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長余老炳的故事

在多少豐功偉績之前,這故事似乎是微不足道,但是一個人從 國父大元帥府任機械員起就一直在空軍服務,使您會覺得他實在是「平凡的偉大」!

中華民國快要誕生的時候,全國都在革命熱潮的動亂中,尤其在革命發源地的廣東。這是時代交替的當口,仁人志士揭竿起義,凡夫俗子聞風響應,而宵小流氓也就混水摸起魚來,從城市到鄉村,普遍在騷動中。

在廣東清遠縣,靠著北江岸邊,一個村莊叫胡蘆嶺;村中一家農戶余章祐夫婦,倆人帶著三個孩子,平平安安渡著歲月。突然意外的災難使他們傾家蕩產

,幾十天的霪雨,北江水漲,洶湧的激流捲走了他們的田地;接著一場火災吞沒了他們的住屋,事情就是如此的巧合而無情,他們一家大小無法在當時動亂的農村求生活,逃難吧!逃到那東方的蒙特卡羅去,在澳門有余章祐的表姐。這樣的一個樸厚的莊家人,到了這樣繁華而罪惡的城市,靠什麼求生活呢?只有出賣勞力,他們替別人挑水維持生活,一角錢十八擔從銀坑(中山縣境)把水用船運到澳門,再以一角錢五擔的價格賣給吃水的人,生活雖然有點苦,但收入倒也能夠維持一家大小的生活,大兒子余炳揚還能在私塾先生那裡去讀「人之初」。

這時候,北京的滿清王朝早己給國父領導的革命力量掀翻了,社會秩序在逐漸恢復。余家卻又出事了,因過重的操作勞動累病了太太,減少了人力就等於減少了收入不說,憑空又得支出一筆醫藥費,應付這突來的逆境,只好叫十五歲的大兒子余炳揚輟學,分擔了父親的責任,他是個勤苦而要強的孩子,可憐他受了這殖民地買辦階級凌人的氣燄的影響,他覺得要出人頭地要改善生活一定先得會說「洋話」,於是他白天給人挑水,夜裡便在一個華僑李占士家裡學英語。

沒有好久,他連每月一塊五角錢的學費都付不起了,退學的前夕,李占士問起他退學的原因不禁打動了他的同情心,便自動介紹余炳揚到一個法國人利古開的製冰廠去作學徒。

學徒的工作更苦,但余炳揚知道這比挑水有出路,所以他更辛勤的工作,並且為了報答李占士的恩惠,他還要在中午休息的時間來給李家義務挑水,早晨他在家中吃些冷飯出來上工,中午在李家踫到有剩版的時候就弄點來應付應付肚子否則的話就忍到晚上下工再回家吃。

這樣工作了三年儘管肚子常常空著,但關於機械知識卻一天天的充實了腦子,東家利古特別讚賞余炳揚的能力和成績,所以當他展開新的航空事業時就想到了余炳揚,利古在美國買了一批水上飛機開辦利古航空公司,準備開闢澳門到香港和廣州航線的時候,余炳揚就被選派去學習航空機械修護。

兩年後,余炳揚二十歲了,智力體力都發展到了成人的地步,技術學成了,公司也準備完成了,突然英國內閣不同意利古公司的香港航線,以致使公司陷於停頓的絕境,這對公司是個大損失,但余炳揚卻因此得到一條新的路線。

因為國父聽到這段消息之後,便派人接洽收買一經商磋便告成功,連人帶機便成了革命軍的空中武力,當時隨機參加陣營的有飛機師維納.斯密司(美國人)、張為長、陳興雲,機械師有楊標、余炳揚、吳勢、蘇榮、關駒、明波、余伯益、溫仲賢、黃金、黃帶、何金富、何生、楊夫、曾滿、胡敏生。

