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光榮歷史
傳承飛虎精神

 

參加美國飛虎年會有感

 

第二次世界大戰,位於亞大地區非主戰場約中國土地上,由陳納德將軍結合編組的「中美混合隊」,以歃血為盟的忠貞信念從日本空軍手中共同奪下在華的領空優勢權。一個驍勇善戰、振奮人心的故事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與美國國旗交叉並列;舞動奔放的旗海在微風中飄揚,兩國人民興高采烈的歡呼聲在空氣喧囂迴盪。共向抗日的歷史喝采走過一個甲子,榮耀未滅,故事也在軍中袍澤中流傳,但是聽眾逐年減少。

 

九月二十八日,三萬英呎尺的高空上,我在飛往臺灣的途中回想這七天的行程;在那個年代曾經撼動人心的精采故事沸沸揚揚,當時我尚未出世,就當一個個曾經參與這項戰事的,老兵們,站在這屆年會演講臺上娓娓道出昔日的丰采時,那片刻,泛黃的晝面宛如被這群見證人喚醒般歷歷在日。我是臺下從末過遘道歷史軌跡的忠實聽眾,正被拉入黑白的歷史窗口目睹第一現場;那一段許多人沒有經歷過的大事件與我往異地相遇,於是我決定帶著它,回到故鄉,跟緬懷它的親友見面….

 

九月二十三日 Randolph空軍基地

今年的飛虎年會在德州聖安東尼奧舉行,晚間,我們一行人下榻德州Menger飯店,隔日早上十點鐘,便隨著美方飛虎隊成員以及眷屬搭乘巴士前往德州Randolph空軍基地參觀。期間,美空軍教育暨訓練司令部司令Willian Looney上將主動召見本聯隊副聯隊長田在勱少將,並討論我空軍在美國的各項受訓情況及未來需求等事項。領隊田少將亦代表我國空軍對美方的各項支援與協助表示感謝及敬意。

假使要說Randolph基地內哪一處與軍事科技有強烈對比, 

將美空軍的精神內涵表達淋漓盡致的,其隊史館絕對是,個令人瞠目結舌驚豔的地方!走進隊史館,裡頭有一位衣著莊嚴,笑容可掬的解說員帶領我們參觀館內各項文物。所見的相關史證物品與陳展,均令人感到十分新鮮與感動,其中一幅當年中美混合團所使用的P-40老鯊魚機油畫,更是當年英勇史蹟的代表物之一。櫥窗裡頭盡是與中美混合團相關的陳列品,解說員特別地一一陳述介紹;歷史證物再加上專業的解說,於是我嘗試著把片片段段的破碎圖案拼湊出完整的畫面。剎那間,原本平行的新舊時空,彷彿就在這間裝演典雅的隊史館裡有了交集點,令人不自覺感到顫懍;我鼻頭酸楚地俯看這些戰場上的遺物,心底滿溢著感動,淚水不由自主地汨汨流出。

中午,我們與飛虎成員及其眷屬同在軍官俱樂部內享用午餐,當我們邊品嘗美味食物的同時,每個人都深深地明白,除了咬動食物之外,我們同時滿足地咀嚼那段不可抹滅的故事以及值得一再品嘗的回憶。結束後,我們便返回Menger飯店。

 

九月二十四日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空之旅「尼米茲紀念博物館」

早上八點,我們一行人前往尼米玆紀念傅物館參觀。首先,由飛虎年會前副會長Pensyl先生主持簡單的儀式來紀念一群在戰場上被犧牲的英雄。當中,介紹了CACW(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中美混合聯隊)隊徽的由來及象徵精神;而會為了表彰Dunning將軍(為陳納德將軍副手)於二次大戰時在華助我抗日的功績,因此特別製作了一面盾牌贈于遺孀Jane Dunning女士。

