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航空隊
308重轟炸機大隊373中隊 劉公卿
 

沉默的勇士 - 中美空軍B-24D重轟炸機組員
 

抗戰勝利六十週年了,翻閱著這本泛黃的飛行日記,時光似乎又回到了那個動亂的時代-北伐初定,全國統一在望 。

1927(民國十六年)日本軍閥藉保僑為由,強佔我山東省膠濟鐵路,炮轟濟南城,是為震驚中外的五月三日濟南慘案 ,其目的即在阻撓中國北伐統一,並伺機分裂中國。

1928~1937年是國家建設的黃金時段,唯中國百年積弱,國貧民疲,國事問題千頭萬緒,基本民生工業及軍需生產更是脆弱不堪,整經備武亦非一蹴即成,在此時刻,日本軍國主義政府積極完成侵華準備。

1931(民國二十年)日本軍閥關東軍強佔我東北三省,是為九一八事件,並於次年成立滿州國自治政府,大事鼓吹滿州人本土化意識,企圖混淆國際視聽,到此,日本上下處心積慮亡華之野心照然若揭,國民政府百般容忍,其目的在爭取有限時間,構建抗日準備,整合各省軍隊,更新陸軍裝備,並將「東北航校」、「筧橋航校」、「廣東」、「廣西」等各航校整合為「中央航校」,此為推動軍隊國家化的第一步,同時也擴大全國青年投效空軍的招生活動。

我,劉公卿民國五年出生,一位來自四川省成都市洛帶鎮的客家籍青年終於走出了四川老家,並溶入於這大時代的洪流裡,1935(民國二十四年)考入「中央航校」第八期班,在南京入伍,當時全國各省精英齊聚一堂,南腔北調水乳交融,齊心以航空報國為志。

1937(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蘆溝橋事件爆發,中國全面對日抗戰開始;戰爭初期,日寇曾誇口三個月內必亡華,孰不知就松滬一戰就打了四個月,同年八月十四日中國空軍筧橋大捷,重創由台灣起飛的日本「木更津航空隊」,自此以後日軍罔顧國際公約,下令格殺所有跳傘及被俘的中國空軍飛行員,我空軍將士視死如歸,不為所撼,當時可歌可泣之悲壯空戰故事罄竹難書,其中能感天地、泣鬼神者為航校三期沈崇誨上尉駕機與日艦“出雲號”同歸於盡,時年二十五歲。

筧橋航校校區內,最扣人心弦的標語是〝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如此悲壯之豪語,正刻劃出當時青年人那種純真愛國、保鄉心切的忠義情操。時代創造了這一代的熱血青年,青年也創造了這個悲壯的時代。

1938(民國二十七年)十二月一日,我輩同學(驅逐組和轟炸組)相繼畢業,隨即實施飛行部隊作戰訓練,八期班入伍時共三百四十餘人,但經學科、術科(飛行)淘汰後,待畢業分發者僅一百四十七人。

                          (蘇聯製 I-153驅逐機)                                         (蘇聯製 I-16驅逐機)

(美製霍克三驅逐機)

(蘇聯製SB-2輕轟炸機)

1939 (民國卄八年) 至空軍一大隊第二中隊報到,開始接受蘇俄製SB-2轟炸機訓練,TUPLEV-SB2為雙發動機輕型轟炸機,時速每小時450公里,飛行高度可達 7800米(兩萬五千呎),組員三人,航距兩千三百公里 (1400哩),可惜載彈量僅600公斤(1, 300磅),且通信設備不佳,地空連繫困難,後又轉赴新彊哈密接受俄製SB-3新型轟炸機接機訓練,勤練轟炸編隊,長途飛行,夜航及空中偵照等作戰科目。此時國民政府以糧食、皮毛、礦產等物質與蘇聯交換武器、飛機等。

