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空軍五大隊芷江慶祝活動

 

月下旬去看李老,他高興的對我說,我去參加了芷江聚會,你真應該也一起去很熱鬧的。那一陣子住北京的彭嘉衡,一直打電話給我要我一定要去,說咱倆芷江見,我太太身體很不好不能去,又擔心我一人出遠門,看在我非常想去的樣子就說:「除非找到一個伴,一起去有照顧。」你那時人又在大陸不知如何聯絡,所以我找我在芷江時五大隊的機械長嚴月波老人一同去,嚴老雖然也八十多歲了,但體力也行,我太太終於答應我的「芷江行」。

大陸開放了那麼多年了第一次回去,不但可以舊地同遊,還可見到近六十年不見的中美戰友心中興奮之心情可想而知,一路上一點也沒有感到疲勞,窗外的景色佔滿了我的心堙A行程大致如此:

九月四日從中正機場出發,我們二老先做飛機到了香港,下午時分在搭船到了蛇口上岸,此時我的機械長嚴月波老人的大陸親友己等在那兒了,並送我二老到火車站,車票也買好了直接上火車(軟臥)前往湖南懷化。

九月五日,下午到達了湖南懷化,芷江的接待人員己在火車站等我們,坐上汽車送我們到芷江的五星級飯店“長城賓館”103號房休息,等待明天的重頭戲。

九月六日,司機接我們到會場,參加和平化節的開幕慶祝典禮,場面很大聽接待人員說芷江前來的百姓有近兩萬人參加,美國飛虎老兵及家屬有近百人前來,中方空軍有十五期的彭老也坐火車從北京趕上來了,還有十三期的林如水、十一期的吳其,多少年不見了,大伙相見從近況到兒孫,真是有說不完的話題。

日本受降遺址:後左起吳其軺夫婦(11期)、彭嘉衡(15期)、林如水(13期)、李繼賢(16期)、嚴月波(機械長),前方為接待人員。

芷江和平化節的開幕慶祝典禮

中美隊員到飛虎紀念館參觀

繼賢、彭嘉衡和美飛虎隊員一起種下紀念樹苗

我這次也帶了幾頂中美聯隊的帽子送給老戰友,載在頭上,要大家知道我們是的中華民國的空軍,慶祝活動中也特別介紹了我們這群當年的中美飛虎隊員,我帶去十多張穿空軍軍服的相片全都被人要去還不夠送,還有不少當地百姓找我們合影,並要我在紀念冊上簽名留念,突然間我們成了明星一樣的受歡迎。晚上並有大型的歌舞慶祝晚會,並贈送每位來賓一人一份非常好的慶祝抗戰勝利精美紀念品。

九月七日,上午中美隊員到飛虎紀念館參觀,除了合影留念外,並向當年芷江抗戰犧牲的烈士紀念碑獻花,埸面莊巖而榮重,並和美飛虎隊員一起種下紀念樹苗,真是很有意義的一件工作。

南京方面也有來邀請函,在九月九號開始有慶祝活動,希望我們芷江慶祝會結束前往南京,但全程要自費,同時南京旅遊的各景點也不管接待,自己自行前去,我們都不感興趣,沒有一個人要參加,所以芷江兩天的慶祝活動結束各自返回家。

下午,接待人員送我們到火車站搭五點二十分火車返回深圳,依依不捨相約兩年後再相見(每兩年辦一次,此次為第二屆活動。) 並告訴我們下次再來時芷江機場的工程己完工,到時不用在搭長途火車及轉汽車辛苦行程,直接搭飛機就可以飛到芷江了。

九月八日,中午回到深圳在搭巴士至香港回台,精神體力都沒問題,一路順利回到了家。此次旅行大陸,真是有吃有玩還有東西拿,中共這次真的下了大本錢搞慶祝會,不但在芷江,全國各地都在舉行慶祝抗戰勝利活動。反觀國內的不重視態度,同時又在抗戰勝利六十年時,把對中華民國具有歷史意義及貢獻的空軍各大隊番號裁策掉,真使人深感痛心。

看著李老一臉不高興的表情,我看見客廳的電視機上放了一架P-51的模型機,馬上轉一個話題說:「這P-51哪兒找來的。」
李老一下興趣就來了,馬上說:「是從夏威夷買回的,花了一百多美金,上是美國徽我弄了一個國徽貼上去,我兒子在美國有個朋友還有一架真的私人P-51飛機,還能飛呢!」
「您老現在還想飛嗎!」我問
飛P-51一定沒問題,飛了近六百多小時,我太熟了。」李老一本正經的回答。
李媽媽馬上在一旁吐糟:「你以為自已才幾歲,十八嗎?」
李老對著我笑著沒講話,但我知道他心堣@定在想:「年齡不是問題,技術到家就可以啦!」

李繼賢伯伯送了我一份「北京晚報」是在芷江接受大陸記者採訪:原文下載如下:

