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隊二中隊
黃庭簡

 

黃庭簡為民國九年生,河南滑縣人,雖居住地教育比較落後,但當地的青年愛國心很高,小學在家鄉讀到了初小,就轉往縣並高校第九小學,此學校是要住校,在此學校上了四年級下五、六年級讀了兩年半畢業,因黃河水患無法上學,使我的學業浪費了一年時光,因此考開封第一中學時因年紀比較大,又看我這個子認為我超齡,我只好轉到開封考進了私立最好的中學“黎明中學”。
      黃庭簡為民國九年生,河南滑縣人,雖居住地教育比較落後,但當地的青年愛

國心很高,小學在家鄉讀到了初小,就轉往縣並高校第九小學,此學校是要住校,在此學校上了四年級下五、六年級讀了兩年半畢業,因黃河水患無法上學,使我的學業浪費了一年時光,因此考開封第一中學時因年紀比較大,又看我這個子認為我超齡,我只好轉到開封考進了私立最好的中學“黎明中學”。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對日抗戰爆發,當時我在開封黎明中學初中三年級才開學兩星期,就決定不讀了要棄學從軍報國。

我們接受了德式機械的訓練,及開拖炮的炮車,由於我的能力強表現好,此時我己由上等兵升到中士。連長、服導長認為我才能很不錯,只做一上士班長太可惜,上級便要我去報考陸軍官校,在當時以是部隊戰鬥的人員是不能進軍校就讀,因此至軍校上下打點一番,並給了我很多方便,考進入了陸軍官校第十七期一總隊。

受訓時間共兩年半,快畢業的前三個月,空軍來學校招人,前往報名踫踫運氣,經過嚴格的身體檢查,發現我體格各方面都很不錯,再經過筆試測驗,機會及命運安排下,使我又轉至空軍官校報道,成了空軍官校第十五期留美的學生。

後來返國後加入中美混合聯隊,我分至第一大隊二中隊飛行員,常同美國人一起合作飛一架飛機。

在我印象最深的一次任務,是炸武漢廣水鐵橋,民國三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們一共出動了有四架B-25中型轟炸機,全部機組人員都是中國人來出此任務,由副隊長領隊,我是飛四號機正駕駛,有特別任務,前三架飛機各裝載一千磅大炸彈三枚用來炸鐵橋,我飛四號機,裝載的是十八束的空爆小炸彈共五十四枚,小型空炸傘彈負責消滅高炮陣地及人員。

在廣水鐵橋目標區高空上轉大圈飛行,讓敵人看得到打不到,吸引日本高射機槍炮打我們,在飛機下方炸出了朵朵黑花,我一面飛一面在等機會,長機再

事前己告訴我可以隨時自行脫離隊。看時候差不多了,有一炮正好打在我機的左下方,我突然腳一蹬舵,把飛機壓一個大坡度,機翼一在上一在下像失速往下墜,油門也關掉了。連日本人都被騙了,以為我的飛機己被擊落。

從轟炸發起點移動到目標區上空的這段時間,是我畢生所歷最漫長、最難熬的一刻。順風疾衝對著鐵橋南岸飛,因我墜落在十多哩外,日軍完全沒有想到我會順著河流前來攻擊他們的砲兵陣地,同炸橋的方向完全不同。

我在把高度降低一些保持在一千呎的高度,加一點油門飛機以最大的速度穩穩的往前飛,日軍見我飛來匆忙把原本對天的炮管,轉向對我機方向射擊,兩岸同時開火形成火網對我展開「封鎖射擊」,大概以為我的飛行速度大約在180 ~ 240哩之間,但我的飛機速度太快,炮火全都打到了我飛機的後面,在後上方產生了許多炮煙,我突破了炮火的封鎖線。

B-25 J型機頭前的左右兩邊共八挺機槍,一到目標區前同時開火掃射陣地,機上的機槍手也同時射擊壓制地面的炮火,飛機的炸彈艙內有四排可掛炸彈,我駕駛盤上有一個按鈕,每按一下就投下一束炸彈(每一束炸彈由保險傘掛著三枚空爆彈),我按著不動就連續投彈,一共投了九束炸彈在九個位置上,每個相距約一百公尺,飛機一過炸彈就成一排投下,經過陣地時先投下一半由傘彈掛的空爆彈,那五十四枚小炸彈尺寸就比迫擊炮彈大一些,降落傘掛著空爆彈在三百呎高空炸開殺傷力很大,地面上三百呎內的人都活不了,飛機通過後幾秒鐘,整個陣地地區全包圍在爆炸的煙霧中。

但在高空的三架飛機,只看到了兩岸的炮火對我機火網的封鎖射擊炸開的煙火,及我炸射兩岸所激起的煙塵滿天,沒看到我飛機出來,大伙的心中都很難過,心中在想黃庭簡的四號機己為我們犧牲了,下方的炮火也以停止,依次排隊下來炸鐵橋,鐵橋兩岸敵人再也沒有一發炮彈打出來,三架B-25很平穩的把炸彈全投在鐵橋上返航。

回到梁山機場,吃驚的見到我的飛機,停在停機坪上好好的,才知道我己安全返航,他們全都跑來檢查我的飛機,飛機一點破洞都沒,日本人高射炮、高射機槍都連一槍都沒打到,全體機組人員都非常高興的找我握手,恭喜我任務完成,且全體人機都無損。

不久,敵後情報人員傳來消息“廣水鐵橋”被炸毀無法再使用,日本高炮部隊傷亡非常慘重,親眼見到裝日軍屍體的卡車就動用了十九輛,我心中感到非常高興,連我都不敢相信日本炮兵死了那麼多人。在此之前我們中隊為了轟炸黃河鐵橋,被日本高炮部隊打掉了好多飛機,有很多同學及戰友因此而犧牲才完成任務,今天我做得很成功,也算是為陣亡的隊友報了一次仇,此後中美隊員都戲稱我是“日本高炮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