其中飛機包括POLIKARPOV: I-153 I-15I-16驅逐機,TUPLEV: SB-2SB-3 輕轟炸機及TUPLEV TB-3重轟炸機來補充戰爭初期之損失﹔蘇聯之所以出售武器給中國,並派遣空軍自願隊來華助戰,其目的在利用中國軍隊牽制日本軍力,使日軍無暇插足西北利亞東線戰場,如此紅軍才有時間全力對付西線德國納粹的入侵。在歐戰尚未開打的那段時間,世界各國考量現實利益,姑息氣氛甚濃,均不願得罪於日本而影響歐洲的暫時和平,美國也考量其石油、鋼鐵輸日的利益,不願涉及亞洲事務,在此世局渾噩不清,各國備戰自顧不暇的大環境下,中國政府四處求援無門,新式戰機的購買更是難上加難,美製霍克二、三型是唯一的選擇,霍克三共購置了一百多架,其中九十架是在浙江杭州組裝,配置於中國空軍三大隊、四大隊、五大隊及卄九特遣中隊等,抗日戰爭初期霍克三是中國空軍的主力戰機,並擊落G3M日轟炸機甚多,其它日機如Ki-27, Ki-21K5M2等也有被擊落的記錄。

1940 (民國廾九年) 重慶、成都保衛戰開始,空軍換裝使用蘇聯製I-153, I-15, I-16驅逐機作戰,支撐半壁江山。日機日夜輪番轟炸,當時百姓對轟炸一無所知,四散奔逃,死傷嚴重,日本濫殺無辜百姓之惡行,四川人民刻骨銘心,代代難忘,在重慶保衛戰中,一大型防空山洞因日機轟炸,山洞出口崩陷,萬餘男、女、老、幼窒息困死於山洞中,此一悲劇實為抗日戰爭史上之一大慘案也。同年九月份,日寇零式飛機進入中國戰場,因其性能及航速均超過我方,中國空軍作戰人員及飛機損耗日趨嚴重,航委會再三衡量,並顧及飛行員培養不易,下令暫停正面傳統式迎戰,將現有飛機疏散至各地備用機場,另研擬採用空中遊擊戰術,在淪陷區廣設日機動態情報連絡網、所有情資由空軍研判,再伺機利用VHF引導,在適當時間、地點來個迎面突擊,其目的在消耗零式機的置空時間,以便發揮戰術突襲致勝的效果。重慶、成都等大後方就是在日夜空襲警報聲中渡過,同胞們也逆來順受的過著日子,政府、學校、工廠、農耕等百業亦均能正常運作,人才之培育更是從未中斷,為國家在往後的數年戰爭裡,培養相當多的優秀人才參與盟軍聯合作戰。

在此關鍵時刻,世界各國終於逐漸注意到中國全民抗日戰爭的事實,美國亦考慮到西太平洋的美國利益與安危,首先籌組美國航空自願隊 (A.V.G.) 來華助戰, 由美國陸軍航空隊退役上校陳納德 (Claire L. Chennault) 率隊來到中國,隊名為飛虎隊,飛虎隊採用P-40 戰鷹式戰鬥機為作戰主力,進駐雲南昆明,我空軍也以P- 43戰機參戰同駐昆明﹔ 陳納德下令隨時更改戰機編號,日本東京電台曾為此廣播擊落飛虎隊沙魚戰機200架,在當時實際上飛虎隊僅有27 P-40而已, 此乃欺敵戰術使日本軍閥有所顧忌, 不敢任意攻擊。 抗日作戰期間中國的對外通道,便是聞名於世的滇緬公路及滇越鐵路,中國所需的各類軍需物質、飛機結構零件、燃油、藥品等均是經由此路運抵中國, 而滇緬公路更是由我國西南各省廣大苗族 、白族、彝 族、漢族同胞胼手胝足一鋤一鏟擴建完成,他們那種偉大感人的抗日戰爭貢獻,在整個中國歷史上是不能被抹滅的,一滴汽油,一滴血正是描述了當時後勤運補是如何的難困啊!

1941 (民國三十年) 十二月七日,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企圖一舉擊潰美國在太平洋上的海軍武力,而將太平洋及南中國海併入為日本的勢力範圍﹔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大夢初醒,正式對日開戰。香港淪陷,英國主力艦在南中國海遭日海軍擊沉,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麻六甲海峽先後失手,日軍主力直逼緬甸,英軍潰敗,菲律賓美軍撤退,澳洲危急,日本軍閥終於南侵成功,進入南洋獲取豐富的橡膠、石油、錫礦等諸多戰略物質與資源﹔又控制麻六甲海峽,鞏固日本石油運輸海運暢通,切斷滇緬公路及滇越鐵路,逼迫中國陷入絕境。

