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隊第八中隊 王延洲

192010月山東省日照孫家村一個農家,十五歲唸完私塾後王延洲去青島當一名學徒。1936年春在國軍29軍當連表的堂兄王延德把王延周送到29軍北平南苑軍訓團受訓。

1937年“七七”事變時,軍訓團也參加了對日作戰。王延洲在戰鬥中不幸左腿負傷。後來,軍訓團敗退,由第3大隊大隊長馮供國(馮玉祥之子)宣佈:軍訓團解散,有家的回家,有親友的投奔親友,願意繼續抗日的,3天后到河北省固安縣集合。王延洲於1937年底到達湖北省均縣,經軍訓團學習畢業,分配到部隊當班長。由於原軍訓團規定:學兵“畢業後當軍官”,故大家都不滿意。王延洲同4

同學合謀開小差,跑到西安報考黃埔軍校第16期,黃埔西安分校。1940年畢業被授予准尉軍銜。

194012月黃埔軍校畢業前三天,一個偶然的機會,王延洲在西安街頭看到空軍官校招生廣告,當時中國的空軍太薄弱,最令人氣憤的是日本戰機經常落到我們機場後拔走旗子!侵略者肆無忌憚的挑性。他想如果能夠開飛機打鬼子,豈不更過癮?他興衝衝地把這想法告訴堂兄王延德的時候,被堂兄斷然否決,認為飛行技術很難不說,飛行員的命最輕!執拗的王延洲背著堂兄報名。

沒有想到出奇順利,王延洲被錄取空軍軍官學校第14。他到昆明航校學習飛行理論後在1941年被派往美國受飛行訓練,1944年春回國後王延洲被分派到中美空軍混合團第三大隊第八中隊。

199462日下午,王延洲駕駛P-40N戰鬥機做首次任務。三大隊一共出動了二十二架P-40戰鬥機掩護十五架B-25轟炸機去炸日軍占領的鄭州火車站,第一次任務又緊張又興奮,注意力全集中在編隊及巡視四週看有無敵機出現。B-25順利轟炸後正要回航的時候,王延洲的發動機突然停車,飛機往下墜,他急出一頭汗,此時才發現儀表版上的油表紅燈亮了,原來是副油箱油用光了,他馬上切換至主油箱,重新起動引擎時己不足一千呎高度,趕緊拉升天上尋找自己的機群,王延周回拉到三千呎時,突然他發現左前出現一個小 黑

點,對頭而來,推著油門追上查看,不一會己清晰看清機身上的白底紅太陽,這是日軍九九式運輸機。

我第一次和這個大傢伙靠這麼近,它也己發現了我,所以晃著臃腫的身子要想調頭,我哪肯放過,猛拉操 縱杆,180度轉到它右後,按電門六挺機槍同時開火,王延洲回憶時顯得異常興奮和兩眼炯炯有神,一梭子彈擊中敵機的油箱後,它即爆炸成一個大火球栽了下去, 踫地一聲巨響撞到地上升起一朵蘑菇雲,返回基地後機械士檢查後,發現王延洲一共只用了十八發子彈。

二天,遇到美籍分隊長的時候,他告訴我昨天晚上,捷聽到日本的無線電電臺有一架載了七名日軍將官的飛機在徐州失蹤。從時間和地點推斷就是我幹掉的那架運輸機,王老禁不住揮手連乎:「痛快、真痛快! 」

整個抗戰時期王延洲先後有八次穿越駝峰記錄。同年8月,王延洲和戰友在湖北嘉魚長江上空轟炸日軍運輸船時,一架日軍零式戰鬥機突然向他俯衝過來。“逃跑已經不可能了!敵機一進入有效射程,我先開槍了。其實就是一瞬間的事,誰先開槍誰就贏了。”

在擊落敵機後,王延洲還沒來得及高興,他的戰機突然失速。眼看戰機就要墜毀,在離地面還有約100米時,王延洲僥倖踩滿油門,平飛一段時間後脫險。

大難不死的王延洲在隨後一年多的時間堙A先後在遭遇戰中擊落 兩架日軍零式戰鬥機。“我擊落的第五架飛機是當時日本先進的戰鬥機”。當時我們正要去湖南嶽陽破壞一個日軍軍火庫,剛剛飛到洞庭湖上空,突然發現漫天雲彩的空隙堙A一架敵機正在往上爬行。等它露頭進入射程範圍,我一排槍掃下去,這架敵機就完了。”

按照當時中國空軍的規定,擊落5架以上敵機即授予“王牌飛行員”稱號。1944年秋,王延洲成為中國空軍為數不多的“王牌飛行員”,並獲得近6萬元的獎金。王延洲把其中的5萬元捐獻給了貧困青年學生。當時,這筆錢可以供10個青年學生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之用。

“那時候隨時準備為國捐軀,要錢有什麼用呢?”王延洲說。他告訴記者,他位於四川一個空軍基地的宿舍埵釣漹i床,他睡其中一張,另一張在6個月堛聽X來7次,這意味著有7個戰友犧牲了。

1946420日,王延洲駕駛L5型飛機從四川飛往徐州。午後,天氣突變,風沙大作,能見度達到最低的限度。王延洲最後迷航,隻能操縱飛機下降高度,降落在一片麥田裡。

王延洲駕駛的飛機降落到了解放區河北省清河縣。一位民兵大隊長把王延洲安排在老百姓家裡吃飯、午休。次日,王延洲又輾轉來到了邯鄲軍區聯絡部,受到熱情接待。

1948年春,王延洲調到東北老航校。當時,對駕機起義人員的政策是走留自願。校領導正式徵求王延洲個人的意見。王延洲同意留下來從事飛行教員的工作,被列入航校駕機起義人員的名單。

1948112日,沈陽解放。王延洲隨部隊到北陵機場參加接收工作。1949年春,王延洲調航校公主嶺2中隊,秋天調北京新組建的飛行中隊任飛行教員。101日,王延洲駕駛P51戰鬥機參加了開國大典空中受閱梯隊,飛越天安門廣場上空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他回憶說:“我當時駕駛的是一架P-51型戰鬥機,在飛機的座艙堙A我親耳聽到了毛主席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