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隊三十二中隊副隊長 洪奇偉日記

三十二中隊"雷公隊"的隊名,是在印度受P-40機架駛訓練時,一個剛由美受訓歸來的隊員黃君設計出這個尖嘴雷公爺隊徽,隊上美國飛行員聽到這位雷公是中國專打壞蛋的神,很滿意隊名的含義,因為日本小鬼就是中國雷公所要轟擊的壞蛋。

我父親學醫在泰國曼谷經營西藥房,生於民國六年,他即在那裡出生在念完小學後,十四歲被父親送返廣東汕頭就讀中學,記得中學時期,國家當時處於戰亂,在愛國心的驅使下,和幾個同學省吃儉用省下零用錢購買軍服和假刀、假槍,時常利用下課或放學時間自我訓練,遇到國軍部隊,會自動佇立在側為國軍加油,不能立即上戰場,那股強烈與激昂的愛國情操在心中燃燒,這也是種下日後投筆從戎的決心與動力。

民國二十四年中學畢業(廣東汕頭營光中學),因感班日本軍壓迫,國難當頭,就和四個中學的要好同學從廣東一路奔波,費盡千辛萬苦北上,投考中央空軍學校第八期。當時因體格要求非常嚴格,所以只有他一人考上。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抗戰開始,我正在杭州筧橋航校接受中級飛行訓練,因受到戰局影響遷到昆明復校,沒想到同年九月二十八日,日軍第一次空襲昆明,那時我剛結束單飛訓練,然而在缺少飛行員,戰況緊急之下,我不得不以學生身分升空與日軍作戰,當時的我心中沒有害怕與恐懼,滿腦子只想著擊落敵機,只可惜那一次沒遇到敵機。我在隔年十二月一日畢業,分發到部隊,正式參與抗戰行列。

中等身材說話只用單字或簡短的一句話就把意思表達完的爽快個性,頸頭上有一隻十字架,他自己說不是因為宗教的信仰,而是由予愛好這些小飾物,在外表上他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挺粗野的飛行員,他經常背著一挺自動步槍上飛機,一點也看不出他愛好小銀飾的細膩情緒。

二十八到三十年間,日軍不分日夜轟炸,那時我在重慶擔任防空作戰任務,飛行員們每天幾乎都要升空對敵迎戰,生活作息都無法正常。記得民國二十九年六月十二日,日機百餘架分批來襲,我與其他同僚共同擊落日機九七重轟炸機三架;同年的八月二十七日,日軍又是百餘架批來空襲重慶,我與大隊共六架E-15型飛機載掛用降落傘式空中爆炸彈奇襲敵機,讓日機的大編隊散亂,而匆忙逃逸,奇襲戰術成功,產生很大的嚇阻作用,因而導致日軍潰退,往後一個多月,重慶地區得以暫時獲得平靜。

在民國三十二年空軍獲美援飛機之後,空軍即展開了反制的作戰行動。我曾出擊當時日軍占領的機場,像香港九龍、南昌、廣州、漢口、南京、太原及上海等機場重要設施,記得在三十二年十二月一日,我掩護B-25轟炸機到香港九龍啟德機場執行轟炸,摧毀了機場跑道及重要設施,期間還遭遇了日軍零式戰鬥機的追繫,但我機仍能平安返回基地。同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中美混合編隊,P-40型戰鬥機共三十架,掩護B-24型轟炸機二十八架出擊廣州白雲及天河機場,日機也出動數十架零式戰鬥機升空應戰,那時廣州上空大約有百餘架飛機展開激烈的大空戰,當時日機被我空軍其擊落三架,我方B-24轟炸機一架及P-40機兩架被擊落,但轟炸機上的人員即時跳傘逃生,也幸好被我方敵後工作隊所救,而安全的返回基地,

民國 三十三(1944)年二月十二日,剛於印度接機完訓的中美混合團第三大隊七、八兩中隊,正式返回廣西桂林加入當地的二十八與三十二中隊,使得該大隊全部人機到齊,隨即準備北上加入中原會戰。

 在這一段兵馬亂的的日子裡, 三十二中隊的洪奇偉副隊長沒忘記隨身帶著他的日記簿,並且利用飛行的空檔仔細將那悲喜交集的時光形諸文字,這是一份難得的珍貴史料,特將該中隊從桂林出發以至於會戰 沈寂間的3個月,完整記錄。

3rd April 1944 我捫由( 桂林 )二塘搬來李家村 ( 3月14日 )不覺已經兩個多星期了,任務只出了一次,因為天氣老是這麼陰沈,惱人!Nance和我已告一段落,這並不我負她,是她自己沒勇氣,她來二信,本不想理她,再三思之,還是回她好,我們還做朋友吧 :相框裡巳不是她了,已換上璐的像替上,Good-Bye!Nance!祝妳好運,得著如意郎君!

 27th April緊張了好幾天能出,因天氣不好,不能出發,又不放假,關在部裡真悶煞人!晚上和小豬( 8 中隊副隊長葉望 )偷進城( 桂籍平民友人 ),會阿坤( 廣東籍平民友人 )Say Good Bye!好不難過哉!但奈何,為了戰爭,只有犧牲個人底幸福。

 28th April 天氣好轉,我們出發矣,再會吧 !桂林、坤及一切的朋友們!我們從今天起開始緊張的生活,共飛了三點多鐘才抵梁山( 第3大隊新設的大隊部所在 ),本大隊的好漢們均集中在此,好不熱鬧!今天繼續出發,與他中隊( 7、8中隊留駐當地 )的同作祝Good Luck,準備起機對正預定的機場前進-漢中。(抵達後)這袒情報紛亂得很,時時作無謂的起飛。

1st May 中隊於晨四時準起飛,低空直奔( 山西 )逕城機場( 當地是日本第5航空軍前進基地之一 )作猛烈的攻擊,敵機不敢來應戰,我專向營房、工廠、火車站、機場掃射!

