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空軍混合團翻譯 孫蔭柏

原來我是西南聯合大學的學生,我1940年到西南聯大,後來從北京逃難到南邊,我是西南聯合大學四年級的時候,太平洋戰爭爆發了,美國兵來了很多,來了成千上萬的軍隊,都需要翻譯,所以聯大大學四年級的學生全體徵兵,外語系的學生都必須自願參加。必須當兵當翻譯去。

因為是大學畢業生又有專業技能,所以分派至陸軍進去都是少校軍官,空軍卻只是少尉。空軍比陸軍低一等,為什麽?咱們空軍己成很小的單位,就是航空委員會,航空委員會用來打仗的飛機所剩不多,且都是蘇聯那些老舊型的飛機,在戰場上起不了多大作用。

中國在當時的制空權也沒有了。當時我們上學的時候天天跑警報的,日本天天去炸,整個後方天天的炸。當年日本空軍如入無人之地隨便炸,百姓死傷慘重。

1943年下旬成立了一個中美空軍混合團,1944年來了許多美國空軍,包括中美空軍混合團有三個大隊,飛機是美國的,駕駛員是中國和美國人,有兩個大隊是驅逐大隊,一個大隊轟炸大隊,第一大隊是轟炸,第三大隊、第五大隊是驅逐大隊,我成為了他們的一員。

我們的翻譯工作,因戰鬥都在前方,我們都在飛機場堶情A做一些軍事工作,比如汽油、炸彈、氣象的資料中英文文書、文件填寫。美國有一套情報網,中國也有一套,情報工作人員見有敵機從機場出發,馬上就以無線電報告,收到以後,我們收到了,馬上翻譯告訴美國人,美國收到了分辨這個飛機飛行方向研判對側。

我們有一個24小時情報網,飛機來了馬上就報。人在那媃[測,看到飛機來了就匯報。美國也有,中國也有。沒有雷達,就是無線電,中國報了翻譯給美國,美國發現報給中國,咱們就做配合的工作,可是也很緊張,也很危險。

我分配到安康飛機場,離前線很近,所謂前線其實都是在中國領土打仗,前線也都是中國人,所以那個飛機投炸彈,炸日本兵去,實際上炸的都是中國人,所以又能怎麽辦?中美空軍混合團另一主要的任務就是切斷日軍在後方的補給線,炸橋梁、鐵公路、船運破壞它運輸的工具,使得在前方進攻的陸軍糧、彈、汽油補給短缺,無法大規模有效的作戰,最後無力因而撤退。

美國人後來在太平洋戰爭把塞班島拿下來了,原子彈炸日本的長崎廣島,都是從塞班島起飛的。塞班島沒有拿下來之前太平洋都是日本的。B-29都是從中國成都起飛飛到日本,再飛回來。如果受傷,或者機器出問題,回來的時候,從安康再強迫降落,安康是一個很小的飛機場,到成都有給它修的大飛機場。但是飛機受傷了,沒有辦法只有在安康降落。我親眼見到,有一次一架己迫降另一個飛機飛過來了,兩個飛機碰在一起,死傷慘重,兩架飛機都是屬於有毛病的。

最後最緊張的時候,就是我到安康飛機場,就我一個人,那是24小時的工作,你不知道什麽時候有情報來,美國有情況也找你,中國人有情況也找你,我姓孫,美國人念sun,親身見証了日本空軍由勝而敗,不在有跑警報的日子,天空完全屬於中美空軍的天下,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翻譯官,但也是飛虎隊的一員,我深深以加入此作戰單位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