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空軍在常德會戰

1943108日,中美空軍混合團成立。由陳納德將軍統一指揮,隸屬中國空軍序列。中美空軍混合團的主要任務是協同地面部隊作戰,打擊日本駐華空軍,奪取制空權。中美空軍混合團的成立,標誌著中美空軍在中國戰場上實力的加強。從此,中美空軍開始由戰略防禦轉向爲戰略進攻。

十月下旬,重慶軍委會綜合各方情報判斷“敵將抽集其[]中戰場之兵力,再向江湖三角地帶進犯,以[達到]消耗、牽制我軍兵力,並掠奪物資之目的,先壓迫我第10、第29集團軍于聶家河、暖水街以西山地,再左旋回進趨石門、澧縣,如戰況順利,則渡澧水,犯常德。

既已明確日軍作戰目的,中美空軍爲了打擊日本空軍的作戰意圖,並協同地面作戰,爭奪制空權,決定以中國空軍第2、第4、第11大隊,中美空軍混合團(時兵力僅有1/3,即第1大隊的第12中隊,第3大隊的第28、第32中隊)以及美國14航空隊,集合了P—40E“乳鷹式戰鬥機、P—51“野馬式戰鬥機、B—25型轟炸機等各式飛機共200余架支援常德會戰。

至此,敵我空軍力量出現了勢均力敵的態勢。這主要是因爲一方面日本太平洋戰事吃緊,在華空軍有一大部分被調往太平洋戰場,另一方面是中美空軍自身力量的增強。從武器裝備上來看,我空軍已擁有當時世界上性能最優的美國P—51“野馬式戰鬥機,它的時速可達700公里,最大航程在3700公里以上,最大升限超過11530米,攻擊火力爲612.7毫米的口徑機槍,可攜帶21000磅炸彈或155英寸的火箭彈。相比之下,日本零式戰鬥機(A6M5)時速僅爲509公里,最大航程爲1875公里,最大升限爲10300米,攻擊火力爲220毫米機關槍、7.7毫米機槍。

由此可見,無論是戰鬥機的時速、航程,還是上限高度、攻擊火力,日本零式戰鬥機均不如我。從戰術上來看,中國空軍後期保持常勝的法寶—— “陳納德戰術。陳納德將軍長期以來通過對日本飛機、飛行員和戰術的悉心觀察和研究,結合美國當時飛機的特點,總結出了一套前所未有,悖乎常理的作戰方式,即爬高、俯衝、打了就跑這套戰術被廣泛運用到實際空戰中,屢試不爽,成爲了中美空軍克敵取勝的絕招。

總之,中美空軍在常德會戰中的聯合作戰,是其在1943年度所進行的一系列空戰中的重要作戰之一,此時,敵我空軍力量出現了勢均力敵的態勢

常德會戰從112日戰鬥打響至1225日雙方恢復原態勢共計54天。在會戰中,中國空軍、中美混合團、美國14航空隊晝夜出動,轟炸敵後方物資和軍兵,積極配合常德會戰中地面部隊作戰,予敵人以沈重打擊。在常德會戰中,中美空軍聯合作戰主要分爲以下三個階段:

〈一〉外線作戰。  1028日,重慶軍委會明確布署中美空軍的任務是:向沙市、石首、監利、華容之敵及沙市、岳陽間的敵艦轟炸
11
2日,14航空隊向沙市轟炸,炸毀敵倉庫1所,船隻甚多。
3
日,14航空隊向監利、石首轟炸,燒毀監利敵工廠1所,建築多被中彈著火,轟炸石首敵軍營房,敵軍狼狽逃竄,傷亡甚重。
4
日,14航空隊向藕池口、華容、石首3處日軍供應基地進行轟炸。