如果一個地方能讓游子六十年魂牽夢繞,那里應該是他的故鄉;如果一片土地能讓軍人念念難忘,那里應該是他的戰場。
      初秋九月,我們尋訪的腳步也變得更加匆忙,因為和幾位老戰士前緣相約,筆者再次登上南下的列車,在湘江湖水之畔的抗戰受降名城芷江,見証了幾位老人受降坊前振徹長空的和平吶喊。此次相聚的老友中,有兩張面孔尚不為京城讀者所熟悉,經我們的老朋友彭嘉衡引見,記者方才得知,這兩位老者便是離別祖國大陸六十載首次回鄉尋根的“飛虎大哥”九十二歲高齡的台灣飛虎戰士李繼賢和他的老友,當年的飛虎機械師八十五歲的嚴月波老先生。很高興能對李老採訪的工作。

筆者:六十年了,故地重游,又見到這許多故人,您激動的心情不難想象,叮囑您老一句,幾天的慶典呢,體力和情緒得適當分配。
   
李繼賢:(洪鐘般響亮的聲音)出門前老伴也不放心。有他(嚴月波老先生)陪著我,我們慢走慢逛,節奏好得很!再者說,別看我九十二歲啦!可我還有個盼頭吶,盼不到,我還不走吶!
   
筆者:我們的“盼頭”不謀而合…..您看上去也就七十,真想不到您是這些“飛虎”的老大哥,我了解您當年也是成都空軍官校十五期的學員,卻怎麼年長彭老他們這麼多呢?
   
李繼賢:哈,我那個時候成績不好,是“復讀生”吶,當年我其實十四期就報考了,可是沒有考取。我就回去好好用功,方才考上了十五期嘍!你想啊,那時候想要當飛行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呀
    筆者:難得您這份坦率和風趣。
    
李繼賢:其實我當年考航校時說小了幾歲,若論起在飛虎隊里,我可是長官呦
筆者:看了您帶來的珍貴作戰記錄,1944年到1945年間短短幾個月,您就升空作戰五十幾次且次次立功而歸,還飛過駝峰航線,可謂功勛卓著!但這上面也有個別的時間是沒有飛行記錄的,是資料留存己經不全面了,還是另有原因呢?
   
李繼賢:這些時間我沒有偷懶呀。19441945年間打仗打得很兇,人員減少很嚴重,別看我考航校時比較曲折,上了戰場還是可以的,就被選做“檢考官”負責新飛行員的培訓考格核,這些沒有記錄的時候,我這個“復讀生”在忙著“pass”別人嘍,我還清楚地記得那時候有好幾個空有報國熱情,(飛行)技術不過關的新兵硬是被我攔在了“鯊魚”(P-40戰鬥機)機艙門外,也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記不記得我這個鐵面的“檢考官”,還嫉不嫉恨我了…..
     筆者:畢竟,上天作戰不是兒戲,您當年的鐵面無私是對飛行員負責任的態度。如今海峽兩岸都在不斷溝通….
     李繼賢:(提起兩岸之間,李老的神情略顯凝重)是呀,六十年啦。離開時我和你一樣的年輕啊,現在回來的已經是這麼一個老頭子啦….在那邊,特別是這些年退下來,和老伙計們聚在一起,思鄉的情緒總是我們的主題…..
     筆者:這次和嚴老回來,還能尋到當年打“鬼子”時的影子麼?
     
李繼賢:變化大啦!現在的芷江,我完全沒法想象,原來那麼個小地方,藏在這湘西的深山叢林里,日本人都難找到。現今卻成了這樣中等規模的縣城,聽說這回請各國老兵參加的“和平節”也已經是 第二屆啦不易啊!我們兩個老頭子一路飛過來看這湘西、這湖南變化大得實在不敢認了。但好像惟一沒變的,就是鄉親們,對人這份情誼。和吳先生(杭州飛虎吳其軺)聊天,他剛剛去了當年被日軍擊落的龍頭庵走了一遭,還找到了當年的救命恩公。山里的老鄉們日子尚算不上富裕,迎接他卻敲鑼放鞭炮,弄得好像過年,這份情誼呀,我們老了,要告訴兒孫們….能讓他們回來為山里的百姓們上生活做點兒什麼,我們才好受些。
    
筆者:今年國民黨、親民黨、新黨的主席先後來大陸訪問,而台灣著名學者、在大陸人氣頗高的李敖先生也將近日造訪北京等地,相信兩岸的態勢會更快地朝我們共同希望的方向發展。
   
李繼賢:這點我們兩邊人民都有責任嘍,像我們台灣百姓有著親身的感受,台灣水果來大陸後,在台灣芒果從三四十塊錢漲到八十多塊(新台幣)。盡管比過去價格高,可是我們這些老人吃著好像比過去還甜。就像佳肴,有親人和你分享,才更有味道嘛!為了這個盼頭,我會等到那一天….

李老說回台後我就去看鄭松亭(老師),向他報告芷江慶祝的活動的情形,我從他的眼中看得出羨幕的眼神,我知道他也真得很想回去看看,但他及師母的身體都不太好,年老了只剩下了無盡的回憶,真希望下次能同鄭松亭共遊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