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健兒
  功譽崇隆
         

轉載於世界日報 陳邦夔

青天白日勳章,乃國家重要名器,係對軍人抵禦外侮,保衛國體,著有非常戰功者授與之,此為作軍人者至高無上之榮譽。中華民國國軍自建軍以來,獲此勳獎之官兵,可說是鳳毛麟角,軍人珍視有若第二生命。先總統蔣公,畢生獻身革命完成東征、北伐、抗戰諸役,功業彪炳,所以受政府勳獎,雖有層級高過青天白日勳章者,但卻最尊崇此勳,故長穿著軍服時,只掛此一種勳章,可見對其之重視。

 

空軍第一位受此殊榮者,為民國三十二年頒授給夫人宋美齡女士,酬其擔任航空委員會秘書長未久,即創建空軍,訓練空軍飛行員培養氣質,效忠國家,陸續產生空中英雄,抗日戰起,均能義無反顧,以少勝多,以弱擊強,為國爭光,其能犧牲奮鬥,視死如歸之精神,堪昭日月,贏得空軍景仰,宇內同欽,經政府頒發青天白日勳章,以酬其功。

 

第二位是空軍第四大隊二十三中隊中隊長周志開上尉,在對日抗戰中,先後擊落日本轟炸機六架,偵察機一架,英名遠播,因而擁有當時空軍驅逐部隊「空軍王牌(Ace)」之榮銜。

周員一身是膽,任務頻繁,作戰剽悍,使敵人睹機喪膽,為我抗戰初期奠立信心,中外人士莫不欽仰!周員畢業於中央航校第七期,分發部隊後,即參與對日抗

戰,因部隊戰鬥人員損耗過重,幾無休歇時間,於民國三十二年六月六日,日機群突襲我梁山機場投彈之際,周員冒險登機升空,連續擊落敵機三架,榮獲蔣委員長召見並親頒青天白日勳章,周員係首開空軍飛行員受此最高榮譽之軍官,惜於同年十二月十四日,駕機飛往鄂西偵查敵情完成任務返航時,座機失事殉職,正期九天揚威,續創佳績,卻遭英年早逝,殊堪痛惜!
 

第三位是前航空委員會主任,兼空軍前敵指揮部指揮官周至柔將軍,因在任內領導空軍改組為「空軍總司令部」,旋即擔任空軍首任總司令職務,在其任內建立制度,廣納友省航校畢業之飛行幹部,培訓飛行新秀,使其在抗日戰爭中,縱橫長空,屢建奇功。

政府從大陸轉進台灣時,使全軍完整遷駐,上下一心,忠貞不二,卓著功績,經政府頒發青天白日勳章,以崇其功。 將軍為保定軍官學校第八期畢業,歷任陸空軍

 軍事要職,夙為最高領袖蔣委員長所信任。

 

第四位是前空軍第一路司令張廷孟將軍,將軍在對日抗戰諸役,敵情判斷正確,指揮作戰,常能擊敵要害,擄獲豐碩,表現非凡,乃於民國三十三年「八一四」空軍節,與周至柔將軍同受此項殊榮。將軍為黃埔軍官學校第三期,廣東航空學校暨蘇聯航空學校畢業,歷任大隊長、司令、南京受降之空軍代表,並主持東北地區空軍對日抗戰勝利後之接收工作,以及聯合國軍事代表團團長、空軍總司令部參謀長等職。

 

第五位是前空軍第五路司令官王叔銘將軍,因在其任內抗日戰爭爆發,奉命赴俄國招募飛行志願軍,並接受俄援飛機來華助戰,回國後即親身投入戰鬥行列,以劣勢裝備對抗日軍,常以寡擊眾,摧轟敵人兵員裝備暨重要設施極多,幾經危難,均能履險如夷,直到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成立中美混合聯隊,我空軍如虎添翼,促使日本零式戰鬥機暨九七轟炸機,不再擁有優勢,將軍駕B-25轟炸機縱橫長空,常常對日軍進行空襲報復,各項戰役,無役不與,戰果輝煌。

因其作戰勇猛,日軍見之喪膽,盟軍莫不讚佩,博得「王老虎」英名,民國三十三年「空軍節」獲政府頒青天白日勳章,以酬其功。將軍畢業於黃埔軍官學校第一期,曾隨先總統下野後赴溪口共度危難,來台後先後任職空軍防空司令、副總司令、總司令、國防部參謀總長、駐聯合國軍事代表團團長、約旦大使等職,畢生除作戰外,雅好國劇,「大鵬劇團」之成立,中外聞名,飲水思源,皆將軍之賜也。

 

第六位是前航空委員會副主任,改組後之空軍副總司令毛邦初將軍,以在任內對國軍建軍備戰並輔弼總司令卓著功勳,而於國三十三年「八一四」空軍節與周、張、王前三位將軍同時奉頒青天白日勳章,深值欣賀!