 1942 (民國三十一年) 盟軍在亞洲 成立中國戰區及中、緬、印戰區(C.B.I.Theater)﹔陳納德 晉升為將軍,並以飛虎隊為班底,迅速與中國空軍聯合組成中國戰區空中打擊力量,結合所有的人員與物資支援對日作戰。

中國空軍 也組成中美混合作戰聯隊CACW (Chinese-American Composite Wing) 以空軍三大隊、五大隊為作戰攻擊大隊,全部採用P- 40戰鬥機,另以空軍一大隊為轟炸大隊採用美國B-25輕轟炸機支援友軍作戰,美方成立美空軍十四航空隊,含68 聯隊(支援中國戰區)69聯隊、321聯隊及空偵、運輸和夜襲作戰中隊等﹔陳將軍又協商中國航委會成立987支遣隊,專門負責招聘中國大專男女青年,任中國戰區連絡官,負責所有對中國軍方支援連絡事宜,並翻譯各种武器、飛機、儀電操作技令、維修技術文件、補給運輸手冊等,中國知識青年又再一次直接供獻所學,直接參加抗日作戰行列,成績斐然。

同時中方負責所有機場擴建、基地安全、飛機維修、運補作業、醫療支援及人員搜救、情報收集、船團監視等﹔美方提供飛機、器材、油料、彈藥、武器等,當然在此武器援華過程中,中國也提供特殊礦產鎢沙等戰略物質與其交換。

中美空軍又成立民航運輸大隊,先期以C-47 (DC-3) 空運机二十七架為主力,經由駝峰(包括敵緬境密支那北上空)到印度北部阿薩母省汀江機場轉運物質到中國雲南昆明,後又加入C-46C-54C-87C109大型運輸機參與運補任務 。

中國緬甸遠征軍亦由中國民航隊 (Chinese National Aviation Cooperation-CNAC) 空運至印度北部,重新由孫立人將軍整編訓練,並依據中美戰時租借法案,換裝美軍制式武器裝備,中國陸軍

在良好的武器裝備支援下,英勇善戰,終將日本侵略者趕出緬甸,解救被圍困的英軍,打通滇緬公路,粉碎日本帝國掠奪中東石油又逼降印度之春秋大夢。

此一時刻,我與李芳春同學被選拔直接加入美國空軍十四航空隊68混合聯隊,第308重轟炸機大隊, 373中隊任上尉飛行官,進駐昆明羊街機場,八期航校同學烏鉞加入425中隊,與375中隊共同駐防 在昆明機場,另 374中隊駐防呈貢機場。

308重轟炸機大隊是以 B-24D解放者(Liberator) 轟炸機為主力,該機有四個普惠P&W 公司發動機,組員十人 (正副駕駛、領航員、航炸員、六名射擊士官及機械士官) ﹔航速每小時300 (476公里) ,爬升速度每分鐘274公尺,飛行高度可達28, 000呎(8540公尺)(我組機員曾飛到40, 000呎高空) 航距2, 200 (3540公里) ,載彈量8000磅(3.6噸)實屬長程戰略重轟炸機。373中隊前後共有五名中國空軍飛行員直接參加盟軍作戰任務﹕

(第308大隊373中隊隊徽)

·       普希平中尉 (航校十期), 在執行南中國海轟炸任務返航,油盡迫降羊街機場附近,不幸機頭撞入土堤,正副駕駛及航炸員當場殉職。

·       周澍桐中尉 (航校十期), 飛越駝峰至印度運補油彈,飛機墜毀山區,全体組員殉職。

·       王業超中尉 (航校十期), 轟炸海南島日本海軍船團,飛機被敵人高炮擊中,空中解体,全体組員壯烈犧牲殉職。

·       李芳春上尉 (航校八期), 因長期高空飛行,肺部受損嚴重,病故。

373中隊中國隊員,目前只剩下我一人和425中隊的烏鉞同學,如今我倆均已九十歲高齡,今逢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六十週年大慶,特將這四位我所知道的隊友 中國轟炸機無名英雄 報導給國人知悉,以慰他們在天之靈,並祈求中國永世和平,不再受他國欺侮侵略﹔我航校八期同學,畢業一百四十七人,抗戰期間作戰陣亡及因公殉職者共六十一人,當時他們均是 二十來歲的有為青年,有自已的理想與夢想,但戰爭的殘酷,早早奪去了他們寶貴的生命,甚至屍骨不全,消失於祖國的神州大地,在此也一併默禱他們的英靈與祖國的天地山川共長久。

