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鳥飛行員協會1991年會紀要

 

「雷鳥飛行員協會」為慶祝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雷鳥基地,美國陸軍航空隊初級飛行學校,第一期畢業(一九四一年五月二十九日)五十週年紀念,於本(一九九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在鳳凰城「駝背旅社」(Camelback Inn)舉行聯歡大會,以紀念半世紀前,在二次世界大戰由民間企業與政府合作,支援軍方代訓飛行人員,以近速擴建國力,留下珍貴的記錄。

當民國二十八年(一九三九)間,我抗戰進入第二階段時,德軍突襲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於焉展開,三十九年九月德、義、日三國,宣佈建立軍事同盟(軸心國家)與英美構成對立,美國自知必將捲入戰爭,乃預作戰力整備,空軍部份由於軍方訓練能量有限,乃商由民間企業合作,支援軍方初級飛行訓練人材,在此構想下,政府乃委由當時頗具盛名之西南航空公司擔任此項任務。

自民國三十年元月六日,在利桑那州鳳凰城初建雷鳥基場,前後僅兩個半月,其高效率之表現當時被譽為「荒漠回春」(spring From The Desert)雷鳥飛行學校初級共分兩批有學員一百人,接受為期十週之初級飛行訓練,機種為陸軍教練機PT-17型,由西南航空之民間教官及民間航機人員維護,每隔五週結訓一期,約五十學員轉赴基礎階段學校(Basic Stage School)隨後續開新班,初期計劃之最大容量為一千人,第一期十週飛行訓練完畢業共四十二人。

民國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九月經過美國「租界法案」,我空軍可派遣空軍官校十二期在校學生,由昆明經香港秘密赴美,第一批於十月中到達雷鳥基地,展開訓練,以迄共二十二期一千五百餘人,分十九批陸續赴美,其中有十一批在雷鳥基地作初級飛行訓練。

嗣為擴大容量,乃另闢場地,在雷鳥附近之獵鷹(Falcon)基地開班,但為統一起見,乃以「雷鳥第二基地」(Thunderbird NO.2)為名,使用同一標誌,英國飛行員多在此處受訓,停戰後雷鳥基地即停止使用,目前己改為美國國際行政管理學校,而雷鳥第二基地則仍保有飛行設施,及博物館一座,館內存有中、英、美空軍提供有關曾在該基地受訓人員之資料,其中有學生時代之集影,亦有校友畢業後在戰場上戎裝之英姿,以及日後在空軍服務的報導。

雷鳥飛行學校代訓飛行學生之計劃起於一九四十至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前後五載,己創下民間企業與軍方合作之例證,歷任教官為紀念此項殊榮,特組成「雷鳥飛行員協會」隔年聚會一次,邀請當年參與工作及受訓人員共同參加。

我空軍於大戰期間曾有十一批學生共七百餘人在此基地受訓,故本次年會經由我「二戰空軍退伍軍人協會」由參訓各期派代表及眷屬參加,由會長夏公權領隊,本次大會為期三天,晚間餐會為高潮,雖與會人員多己年逾古稀,但因引起昔日「雷鳥」Thunderbird生活回憶,而顯出青春的活力,惟歡樂中略帶惆悵,因雖然景物依然但人事卻己全非,昔日同窗不少己為國捐軀,不復再見,但高興中帶幾分滿足,因參加同學無一不是出生入死,為國為世界和平盡一己之力,慶幸今日猶能參加此一盛會,把酒暢談往戰爭中的親身故事,以作本世紀部份歷史的見證。

本次年會,協會之所以選定在鳳凰城駝背旅社舉行,一來係為地點適宜,二來係因位於與會者當年在此飛行時眾所週知的重要地標之駝背山旁。

駝背山(Canelback Mountain)係鳳凰城東南郊外交一座典型飛之亞利桑那州山丘,土黃色的山上除巨型仙人掌與矮叢林外,甚少其他植物,五十年前係近郊的少數野餐郊遊勝地之一,如今鳳凰城多年來不斷擴建,附近幾個小鎮均己連於一起,駝背山亦不復再屬郊區,所不同者由於人工培值花草樹木,偶爾可見綠草遍地,樹木成蔭,大會所訂之旅社座落於駝背山下,因以為名。

大會活動項目,第一天(五月二十九日)之餐會在雷鳥基地舊址之美國國際行政管理學校舉行,校內房舍大部份原有建築餐廳係當年飛機修護柵廠,會場佈置中對中國同學最醒目者為青天白日滿地紅之中華民國國旗與當年盟國旗併懸於餐廳上方,席位安排以中英美三國人員混合編排,藉可擴大交遊範圍,增進相互認識,餐會中之助興節目為Art Royers WW II Uso Show,四十年代之勞軍表演,節目精彩引人入勝,猶如回到五十年前的時空。

第二天,之主要活動,為赴國家公墓追悼當年在雷鳥犧牲之英國空軍人員,隨後轉赴雷鳥第二基地獵鷹基地,參觀飛行表演及博物館,館內陳列有先總統蔣公玉照及我各批學生活動之照片,惜部份相片未具歷史價值,不無遺憾。

第三天之活動,日間為參觀印地安人多年前防禦陣地之遺跡,當地標高在四千餘呎,陣地建於懸崖絕壁上,依當時之物質與科技條件,其屬難得,令人由衷敬佩。

晚間之正式餐會,為本次紀念會之主要項目,席開四十七桌,貴賓有高華德參議員,名演員及空軍堡壘飛行員詹姆史提華少將,青年女飛行家珍娜、雅傑等人,其中高華德參議員及詹姆史提華少將並即席致詞,一致推崇雷鳥之歷史成就,會中由我領隊夏功權大使代表本會致大會會長賈克遜Butch Jackson並由本協會贈仿明大盤一座及脫胎磁碗一座與賈克遜會長,藉以表達我空軍對雷鳥協會敬仰與支持之熱忱,大會於會長致詞後,正式節目全部結束。

晚宴上中方由會長夏功權致詞,並問侯拹會成員。

      副會長虞為和張總領事及美方會員合影                               會場內之中方代表

雷鳥協會既係由當年之飛行教官所組織,由於年歲日增,當時最年輕之教官如會亦己達古稀,故曾提議於本次慶祝首旗畢業五十年後,協會即行解散,嗣因與會者多不願此歷史性組織就此消失,紛紛建議繼續維持,以保存中英美三國反抗侵略,以保障和平之歷史表徵,結果如何!尚在研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