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志願隊 (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中國空軍美國志願隊,在中國西南及緬越泰一帶開始同擁有制空權的日本空軍作戰。從那時起,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這支航空隊儘管在編制隸屬甚至名稱上有很多變化,但有一點沒有變,即它一直在陳納德直接指揮下在中國戰場與日軍作戰,為中國爭取抗日戰爭的最後勝利立下了功勳。然而,在很長一個時期內,我國史學界未能對中美軍事關係史中的這一問題給予應有的重視和評價。究其原因,一是以往人們在這一問題上的意見,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對陳納德本人政治立場的評價的影響。因為陳納德歷來是堅決擁蔣反共的,特別是從一九四六年起,他以民航運輸公司的名義恢復志願航空隊,不光彩地捲入中國內戰,為國民黨執行軍事飛行任務;其次在以往論述史迪威問題的文章中,人們也容易因陳納德的某些錯誤的戰略思想,如認為用一支不太大的空軍部隊就可以迫使日本屈服,而忽視陳納德與在華美國空軍人員在抗日戰爭中所作的積極的貢獻。鑒於此,本文擬從另一個角度來探討美國駐華空軍同中國抗日戰爭的密切關係,及其積極貢獻的一面,以求正于史學界。

一九三七年四月,蘆溝橋事件爆發前三個月,陳納德由於建康方面的因素才從美國陸軍航空隊退伍,是一位空權武力的支持者,國民政府邀請克雷爾.陳納德對中國空軍進行三個月的視察,作一次由義大利人訓練出來的中國空軍,戰力評估。

    陳納德於一九三七年五月來到中國,他視察了中國空軍的設施和訓練中心,在仔細的觀察後,他認為中國空軍根本沒有希望對抗即將入侵的日軍,由其對義大利人在洛陽設立的航空學校尤其詬病,學員多半是富有子弟,根本不管會不會飛都輕鬆畢業,當陳納德正準備寫報告,七月蘆溝橋事件爆發,在開戰一星期後,日本人就奪得制空權。

1941 年夏,在遠東已是中國人民從事抗日戰爭的第四個年頭。裝備精良的日軍已經侵佔了大半個中國,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尚未對日宣戰。然而就在這年81日,重慶中國政府在一項公報中宣佈,一支由美國飛行人員組成的美國志願隊成立,並正式成為中國武裝部隊的單位之一。這標誌著美國人參加中國抗日戰爭的開始,雖然是非官方的。在當時的形勢下是什麼因素導致這支由美國人組成的中國空軍的出現的呢?讓我們從中美雙方面臨的形勢中尋找答案。

在中國方面,鑒於日本空軍力量的日益強大,國民政府從九·一八事變起,開始意識到加強空軍建設的重要性,並採取多種措施試圖在一定時期內急起直追。然而由於舊中國工業底子薄,缺乏空軍短期內迅速發展的財力與技術基礎,加之政府官員貪污腐敗、管理不善,致使空軍建設沒有多大的成就,空軍發展處處要依賴外國,唯一的例外只是能自己生產降落傘。因此,到七七事變後,中國雖得到蘇聯的空軍援助,中國自己的空軍人員作戰也十分英勇,但在實力強大的日本空軍進擊下,力量不斷受到削弱。

1940 年底,中國空軍雖擊毀日機 900 多架,但自身遭受的損失更嚴重,作戰飛機由七七事變前的 314 架下降到只有 65 架。當時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王世傑認為,我國空軍已無戰鬥力。與我國空軍狀況相反,實力雄厚的日本空軍為在物質上尤其是在心理上挫敗中國人民抗戰的決心,反而加強了空中攻勢。從19395月開始,連續二三年內經常以多則 100 多架少則 10 多架的機群,對尚未淪陷的西南重鎮乃至小小的縣鎮進行狂轟濫炸,給我國造成極大的生命財產損失。由於我方已失去制空權,除了以高射炮還擊外,很少有較大編隊的戰鬥機升空作戰。倡狂的日機在 1941 7 月侵襲成都時,居然還在太平寺機場著陸,搶走跑道上警式紅旗。因此,當時就有人把 1940 年下半年至翌年上半年這段時期稱為中國空軍史上比較黑暗的時期。面臨這種日益加深的空中危機,國民政府自然不能不有所考慮,以圖改變。而在當時唯一可能的途徑就是爭取國際援助,但是困難很大。曾給我國以有力支持的蘇聯空軍志願隊由於歐洲局勢的變化,已經回國;向英國提出的請求則遭到委婉的拒絕;於是國民黨政府從 1940 年初起全力爭取美國的援助。