將軍畢業於黃埔軍官學校第三期、廣東航空學校、蘇聯茹科夫航空學校、義大利空軍學院;歷任空軍要職暨聯合國軍事代表團長,惜於民國四十年八月,因赴美軍購發生問題而棄職。

 

第七位是前空軍第四大隊少校中隊長高又新,在抗日戰爭中曾擊落日機九架,其任務頻仍,出生入死,從未受傷,被譽為空軍福將,在空戰戰場上,繼周志開之後亦有「空軍王牌(Ace)」榮銜見稱,乃奉政府授與青天白日勳章,當屬實至名歸。惜於民國三十五年某日,行走於南京市內之火車道中,不慎為奔馳之火車撞斃,一代戰將竟因一時閃神而死於非命,怎不使長官、袍澤、國人皆無限痛惜!

 

第八位是前空軍第十大隊大隊長蔡名永中校,任內親率機群執行收復四平街戰役,艱苦奮戰,卒抵於成,厥功至偉,政府於民國三十六年九月十六日頒發青天白日勳章一座,以示激勵。

將軍先後畢業於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美國空軍參謀大學、我三軍聯合參謀大學及國防研究院。歷任空軍北平軍區作戰處長、空軍第五聯隊聯隊長、空軍作戰司令部參謀長、副司令、國防部作戰參謀助理次長、三軍聯合參謀大學教育長、參謀總長特別助理等要職,其所屬孫嗣文首開以螺旋槳機擊落米格機之戰例,台海立功,

名聞遐邇,時將軍任職第五聯隊聯隊長。
 

第九位是前中美混合團,第一大隊大隊長王育根中校,因其協同友軍圍殲河南、江蘇、山東等地之大兵團作戰時,戰果輝煌,乃於明國三十六年獲政府頒授青天白日勳章,是乃個人與全軍,同沾光榮!將軍為中央航空學校第三期畢業,歷任各級層要職,直至晉階空軍中將榮退。

 

第十位是中美混合團中隊長張省三少校,於民國三十三年三月四日,駕P-40機突襲海口機場時,當場擊毀日機六架,且多次支援友機作戰屢建奇功。戡亂作戰,復參加豫東、延安等戰役,並單機深入擊後偵察敵情,收穫豐碩。來台後支援金門「八二三」作戰,襲擊廈門敵砲兵陣地予以摧毀,曾膺選為國軍第一屆克難英雄,奉政府頒受青天白日勳章,以酬其功。其後任職於空軍第三聯隊上校政戰部主任,任內駕F86機執行任務時殉職,政府為軫念勳功,特追晉為空軍少將,並將所在地的台中空軍子弟小學,改名為「省三小學」以誌紀念。將軍為空軍官校第九期畢業,

跨抗戰戡亂兩大戰役歷程,均建奇功,可謂空軍不可多得之勇將。
 

第 十一位是前空軍第三大隊上校大隊長李礩,渠於戡亂戰役中,於三十七年六月至七月間,賡續參與豫東戰役,給敵方人員、陣地、裝備、設施予以重創,為友軍開闢有利之先機,卒使是役大獲全勝,將軍厥功至偉,榮獲政府頒發青天白日勳章,用以激勵。

將軍為中央航空學校第七期、空軍參謀大學暨美國空軍參謀大學畢業,歷任空軍各級部隊長及空軍第五聯隊聯隊長、空軍作戰司令部參謀長、總統府第三局局長、

警備總司令部副總司令,榮退後,於民國七十一年四月病逝台北。
 

第十二位為顧兆祥將軍,在抗戰時中美混合團大隊長任內,與李礩將軍於三十七年六至七月間參加豫東戰役,並肩作戰,同樣的斬獲豐碩,同時接受政府頒受青天白日勳章。

將軍為中央航校第三期畢業,任職空軍第八轟炸大隊甚久,歷練各級要職,在空軍少將軍階任內榮退。

 

