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抗日先烈齊學啟將軍  - 喬無遏

喬無遏當時他因在空戰中受傷,後送到當時的印度加爾各答美軍142 醫院,以下是他所見證的歷史,謹以此紀念抗日先烈齊學啟將軍 - 喬無遏 (當時是中尉)194554 日,美軍軍報 "Star And Stripes" India Edition 首頁刊出一張仰光日軍戰俘營的空照,其中一幢屋頂上有白色字跡 :"JAPS GONE"於是在加爾各答所有船支全都駛往仰光,解放盟軍戰俘。相繼加爾各答英軍接走了80多名英印戰俘,美軍接走了70多名美軍戰俘,都安頓在142 醫院。

第二天,筆者接到一通電話,Dr. Johnson請我去第十病房,當時覺得奇怪意外,因為142沒有第十病房。相詢之下,始知同時搭救的有57名中國戰俘 (38 22師入緬軍). Johnson醫官請我協助翻譯登記診斷剛解放的中國戰俘,這些倍受日軍虐待的戰俘,心理上還不能完全解除恐怖,因此在詢問時要多鼓勵安慰,現在中國己進五強之列,抗戰即將勝利,等等...以改變他們被"大東亞共榮圈",汪精衛及日本的冼腦。

38師一位上尉戰俘有一晚偷偷到了我的病房,忍泣雙膝下跪,說"副師長死得好殘!",又說副師長是被日軍派了漢奸在51-仰光解放前剌殺,到3日才氣絕,齊學啟將軍與孫立人將軍是清華同班同學,一同赴VMI深造,在宋子文任財政部長時,兩人同時受任為稅警團正副團長,抗戰軍興,兩人請纓抗日,稅警團改編為38師,駐滇西龍陵,其後應豪巴頓元帥之請入緬,與英軍聯合抗日。

戰役英軍失利撤退,遂給予日軍自38師後方突襲,孫立人奉委員長之命率部突圍,進入印度汀江,齊副師長率輜重傷殘跟進,伊羅瓦底江(Irrawaddy) 是條水濤洶湧的努江,齊副師長在率眾編竹筏過江時,日軍己殺到,副師長身中七槍,與部屬漂流到曼得拉(Mandalay)為日軍所俘,日軍對齊將軍倍極虐待,給予膳食時當眾先打一耳光,收垥盤碗時再打一耳光,盡其虐待污辱,除非齊將軍接受汪偽政權職務,齊將軍是大近視眼,每當在河邊放風時,看著自己在水中倒影說我要為國家忍,,!” 所有部屬都為之落淚。

民國三十四五月一日,抗日先烈齊學啟將軍,日軍撤出仰光之際,聳恿一名22師的漢奸以刺刀刺殺,五月三日氣絕殉國,年僅四十七歲。
後紀一: 在加爾各答142醫院的中國軍人,當時能執行軍法審判的軍官只有家父一人,其餘或傷得太重,或身為戰俘,無法執行。而英美盟軍不參與中國的軍法審判,而這名漢奸被判刑,當場就被五花大綁,送回昆明行刑,架出去時,還口出狂言。這內容,父親不願再重覆。
後紀二: 家父在痊癒回國後,特為此耳聞目擊報告,奉齊學啟將軍入忠烈祠。

(摘自喬無遏 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