這年月,國民黨政府首先希望美方派出一些飛行員到設在昆明的航校充任教練。可是儘管當時美國的民眾輿論多同情中國,但美國政府為了維持所謂中立態度冷淡。到 6 月中方擬聘請美空軍軍官阿爾森尼德充任空軍參謀學校總教官時,美陸軍部竟不允放行。其後國民政府一方面以正常的外交途徑,另一方面以私人管道向美國爭取援助。前者如蔣介石於 10 18 日親自會見美駐華大使詹森,明確提出飛機援助;後者如蔣介石委派自己的空軍顧問陳納德與宋子文、毛邦初等赴美活動。事實上,陳納德這位出生於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前美陸軍航空兵上尉,自 1937 年來華充任中國防空顧問以來,就一直致力於中國的防空建設,對中國空軍力量尤為關注。在以上活動中,蔣介石還從提高中國抗戰民心、士氣;威脅日本側翼;以及有利於壓制共產主義運動在中國的發展等三個方面,論證美國空軍援助的必要性。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政府開始討論中國方面提出的要求:在一年內獲得 500-1,000 架飛機,以及希望美國志願人員來華助戰。經過激烈的爭論後,美國政府為了贏得時間武裝自己,並使日本至少在 1942 4 月前不要向南擴張。

    當日機繼續無情地對重慶進行轟炸時,在一九四○年十月,被蔣委員長召見,希望陳納德及空軍作戰部主任毛邦初至美採購美機,並且召募美國飛行員來中國對抗日軍,在多方努力下得到諸多美國内閣官員支持,在得到白宮的首肯之後,陳納德開始努力採購戰機及志願人員,原本想購買五百架戰鬥機中型轟炸機及一百五十架運輸機,在多方交設奔走下,只取得100架P- 40B型戰機的交易,這些戰機原本銷售於英國,英國認為性能不佳拒絕接受,寇蒂斯-萊特公司允諾提供英國更先進的戰機,所以這批貨才輪到中國,這是中國唯一可以取得的機種。

尋找自願者駕駛這批飛機更是困難重重,後來還是羅斯福總統下令,陳納德和其相關人員才能在任何

中國駐美大使宋子文爭取美援助

勞奇林 . 居里議員支持援助中國計劃

軍事基地召募志願軍,簽約一年, 除了特優薪水外,最誘人的待遇是每擊毀日機一架中國政府便發五百美元的獎賞。共召募一百名飛行員和一百五十名技師,美國志願隊在一九四一年七月到達緬甸東吁的凱道機埸,對大部份的人員來講此機場情况簡直像惡夢一場,生活條件差也沒電源,而且氣侯極端惡劣,瘧疾和痢疾都成為生活中不曾缺的角色,在如此情况下訓練及作戰,在過程中裝備損耗很多,零件補充不易,雖然如此,但成绩却是亮麗的。

很多人都知道,「飛虎隊」就是美國志願大隊,英文稱作“THE AMERICAN VOLUNTEER GROUP-THE FLYING TIGER”但在A.V.G文字之後仍有“CHINESE AIR FORCE”字樣,因時間一久,就被大家所忽略了。

中國空軍美國志願隊的成立是中國對空中危機的認識及美國對遠東局勢分析的產物。在進行了較為充分的準備之後,該隊於次年 8 1 日正式成立,陳納德本人被任命為上校指揮官。但當時的志願隊無論從人員還是裝備上都不能令人滿意。志願隊共擁有三個戰鬥機中隊,飛行人員 100 人中多數未駕駛過戰鬥機,更沒有同日本空軍作戰的經驗。有的隊員素質很差,在訓練後仍不合乎要求,只好放棄了合同;志願隊使用的作戰飛機是已經過時了的寇蒂斯 P-40 機,該機雖然在直線航行和俯衝速度上擁有優勢,也有較厚的裝甲保護飛行員,但在爬升和靈活性上與日本主戰飛機零式機相比則較為遜色;更糟的是,志願隊的 P-40 機最初在裝備上不但沒有瞄準器、炸彈架、副油箱等,而且缺乏備用零件。因此,當時不但有不少軍事專家認為,志願隊在戰鬥中最多不過維持三周,甚至就連陳納德本人也不指望從它的努力中獲得驚人的成績。針對以上情況,陳納德做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在緬甸租借英軍機場,對志願隊進行訓練;他將自己自 1937 年到中國以來對日機作戰的觀察加以歸納,得出適合志願隊的新戰術,即:兩機配合作戰與打了就走的遊擊戰術。這些訓練最終保證了隊員的作戰素質。

