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隊三十二中隊 王松金  

王松金於民國六年生,浙江東陽人,初中在浙江省的府會「金華第七中學」就讀,高中轉至杭州的杭州高中就學,民國二十六年讀至高三快要畢業時,日本侵華的飛機整日來杭州到處亂炸,可憐的軍民死傷慘重,心中真是悲憤萬分,學校因此也搬遷了,心中的怒火直想把日本人消滅,給我極大的激勵想從軍報國。

民國二十七年頭,同其他流亡學生一起到漢口加入了「戰訓團」的訓練,那時戰訓團是專門收流亡學生的一個訓練機構,戰訓團的團長是陳誠將軍,軍事的訓練大約至七、八個月時,在昆明的「航空委員會」至學校來招考學生,經過了體檢及學課的考試,順利的考上了「空軍官校第十三期」的學生。我們這批官校學生

送往「陸軍官校」接受一年的軍事訓練,成為了「陸軍官校第十六期」學生,我們先前到桂林的第五分校接受訓,沒有多久就轉到了昆明的第七分校軍官班至結業。

在回到空軍官校受訓期間因生病無法上課,飛行的進度趕不上了,病好了後延至成為第十四期的學生。美國的「租借法案」成立後,我成為了第三批留美的學生,第三批的學員人數較多包括有十二期學長十二人(因事第一、二批沒去美的學生),十三期、十四期的學員共一百四十餘人,分兩批人員經駝峰至印度集合在搭船轉到美國「陸軍航空隊」受飛行訓練,經過為期近一年半的飛行課程及訓練,成為了一名正式少尉軍官的驅逐機的戰鬥飛行員。

美畢業後先返至印度的“卡拉蚩”在印度再接受一次OUT的戰鬥訓練,此時在陳納德將軍的領導下成立了“美國陸軍第十四航空隊”並成立「中美空軍聯隊」,中美空軍聯隊最早先成立第三大隊二十八及三十二中隊,第二十八中隊中隊長鄭松亭少校,三十二中隊中隊長是洪奇偉上尉,我及部份同學被分發至三十二中隊服務。

終於在民國三十二年底,我飛新型的P-40N型機經駝峰返國至昆明,駐防至「廣西桂林機場」,十二月四日開始第一次的飛行作戰任務,從我成為流亡學生至「戰訓團」參加軍事訓練,如今真正的上前線作戰己五年多的時間過去了,在這段的訓練期間也是中國最艱苦的一段日子。

五月五日拂曉 05:4532中隊的William Turner隊長與洪奇偉副隊長共同率領 8 P-40N,每架飛機裝掛1300發子彈從西安機場出發,執行洛陽 - 臨如 - 禹縣 - 郊縣公路的威力搜索,因為這條路線必定是日軍機械化部隊的西進必經之道。果然,當P-40N映著晨曦飛扺臨汝上空時,只見臨禹公路上擁塞著一長串約400輛各型軍車!

日軍沒有料到中美機隊這麼早就前來趕場,於是雙方立即展開硬踫硬的空地攻防戰!在此同時,William Turner少校和 Lindell 上尉同時發現1架單引擎的日本俯衝轟炸機,於是他們兩架P-40N立即上前去當場將它收拾,這次花開並蒂是32中隊北上作戰以來首度空中戰果。

至於仍在與日軍車隊拼戰的中國機員,他們冒著濃密的高射火網來回穿梭78次!總計擊毀了50輛卡車、4輛裝甲車及2座碉堡,然而在此期間,王松金少尉的右側座艙遭到擊中,炸開的破片射入了他的右臂以及咽喉!鮮血立即從傷口處不斷湧出,王松金趕緊扯出領巾加以包紮,但卻無法止住汨汨的血流!於是立即脫離攻擊隊形準備返航,若不爭取時間則勢必會在中途無法支持下去,但因為王松金此刻是單獨飛行,而且對該地區並不十分熟悉,所以他沒有把握直線飛回西安,為了保險起見,王松金選擇向北飛,等看見黃河後再逆流而上,如此篤定可以順利找到西安...

 然而由於大量失血,王松金此刻並不能專注於駕駛飛機,他嘗試各種方法去抑制出血,情緒也隨著而焦燥不安,因為他無法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王松金最後用一隻手緊捏住頸部的血管末湍,如此才使流血的情形逐漸緩和下來,而飛行夾克前襟己是整片腥紅,連自已都不忍卒賭!這架P-40N在低空飛行了不知多久,王松金覺得應該看到黃河才對,但前方卻只出現一座城鎮,於是他在通過市街上空時特別留神向下張望,憑著一雙敏銳的眼晴,竟然清楚地看見一塊招牌寫有"趙城"兩字,不禁心頭一怔,根據地圖標示,趙城已經在黃河以北何山西境內!王松金因為意識模糊,意然超越了左轉位置遠達180公里而不自知,而更壞的則是當地己屬日軍佔領區,再繼續向北無異自投羅網!於是立即採取180度回轉,對正南方再度去尋找黃河位置....