世界大戰正殘忍的在歐亞大陸進行著,中國戰區方面也有很大的轉變,過去的被動抵抗化為主動攻擊。308轟炸大隊600多次的任務出擊,目標在切斷日本生命線,炸毀南中國海的日本補給基地、運輸船團,進一步削弱緬甸日軍的後勤補給,以利中國遠征軍早日光復緬甸,奪回滇緬公路,疏解印度在軍事上的壓力。當時台灣的台南、岡山及東港大鵬灣海空基地、香港海面、中南半島、南中國海面、海南島等均屬308轟炸大隊攻擊範圍,在中國戰區戰場上與 「中美混合聯隊」配合,轟炸日本陸空軍前進基地,補給倉庫,並積極奪回中國領空制空權,進一步支援中國陸軍地面反攻作戰,中國情報人員遍佈全國,似乎只要是中國人、華人都會主動提供日本鬼子軍情動態,每當日本船團集結,台灣、香港就有消息通報,比美國截聽日本海軍密碼還要準確﹔唯一欠缺之處乃轟炸大隊必須自給自足,據統計分析,一架飛機每出一次任務,必須要消耗四架次B-24D的油彈運補量,308大隊只得依靠自已來運補作戰所需,在沒有轟炸任務時就得飛越喜瑪拉亞山區,進入印度北部阿薩姆省卡波 (Chabua) 及加哈 (Jorhat) 兩機場運補。

駝峰任務有三條航線﹔8, 000呎及12, 000呎是中美聯合民航專用航道,B-24D只得飛行16, 000呎軍機專用航道,可是遇到印度雨季或季風時節,深山中氣流不穩定,天候變化甚速,飛越兩、三萬呎高空以上是常事,飛機在高空飛行,機艙又無加壓裝備,血管膨脹,令人頭昏眼花﹔當時氣象偵測範圍有限,也無自動定位、衛星導航裝置,飛機進入山區,便失去地面連絡,全體組員全神貫注,同舟共濟,求個平安落地﹔B-24D從雲南起飛,一過大理即漸漸進入駝峰山區,飛去只載單程油量,最多只多給15分鐘預備油

量,幾乎是空機飛去, 又滿載油彈返航,稍有差錯,不是油料不足墜機,就是飛機撞山爆炸,跳傘落在原始野人山區亦必死無疑,至目前為止,整個駝峰運補記錄上尚有345人失蹤,墜毀飛機共509架,失蹤81架,中美空軍人員損失頗巨(含中美民航隊人員及飛機) ,但是超過百萬噸以上的軍用物資投入中國戰場,其貢獻也足以表彰於青史。

  人云戰鬥機飛行員死亡率高,其實轟炸機陣亡人數更是驚人,B-24D飛機有10名組員,生命責任、任務目標、天候運補壓力全部落在我們的雙肩上,在我記憶中最慘烈的一次任務,是轟炸汕頭日軍轉運基地及運補船團,373中隊12機編隊出擊,返航時僅剩六架,六十條生命無一人生還,那些可愛又滿臉雀斑的美國大孩子,在一次任務中就走了六十位朝夕相處的夥伴,羊街機場的大餐廳,晚餐時就少了六十位吃飯的人,膳食服務人員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那平日嘻笑言談喧嘩之聲,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忽然間爆發了,大家將餐具擲在地上,痛哭失聲,可是第二天照樣出擊,損失的飛機由其它中隊支援,戰爭就是如此殘酷的進行著。另一次海南島榆林港 轟炸任務,因主目標未完全摧毀,指揮部下令再次出擊,飛機落地又加油掛彈再次出發,來回兩次共十六小時。 

任務完成返航後,兩眼暈花,耳嗚不止,合上雙眼盡是戰場殘酷情景,徹夜難眠﹔在戰時生活條件很差,營房、宿舍甚為簡陋,在印度還得睡帳蓬,每晚必掛蚊帳,瘧疾、傷寒均需小心防範才是﹔此時此地更無娛樂消遣可言,寫家書是唯一可得慰藉之事。

