因為掛彈關係,我們的油量仍然不太充足,所以作任務仍然要把握時間。」

安康的雨夜,在機場上機械人員仍是忙個通霄,天亮時,雨已停止,飛行員們踏著草上的水珠,上了坐騎P-51的森森紅嘴白牙,好像饞涎欲滴般渴望升空,飛行員們開了啟動馬達,P-51立即有了生命,螺旋漿在濕空氣媗T出了沈悶的怒吼,並在機頭前方旋起了迷霧白圈兒,今天的兵力, 雖然比遠征上海時少了一半,仍然極為壯觀。

三十二架P-51,在低雲壓山的安康河谷起飛了,他們在漢水河面上低飛而去的雄姿,真像一串兒威武飛鯊般的美麗,活躍、雄壯。氣象的顯示,果與情報官所判斷的一個樣兒,一出大巴區,豁然開朗,耀眼的陽光,照耀著黃色大地,歡迎由雲中鑽出來的遠征飛鯊,飛上萬里晴空。

P-51的爬高性能非常良好,稍拉機頭,P-51已是輕鬆的上升,當美國大隊長的第一隊機群到達九千呎了,洪奇偉的第二隊機群也飛到了七千呎的高度,他們就用此高度,往前直聚,他們稍稍望望羅盤,方向不錯,其實這些百戰英雄,飛行地圖對他們已是多餘的累贅了,眼前的每個城市,河流、道路,對他們都是非常熟悉。

這隻威武的銀色隊伍,由揚州飛上平原大地,擦著新野南郊,飛向平漢路,在明港小站上空通過,洪奇偉看見了一隊六架B-25,由八架P-40掩護向東北飛,他們的高度是六千呎,所以看的很清楚,同時又看見四架P-40在明港以北,打燒了一列火車,他微笑著想B-25大概是梁山的飛機,打地靶的四架P-40的,多半是西安十一大隊的飛機。

九時許,看見下邊還有個好大的市場,這個是張庄集,發現一架日本運輸機在兩千呎處向北去,可惜野馬群有重要的固定任務,無法下去發洋財,正在可惜的時候,忽見十四航空隊的兩架P-40,閃著亮光,由東北方飛掠而下,接著就看見下邊爆起一團煙火,洪奇偉得意的笑了這真是天網恢恢,日本鬼子也有了今天,他是又想到了民國廿九年前後,我空軍沒有飛機時候的段苦日子了。

很快的他們飛到了進入南京的校正點“霍邱”,那埵陪茪ㄓ茪p的東湖,橫在航路下邊,湖面泛著刺眼的白光,老遠就看清了。
我機一到霍邱,南京就放了空襲警報,日本鬼子前天在上海吃的苦頭太大,也太丟人現眼,快垮台的皇軍,紀律尚在,很多人受了巖懲,他們提高了警覺,東條式變成了東逃式紛紛由南京、孝感起飛向東逃,因為他們在我機的航行徑路和方向上,已判斷了南京才是我機空襲的目標。

我們繼續前進的野馬群,於九點四十分看到浦口、下關,也看到了久別紫金山頭的中山陵, 洪奇偉只能在心埵V國父致敬默禱,他的行動必須降低高度,同時向總領隊報備「我們開始進了!」

美國大隊長巖肅的聲調說:「OK!注意地面高射火力!因為出發前的簡報中,情報曾特別提示說南京區的地面高射砲火力非常猛烈,他們今天可能不敢使用戰鬥機,所對地面的射砲火力應該特別注意。」

當洪奇偉的十六架P-51快到浦口時,浦口和下關附近的高射砲開火了,群群的黑煙兒,迎着野馬群,在空中散開,越來越多,他們都未想到我們的野馬是超低空進入,御風馳電,擦著挹江門城,風掠鼓樓,聲撼大行宮,十六隻紅嘴白牙閃光的漂亮飛鯊龍駒,在南京百萬市民揮手歡迎中,在敬人密集而無效的高射火網,飛到了明故宮。

明故宮的機場並未擴大,但跑道加長了,而且是一條很好的柏油跑道,在機場的右側,添了很多大型廠棚,機場堥S有飛機起降,也沒有飛機停在地面,祇在靠大光新村的機場邊,放著五架癱在草地上的破損飛機。

大編隊的十六架野馬,呼嘯前進,三十顆兩百五十磅炸彈,全部放到機場堙A一陣上升的炸彈爆炸濃煙,和轟天動地的爆炸聲、飛機呼嘯聲,把敵人的高射砲聲變成了蚊蚋似的哀吟。

投過彈的洪奇偉,他完成了第一項任務,他們加滿油門爬高,當他升到七千呎時,看見美國大隊長的十六架P-51,正對大教場俯衝下去。洪奇偉升高到九千呎時,敵人高射砲彈討厭的跟著他們猛烈的吵鬧,他命令大個子鄧力軍,我們疏開警戒,於是十六架野馬,分成了兩個隊群,飛機與飛機,間隔兩百呎,繞著南京城戒行,同時看見了大教場已爆起了黑森林似的爆炸濃煙。 當美國大隊長的十六架野馬爬上來的時候很快的往句容方向飛去,於是洪奇偉也看看南京城再見啦南京!他們也飛越了棲霞山、龍潭過江,飛向揚州。