10日,中國空軍向津市、洋溪、沙市轟炸,炸沈津市河面敵木船8艘,洋溪鎮被炸起火,炸毀沙市江面敵運輸木船15只、小火輪1艘。
11
日,中國空軍出動戰鬥機襲擊公安、澧縣,掃射公安以西敵輜重騾馬及澧縣東北處的敵軍甚衆。
12
日,中美混合團志航大隊襲擊澧縣、新安、石門一線,炸毀子良坪炮兵陣地及蕭家岩敵39師團指揮所,並在十媥Q炸毀敵軍營房及農場,敵軍傷亡慘重。13日,中美混合團在西齋、暖水街附近發現有少數敵軍活動,予以低空掃射。16日,14航空隊在石門擊斃敵騎兵130余名、馬50匹以上,並支援地面部隊戰鬥。
19
日,中國空軍在慈利掩護地面第74軍第58師張靈甫師作戰,掃射敵軍陣地。20日,中美混合團在澧水沿河,擊毀澧水河西面敵木船20餘隻,並在澧縣擊斃敵騎兵100余名、馬10匹。
21
日,上午7點左右,日本空軍襲擊我湖北恩施機場。我空軍在得到空襲警報後,與之發生激戰。是役,我空軍共擊落敵3架零式戰鬥機和199式轟炸機。22日,中國空軍向津市、澧縣轟炸,轟炸津市以東村落,炸中敵彈藥油庫2所,擊毀澧水上木船20餘隻。
23
日,14航空隊出動B—25轟炸機轟炸澧縣,城內頓時數處中彈著火。同日,中國空軍轟炸公安,公安城內大火頓起,並炸毀澧水上敵木船200餘隻、浮橋2座。
24
日,中國空軍在張公壋炸毀其東北面日軍浮橋1座,並掃射附近敵兵,傷斃甚衆。同日,14航空隊在漢壽附近協助我江防軍第99軍第197師反攻漢壽、滄港,共殲敵250餘人。

112日至1124日期間,中美空軍不畏艱險,主要對日軍的後勤供應基地如倉庫、油庫,運輸線路如浮橋,運輸工具如大小木船只、小火輪等進行轟炸,同時對敵步、騎兵進行低空掃射。當然,在這一時期,中美空軍配合地面部隊作戰的力度不夠,致使我地面部隊在石門、慈利等處激戰中沒有得到充足的空中支援,一線陣地相繼失守,常德城正面暴露於日軍面前。

(二)常德制空。  隨著常德城保衛戰的逐次展開(常德城保衛戰開始於1118日),固守常德城的我57師傷亡越來越大,而北、南兩面的增援部隊又不能立即到達,形勢十分危急。於是,重慶軍委會電令,中美空軍繼續轟炸湖內敵船,並任常德制空
1125日,中國空軍第4、第11大隊及美國14航空隊,先後出動各種飛機襲擊常德週邊增援之敵,擊斃了日軍第3師團第6聯隊隊長中畑大佐,並擊沈江河水面敵汽艇5艘、木船40餘隻,斃傷大量日軍。
26
日,中國空軍向常德城郊敵陣低空掃射,並協助地面部隊作戰,同日,14航空隊在洞庭湖區域協助地面作戰,炸毀敵登陸駁船多艘,日步、騎兵皆有傷亡。27日,14航空隊的密徹爾式中型轟炸機空襲岳陽,所持炸彈命中率達90%。同日,14航空隊在河洑擊毀渡江敵小船30餘隻,敵軍大部溺水而死。
28
日,14航空隊出動P-40C戰鬥機連續襲擊洞庭湖區域,並在沅江突襲渡江之敵,敵損失頗重。同日,中國空軍向常德守軍投送彈藥及牛、豬肉各2000斤,還有書刊報紙,並且在返回途中于漢壽圍堤湖兩岸擊毀敵木船100餘隻。同日11時,正值日本步兵第133聯隊第13大隊首先從馬木橋向城內突入時,中美混合團對其進行了猛烈的空襲,是役,共擊斃日軍第133聯隊代理大隊長飯代英太郎中尉、第4中隊隊長北田一男中尉以下多人,並且擊毀日本零式戰鬥機1架。
29
930分,14航空隊在常德東北湖上空與敵轟炸機15架、戰鬥機6架遭遇,空戰,擊毀敵轟炸機、戰鬥機各1架,分別墜落于漢壽、安鄉境內。同日,中國空軍第4大隊第21中隊隊長高又新率4P-43戰鬥機從湖北恩施機場起飛向常德守軍57師空投彈藥,並負責偵察常德及洞庭湖之間日軍動向。在澧縣途中遇敵5架轟炸機、6架戰鬥機。空戰,擊毀敵轟炸機3架、戰鬥機1架,而我空軍第21中隊飛行員楊樞在空戰中失蹤。
30
日,在常德城文昌廟激戰時,中國空軍第4大隊5架飛機來到城西南上空,向守軍空投彈藥3600發,並且參入戰鬥。下午1時,中美空軍又分由衡陽、恩施機場起飛運送子彈128000發、藥品及肉類3000餘斤、饅頭及其它慰問品若干袋、報紙200份,同時還有2架飛機參與了小西門戰鬥。下午6時左右,我空軍配合第10軍第3師周慶祥師佔領德山。
12
1日,中國空軍在牛鼻灘掃射敵木船數10只,大部分中彈著火。
4
日,中國空軍繼續轟炸常德(常德城已被日軍佔領),擊落敵機1架,炸彈都落在常德城內。
6
日,中國空軍在漆家河附近轟炸敵軍陣地,斃敵甚衆。
同日,14航空隊在常德城上空與敵機15架空戰,擊落敵戰鬥機1架,另外有2架可能被擊落,3架受傷。
7
日,中國空軍在荊門轟炸掇刀石機場,並炸毀了敵軍汽油庫1所。同日,14航空隊轟炸常德城,大部分命中,常德城內數處中彈起火。
8
日,中國空軍在津市炸毀河面的敵小火輪1艘,並在熱水坑掩護我第73軍攻擊。