「戰爭」留下的影子終究離不開殺戮、毀滅;回歸戰爭的本質,它其實是守護家園必使的手段,以及維護正羲的堅韌盾牌。不可置喙,戰爭也有光明的內涵,它使得人心激起拋頭顱、濺熱血的澎湃,也讓兩個不認識的國家結為盟友,同仇敵愾!尼米茲紀念博物館正好是一座紀錄二次大戰的殿堂,裡頭有戰時的各種模擬場景及資料照片,這些如臨現場的展未品真實地讓戰亂的悲歌再次響起;珍貴的回憶被時間推磨得漸漸黯淡,物換星移後,我們只能透過這些紀錄戰爭的陳列品去緬懷逐漸被遺忘的史蹟。為了感念各同盟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犧牲及貢獻,一排旗幟高掛在博物館內作為紀念,「青天白日滿地紅」也懸掛其中。當下,我摒住氣息、眉宇肅穆、筆直站挺,心中頓時的「寂靜」替代了思緒的惆悵,所以我閉起雙眼,讓悲悽的哀悼跨越時空回到混沌的現場;其寶,榮耀的恩典一直伴隨中華民國走了八十個年頭,我們卻淡忘了…..

 

九月二十六日 飛虎會員大會   

下午一點半,由會長Daniel Chu主持會議,大會鑑於中美混合團協會與第十四航空軍協會成員均年事已高,逐漸凋零,於是表決其20062007年的年會將由兩個協會合併辦理,並於此兩年的五月底(國殤日)假華府舉行。大會中另提議2006年「八一四空軍節」將邀請飛虎隊員及其眷屬到臺灣參訪本軍。飛虎年會晚宴於晚間六點半開始,先後由年會主席Daniel Chu及本軍總部戰備訓練情報綜合作業組組長柯上校代表劉總司令二級上將致詞,本軍領隊田少將介紹我方成員(含駐美軍組空受訓之本軍人員等)後,隨即播放本聯隊預製

影片。內容包含聯隊長潘少將賀詞及基地運作狀況等,現場觀賞的飛虎成員藉此對本聯隊有更多的瞭解,觀賞後的反應也都十分的熱絡。整個晚宴的氣氛鋪陳得十分緊湊,如果要在整場高潮迭起的宴會中挑選最抒情的談話,飛虎成員Tex Hill先生的致詞最為感性。Tex Hill先生年紀近百,白髮蒼蒼卻不失莊巖,說話緩慢不失條理。他提起一九四三年來華助我抗日的種種趣事;也回憶與前總司令徐煥昇老師在菲律賓烏鴉谷執行中美菲空軍演訓的點點滴滴,並請本團代為問候本軍耆老夏功權老師等昔日戰友。宴會最後在雙方互贈禮品以及演唱幾首愛國歌曲後,便畫下圓滿的句點。而我心中也明白,此刻的結束是延續下一刻的開始,雖然有點離情依依,但嘴角不由得露出期待下一女相聚的微笑。


       六十年前一個戰爭下激起的向袍情誼,在六十年後的今日仍然堅不可摧。當年在戰亂砲火下犧牲的飛虎成員用性命鞏固了家園,你們以為他們的奉獻是結束?其實不然,以其生命的延續便是新的開端,亦是另一個欣欣向榮的起始點;只是我們都別忘了,你我肩上都還有傳承歷史光榮的使命。我看到昔日叱吒天穹的英雄終究敵不過歲月的磨痕,他們的血肉軀體如同任何人般都將隨著光陰慢慢老化、凋零。回程的途中,心底原本存有一絲絲憐憫及感慨,但環顧四周,望著同行的的長官及弟兄們,我漸漸明白一件平庸卻不平凡的道埋;我明白每年風塵僕僕飛越太平洋去參與一個年會,是為了朝拜永恆不朽的「飛虎精神」!精神不會有皺紋,更不會化為塵埃。它只會像供給前人的甘霖,揮發至天空旅行一段時間,若干年後,再與後進晚輩相遇;相同的甘霖給予了不同年代的人相同的滋潤,我也是受惠者之一,而水的旅行只有反覆循環沒有終止;只要腦海閃過這一個念頭,內心的抑鬱寡歡隨即消散。 

(摘自2005/12 中國的空軍雜誌 嚴欣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