洪奇偉爬高到九千呎時,已到了儀徵上空,忽聽鄧力軍叫:「快看,前下方有幾隻呆鳥!」洪奇偉沒開腔,他謹慎的先向附近空中搜索,他記住了空軍戰場上的格言:「臨敵時向後看」空中很乾淨,然後才向前下方搜索,瘦西湖所在地的杭州,業已在望,杭州機場,像個綠色方格兒似的躺在市郊,這堿O老英雄劉粹剛、董明德立功的地方,洪奇偉也不能弱了老將們的威風,他圓睜虎目,希望儘快的找到鄧力軍所呼叫的呆鳥。

看見了,那是六架九九式重轟炸機,由南向北飛,北邊天氣不太好,半天烏雲,好像就要掩到長江,他命令鄧力軍:「你們衝下去揍他們,我掩護你們!」其實鄧力軍的八架P-51,業已衝下去了,見獵心喜,在南京不過癮,現在看見了肥鵝,那有放過之理,現在有了隊長的命令,鄧力軍加大了油門,P-51如得神助,速度突然增到了四百哩,閃電般衝下去,六架肥鵝要跑,它們前邊就是雲陣,距離還有一萬多呎,鄧力軍加滿了油門,仍嫌P-51不夠意思,其實P-51已經快的不能再快。 還好,當呆鵝快近雲的時候,和P-51的距離,已縮短到了八百呎,這是大扣提的有效射擊距離,,第一分隊的四架P-51同時對敵機開火,二十四條紅綠彩練,在黑雲托襯的陽光媊ㄤ菗麗的光華,包圍了六架九九式。

就在九九式眼看進雲,就可避免死亡的一剎那,兩架九九式起火,它們帶著煙鑽雲,仍然活不了,沒有幾秒,它們在雲中爆炸,烏雲閃出紅影兒,接著變成兩個大火球,摔在運河西岸。洪奇偉看見伙伴們有了斬獲,非常高興的呼叫:「不要進雲,我們開始執行規定的任務」,他已接近了揚州機場,他發現這個不起眼兒的機場上也有生意。

他帶著八架P-51,分成前後兩個小隊,由九千呎降到五千呎,揚州機場已明朗在目,機場埵酗閂[零式飛機,都已開車,正準備離場逃警報,其中的兩架,已由跑道上剛起飛。其餘三架正向跑道上滑行,在停機線上有很多鬼子兵,紛紛向機場外邊逃跑,機場四週的高射砲陣地,已射出了很多曳光彈。

洪奇偉先不理睬那些高射陣地,他勇猛的衝下去,開槍就把起飛在空中的一架飛機打燒了,摔在跑道附近。他的僚機美國小伙子打掉了起飛中的另一架。當他們拉昇時,第二分隊已經把另三架滑上跑道的飛機打燒了。

剛打完轟炸機回來的鄧力軍,暫時成了空中的觀眾,洪奇偉命令他:「你們下去掃射那些鬼子兵,和高砲陣地。」同時他也再度俯衝進場,機場媮晹章B油的大卡車,機場外邊還有一些新建不久的油彈庫,這些都成了他們攻擊的好目標。

十六架P-51,在揚州機場上穿梭飛行,彼此呼叫:「××號機躲開,我們要進入了!喂,機場東北角的稻田埵陷X門高射砲!疏散道上還有飛機!」別上當,那是七架假飛機,那附近都是高射砲陣地,這是洪奇偉的聲音。「好小子,鬼兒子們都躲在這個小村子裹了」,鄧力軍的聲音,他帶著四架飛機,猛向小村子堭蔭g,原來那堿O鬼子飛機場的站部,很多鬼子兵往村外逃,因為村子堛漫衎峞A已經全被打燒了,大扣提的燒夷彈真靈光,這是因日本鬼子在村中儲藏了大批汽油。

村中烈火沖天,小鬼子們被燒得四散奔逃,鄧力軍等仍在追殺燒掃。洪奇偉看看手錶,他呼叫:「我們已過了規定時間,大家集合回家啦!」

P-51勝利回航時,揚州機場,已變成了火燒場,場堿O火,場外也是火,高射陣地,也變成了積屍陣地,鬼子積惡遭報,死有餘辜,這一次掃蕩,不但夷平了揚州機場上的鬼子戰力,也碎了他們武士道的靈魂。

洪奇偉非常高興的順利達成了掃蕩南京的任務,又在兩次任務中,都有了空中的斬獲,但願回航的兩個多小時航程中,不要遭遇到意外的麻煩。 天下事想什麼就有什麼,方才是全力對敵,就忽視了北方驟變的天氣,當他集合僚機,爬高六千呎時,才發現北方湧來的雨雲,業已遮天遮地,並在這轉瞬之間,已掩蓋了長江,他當然可帶機群往南飛,到句容附近便可由蕪湖過江,當可避過雲陣,如此至少要增二十分鐘的航程。到這時就看出了老戰將的韌勁兒,他命令鄧力軍說:「我們分成兩個隊群,用疏開隊形,爬高向西穿雲,到雲上再集合!