這是民國九年的事情,當時革命軍中的機械師余炳揚,就是三十年後空軍振華部隊監察室技術監察官余炳揚,我們都叫他「余老炳」。

當時航空隊成立後就參加對桂系軍閥作戰在民國九年八月十五日轟炸觀音山敵軍,竟一戰而勝,這是余炳揚參加革命空軍陣營後,參與的第一件功績。

民國十一年七月,革命軍開始北伐,空軍配合攻擊,大軍進入江西時,敵軍前後夾攻之下陸軍退入福建,空軍只好炸毀飛機,隨軍撤退。余炳揚和十幾位同事,徒步由端金、大庾、福州到馬尾再乘船到上海,在路上走了三十五天,行李丟光了,受盡千辛萬苦抵滬後方才知國父早己脫險,一路辛苦爽然若失,國父叫張為長在江灣租了一幢房子給他們住待命。

三個月後,革命軍整頓陣容,回師廣州彌平叛亂,余炳揚於十二月五日返回廣州,國父體念這十幾個人的勞績和對革命的熱誠,特別親手寫給每個人一張派在大元帥府飛機第一隊,任機務員的手令,從此余炳揚就一直堅守在空軍的崗位上,可惜隨部隊行動把那張珍貴的手令被他自己弄丟了,他特別感到懊喪。

余炳揚一直幹著機務員,民國二十一年他被派到廣西航校任機械長,二十二年又回廣州任機械長。抗戰開始的前一年,二十五年八月十三日他被編為振華部隊機械長,到三十四年升任機務長,三十五年升技術監察官,此時他己在空軍服務了十五個年頭。

部隊中因為余炳揚為人親切,且在空軍己是個老前輩了,所以大家都喜歡稱他“老炳”,老炳在別人的心目中所造成的地位,並非是個空軍老人而己,許多人提起他就豎起大姆指,是推崇他的技術,飛機引擎一響,他聽了就知道什麼地方有毛病,有的甚至近於離奇怪誕,可是大家都深信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

中美空軍混合團返國後,第三大隊二十八中隊(延用廣州的番號)駐防在恩施,他們這批廣州原二十八中隊的機械人員,一起到印度受飛機修護訓練後,也隨隊來到了恩施,保養修理隊上的P-40戰機。

有一次,時間是三十三年八月老炳駐防在恩施,十四航空隊有一架C-47預備飛重慶,起飛前發動機動不起來,電路又暢通無阻,動員了所有美國在思施的機務人員,修了三天找不出毛病,後來一位參謀介紹余老炳來試試,C-47美國飛行員起初看了他的樣子,絕不相信他會弄得好,在可有可無的情形下就讓他修看看,余老炳帶了一個軍士鐘通二人,就僅僅用了十分鐘後一試車,竟然引擎雷鳴了,美國人看了瞠目結舌大為嘆服。當時,一傳開余老炳出了名,中美空軍人員都知道二十八中隊有這號人物。(戰地風雲中「中國機械長」田景詳寫了一篇文章特別提到此事。)

此後C-47美國飛行員每次飛思施時,總要找他聊聊天,帶給他些禮物直到抗戰勝利復員回美國,仍不時寄點東西給老炳。另一次美國人的一架P-40換了發動機後螺旋槳不變距,美機械士修了三個禮拜換了所有的電線仍無結果,老炳看不過去告訴他們毛病在哪里,竟遭他們的斥笑,後來老炳趁他們吃飯的時候,三弄兩弄給搞好了,等他們發覺之後狂呼「頂好!」不敢再小看他了。後來P-51問世了,美機械人員都先要去受訓,而老炳卻例外的「免了」。

隊上美籍機械士在第二十八中隊隊徽木排前合影

老炳只讀了兩年私塾,講不出什麼機械原理,提到這一點,也常會使老炳黯然失色,否則他也不會做了三十年的機務員到現在仍是一個上尉技術監察官。記得三十二年的時候,老炳曾參加一次少校考試不及格。三十四年又參加一次,結果上級有公文叫他不要在參加考試聽候提升,到今天一恍又是多年老炳自己表示,他不在乎這件事,這是上級的責任(我們知道他講得不是真的)

抗戰時,他一個人帶了四十名機械士維護一個中隊的飛機,一直有七年沒有出過差錯,七年!全部抗戰時間的百分之八十八。老炳憑自己辛勤努力的工作,仰不愧於天,府不怍於地,今天對國家社會、家人、親友都可以交賬了。究竟老炳在這社會中得到過什麼,太少。而他對國家的貢獻,卻比我們那些受過完整教育和充份培養的人,多得太多了。
(摘自中國的空軍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