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大陸行

此次抗戰勝利六十週年慶,由北京航空聯誼會“會長李裕先生”下邀請函於【二戰空軍退伍軍人協會】成員,盼能共同參加與二戰助華美國飛虎隊員一起同慶,日期為北京八月十二號至十四號,十五號至昆明參加慶祝會兩日,共六日的全程自費旅遊行程。

但因種種因素,老人們都無法參加,只有我一人帶了兩大件行李由澳門進入大陸東莞市,八月十號從廣州出發,再搭乘火車(軟臥),在十一號早九點至北京,由旅行社派員接待住進了“北京軍區司令部招待所”。

放好行李後,馬上去拜訪住在北京的空軍官校第十五期生彭嘉衡伯伯,彭伯伯是“中美空軍聯隊”第五大隊的飛行員,曾參加了“芷江大會戰”,對於我的拜訪益常興奮。

雖然是第一次的踫面,彭家二老都一直笑口連開,大概我們都有共同的話題“中國空軍”,他家牆上掛著一幅著軍裝的青年,及一幅留美飛行畢業証書拷貝版(原始証書官方借去展覽後告之己遺失),他們的家境並不很好,彭伯伯告訴我他的退休金只同計程車司機一般,彭伯母(護士退休)的退休金,全用於自己的老年病醫藥費上,但有小兒子一起同住照顧他們二老,彭老心情開朗也滿意現在平靜的生活。

我贈送他由台灣帶去的四樣小紀念品,(上圖)中美聯隊口述歷史記錄片(皆由本人攝製及剪輯)一頂中美聯隊的紀念帽子,(下圖)中美聯隊抗戰專集一書及中美聯隊六十週年抗戰勝利紀念杯更是頻頻叫好,充滿感激之情,說此書內容的人和事他都曾經歷過,真是不可多得的書,將傳於子孫讓後人了解此一段歷史。紀念杯他小兒子拿去倒了茶水給老人,老人馬上叫:「唉!呀呀!不能用此杯,快洗乾淨收起來,這是寶貝!」

在老人家用了晚餐,飯後我拿出錄音機本想做採訪錄音工作,但老人還在興奮中,不便採訪。八點鐘由他小兒送我去搭車,並相約十三號【航空博覽會】見。

返回旅館得知台灣方面還有人來,馬上前往拜訪是官校二十三期的羅化平(中將)夫婦及友人共三人也住進飯店。

第二天(十二號),早上集合又有幾人來報道,有包括由昆明上來空軍官校二十四期的羅忠智伯伯、及住在北京“黃松山烈士”黃烈士的姪女黃憲一姊妹兩位女士,隨同另一旅館中的美飛虎隊員約兩三百人,乘大型遊覽車四五部,中國人有七八個人座麵包車,小車跟著大車走旅遊活動開始,因天氣不好上午參觀玉石廠下午參觀天壇而結束。

早早返回招待所,得知空軍官校第十五期,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一中隊B-25轟炸機飛行員何培茂,加入中共空軍後改名“何其忱”夫婦及女兒三人,從天津趕來參加明天最重要的紀念活動。

我連忙前去拜會,並同時贈上四樣紀念品,何老及家人見到這些東西都樂得合不上嘴,何老忍不住問了我三次:「這些東西是送給我的嗎?」我說:「是的!」他深怕我只是借他看看要收回去。

何老對那本書看了看說:「這本書寫的太詳細了太好了,我回去一定要看三遍、四遍!」看著老人一家興奮的樣子,心中也非常高興,兩年多來所有的一切辛苦都太值得了。

十三號是重頭戲,天氣也很幫忙不再下雨,坐著大型麵包車跟著遊覽車到了中共航空博物館,一大早就向導遊要了他的伸縮旗桿(不袗),把我從台灣帶來的空軍旗綁上,載上中美聯隊的帽子,我把手一舉呼道:「本車的朋友請跟著旗子走,別走丟了。」過過當導遊的癮。

露天會場的場面有些亂,外圍有人在管理不允其他遊客及記者進入,會場中大小官員及貴賓,座位最前放著一長列桌子,面對的我們,我們的長座位有十幾排,無固定的座位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我一看此情況可樂了,拿了空軍旗子到處找美國老人簽名留念,滿場跑來跑去(我也是亂源之首),正前方的草地上正在表演模型戰鬥機的大空戰也無心欣賞,空軍博物館內也不閱覽飛機,一心祗想得到自己獲得的戰利品。