就在美國志願隊成立前後,遠東局勢更加緊張。1941 7 月下旬,日本與法國維希政權達成協議,取得在越南的八個機場與一個海軍基地的使用權,使它在東南亞的擴張取得重大進展。11 月日本將 245 架戰鬥機放在越南南部,大有進攻雲南的意向。有鑑於此,蔣介石一方面要求駐新加坡的英空軍支援,另一方面希望美志願隊回防昆明。正在這時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在緬甸蠢蠢欲動,英軍也要求美志願隊防守仰光。結果這支小小的航空部隊就被分成兩部分作戰,兩個中隊(約 34 架作戰飛機)飛赴昆明,另有一個中隊防守仰光。

在昆明方面,從 1940 6 月起,除星期天外,昆明差不多每天上午 10 點要被轟炸一次,而且由於中國已失去空中作戰能力,日本轟炸機的行動從不需要戰鬥機護航。然而從美志願隊 12 19 日移駐昆明起,情況開始發生變化。第二天是美志願隊首次與日機作戰的日子,這一天日轟炸機 10 架按例進襲昆明,但得到情況的美志願隊早已升空等待,結果日機不但未能襲擊昆明,反而全部被擊毀。美志願隊的首次大捷,在心理上給備受空襲的昆明人民以極大的鼓舞,捷報傳來,莫不額手稱快。五天之後,日機再次襲擊,結果再受重創。之後日本人開始明白昆明上空的形勢,有一年時間未能空襲昆明。

在緬甸方面駐防的是大衛·奧爾森率領的美志願隊第三中隊,該隊在戰略上受英軍指揮,戰術上仍受陳納德節制。該隊不但力量薄弱,而且沒有像在昆明的空軍那樣擁有系統完備的防空情報網。儘管這樣,該隊在 12 23 日與日空軍的首次接觸中,作戰仍然十分英勇,取得擊落敵機七架、擊傷二架的成績,自己則損失三架飛機二名飛行員。後來隨著日軍在緬甸攻勢的加強,空戰也日趨激烈,該中隊飛機數量下降,所以陳納德又派 17 P-40 機前往支援。到 1942 3 月底整個仰光保衛戰結束後,該隊共參加 31 次空戰,先後擊毀敵機 217 架,可能擊傷 43 架,付出的代價是四名飛行員及 14 P-40 機。仰光後雖失陷,但美志願隊的貢獻仍不可磨滅。英王喬治六世曾以代表英國最高榮譽的十字勳章授予在仰光作戰的美志願隊成員;陳納德本人則認為美志願隊的Flying Tigers飛虎隊英名都是因為它在仰光上空的作戰而得來的。

美國國內報紙,報導在中國條件非常差,美國陸軍航空志願隊,在中國上空浴血苦戰,美國志願隊在仰光作戰,近十個星期堙A在約二十架可用的P-40戰機,以這麼弱小的隊伍在緬甸南部和泰國同逾千架左右的日本飛機週旋,在三十一次的遭遇戰堙A他們擊毀了二百一十七架飛機,可能擊毀四十三架,只有六名駕駛在空中被擊落而亡,及十四架P-40被擊毀。比在歐洲同德國人作苦戰失利的美軍,此一偉大的戰蹟,大大提升美國國內士氣,以第一版面以大的標題,稱在中國作戰的美國自願隊為空中飛行的老虎Flying Tigers飛虎隊。