 如此往返奔波使P-40N 的油量己接近枯竭,經過估算之後這架飛機已無希望返回西安,註定得摔在荒郊野外,本想跳傘方式落地,但發現半邊傘帶也己被打斷,所以他只能面對迫降一途,只能指望能盡可能撐到黃河南岸,但油量已到最後關頭,所以只得迅速選擇較適合的降落位置,他看到一個山窪之內有條小溪,水流沖刷的周圍地形按理比較平坦,所以飛機就朝著它緩緩降低高度...飛機跌跌撞撞地沖進小溪穀之內,造成機體碎裂並起火,但是當王松金急於離開駕駛艙時,事先忘了搖開座艙罩,如今經過踫撞卡住了,眼見火勢要燒進艙內,鼓起全部的力氣直接用身體去衝撞玻璃艙罩,說也奇怪,厚重的罩子居然真的被頂開了,這可能是右側艙罩早先己被炮火炸破所致。

  雖然抱傷從駕駛艙左面鑽出,但心情仍然忐忑不安,因為根本不知自己身處何地?舉目四望發現200公尺外的山坡上有幾個平民,於是王松金甚至來不及解去傘帶,就背著沉重的傘包跑去,當問明此地乃是國軍控制的靈寶縣境時,他緊繃的精神終於放鬆,整個人跌躺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在當地軍民的協助下王松金被抬到黃河邊以小船送回到南岸,再轉搭火車由隴海鐵路向西安歸返,而當天早晨出擊的另外7名隊友中,美籍Summers 中校也繼王松金之後被地面炮火擊中,他當場棄機跳傘逃生,徒步向後方基地投奔...沒想到第二天下午32中隊又再度向前線出系時,鍾洪九中尉也被擊傷迫降,遇救他在洛寧遇上了Summers 中校,於是兩人結伴一起返抵漢中基地。

王松金少尉頸部內的彈片嚴重地威脅著他的生命,然而要在這個部份施行手術則連醫生也都感到棘手,他先被送往昆明的美國空軍醫院,後送到廣西醫學院的附 屬醫院,在局部麻醉後,醫生小心翼翼地在其頸部挑撿彈片,但在挾出時

(脖子還包著紗布)

卻又割破了其他血管,他感到血大量從頸部流下,漫流到肩膀後又擴及背部,自己簡直躺在血泊之中!此時他的腦中思緒起伏,想著自己在戰鬥中沒有當場陣亡,卻說不定要躺在手術臺上送命! 

 上天眷顧了這位熱血的青年,使王松金在負傷兩個月之後又重回戰場,美籍幹部非常激賞他這樣的勇氣,甚至企圖為王松金申請一枚美國"紫心(Purple Heart)勳章,但因為混合團不屬美軍部隊,所以不符合頒發條件而作罷。

在一次掩護B-25任務中,飛中層的鍾洪九分隊長發現兩架「Lily(九九雙輕爆擊機),他當場擊落一架,而Turner美隊長則擊毀另一 架;當這 三架P-40在低空都獲致戰果之際,從它們上方又冒出來兩架 「 Tqo(二式戰鬥機),使Turne隊之等三人陷入危機!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高空擔任掩護的王松金見到下方敵機,因為占著高度上的優勢,所以王松金很從容地推下機頭,完全依照打空靶的要領接近敵機....等到日本飛行員發現情況不對時-王松金已經扣下扳機,緊咬著其中 一架猛射不已!兩架飛機一路追逐而 下,敵機始終沒能逃脫P-40的瞄準環。

王松金相信已有大量子彈射中對方,所以不再盯著它墜落而先行拉起,以免自己損失太多高度而脫離了編隊 ;但王松金回到基地後,這架十拿九穩的記錄並未被完全承認,其原因就在於未親眼目睹它墜地,所以只能歸類為「可能擊落」。而當天B-25的射擊士羅秉謙,也報稱擊落了一架日本戰鬥機!此舉對於轟炸部隊的鼓舞非常之大,所以第一轟炸機大隊在任務後的檢討中表示:射擊士全部隨同出發,如每機均有足夠額之射擊士三人,當有更佳戰果!

