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借法案援我之
P-66戰鬥機

一九四二年,第一批援我之P-66機在加州長堤裝船運往遠東,兩個月後第二批運出,其餘的則飛往紐約裝船,先由海上大西洋運至非洲西岸,再繞南非好望角進入印度洋到印度喀拉蚩,所有運達印境的軍援我國飛機,均往此處組ご晜葷髡走彃貒z交接,正式移交我國之P-66機總數為一百零四架,由於故漳損失,實際飛返國内九十餘架。

民國三十一年六月中旬,我三大隊派員赴印接收美援新璣,至九月中旬始陸續飛回,迄十二月,共飛回P-66機六十餘架,除移交第五及第十一兩大隊外、自留十五架,擔任陪都重慶防空,十、十一月間曾數度起飛攔截敵機,翌年三月移防成都,駐紮大平寺機場,八月奉令將原P-66機悉交第五大隊後,分批赴印接受P-40新機訓練,完訓後返國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在我國西南地區對日作戰。

民國三十年,第五大隊因作戰失誤幾乎導致全軍覆沒,當年七月,航委會下令將該大隊名號去除,改以「無名大隊」相稱以示懲戒,迄至三十二年七月始奉令恢復名號,同時改為軍士大隊,將該大隊飛行軍官全部調出,另以土校第二明畢業之飛行士充任,此時該隊共擁有P-66機三十餘架,以及部分俄式戰機,除加強寶施訓練外並移駐雙流機場,十一月復奉合將飛行士調出,仍以飛行軍官接任。P-66據飛行此機人員反應,此機操作靈敏,性能良好,其特技及爬升優於P-40機,但穩定性欠差,另一缺點起落架結構脆弱,落地重一點常造成機翼變形因而失事,在五大隊並没参與重大任務,年底各中隊之留美返國的飛行、機械人員分批赴印接受P-40新機訓練,完訓後返國亦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參加作戰。

十一大隊自三十一年五月下旬,由大隊長王漢勛領隊赴印接收P-66新機,九月中旬飛運返國,迄至十二月,共飛回P-66機三十七架,隨即編入戰鬥序列。次年初駐防邛崍,二月底移防雙流,以所轄之四十一及四十二隊擔任作戰,四十三及四十四兩中隊從事訓練,是年夏鄂邊戰起,該大隊P-66機十七架進駐重慶白市譯機湯,陴利作戰,六月一日出動P-66機四架巡邏偵察宜都、長陽一帶,翌日復又出動四架前往,六月六日,出動P-66機八架在恩施支援我地面部隊出繫時,適逢機來襲應戰,當場擊落敵九九式雙發勤機轟炸炸機一架,八月二十三日敵機襲淪,我P-66機十一架,協同友機十八架起飛攔截,擊落敵機兩架,一落巴柬,一架落秭歸,我友機兩架亦遭敵擊落,另分由巖桂華、蘇任貴所駕之P-66機兩架失蹤,八月二十四日敵轟炸機共大十一架分三批,以偵查機一架領航,驅逐機二十四架掩護,先後經奉節、恩施、酆都,進襲我陪都企圖,我獲惜報後,即令四大隊P-43機五架、P-40機七架,及十一大隊P-66十一架,升空警戒侍命迎擊,各編隊機群以十一大隊長胡莊如為總領隊,嗣以重慶附近天氣不佳,敵機改襲萬縣,三批敵機連續投彈後向東竄逸。十一月十一大隊移駐成都大平寺機場,迄常德會戰戰起,

P-66機十架復再進駐重慶白市驛機場,並以恩施為前進機場参加作戰,十一月二十一曰,P-66機四架在四十一隊隊長任肇基率領下,協同友機参加恩施領空保衛戰,在機場上空與敵戰鬥機發生激戰,此機性能遠不如敵,一經接戰勝負立判,我隊長座機受創巖重脫離戰鬥返航迫降,副隊長顧澤光、飛行士周福心、張傅偉遭敵圍攻慘遭擊溶,人機均毀,二十四曰。P-66機復再兩次出動攻擊常德外圍敵軍陣地,二十五日掃射常德敵軍,十二月三日三度出擊敵軍及制空,以上各役對我陸軍攻守作戰協助至大,三十三年年初,該隊仍使用P-66戰機,迄至三月起,飛行員分批赴印接受P-40機換裝訓練,至此P-66機在國内作戰不足兩年已漸次退出戰場。
(摘自中國空軍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