仰光失陷後,美志願隊駐緬中隊也遷到昆明進行休整。此後與中國空軍一起不斷對緬境進行奇襲和攻擊,但是由於規模太小,日軍並未重視。1942 5 月,由於緬甸戰局惡化,日軍北進取得突破進展,中英地面部隊則多分為小股撤至印度及雲南邊境。阻擋日軍跨過怒江進攻雲南的任務就落在美國志願隊肩上。5 2 日日軍 56 師團佔領緬中邊境的南坎,5 日主力又進入怒江一線,因為怒江上的惠通橋已被毀,日軍只得停止前進。鑒於局勢異常嚴峻,蔣介石通過宋美齡要求美志願隊傾全力襲擊怒江與龍陵間的卡車船艇等。此時的志願隊經過前一段時間的休整,特別是剛從非洲運到的 P-40E 型機經改造後,徹底改變了美志願隊以前不能向敵人投擲炸彈的狀況,具有一定能力來執行這一任務。從 5 7 日起,連續 5 天,美國志願隊在陳納德指揮下克服了雨季前的困難,將一切可以使用的武器,甚至自製炸彈用來掃射、轟炸怒江對岸日軍先頭部隊、貯存軍用物資的村莊、交通要道、橋樑及船舶等。這些努力加上日軍供應戰線太長和雨季的來臨,使日軍最後沒有能跨過怒江,從而緩解了昆明面臨的危機。在這一階段,日空軍為了支持地面部隊,曾將第 50 與第 8 兩個戰隊派至臘戍機場,多次對昆明、雲南車站以及大理進行襲擊,但它自己也承認由於敵機的巧妙而又頑強的反擊,我方也蒙受了不少的損失

隨著雨季的到來,緬甸作戰也告一段落。美志願隊在中緬越一帶完成了 100 多次作戰任務,擊毀敵機 260 架,有效地保衛昆明一帶的空防,阻止日軍越過怒江之後,開始將主力分別向重慶及以衡陽、桂林、零陵為基地的中國東南部轉移。當這支部隊之一部在 6 5 日飛抵重慶時,飽受日機空襲之苦的山城人民心情非常激動。美國人格蘭姆·貝克對此有這樣一段描述:地面上的人們擁擠在房屋內陽臺上、庭院中和街道上,使這些地方變成一片藍色。人們揮舞著帽子、衣服、旗幟,把小孩舉過頭頂。……在這半小時中,50 萬重慶人發出的激動人心的歡呼聲響徹山城,這是重慶人第一次看見屬於自己方面的機群。不過由於華中戰事緊張,美志願隊的主力主要多放在衡陽等基地。

正當美國志願隊開始在華南、華中一帶作戰時,部隊本身也進行了成立以來的第一次重大調整。其時一方面由於合同已滿,有若干隊員開始陸續離去;另一方面由於美國早已正式對日作戰,認為志願隊形式已無必要,加以中國政府及中美輿論界一直要求、呼籲美國加強空軍援華。美國方面便在征得中國方面的同意後,於 6 27 日宣佈解散美國志願隊的命令,並於 7 4 日正式執行。陳納德本人及許多隊員雖不很樂意,但最後還是接受了改編。改編後的前志願隊成員與新調到中國作戰的美國空軍正式組成美國空軍駐華特遣隊,陳納德準將任司令。該隊下屬 23 戰鬥機大隊、16 戰鬥機中隊及 11 轟炸機中隊,力量均較其前身美國志願隊有所加強。這一改組得到了中國各黨派及輿論界的普遍支持。

美國志願隊雖然解散了,但它對中國抗日戰爭立下的功績並不因此而消失。這不但表現在它在短短的 11 個月中以少勝多擊毀 300 架敵機,還表現在它的戰鬥使中國空軍度過了一個最黑暗的時期,從而大大提高、鼓舞了中國人民的鬥志。也正因為這樣,中國共產黨在國統區辦的《新華日報》在一短評中,稱讚美志願隊充分表現出美國空軍殺敵果敢的精神和熟練的技術。國民政府則因美志願隊作戰英勇、卓著功績,給志願隊隊員授勳。最後,需要強調指出的是,新成立的美國空軍駐華特遣隊中的戰鬥核心還是留下來的老隊員。例如,前美志願隊員羅伯特·L·史各特、弗蘭克·希爾、愛德華·佩克特等,現在都分別擔任中隊長以上的職務。
( 此文摘自飛虎隊叢書 )

美志願隊P-40戰鬥機群

美飛虎隊員在昆明機場

 

泥土路機場及民工

AVG自願隊隊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