左圖 航博館前排:本人、彭嘉衡、何其忱夫婦、後右中其女兒,左右為黃憲一姊妹兩位女士。
右圖
航博館:羅忠智老人穿載我帶去的飛行帽、風鏡、及氧氣面罩在戰鬥機前照像留念。

有些報社記者見我手拿中華民國空軍旗也趕來採訪我,被保安人員阻擋於外,我走出去接受大群記者採訪及拍照,說明來自台灣,好不熱鬧。(第二天買了多份報查看都沒有我的新聞,唉!白忙了一場。)

中午飯後,去長城旅遊,也依舊追著老外找簽名,回到招待所後一數共有二十幾位簽了名,收穫不錯心情好極了。

圖 釣魚臺賓館晚宴:後排三起何老胸口上為一中隊隊徽,羅忠智、羅化平夫婦及友人。
右圖 釣魚臺賓館晚宴:與飛虎老人及家屬領取紀念品

晚飯在北京釣魚台賓館,國宴廳聚餐,由北京航聯會主席“李裕伯伯”主持,場面很正式美國友人穿正式的西裝及禮服出席,因不知會有此場面(會前並無人告之在釣魚台賓館,出門後才知。),中方的人都穿的普通,感到有些失禮。菜色及服務都是一流,飯後並有小紀念品相贈,賓主盡歡。

回到招待所己十點,大陸知名網站“龍騎兵”版主來訪,有陳大嘴、陳興、325旅三人,馬上拿出我台灣帶來百多件的抗戰文物,請他們欣賞並介紹相談非常愉快,午夜兩點才依依不捨離去。

第三天是旅遊盧溝橋及故宮,故宮之前有去過,但早上約了親友朱一雲表姐相見,所以離隊不參加最後一天的行程。

十五號,美飛虎隊前往昆明旅行,我前往成都辦“抗日文物個展”,非常感謝原為成都“華西都市報”記者劉小童接待及安排住宿,並忙於找各報記者及電視台記者報導此事,展場就在我住的旅館“王府井商業大廈”,利用大型客廳佈置展出,準備展兩天星期六及星期日,免費開放於成都市民參觀。

成都王府井商業大廈11樓A2展示場,張義聲伯伯與我和影留念。

星期五下午,各新聞媒體到達,同時由“昆明電視台”記者李肖偉把張義聲伯伯接來(張義聲,空官十二期,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一大隊三中隊B-25轟炸機飛行員),記者們鎂光燈閃亮不停,我贈老人小禮物後,帶老人參觀文物,因此次一人前來帶的東西太多,所以此次以文件小東西為主約一百二三十件文史資料,老人看得津津有味。

等記者們都走了,老人不放心左顧右盼確定真沒人在他背後,才低聲同我交談內心事,使我震驚不己,相信老人在文革時一定受到極大的破害,至今多少年過去了,依舊在擔心害怕。唉!這心結將是一輩子的事,看來只有走進了棺材才能結開。

星期六,一早買了一堆大小報館的報紙,沒一家報導此事,我都快成了瘟神了,苦守兩天真是只有小貓兩三隻,兩天來,上來查看的保安比觀眾多,成都的電視新聞有播出約一分鍾的介紹。三星期以後,人己返台,友人劉小童來電話:「張老來參觀你的二戰文物展,報紙新聞出來了,到時幫你寄來。」

此次劉小童及李肖偉二位真幫了大忙,不但幫我還贈我書一本是【駝峰航線】劉小童所著,另為【超堡隊】B-29 IN CHINA共兩本李肖偉所著,兩位都花了五六年的時間收集寫作,寫作內容之豐富真可算得上中國戰區空軍史學家了。

星期天下午得知,兩位把風塵扑扑剛從昆明回到成都的陳應明伯伯接來看展,陳老的名片上“中國航空首席工藝美術師、航空史顧問….等”名稱很多但都同航空有關,陳老不但是中國航空史專家也是飛機模型機專家,年近九十精神好得很,教做模型機的徒子徒孫一大堆,現在他徒弟正在打造一架一比一全金屬的P-40大模型飛機,陳老飛機模型現在己做不動了,但還正在寫一本【中國航空史】的書,書內各型式飛機插畫圖也是自己動手畫,太了不起了,真想留下同他學手藝,期待他的新書出版。

