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博物館館長來訪李繼賢贈歷史文物

 

松竹梅基金會辨理「紀念抗戰勝利暨台灣光復六十週年」系列活動最後一次的展覽,十二月十三日,是南京大屠殺第六十八年紀念日,基金會在十二月十日至十五日,「侵華據台兩岸屠村」圖文特展,主辨人鍾雷妮小姐又找我去做義工佈置及守會場,同時也邀請了五位大陸博物館館長共七位貴賓來訪參予活動。

 

會場內每天六並有擴放六場大陸及台灣大屠殺的影片及紀錄片,我一人守在會場內很是泠清,桌上也放了相關的書籍義賣,來的年輕人少之又少,此事好像與他們無關,那是上一輩的事了。中老年人比較多,有些也是受難者,同他們聊聊可比看圖文真實得多,有幾人看了一半說看不下去了很難過離開,部份事項勾起了他們的回憶,台灣及大陸的百姓都是受害者,實在不能理解日本軍人喜歡殺害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的心理,如此就表示他們是勇士嗎?

 

其中有來的兩位比較特別,一個加拿大人由鍾小姐介紹來看展,不懂中文好在有不少相片有中英文介紹,省了我不少的麻煩,拿了名片給我一看「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會長何麥克,我第一次知道,居然在台灣有此協會,一時也弄不清楚這協會在台灣有什麼用處,那些戰俘早在六十年前全送反國了才是。

 

明天是展得最後一天,會有大陸五個軍事博物館共七人上午來看展,看完後參觀台北軍史館,下午由那加拿大(會長何麥克)帶領參觀金瓜石及九份(黃金產地,日本人強逼 戰俘去挖金礦及銅礦,運回日本,因而使得戰俘死傷很多人),主辨人也希望我去,但沒人看會場,下午還要徹展,所以無法前去。

 

另一個人是日本讀賣新聞社的記者石井利尚(台北支局),中文說得不錯,來了也不看展不照相,我同他介紹說此展15號結束,1718號在台北市議會我們辨了兩岸坐談會,有大陸博物館的貴賓出席的參加言討會,並拿了宣傳單給他,他希望能去採訪,我說沒問題你可以來採訪新聞,那個混蛋說了聲謝謝人就走了,也不看看他先輩長者對兩岸的中國人幹的人神皆恨傷天害理的殺人圖片....真是他奶奶的….

                      獨守在泠清的會場                        右三:為主辨人鐘小姐與大陸來訪貴賓合影

來訪大陸貴賓如下:
北京「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王新華館長
遼寧撫順「戰犯管理所舊址陳列館」侯桂花館長
哈爾濱「侵華日軍第七三部隊罪證陳列館」王鵬館長、于得志組長
騰衝「國殤墓園管理所」張龍館長
湖南芷江「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受降紀念館」、「飛虎隊紀念館」吳建宏館長
廣州「中華文化學院」苗向陽教授(大陸國寶指揮:嚴良塗大師得意門生)

 

十六日下午有參觀故宮的活動,「飛虎隊紀念館」吳建宏館長脫隊,我帶他去拜訪李繼賢伯伯(十六期)五大隊曾駐防芷江,兩人相見非常的愉快,談話間李伯伯又接到大陸記者打來問候的長途電話,他老人家今天可開心得很,依照原定計劃贈送了一幅芷江軍用地圖給吳館長,並贈送他兩個五大隊紀念牌及中美聯隊的紀念帽,同時我也贈予他一本我寫作及攝制「中美聯隊」書及光碟片(我一共準備了五份贈於各館長)另在贈他一抗戰勝利六十週年飛虎紀念杯,是此行真是收穫最豐富的人,不過「芷江軍用地圖」我也曾在打它的主意,可惜現來不急了贈予了芷江博物館,想想也好可以使更多的人參觀閱覽此歷史文件,同時也能得到更好的照顧。

     李繼賢伯伯贈送芷江軍用地圖給吳館長         兩人和影由章(蔣)孝嚴贈李老壽比南山字畫前

借用台北市議會兩天,開「兩岸論壇」討論會,大陸館七名及台灣學者教授十六名,輪留上台言講討論。
12/17
日專題演講:台灣日據時期支重大文武抗日事件
           
論壇:日本侵華五十年
                      
日據台灣五十年
                    
   脫離日治對台灣之影響
12/18
日論壇:日本對兩岸的影響
                    
     抗戰歌曲與日據台灣歌謠
           
專題演講:日本國內對「侵華據台」的看法及做法
           
綜合討論:日本教科書、釣魚台、慰安婦、靖國神社、爭取索賠之合理途徑
           
總論:如何攜手邁向和平之未來

                      走過「殖民歲月」兩岸座談會                     場面泠清一老者提出問題

真是非常好而有意義的一次座談會,主辨單位真是用心良苦,使我收穫良多,可惜來賓比觀眾多,相片上可見就不過十一二人而己,且都為老者,其中一老者正在提出問題,唉!台灣年輕人己不在重視此段歷史,是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嗎?

台北最後一天行程,上午拜訪國父紀念館,國父紀念館副館長同大陸各館館長交流會議,雙方除了介紹自己的館務活動並希望兩岸之間博物館展品之交流活動,會議是非常成功的。

 

此次這些大陸貴賓都是第一次來台訪問,對國父紀念館的各項設備展出的文物提出了些看法,對國父手書的一幅對聯真蹟只是放在平常的展示櫃中表示可惜,認為沒有特別的温度及燈光下很容易損壞(此對聯的紙都己龜裂)應放複製品才對,又對館內解說人員的服裝很有興趣(粉色旗袍加上淡紫色外套)要我幫忙照像回去做參考。

 

中午在國父紀念館便餐後,大陸貴賓做遊覽車轉往南部,包括台南、影化、日月潭、台中、苗栗、北埔、三峽、鶯歌等地區五天的旅遊活動,後返回大陸。

 

在他們的團員中有一位是大陸官方面的人,于得志組長,我請他能代我向上級請求「解禁」我的飛虎網站,他叫我寫一封說明信好轉交其領導,上遊覽車前告訴我,回去就辨應該是沒問題的,不管事情如何都會同我聯絡告之情況,希望能解禁,如他老兄都講不成,那我也真得是在也沒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