第十三位為空軍第四大隊第二十二中隊中尉飛行官歐陽漪棻,他於民國四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奉命隨長機駕F-84雷霆機轟炸羅源灣山都坳中共砲艦時,遭遇中共大批米格十七機攔截,發生激烈空戰,歐陽中尉機警沉著,一方面小心閃避對方火網,以保人機安全,一方面調整有利之戰鬥位置,予敵機以迎頭痛擊,當場連續擊落共方米格十七機兩架,創造了以少勝多之輝煌戰果,且能一舉而完成轟炸敵艦任務,安全返航,其戰技與膽識深為難得,當即獲政府頒發青天白日勳章,全軍上

下,同受鼓舞。 歐陽立功未久,因戰技高超,且有駕多種戰機歷練之經驗,空軍當局乃派赴美國,再受噴射機制式訓練,民國六十一年回國即調空軍總部「標準化考核小組」,任考核官,時組長先後均為空軍名將冷培澍、周石麟、林文禮等領軍,該組成員均著黑色飛行依,各部隊飛行員見之莫不心生敬畏,後經民航局長毛瀛初將軍慕名借調,參贊民航業務,當時中正機場之計劃興建,雖納入國家十大建設;而毛局長當年之高瞻遠矚,借重各項專才,集中智能,機先籌謀卒抵於成,應是功不可沒。

歐陽漪棻畢業於空軍幼年學校第六期,空軍軍官學校第三十二期,籍設廣東新會,父為名醫,母為德籍,以其資質優秀,青年立功而才能出眾,屢為政府或軍方借重,後以上校軍階退役,現以在野之身常住台中,虔信基督,參加「真善美」協會,常常為榮民、老人,以及全省各地受刑人佈道解惑,天天如此,從不言累。

第十四位為空軍一級上將賴名湯,將軍在抗日戰爭中曾參加「八一三」空戰受傷,享譽朝野為國人欽敬。來台後任職空軍總部暨國防部參二部門主管,專業情報,當年在彼岸鐵幕深垂嚴密管制下,實施「情蒐」深屬不易,但將軍之作為卻能「破敵之防,防敵之破」,印證其功力頗為不易。尤以民國三十九年,在國防部第二廳廳長任內,處理接運羈韓一萬四千位反共義士回台,以及革新情報制度,興建軍眷住宅,撤退滇緬游擊隊等,都著有功績。

厥後將軍升任聯合勤務總司令部總司令,繼調空軍總司令,力創「無缺點計劃」,把現代管理精神與實務帶入軍中,將軍中各級幹部,規定必須接受中央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班」受訓,以注入新觀念,統一新方法,追上新時代,其開創性之理念,對兩個軍種的特質,助益匪淺。

民國五十九年七月一日將軍升任參謀總長之後,擴充「空軍航空發展中心」,籌製「經國號」噴射戰鬥機成功,裨益國防,蜚聲海外,政府為酬庸功績,特於民國七十三年十一月七日頒受青天白日勳章一座,用示崇隆。

將軍先後畢業於黃埔軍官學校第八期、中央航空學校第二期、美國空軍參謀大學正規班,歷任職務除於上述之外,早期曾任空軍官校主任教官,駐英武官,卸任參謀總長之後,於七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總統府戰略顧問任內病逝台北。

第十五位為美籍陳納德將軍,我政府為酬庸其以大半生戎馬,在華併肩抗日,陸續籌組「飛虎志願隊」,號召美國飛行員來華助戰,爭取我空軍飛機及裝備更新,使其發展壯大,並成立「中美混合團」,轉戰國土領空及印緬戰場,後擔任「第十四航空隊」司令,繼續擴張抗日機制,直到我國對日抗戰勝利,此種俠義風範,雪炭之情,綿延至今,每年中美昔日戰友,必擇地聚會,共話當年,翻開世界任何國與國之間結盟歷史,實無任何國家可比。

我政府為崇功報德,特由先總統蔣中正親頒青天白日勳章一座,用表尊崇。

以上資料來源,承「航太空軍史學會」理事長劉俊中將,暨容鑑光先生提供以及作者早期親身接觸與了解,乃作以上之紀述,除向以上二位賢達表示最高之謝忱外,內容容有疏漏之處,尚希讀者鑒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