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無敵手

中美比肩作戰多年,我們飛將軍們的英勇,已深深的引起了美國朋友們的敬重,他們也時常請我們到招待所埵Y冰淇淋,那年頭能在大後方吃到冰淇淋,可是一項奢華的享受,可是為了苦難抗戰的精神,我們對美國朋友的邀請,並不是每請必到,因為我們沒有東西好回請,我們中國人講的是禮尚往來。

我們總反攻的消息,已到了緊鑼密鼓的行動時期,七月五日,在廣西的國軍,攻克了鎮南關,這是一處戰略要地,日本人費了很大精神,修築了堅固陣地,我空軍為攻擊鎮南關也曾付出慘重的代價, 此時美軍麥克阿瑟將軍也宣佈完全克復菲律賓。

中國地區己少見零式機的活動了,混合團第三十二中隊,他們頭一天就決定了派八架P-51去轟炸蚌埠機場,當天並要他們順路掩護C-47運輸機到達立煌之後,再法蚌埠,就因為他們轉了這麼一個小彎兒,在霍邱附近遇見了八架零式機,當時我機高度一萬二千呎敵人高度九 千呎,我們這些傢伙,炸彈也未拉掉,就對敵機衝下去,日本鬼子嚇得不敢正面作戰,一個勁兒的逃,而逃的方向妙極了,正好是蚌埠方向,我們飛機更捨不得拉掉炸彈了。

一路進到蚌埠附近,高度已到三千呎,性能一流的P-51雖帶著炸彈,仍然未被零式跑掉,並在蚌埠附近,打掉了兩架,鬼子也是噩運當頭,我機在零式後邊二千呎處開槍,仍能把它們揍下去,這真巧極啦!

更好的還在後頭呢!我機到蚌埠的時候,蚌埠機場上正在準備他們自已的飛機落地,所以並未放警報,很多鬼子官兵和加油車輛,都在機場等候他們的零式落地,他們並未發現已有兩架零式被我機追擊,僅看見二架零式反常的全速通過機場,並筆直的繼續向東飛去,而後邊又出現了八架飛機,看顏色和形式,也是零式,於是他們又準備後一批飛機落地的工作,有兩個鬼子兵,還手持紅白旗在跑道頭向空比畫,意思是可以落地想不到落下來的是一陣老辣辣的大扣提子彈,那兩個拿紅白旗的鬼子首先遭殃,同時另有無數鬼子官兵也被打倒了。

鬼予們驚惶失措,既想不到來了中美飛機,更想不到他們零式會打自己人,所以雖然有很多人送了命,成了真鬼,那些活鬼還是不知所措,跑也不是,不跑也不行,可是跑也跑不了啦,八架P-51的四十八挺大扣提所噴酒的子彈也開始打在身上,整個蚌埠機場,同時十六枚二百五十磅的大炸彈也開始爆炸了,整個蚌埠機場,籠罩在彈雨煙火中,鬼屍和泥土混凝,槍聲、機聲與鬼哭故嚎並傳,鬼子的末日。國軍目前反攻也在緊張的進行中,空軍方面愈打愈順手,大陸地區的制空權也差不多 全搶到手了。
(摘自空軍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