 美國飛航員飛滿四百小時即可回調美國,其飛行時數超過歐洲戰場一倍以上,中國飛行員則無此輪休制度,全民抗戰唯有戰死陣亡以後再說﹔飛機來回在廣西、雲貴高原邊界上空飛行,該處原始森林密佈,失事飛機跳傘獲救機率甚小,但中國政府竭盡全

(擋不住的勞累靠機輪小憩一下)

力,號 召全民動員協助盟軍脫離險境,中美飛航人員獲救者達一千一百餘眾﹔美國飛行員及組員中自視高人一等者頗多,可是當 他們獲救以後,在觀念及態度上做了很大的轉變,我等邊疆民族,真是一村接一村的將他們用划杆(西南各省用的竹轎)護送下山,村長或土司帶隊,男人檯轎,女人背鍋煮飯,走到一村另換一村,如此接力將他們送回來,有時達數週之久,他們什麼都不要,只說﹕那個白傘很好(白傘乃降落傘)可否給我。如此純樸的人民啊!您們替國家巳經做得太多太好了。

每當飛機起飛,機場警衛戰士都立正敬禮,在機場修補跑道的男女老幼苗工們均揮手致意,回首探望,真有一種壯士 一去不復返的感慨,無親人在旁,好在每次都有同胞仰望藍天,心送一程,真是死也瞑目﹔飛機爬昇到指定高度,碧藍的天空,秀麗的山河,盡在眼底,瞬間百憂皆忘,唯盼天佑吾國吾民﹔喜瑪拉亞山群峰在望,挺拔的山壁被蓋著白雪甚為壯觀,但也暗藏著兇險,亂流或風剪會將飛機拉下幾百呎,一不小心就撞上大山,單調的引擎聲將每個人都帶入到自已的思潮裡,家中的妻兒老小,美麗的田莊牛群,戰爭後的打算-----

這片刻內心深處的安寧,真是一種享受,打開軍用乾糧袋充饑,喝杯溫水解渴,不多時遠方美麗整齊的阿薩姆茶園在望,全體組員一陣歡呼,希望就此平安落地,落地後忙碌的運補工作開始,加油、掛彈、檢修、領取軍郵信件,也許家人會寄來一些食品禮物給他們吧!喝上一杯有名的阿薩姆英國紅茶,那濃厚的煉乳奶茶香舒解了一身的疲勞,有時會有一兩位英國軍官走過來致意,感謝中國遠征軍的英勇善戰,內心頓時也湧起一種莫名的安慰與驕傲,咬緊牙關苦撐了這些年,中國軍人終可揚眉吐氣了﹔依靠在機輪邊,填寫飛航記錄,大小事情均不得遺漏,飛機從頭至尾仔細檢查一次又一次,駕駛艙內大小儀錶、航電、油路、逐條覆唸查看。

此次返航,可是滿載油彈,不可絲毫馬虎,全体組員分工合作,各就各位,等待天氣報告,準備回航﹔震耳欲聾的引擎聲響起,抬起笨重的機身,收起機輪直飛雲南,進入山區後,忽然未可預測的風暴來襲,遠方山谷裡濃密的堆集雲,洶湧而起,飛機開始上下顛波,機艙結構卡卡作響,扣緊安全帶,打開氧氣閥,機翼除冰裝備開到最大,準備爬昇﹔25, 000呎、30, 000呎,呼吸開始急喘,但氣流依然不穩,是否放棄炸彈尚待機長定奪,飛機爬昇至40, 000呎穩定下來,陽光射入機艙,組員有人氧氣用竭,最後幾瓶大家分用,此刻眼睛幾乎張不開來,溫度太低,後艙組員呈半暈迷狀態,大家輪流聲報名字以免暈睡不起,不久風暴漸行遠離,下降高度,全体機員算是鬆了一口氣,可是飛機已偏離航道,不知身在何處,好在我們滿載燃油,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飛呀!飛呀! 機腹下雲層漸稀,又見群峰高度下降,再由日落西山研判,大致預估雲南方位,向前飛去,天色漸暗,夜幕低垂,遠方似有隱隱水光反射,那層層水光正是我雲貴高原上的梯田呀,感謝上蒼! 我們終於飛回來了﹔方位認定,不久大理洱海出現,塔台呼叫聲也清晰可聞,放下機輪,落地回生。

