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租借法案

 

在召募美國志願大隊隊員的同時,中國政府的外交官員也沒有閑著,他們積極和美國接觸,希望能獲得美國中國的資助。就像志願隊一樣,美國人很少把這些事當作永久性的事來作,他們希望這只是權宜之計,是在中國空軍能夠訓練並準備好作戰裝備之前,保護中國不受日本空襲的暫時措施。而獲得這些裝備的橋樑便是租借法案。

雖然租借法案原本主要是來援助英國的,但是中國官員立即了解到這個法案的重要性,並且據此要求獲得適當的補給。

早在一九四一年一月,蔣介石就要求羅斯總統派一位顧問來評估中國的經濟和軍事狀況,同時準備要求採用租借法案。羅斯福回應了蔣介石的要求,並且派了白宮顧問勞奇林.居里在一月底來到中國,從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待到三月四日。就在居里回到美國的那一天(一九四一年三月十一日),美國國會通過了中國的租借法案,羅斯福任命居里擔任對中國租借物資的協調者。

在華盛頓,有一躁鬗萷n極又具影響力的漢學家支持中國的租借法案,他們指出中國人一直勇敢、堅L地對抗日本人,只要有武器,特別是飛機,中國人就能把日本人驅逐出陸地。雖然在五角大廈的軍 事領導人並不相信這樣的說法,但是他們也希望能重新武裝中國軍隊,並予以組織和訓練。如此,中國軍隊就能夠牽制日本人,使日本人p致在太平洋地區膽大妄為。在這種迷思和希望的夾雜下,租借法案開始對中國打開大門。

一九四一年三月十五日,在美國國會通過中國的租借法案之後四天,羅斯福總統簽署此一法案並且宣布中國人可以提出租借的要求。

一九四一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國駐美大使宋子文晉見羅

(宋子文和柯載爾.赫爾簽定租借法案)

斯福總統,提出蔣委員長的建議。中國人要求擴大中國空軍。在毛邦初和陳納德的計晝中是要求六百六十架飛機,而宋子文則把要求提高到一千架,同時要求替換零件的補給和派出美軍顧問協助訓練飛行員。相較於陳納德在一九四0年九月和一九四一年一月間風塵僕僕的奔走,才能獲玩一百架的結果(而這還是在和英國政府的協調下才有的成果),宋子文的要求看起來有些過分了。然而一時彼一時,第一,羅斯福在三月初曾公開宣稱中國的防戴麍國的利益至為重要。第二,陳納德當年提出建議時,國會還沒有通過中國租借法案,然而此時租借法案已正式通過。所以當宋子文提出要求,他有理由相信,即使他的要求不可能完全實現,至少可以達成一部分。

一九四一年四月,居里把宋子文的提議交給陸軍部,五角大廈裡的人批評這個提議範圍太大。他們認為中國政府並沒作好準備要如何利用租借法案,因為「他們並p真,了解他們要的是什麼」,所以雙無法做好協調一工作。因此,美國採取了兩個步驟,為了回應蔣委員長的要求,美國將派一名高階空軍將領到中國,去評估中國空軍的需要,同時將有支美國空軍顧問團於一九四一年五月動身前住中國。

這個顧問團的團長是空軍准將,亨利.B.克拉格特,他也是菲律賓空軍司令。他率團在一九四一年五月十七日到六月六日期間停留在中國,這是第一次由美國官方支持對中國軍援任務。該顧問團在一九四一年七月回國後,將評估報告給總統以及租借法案管理委員會。

這份報告強調中國的確迫切需要戰鬥機和轟炸機來保壑什磢澈陞哄A並且作為打擊日本基地的力量。由於中國缺乏訓練有素的飛行員,也缺乏足夠的裝備訓練飛行員,克拉格特建議中國的航校學員和維修技術學員,都應該送到印度或者美國本土來受訓。只要這些人員開始接妥訓練,美國就會立即送出至少三百五十架飛機到中國(三百架戰鬥機和五十架轟炸機),並且從美國軍方派出足夠人手來操作這必飛機。簡而言之,這份報告至少證了當初陳納德在一九四0十一月提出建立美國志願大隊的構想,而當時有很多軍方領導人認為這完全是無稽之談。

隨著克拉格特的返國和報告的提出,租借法案管埋委員會通過了勞奇林.居里的要求。原則上美國將提供五百架飛機,交由中國人和美國人一起操作維修,美國並且代為訓練中國飛行員和技師。此外,國還貝w派遣一支永久性的軍事顧問團到中國,協助中國政府策畫和協調利用租借法案的方式,當然這些建議還是得看在歐洲的局勢而定。

雖然在一九四一年九月,美軍顧間團來到了中國,但是在十二月七日,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前答應給國的飛機始終沒一下文,在過了幾個月後也依舊無消無息。就這樣,在此段的時間中美軍志願隊依舊是中國抵抗日軍空中攻勢唯一有效的防禦戰力量。
(摘自陳納德在中國飛虎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