兩周之後,728日上午,第一大隊的2 B-25又奉命轟炸黃河廣武鐵橋,並且仍派出第三大隊的16P-40隨伴掩護,因為鐵橋周回不但有L大的對空火力,還有臨近機場的日機巡邏,藉以控制這個平漠鐵路渡河的要點。 

09:15B-25500ft (152m)低空 俯衝各投下210000b (453.6kg)巨型炸彈,炸毀了鐵橋南端的橋墩1座以及3處橋面!B-25長機也中彈受傷,1名美籍射擊士傷及臉部,八架P-40緊密地護送這兩架轟炸機轉彎返航 .....,此時,擔任崗層掩護的八架P-40則遭遇 九架敞機前來攔截!王松金第二次面對敵機,再度發揮奮戰不懈的精神,當場擊傷了一架圓形整流罩的"Oscar"(一式戰鬥機),除此之外 日軍還損失另 兩架戰鬥機,P-40則全身而退。

 獲得勝利的第三大隊對於此役檢 討如下
(A)
此次空戰敵企圖以優勢高度向我奇襲,但我戰鬥隊形良好,火網密集,敵無機可乘,終歸失敗。(B)敵動作雖靈敏,但不能保 持空優高度。 
(C)
敵機似有裝甲鋼板及防彈油箱,不易被擊致命。

連續重創平漢鐵路沿線之後,8 4日攻擊目標改向平行的同蒲鐵路線,當天下午13:00 洪奇偉副隊長率領 八架P-40從西安出動,其中六架並掛帶了兩枚100kg炸彈。當機隊到達運城車站後,由兩架未掛炸彈的P-40擔任掩護,其餘飛機則展開投彈掃射,車站被命中三枚炸彈,附近的日木軍營也被炸毀兩座,造成六堆軍用物資起火燃燒,還有約 50名日軍遭擊斃 !等到任務機航時,又在風陵渡發現日軍坦克,P- 40直按以 .50 機槍打擊其薄弱的裝甲,並摧毀其中的4輛!

日本陸軍航空隊在中原戰場上遭遇了艱苦的戰鬥,已無法有效支持其地面部隊,然而它們面對高空中來去自如的B-29更是寢食難安,本土遭到轟炸使扼守在華北地區的日軍均感到顏面無光愧對家鄉父老!無不磨拳擦緝求制勝 B-29之道。
7月7日,B-29
再度攻擊北九洲島!
7月29日,B-29
又轟炸滿州國境內 、鞍山鋼鐵廠!

日本第5航空軍拼盡力氣仍然無功而返,至於想進襲成都B-29基地,也因為一直沒有適合的攻擊飛機而無法行動,一肚子怨氣真是無處發洩! 

811日淩晨4點多,三十二中隊本部所在的漢中機場突然按獲派機命令,原因是大隊的美軍 B-29 重轟炸於前夜空襲日本本土後,此刻正要通過漢中上空以返回四川腹地的機場,所以當地的戰鬥機必須升空警戒,一方面對 B-29提供掩護,同時也防止跟蹤而來的日機進襲機場。 

事實上,前一晚敵機確曾對漢中發動徹夜的攻擊,三十二中隊的飛行員都被迫待在防空洞堨摩鄐J睡,而王松金與關振民兩人在此天還未亮之際,就各駕著P-40起飛升空了......兩架 P-40從黑色的大地升入晨曦 之中,雖然向下俯視的能見度極差。 但抬頭仰望則可以清楚望見B-29巨大的身影,它們經過了漫長的航程,所以此刻並不費心去編隊,而是各自循著同一路徑通過,如此形成了非常長的隊伍,P-40一直在空中停留了1小時40分鐘,直到不再看到任何B-29的蹤影後才返回機場降落。

然而早餐過後不久,更緊急的消息傳來有一架落單的B-29因為故障而迫降在前線的華陰機場,在它進行搶修期間,三十二中隊必須對當地施以持續的空中戒護!於是王松金再度爬上「659」號 P-40,這次由董斐成少尉跟隨出動,兩人按照平常推進到西安前進基地的方向,先朝東北方爬高以超越 3000m 高的秦嶺山脈....然而當P-40越過山脊開始逐漸緩降之際,王松金突然發現董斐成的座機開始不正常地傾斜?飛機東倒西歪有如醉漢一般,王松金趕緊用無線電乎叫董斐成注意,但卻得不到任何回答!依照飛行員的經驗判斷,董斐成定因為一夜未休息而打起瞌睡來了! 王松金眼看那架P-40搖擺不,最後竟然開始向下俯衝了!王松金急得對著對講機放開噪門大喊,但依舊聽不到董斐成的聲音!眼看飛機就在衝撞到也面之際,昏睡的飛行員終於清醒,並且一聲不響地又將座機拉回空中,害他著實捏了一把泠汗!