日復一日,出擊,運補又忙了一年,翻翻日曆,今天恰是年卅,羊街小鎮也熱鬧非凡,老美們前來恭賀,作戰官特別將我與李芳春的名字從任務名單中除去,明天大年初一在營休假,以示慰問兩位老中多年來的辛苦,初一清晨三架飛機出航至印度運補,在落地前忽逢雷雨風暴,長機及時迫降,另一機已無機會落地,大雨傾盆,燃油用盡,只得棄機跳傘,另架飛機毫無機會,消失在叢山峻嶺的原始森林裡,這次我又檢回一命。
    
打仗打久了,多少有些迷信,中外一致,大家都願跟自己合得來的組員一起出任務,認定對方會替自己帶來好運,中隊作戰官往往為此傷透腦筋﹔任務公佈,目標南中國海日艦及運輸船團,我被安排在另外一組,機長是德州

 (編隊中的B-24重型轟炸機)

人,個性古怪,此次任務是他四百小時後的最後一次,隊上沒人願意參加別人的最後一次任務,作戰官只得將我的名字填上,為了上一次的人情,只得硬著頭皮上了飛機,飛機起飛,一、二號發動機轉速一直不穩定,經研判油箱有冷凝水,受命回航放水,任務只得取消,下午戰報傳回,373中隊返航但有折損,而我的那一組組員已全体殉職,當時我是嚇得目瞪口呆,年來的出生入死相依為命,如今確一位也不留的走了,上蒼真是在作弄人啊! 晚上中隊長見到我現身還嚇了一跳,起初以為我臨陣脫逃,並當面呵責,後經作戰官作証說明,始知故事來由,但我內心的創痛,久久不能撫平,航校同學相繼陣亡,如今隊友們也離我而去,孤單的我似一隻離群的孤雁,淒涼的呼喚著,這樣能喚醒他們的亡魂嗎? 

轟炸機出任務,團隊紀律最為重要,紀律是完成任務的首要條件﹔在轟炸黃河鐵橋日軍集結任務中,308大隊出動B-24D飛機24 (兩中隊) 6架一組成梯形前進 ,前後左右又各有九架驅逐機掩護,氣勢非常壯觀 ,編隊飛行構成上下左右密集火網,以防敵機乘隙而入,當我們進入轟炸航道後是最驚心動魄的時刻,敵人炮火猛烈如熾,滿天曳光彈甚為壯觀,機群相繼入場,一隊接著一隊,炸彈艙開啟,十六顆五百磅炸彈順序出艙,分成四組,每間隔數秒投下一組,構成轟炸彈幕,效果十分驚人,摧毀力甚強﹔夜間出擊,全機燈火管制,唯有追隨長機紅色尾燈跟進,地面防空炮火耀眼如閃電,先見閃光再聞爆聲,這最危險的三到五分鐘時間,真是扣人心弦,猶如鬼門關走

(B-24J 解放者地氈式轟炸)

了 一回,機群似飛蛾撲火,被擊中也是命中註定,無怨無悔﹔炸彈離艙,抬起機頭迅速脫離。

記得一次農曆二月二日龍抬頭出任務,轟炸湖南岳陽日軍轉運基地,敵人高炮猛烈,有如天女散花,我坐在駕駛座上突然大笑,當時他們以為我被嚇著了,直叫我名字,我笑道,今天是我生日,日本鬼子放煙火為我慶生,大家緊張的心情頓時放鬆了下來,生日快樂之聲響不絕耳,任務亦在祝福聲中安然渡過。轟炸船團則十分困難,因目標小,範圍大,編隊炸射似乎是沒什麼效果,又可惜B-25輕轟炸機航程不足,只得由B-24兼任出擊,俯衝轟炸日本運輸船團、油輪及軍艦等,飛行高度才300呎左右,一次投彈四至六枚俯衝一次又一次,但是自己的犧性也很大。

非官方統計在此戰區共折損六十二架B-24轟炸機,據美國空軍評估308大隊在對日作戰中,戰果輝煌,被譽為沉默的勇士,共擊沉日船四十六萬六千餘噸,其中海軍軍艦高達三萬四千餘噸,總投彈量超過3, 000噸,擊落日機22架,地面飛機炸毀84架,炸毀日軍地面車輛物質、倉儲百萬餘噸。在記憶中,轟炸武漢日寇機場最為成功,308大隊輪番炸轟,將其所有前進基地幾乎都給炸翻了,中美混合聯隊突擊週邊防空設施,晚間我們再進行地氈式轟炸,日寇武漢機場就此停擺,中美空軍終於奪回制空權,對往後的武漢會戰,長沙大捷均有莫大幫助。

