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大隊二十六中隊馬啟勳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於1943年3月成立,在1945年8月戰爭結束的時候解散。在短短的兩年多時間堙A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發揮了強大的戰力,阻遏了日機的侵犯,由劣勢轉爲優勢,全面控制了中國的制空權。

特別是湘西會戰一役,中美空軍混合聯隊會同地面部隊粉碎了日軍企圖攻佔芷江空軍基地、進犯陪都重慶的計劃,爲抗戰立下了戰功。戰役結束以後,這個聯隊的第五大隊和第一大隊第四中隊由於屢建戰功而榮獲美國總統的特優團體獎。

據統計,在1945年4月10號到5月15號的戰鬥期間,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第五大隊和第一大隊第四中隊不分晝夜出擊和執行任務920次。擊斃敵軍步兵6024人,騎兵1491名,還摧毀了大量的補給船隻、鐵路系統、庫房和橋梁。

談起這段不平凡的經歷,第五大隊當年的中國飛行員馬啓勳興奮異常。馬啓勳畢業於空軍官校第16期,1944年他在美國完成飛行訓練以後回國參加抗戰,先後執行了近60次任務。 他說:“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只有這麽一個大隊得過總統特別獎,其中特別指明了第五大隊所表現的作戰精神符合國際軍人所應有的英勇表現。”他特別指出,第五大隊是包括兩個國籍的人,他們互相之間能夠在生活習慣各方面都不同的前提下混合起來朝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奮鬥。

中美空軍混合聯隊的成立是基於蔣介石委員長和美國陳納德將軍間的一項共識,希望把兩國空軍的精英組編成一支勁旅,來抵抗日本的對華侵略和暴虐屠殺。聯隊設立了第一、第三、第五共三個作戰大隊,其中除第一大隊爲轟炸機大隊、使用B-25中型轟炸機以外,其他兩個大隊都是戰鬥機大隊,早期使用B-40鯊魚型戰機,後來換爲新式的P-51野馬型戰機。每個大隊都是雙重編組,每次任務都由中美兩國飛行員混合出動。

馬啓勳說:“假如我們出動3架飛機,就是兩個中國空軍的人員、一個美國空軍的人員;假如我們出動4架飛機,就是兩個中國飛行員、兩個美國飛行員。那麽看什麽人的資歷深、階級高,就什麽人領隊。在空中我們很有意思,在空中有時聯繫的時候,尤其有很多美國飛行員從美國新近補充進來的時候,在空中有時候言語不通啊,所以有很多攻擊的目標,我們都用代號來相互聯繫。像湘潭,我們在空中的代號就是DD24,大家叫DD24的時候就知道是湘潭。”

馬啓勳是中國著名體育教授馬約翰先生的兒子。1942年年底,正在讀大學的馬啓勳隨著10萬青年從軍的熱潮投效空軍,畢業於空軍官校第16期。1944年他在美國完成飛行訓練以後回國參加抗戰,先後執行了近60次任務。

當記者請馬啓勳先生介紹他最難忘的一次戰鬥時,他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馬啓勳說:“在1944年的時候,日本人調來大部份的飛機,大約有60架飛機,在湖南嶽陽。那時候第五大隊得到這個消息,就用一個奇襲的方式,以24架P-40在低空,經過洞庭湖上空避免他的雷達,然後到了嶽陽一個機場,剛剛在清晨太陽剛出以前把飛機升高以後然後就向機場俯衝下去,當時機場堙A日本人正在準備,有飛機在開始發動,有的在加油。經過五大隊的這一次奇襲,幾乎把它全部飛機通通一掃而光。”

僅在這一次戰鬥中,日軍就損失了60多架飛機,可見中美空軍混合聯隊戰鬥力之強。在另外一次單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馬啓勳還創造了單機擊沈、擊傷日本運輸船40多艘的戰績。

馬啓勳說:“有一次我在湘江堶惇搢鴠L們的運輸艦,大的木板船,我想這個船不曉得是運輸什麽,我就下去攻擊的時候試試看,結果一打這船馬上就爆炸了,媕Y包括汽油彈藥什麽的運輸的東西,結果我就輪番的一條一條船輪流打下來,就發現他們每隔一條船裝有彈火。所以等我攻擊完了以後,大概有20幾條船著火,所以全部40多條船在那兒。”

馬啓勳說,當然,敵人並不是草包。馬啓勳說,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經常會遇到地面炮彈。他說:“炮彈在空中爆炸的時候,有黑煙的,有白煙的,打得滿天都是。我們經常是在這些所有炮火中間進去。他們打的有很多都是曳光彈,曳光彈在空中可以看見它發亮。子彈朝你來的時候,你看著一個一個對著你來,那真是出生入死啊。”

馬啓勳說,有一次彈片打得飛機嘩嘩作響,回來以後發現機身被穿了30多個洞。還有一次,一枚子彈從座窗罩的一頭鑽進,另一頭鑽出,距離他的脖子僅一寸。不過,很多人都沒有馬啓勳那樣幸運。

馬啓勳說: “那天出去的時候幾個人,回來的時候就少一兩個,常常的事。尤其在我們吃飯的飯廳堙A那天吃飯了,幾個人一起吃完飯,高高興興,談談笑笑。等回來就少一位,第二天回來又少一個。”

據馬啓勳介紹,美國飛行員犧牲的也不少。數十年過去了,他依然清楚地記得,同隊的美國戰友迪克遜中尉的飛機中彈撞進洞庭湖的情景。馬啓勳說,迪克遜犧牲前不久,他的太太剛在美國生了一個兒子,給他寄來雪茄煙,以示慶賀。當時他還高高興興地分煙給大家。沒想到幾天以後就出事了。馬啓勳說,迪克遜到五大隊的時間不長,他犧牲一個多星期以後就停戰了。

停戰以後,第五大隊還執行了一次特殊的任務,那是爲前去南京主持受降典禮的何應欽將軍的專機護航。在南京機場,日本飛行員終於和在空中廝殺的對手面對面地站在了一起,並且紛紛要求參觀中方的美式P-51戰機。經同意以後,他們列著長隊圍繞著戰機觀看,以驚奇的目光讚歎不已。

戰後不久,中美空軍混合聯隊就解散了。馬啓勳表示,中美空軍混合聯隊雖然已經成爲歷史,但卻令人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