當他下令穿雲時,他自已進了雲雨交加的密雲堙A他看著水平儀和方向儀,以及速度錶,使飛機維持三十度仰角,兩百八十哩速度爬高穿雲。他已無法看到僚機了,他在無線電話堙A把自己的飛行狀況,告訴了大家,希望全體飛機都能如此,出雲之後,分散的空域便不會太大了,因為十六架飛機堙A有半數是美國朋友,其中有幾位是新到中國戰場的,萬一不能集合,如因穿雲而迷失了地形,回不了家,這也是領隊的道義責任。

洪奇偉的呼叫,為了使美國飛行員明瞭,他是用英語呼叫,所以他的遭遇,立刻被美國大隊聽到了,他告訴洪奇偉說:「洪隊長,我是××上校,你的穿雲措施很正確,我們現在句容集合回航,我看見了你們那邊的雲厚有三千呎,你們飛到,一萬呎以上就可以出雲了,我們可能在進入時的最後校正點會合他指的是霍邱。

洪奇偉說:「謝謝您,我們就要穿到雲上了」,說完話,然只見天光,野馬好像出浴的龍駒,紛紛從雲海中冒出來,到明光南京之間,十六架飛機又在雲上集合了,再低頭看雲海,原來是由東海方向湧過來的一大片雨雲,津浦路以西,仍是大晴天,雖然也發現了一些雲塊兒,對飛行並不構成威脅。

忽然聽到好像似周石麟的聲響:「××上校,我們後上方兩萬呎處有群敵機在追我們!」美國大隊長哈哈大笑道:「他們來晚啦,今天不能奉陪,給他們多活一天,明天再來收拾他們,咱們回家啦!」

洪奇偉看看手錶,再看看油錶可不是嘛,再也不能耽擱,現在回家的油是已經有些不保險了,今天出發時,雖然情報官要求不要再降落立煌機場加油,看現在的情形,至少仍會十分之一二的飛機,要降落到立煌了,好在美國大隊長並未指定邦鴾ㄢ\降落立煌。

他心中想到回航的油量,同時也對南方嚴重警戒,各僚機都聽到了美國大隊長的談話,可是他們,直未發現敵機,鄧力軍的目力奇佳,他首先發現了,洪隊長:「合肥方向有了飛機!」 洪奇偉笑道:「不要緊張,那是第一隊群的友機,我們方向不變,減少油門等他們會合。」

過不多時,第一隊群的野馬攏過來,大家戰罷重逢,都非常開心,彼此搖著翅膀,以永慶賀,洪奇偉和美國大隊長開玩笑,用無線電話問他:「你們的尾巴幾時甩掉的?」美國大隊長大笑說:「他們是一批逃警報的膽小鼠,不配作我們的尾巴,可惜今天時間不夠多,唔,回家再說。」

說話間,已到了霍邱上空,看清楚了第一隊群的飛機,祇剩了十三架,洪奇偉心中嘀咕,但在空中不便詢問,但願不見了的,三架飛機,是因為油量不足己飛立煌。

一路平靜無話,到揚州時,有些飛機,先後亮起了油錶紅燈,好在高度都在九千呎。洪奇偉的紅燈也亮了,改用最小油門,往安康飄,留下最後一點汽油,維持進場落地,還好, 所有飛機都安然到家,度過了最後一道難關,但多數飛機祇剩了一點兒汽油,有的進場就停車,利用餘速滑停到跑道外邊,以便後續友機落地,洪奇偉就是這種情形之一。

今天的任務,雖然沒有掃蕩上海時的有聲有色,但卻歷經艱辛,美國大隊長也認為這麼遠的航程,掛了兩枚五十磅大炸彈,對於野馬飛機,似乎有些虐待,他認為下次任務時,翅膀下油箱不能取消,但可裝掛四枚火箭,火箭的威力當然趕不上炸彈,但破壞普通建築物,如倉庫、機堡,還是非常有效,而且更具準確性。

安康的天氣,也開始變壞了,洪奇偉加油之後,便又起飛,帶著漢中來的十六架中美飛機,飛回漢中,當飛到了漢中的時候,又引起了機場一陣騷動,都猜想他們這次任務,一定又是一次浩蕩遠征,所以中美人員,都站立在機場上歡迎。

十六架P-51,出現在漢水上空,人們喊:「回來啦!」他們都在地面的歡笑聲中衝進場,落地,跳下飛機的洪奇偉,仍和出發時候,個樣兒,只是摸出了煙斗,用打火機點燃,噴個煙圈兒,然後才輕描淡寫的說:「嘿嘿,又去了一次南京,我們也攻擊了揚州,日本鬼子己一蹶不振,完蛋啦!」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