1125日常德城戰事吃緊,至123日常德城完全淪陷,最後到129日常德城光復的這段時期。中美空軍作戰的主要特點有:
一、爭奪常德制空權。在日軍瘋狂進攻常德城時,中美空軍不斷地在其南、北、西面進行空襲,並且與日機直接進行空戰,有效地遲滯了日軍的進攻勢頭。
二、空投物資,支援常德守城部隊。
1128日到30日期間,中美空軍共投送彈藥20000余發,牛、豬肉各計7000餘斤,給常德守軍以物資供應,並且還帶來了外界關於常德守城評價的報紙消息,也給他們以精神鼓舞。
三、當常德城淪陷後,中美空軍繼續轟炸常德,迫使日軍倉促撤離,爲地面部隊迅速收復常德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乘勝追殲。  129日,常德城克復之時,其他各路軍隊亦紛紛對當面之敵發起攻擊,奪回戰略要地。重慶軍委會爲了乘勝追殲,擴大戰果,要求空軍轟炸其退路要點及濱湖船隻,妨礙其退卻。
12
9日,中國空軍轟炸沙市,炸彈大部分命中要點,同日,14航空隊密徹爾式機群夜襲武昌、漢口的日軍機場。
10
日,中國空軍在臨澧以南掃射公路上的殘敵,並轟炸陳耳鋪。
11
日,中國空軍在石門向殘敵陣地投彈,城內大部分建築被炸毀。同日,14航空隊出動40架轟炸機、戰鬥機轟炸石首、安鄉,投彈全部命中要點,敵軍死傷極重。
12
日,中國空軍轟炸石門平頂山西北敵據點,當即中彈著火,並又在合口掃射,敵死傷甚重。
13
日,中國空軍掃射由澧縣向東北運動的敵軍馬,並且轟炸合口附近的敵軍。14日,14航空隊第3大隊第28中隊出動轟炸機猛襲武昌機場,致使日軍火藥庫中彈猛烈爆炸。
20
日,中美混合團第3大隊第28中隊及14航空隊出動共34架飛機聯合轟炸岳陽日軍倉庫、兵站及運輸設施。

129日常德克復到1225日常德會戰最終結束期間,中美空軍積極配合地面部隊,乘勝追擊北潰日軍,大肆轟炸日軍據點、部隊、運輸工具,在迫使日軍倉促撤退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常德會戰中,中國空軍第2、第4、第11大隊,美國14航空隊及剛成立不久的中美混合團集合各種性能優越的戰鬥機、轟炸機主動出擊,沈重地打擊了日本空軍的行動,有力地支援了我地面部隊作戰,奪得了部分制空權,具體言之:

(一)沈重地打擊了日本空軍的行動。  前面已提及,日本大本營將 “對華航空作戰”定爲1943年的作戰重點,要求“追擊並殲滅敵航空作戰能力”扼制駐華空軍的活動。在常德空戰中,中美空軍以恩施、芷江、衡陽、白市驛、梁山爲基地,集結了各種戰鬥機、轟炸機約200余架,支援常德作戰。
在11月10日至12月16日間,先後出動216批次,使用戰鬥機1467架次、轟炸機280架次,對常德、藕池口、華容、石首等地的日軍進行掃射、轟炸,並在空戰中共擊落敵機25架,在地面擊毀日軍飛機12架、擊傷19架、可能擊落14架,[11]共計70架飛機的輝煌戰果,粉碎了日本“對華航空作戰”的企圖,增強了抗日禦侮勝利的信心。

(二)有力地支援了我地面部隊作戰。常德會戰的一大特點,是中美空軍有力地支援了我地面部隊作戰,尤其是在常德守城戰中。
1119日,中國空軍在慈利狙擊戰中,掩護第74軍第58師對13師團的作戰,並掃射敵軍陣地;1124日,14航空隊在漢壽協助江防軍第99197師反攻漢壽、滄港,使得漢壽、滄港迅速重新佔領;1126日,中國空軍向常德城郊敵陣,並協助地面部隊作戰。
11
28日,正值日本步兵第133聯隊13大隊首先從馬木橋突入城時,中美混合團對敵進行猛烈空襲,在這次戰鬥中,共擊斃日軍第133聯隊代理大隊長飯代英太郎中尉、第4中隊隊長北田一男中尉以下多人,並且擊毀日本零式戰鬥機1架;1130日,小西門文昌廟激戰時,中美空軍戰鬥機向日軍陣地掃射。同時,從1128日至30日中美空軍相繼多次向常德守軍空投彈藥、物資、報刊等。當時,保衛常德的將士,每天可以數次看到我機及盟機飛來助戰。

(三)奪得了部分制空權。  在常德會戰中,中美空軍開始奪得部分制空權,亦爲此次會戰的一大亮點。制空權是空戰理論家朱利奧·杜黑提出的。他認爲:制空權就是你能在敵人面前飛行而敵人不能這樣做。獲得制空權就意味著勝利。當時,國民黨參謀總長何應欽在1229日晨9時的中樞紀念周報告國內外戰局時說:此次會戰(指常德會戰)中,我空軍及美空軍由各方不斷出動,既使敵空軍不能任意肆虐,並直接給予敵軍以重大打擊,亦爲我軍戰力之新發展。6戰區孫連仲司令長官在回答記者問時說:此次會戰(指常德會戰)……尤其是中美空軍每日出動,制空權之獲得,致此大捷。

日本方面對此也認爲“以1943年爲期,大陸制空權已轉移到中國方面,從前在絕對制空權下行動的我對華地區作戰的形式,頗有改變之虞。中國派遣軍在擬定一號作戰時也稱:去年年底進行常德作戰時,由於駐華美空軍參加作戰,敵我戰線上空的制空權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尤其是在作戰高潮時,派遣軍開始體驗到在敵人制空權下進行地面作戰的滋味。正是由於部分制空權爲我軍奪得,使得日本空軍驕橫不可一世的局面得以扭轉。

當然,中美空軍作戰也有不足之處。
一、中美空軍並沒有完全與地面部隊密切配合,致使在暖水街、石門、慈利等狙擊戰中我地面部隊損失慘重。
二、中美空軍未能有效地扼制日軍飛機在常德城保衛戰中對我地面部隊及陣地的肆意轟炸。
三、中美空軍給常德守城部隊投送彈藥、物資時也常有投射不准、斜射等現象,並且在給57師投送的彈藥口徑也不對。
究其原因不外乎有二:一、我軍部分將領不會指揮空軍協同地面部隊作戰,致使殆誤戰機;二、中國軍事工業不發達,飛機使用不能自給,這是制約中國空軍發展的瓶頸。

綜上所述,在常德會戰中,中國空軍與美國14航空隊及中美混合團已由防禦轉爲進攻,主動出擊,沈重地打擊了日本空軍的行動,粉碎了日本“對華航空作戰”的企圖,有力地支援了我地面部隊作戰,奪得了部分制空權,增強了抗日禦侮勝利的信心。因此,常德會戰的勝利,中美空軍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摘自湖南文理學院 歷史專業2003級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