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軍法處
鄧文莊

鄧文莊於民國十一年生湖南長沙人,我小時求學大都是在長沙市內,直到中學畢業參加第四屆全國大學聯考才離開長沙。民國二十九年考入了中山大學法律系,學校的校本部在廣州詔關靠近黃花崗,抗戰時遷往雲南,我入校時學校剛剛從雲南遷回廣東屏石,靠近湖南的一個小市鎮,在此求學了四年不到,日軍的強大攻勢節節近逼我們的小鎮,所以我們只好提早於民國三十三年六月在中山大學畢業。學校在次遷移就前往廣東鐵嶺。

當時,家父在湖南郵政管理局服務,他們在湖南的邵陽縣上班,父親及郵政

管理局也一起離開這個戰區,搬到晃縣去。畢業後,有一個全國機關的徵材機構來找人才,這是一個機會,介紹我到監查院的審計部國庫總庫審計區需要人,地點臨時的首都重慶。

因戰事不利於我國軍,有大批機關學校及大量的逃難人潮不斷的湧往重慶集中,在兵慌馬亂之際我趕往重慶審計部報道,趕到時才發現職缺己被大量湧進的人們所佔用了,當地己找不到工作。家父在那邊有一個同學在中央的組職部任副部長,正好要籌備派一批人到南洋當教員,要我去那邊任職。在等待中我的叔父鄧覺民那時他己是少校階級在航空委員會任職,他知道航空委員會有個軍法人事處軍法科需要人,需要增加一個書記官。

軍法科的林科長同我面試之後錄用,由航空委員會下了一個任職令,成為軍法科額外書記官(不在編制內)以空軍少尉參級薪,任職加入了空軍,當年是民國三十四年六月,離抗戰勝利只剩下了兩個月的時間。

抗戰勝利後還都南京,此時航空委員會改成空軍司令部,人事處的軍法科也改為獨立的軍法處,我在軍法處第二科當任審判工作。

在空軍軍法處工作那麼多年有一件事情我的印象很深,就是處理空軍空戰英雄“高又新事件”,據我所知他有一特殊的地方,就是視力特別強,要比一般人強多了,在編隊巡邏飛行時很老遠就能看到飛機,且知道是敵是友在什麼地方,立刻就用無線電告訴僚機“注意,前方有一機影”,戰友們立刻警覺四方查看,誰也看不到東西,過了一下才看到一小黑點,高又新又說道:「不要緊,是我們的B-25。」,等到一飛近果然是B-25,使人不得不佩服。

有一篇文章介紹過高又新稱之為「驅逐之王」,曾做過高又新的僚機汪丞烈中尉說:「作他的僚機真是不容易,他看見的人家看不見,他向敵人猛烈攻擊的火網中穿過去沒有危險,而人家跟著他就常吃力;因此作他的僚機容易犧牲掉。」

四大隊服務的高又新有作戰的狂熱,六年中和敵人作戰任務一百五十八天,曾在一天之中,他最多出動過七次,座機中敵彈二十四次,最多的一次中彈四十多發,受傷三次,跳傘三次,擊落敵機九架,得勛獎章十九枚(包括青天白日獎章)

民國三十七年初舊歷年元旦,過年的那段時候大伙都在放年假,我在家休息,過年期間大都放假回家,,我的處長吳樹漢來電話找我,要我前去辦一件火車交通事故,我開了吉普車前往查看,去了才知道是我空軍英雄高又新,被撞死鐵軌上面,馬上展開調查,做出了調查結果如下:

民國三十四年抗戰勝利後,他隨部隊移防至瀋陽駐防,一次同僚下屬一起到瀋陽一家大飯店三樓吃飯,聚餐的時候喝了一點酒,聚餐完畢各自離開,那個飯店有電梯,高又新就搭電梯下樓,是日本人建造的老舊電梯,有個拉門到達樓層時才能開們進入,但此電梯太老舊壞了停在上層沒下來,沒有在這一層樓,高又新有點醉一拉開門沒有電梯在,也沒注意一腳踏空就從三樓摔到了一樓底,幸好電梯己使用多年在樓底有一層厚厚的油泥,有了一點阻力,身體沒有多大外傷但頭部著地腦震蕩非常嚴重而昏迷。

因腦筋受傷神經有點失常,轉送南京最大的醫院中央醫院,民國三十六年中旬,起程赴美看病,赴美國是和他的叔父,南京中央醫院小兒科主任高永恩一道去的,半年光景,他的病情好多了,乘船轉返國,在行船途中曾暈船數次,使得舊病又復發了,神識清楚時,看不出他還在生病,為了靜養,還是住在南京中央醫院。

民國三十七年二月十三日,過年期間高又新過去的同僚、部下、戰友,前往看視他並向他拜年,其中一個來訪者是我的一個叔父鄧(空軍地勤人員),他一起在醫院的大廳內談天談得非常愉快,等到那些友人離開後,高又新並無返回病房,一人到外面散步,中央醫院邊有一個火車軌道,延著鐵軌慢步,此時有一部火車開來,見到鐵軌有人在走動,鳴笛警告,他馬上警覺到往一邊走,可能是腦筋病又發作,一時間沒轉不過來,方向正好相反不但沒有躲開反而向鐵軌內走,走上了來的火車軌上,當場撞死,我前往驗屍並查詢鐵道邊小屋住戶目擊証人,多人同告訴我上述情形,且並未查到有遺書,也就確認了當時他腦子出問題才發生了這次慘事。這也是我第一次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做驗屍工作。如此英雄人物卻死於火車交通事故,真是國家的損失。

這是我在空軍服務了有四十多年直到退休,對大小的案件處理不知有多少,但對於一名空軍英雄卻慘死於火車輪下,此事在我的象中非常深刻,至今記憶猶新。

我雖然屬於空軍之一員,但對於空軍方面的戰鬥飛行人員比較少接觸,另外還有一名飛將軍就是徐華江將軍,也是一個英雄人物,他曾被日本飛機擊落卻毫髮無傷,同時也有擊落日機五架的記錄,也是非常讓人佩服的人物。
( 感謝鄧文莊伯伯口述歷史及提供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