在太平洋戰區,美軍也已奪回主動攻擊權,逼進日本本土。命令下達,主要目標台灣的台南、 岡山空軍基地,作戰計畫、油彈、飛機、人員己經備妥,我們將傾巢而出,協助麥克阿瑟將軍攻擊日軍主力,後經情報顯示及空中偵測証實,台灣己無大量日軍集結,而機場除少數自殺飛機外,幾乎已沒什麼攻擊力量,更無什麼戰略目標,且開羅會議已決定將台灣、澎湖歸還給中國,攻擊台灣計畫就此全部停止﹔此時日本軍閥早已窮途末路,將殘留軍隊撒回日本本土而放棄台灣。

我們開始全力準備與日本關東軍決戰,美國空軍B-29重轟炸機轟炸東京,日本軍閥終於嘗到侵略者被懲罰的滋味,火燒東京數晝夜,正義終於戰勝邪惡,日本鬼子投降之日已指日可待,中美混合聯隊因戰果輝煌,空中作戰及地勤維修戰力旺盛,美國軍方將大量的P-51, P-38, P-47, B-26新式戰鬥機及轟炸機投入中國戰場,此時我中國空軍陣亡英烈亡魂終可瞑目安息﹔兩顆原子彈再次嚴懲了殘忍的侵略者,日寇無條件投降,日本軍閥玉碎 的美夢成空,如此才能挽救更多盟軍人員的性命,也保留了日本大和民族的根源﹔十四航空隊遷至重慶白駟驛機場,整裝待命全部返回美國,此舉也消除了當時大多數軍政要員內心的疑慮“ 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B-24重轟炸機,屬戰略攻擊性武器,美國軍方下令將所有飛機就地 (中國及印度) 銷毀,並拍照存証﹔我默默徘徊在空無一人的停機坪上,這些巨大的B-24D重轟炸機群顯得是如此的安祥與孤獨,這些年來的朝夕相伴相隨,帶著我看遍人的生死、悲歡、離合,在此時此刻倒也真有點依依不捨﹔遠處傳來慶祝勝利的鞭炮聲,喚醒了我這位孤單的中國空軍飛行員﹔對 呀!我是該返回成都老家東山洛帶鎮看看我的母親及妻小了。

 (B-24D重轟炸機就地銷毀)

淚水潸潸,我又回到了現實的自己,斜陽溫暖的照著這小書房,相映著滿窗的綠意,撫平了我激動的心思,六七十年前的往事,那刻骨銘心,椎心刺骨之痛的往事,實令人難以忘懷。

記:

在此抗日戰爭勝利六十週年紀念日,當事政府無一人過問,唯對得到一紙日皇 免簽証而沾沾自喜,實屬無恥。尤甚者為手執國之重器,口食國家豐厚俸祿之人,且大言不慚的高談終戰 之論、分裂中國七塊論、迷戀武士道、台灣建國本土化等謬論,孰不知七十四年前滿州本土化及滿州建國,分裂中國的戲碼早已唱過了,如今只不過是老戲新唱換個戲臺吧了,充其量這批漢奸、日奴只是別人在此世界能源及西太平洋海域掌控爭奪戰中,跑跑龍套而已,我等黎民百姓實應小心謹慎才是。

日本軍閥處心積慮亡華之野心,刻骨銘心,世代難忘

痛定思痛,才將這些埋藏在我內心深處的回憶,加上子女親友們所收集提供的資料圖片,整理撰此一文,雖為九牛一毛,但亦聊表心意,以告慰盟軍及我國全體抗日英烈在天之靈。歷史為鑑啊! 回憶往事,我等沉默勇士們在此歷史演變的過程裡,只屬個人匹夫之小勇也。如何聯合世界各國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為世界永世和平而努力﹔如何建立一個和諧、守法、均富的小康社會﹔如何實踐以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政者)為輕,天下為公的政治服務理念,才是千秋萬世,永垂不朽之大勇也。
(劉公卿寫於臺灣光復六十週年紀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