同行的還有“南方人物周刊”的記者馬金瑜小姐,及台北駐成都“東森電視台”蔡慶立記者及攝影師一同前來,小店一下又熱鬧了起來。我送陳老的小禮物他也當寶,一直抓在手上,真是他鄉遇故知,我看了更是樂在心底。但“東森電視台”兩位記者好像沒出到力,採訪後,又是石沈大海,沒有消息。

星期一前往拜見陳學波伯伯(陳老是空軍航校七期畢業,在四大隊服務),國軍徹退回台,他在廣州被圍無法逃出,中共人員問他是否能在飛行,當學生的教官,他說身體壞了無法飛行,就讓他去種田,結果後大半輩子都成了農民,也就因為如此決定,在文革時有些同學被鬥因而自殺,他逃過了,現安享晚年。

            本人與陳學波伯伯和記者李肖偉合影               劉蓉女士和我在醫院探望高麗良阿姨     

原本,打算打道回府,劉小童告訴我,己聯絡好了昆明從事文化事業的劉蓉女士,正在辦航空展,會埸中停放劉老徒兒打造的一比一尺寸模型機P-40及戰鬥直昇機兩架及一比二十四的飛機模型百架,以及聯絡了高志航女兒高麗良女士(昆明航聯會主席),歡迎我前往。

馬上訂機票星期二前往昆明,劉蓉女士及司機前來接機才知兩人聯絡有誤,展覽會要在十月份大型的P-40模型機還沒好,高麗良女士人在醫院,人都傻了。己來了就走走看看昆明吧!老城街小車多此為第一印象,劉女士的公司在郊外人車不多,但在現代化的大樓中,卻有不少馬車在路上跑,有不少人是以馬車代步,感覺兩者之間,有些不協調,因公務用車也不便叫司機帶我到處走走。

第二天到醫院拜訪高麗良女士,高阿姨還好沒有病得很厲害,講話非常和藹可親,人也很風趣,在病床上依舊忙於“飛虎紀念學校”成立的計劃,告訴我九月六日昆明有抗戰勝利展覽(香港展一個月,再移至昆明展),到時陳香梅女士一家十餘口也會前來,希望我也能呆到那個時侯,一起展出(要等上兩星期),時間上等太長了,祗能向她抱歉。

高阿姨對我所要展的東西很有興趣,馬上打電話給一友人“雲南電視台”“白金風尚雜誌”主編葛洪保聯絡,並講好第二天去拜訪他把展出東西拿去給他看,他可以在雜誌上發表。

第二天,司機開車載我至醫院接高阿姨一起去雲南電視台,我請高阿姨人不舒服就不用去了,老人堅決要去,高阿姨說:「我日子不多了,在活的時侯要為空軍的歷史多盡些力。」同他父親高志航一樣有著濃濃的愛國的情操。

真沒有想到“白金風尚雜誌”主編葛洪保這樣年輕,他贈送了我一本他們出版印刷精美的雜誌。我把收集的文史資料及相片拿出,向他解釋內容,他認為有用的東西就影印下來。我贈予高阿姨的“中美空軍聯隊”一書,高阿姨也借給他做參考,口中還不停的說:「別弄髒了,記得要還給我。」

返回醫院途中才四點多,高阿姨一定要請我吃昆明有名的【大救駕】,車子停的比較遠些要走些路,看著小跟班(照顧高阿姨小姑娘)扶著她慢慢走在前面帶路,一定要請我吃飯的那一份心意,使得我這晚輩心痛不己,真希望能在為她再做些什麼分擔些事務。

百年老店【大救駕】關門內部修整,悹堨~外一群人在忙著要等明天才從新開張,來得太不是時侯了,只好走路至另一家有名氣的【雲南過橋米線】,每人點一大碗“雲南過橋米線”,及一盤“大救駕”共吃,才知“大救駕”很像台灣的白年糕薄片軟軟的同蔬菜炒在一起很好吃。

昆明這次什麼也沒玩到,卻也覺得不虛此行,猶其是認識了高阿姨,對於她人在生病中但開朗的笑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希望我同他年紀一樣時也能活得那麼有開朗有活力。

此次出來最主要的是想突破中國對我的“中美空軍混合團”網頁封殺,至今六十年了依舊不讓人民知道此段歷史,此行成果如何我說實話我並不滿意,卻也無耐,只有等後續的發酵才知了。己出來一陣子了,是該回家的時侯了,請司機幫我訂明天回深圳的機票,不管如何我依舊會努力下去。相信中共的想法遲早會改變,懂得如何尊重歷史,只希望這段時間,別來得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