窄小的華陰機場經終出現眼前,而一袈銀閃閃的 B-29正靜置在場上,當地與日軍控制區只有一河之隔,僅備用的小型前進機場,平常連P-40都避免在該處落腳,沒想到今天卻塞進了一架特大號的轟炸機!撇開修理問題不談,光是為它加油就得耗去大半天的時間,王松金與董斐成非常謹慎地在上空盤旋著,因為B-29的目標太大,而距離敵境又太近,所以日軍必定會得知這項情報,其航空部隊也一定會把握撿便宜的機會,必竟毫無抵抗能的「超級空中堡壘」對任何日本飛一員都是無可比擬的誘惑!兩架P-40一直滯空到只夠回程油料時,另外的支持機也趕來輪替,所以王松金與董斐成就近飛往西安落地加油,利用機械人員加油掛彈的時間吃點東西填填肚子,後馬上再起飛回到華陰上繼續把關,沒有一點休息的時間,好在當年年輕力壯,體力上面沒問題。沒想到已經過了中午仍不見任何日機的蹤影,他們的情報也未免太不靈通了!王松金和董斐成不甘心又枯等了接近3個小時,所以在交班的時候還特別順便一個俯衝,剎那間就滑進日軍佔領的山西邊境,對著播放日語的永濟電臺來回掃射幾個派司,以稍解苦候的不耐!

 這天下午14:30,終於在華陰上空出現了6架日本 「Toiol!其中的4架企圖對 B-29進行掃射,當時輪值警戒的中美戰機立即與它們交火!其中三十二中隊的鍾洪九分隊長,以及駕駛P-47的美軍312大隊Hawthorne中尉均各擊落一架敵機!

而當王松金與董斐成第三度來到華陰時,他們也發現有兩架日本戰鬥正在低空穿梭,而 B-29的周圍地面激起一股股飛揚的塵土!顯示日機在將B-29當成地靶來打!兩架P-40趕緊加速掩至,但日本飛行員太過於粗心大意,只顧著擇肥而食卻忘了自身的警戒,王松金冷靜地向敵機接近,按照常規董斐成應掩護他對後面的敵機攻擊,王松金認為這是十拿九穩的良機,所以他超前選擇敵人的長機,而將日軍僚機留給董斐成,「659」號P-40首先激射出兇猛的彈流!兩架二式戰鬥機立即如驚弓之鳥分散開來,於是形成追對的角逐,王松金一直沒有見過被自已擊墜的敵機,所以拼鬥起來格外勇猛!始終沒有讓日本飛行員有翻身的機會,甚至連近在咫尺的日軍佔領區也回不去,迫使那架中彈的敵機在最後關頭終於撞毀在地面!王松金終於確定了戰果,而董斐成則悻悻然地回來編隊,為他所追擊的日機逃脫了。然而被王松金擊落的那架「Toiol」,日本飛行員居然並未與座機同歸於盡,他爬出座艙之後仍沒忘記將飛機放火點燃,料想自己只要穿越很短的距離就可以返回日軍陣地,但國軍部隊已經將現場團團包圍!這名日 本飛行員毫不示弱又拔槍抵抗,雙方進行一番槍戰之後,他眼看已到彈盡援絕的地步,但卻拒不投降,最後竟在眾目睽睽之下,猛然跳進燃燒的機體殘骸中火化自盡!

 日軍為了那架B-29可謂損失慘重 ,但國軍也相對拼出所有氣力進行護衛,直到王松金與董斐成第四度往返西安與華陰之後,終於出現了日薄西山的景像,夜幕的籠罩將同時限制敵我雙方的飛行活動,但卻帶給 B-29最佳的天然屏障,危機已經解除,它將可以在搶修之後於夜間飛返成都,於是兩架P-40在晚霞輝映中飛離華陰上空,總計這一整天之間,王松金少尉與他的「659」號機共出動五次, 而飛行時間則長達11小時又l0分鐘!

王松金的作戰夥伴老戰友董斐成於三十四年五月二十八日,自陝西安康起飛P-51機四架,出擊河南邱之敵于低空掃射時,為敵高射炮火擊中,墜地陣亡。生前有戰績二十餘次。

抗戰勝利後三十二中隊解散,王松金分至八中隊全體飛行員在P-51前合影,左五穿卡其褲為王松金。

(摘自中國之翼一文,王松金伯伯確認無誤並加以補充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