 3rd May 本中隊P-40十一架掛炸彈( 200kg統一式2枚 )前往炸黃河鐵橋,因找不 到目標,返航遇見敵倉庫,即予以轟炸!於公路上發現敵軍用車即低空掃射,火甚大!並發現馬匹數百也予以 攻擊,我機全部安返。

     4th May 今早三時許程機場滑行飛機時,一機械士告我「打死一飛行員!」我還 以長他弄錯了,怎麼一點事都沒有為何會打死飛行人員呢?意外的事,真是鬼也不會想的到!就是疏散在棚廠裡面的飛行員( 李志遠四大隊 )將飛機滑出,( 第3大 隊 )副大座( 王特謙 )也好從棚廠裡面走出,不曉得怎樣一回事?飛機的螺旋漿將他打得粉碎!高呼哀哉!這向誰講理去?太冤枉了!打了七八年的戰爭沒打死,而死在自己飛機螺漿之下,枉哉!

(三十二中隊副隊長洪奇偉)

(王特謙不幸死亡)

      (第4大隊)司徒福副大座迫降前線,現尚未有消息,不曉得已脫離人之手否? ( 司徒福當天從西安率領 2 架僚機飛往前線掃射日軍,於河南密縣附近被炮火擊中其P-40座機,迫降敵後經兩個月的迂迥跋涉,洪奇偉才在日記上註明他在7月9日已脫險歸隊。)

5th May 晨五時許,我中隊又起機往前線襲敵,隊形如下: 一路天氣甚佳,我等均保持良好、戰鬥隊形前進約一小時後即抵( 河南)洛陽上空,見機場已被破壞無遺實不堪回恕?回憶八年前曾在該地 (中央航校洛陽分校)受初級教練,一批批的小鳥(指飛行生)曾出自該摇籃裡,料不列現今敵人的惡爪已快要特它毀壞了!( 洛陽後來於5月25 日失陷 ) 我們續前進約十分鐘,即見公路上無數的敵卡車、裝甲車、坦克車, 沿著公路向洛陽方向前進!我等的眼 已紅,不能再忍,即推頭向之攻擊! 一陣槍響後,爆炸、燃燒、火煙沖天!哈哈!多痛快!我們沿公路低空掃射,有的敵車集中在一起二、三十輛,這正是我們的好目標!射擊後,我由百餘尺高的敵火煙中通過,右面又來了一串車隊,我又對頭給牠一陣槍!只見鬼子們從車上跳水式似的紛紛頭向地球上鑽,真好玩 !想不到兇惡的鬼予也有這一天! 忽然之間感到機身右些振動!我 知送已中彈,似檢查儀表及操縱系,沒有什麼不正常 : 我繼續掃蕩,我不願我可愛的搖藍給他奸污了!可惜子彈已完了,不得不回航,這次太可惜了,沒有掛火箭跟炸彈來,要不然定是更好看的戲!此次隊員王松金受傷迫降,人現醫院療養,col.summers回航時機子出毛病,跳傘人無恙,外人(指4美軍飛行員)發現敵俯衝轟炸機,並將之擊下兩架。

7th May 昨下午及今早本隊繼續出發前線,我是在隊休息 : 戰果甚好,分隊長鍾洪九被敵擊中,強迫降落我陣地,人無恙。 11 st May 光陰好快,來這裹–南鄭( 漢中 )不覺已經過了十多天,這兒一切還生活很是緊張 : 這次平漢線空軍賣力不少,給敵人莫大的打擊,可是陸軍方面不爭氣屢吃敗戰,現戰局未可樂觀! 此次平漢線戰爭,敵進攻太快了!我陸軍甚少有激烈抵抗,也許是敵裝甲部隊太多,又是平原之故,只有以空軍予以敵痛擊。這兩天來牙齒發炎不能飲食,頭眩眼花只在宿舍裡休息。司徒副大座已有消息,諒不日可返 隊。

12 nd May 晴 本來今早有一個任務,一切都準備完畢由大座(苑金函大隊長)率領 ,後因洋人有其

洪奇偉(右二)與隊友合影於機前

他任務故取消。 昨天下午我機十餘架( 7中隊陽 永光副隊長率領P-40N共11架 )往澠池攻擊敵渡河部隊,時遭遇敵機十餘 架發生空戰!我將敵擊落六架,敵愴惶逃命,我全部返航。今午第四大隊(共計5批32架次)往澠池、洛陽一帶掃射,損失不少連被擊落、迫降十一架,慘哉!〈 其中包括余連貴、李霖章、李長泰、 吉承濤迫降,黃震中、周濱嗣陣亡,而白熙珍則被俘前自盡身亡!) 洋娃娃( 28中隊美籍分隊長 )掃射炮艦殉職!

13rd、14th May 這兩日天雨,我等在隊休息。風陵渡據情報云「敵有三四千部隊、高射炮、橡皮船及坦克車等,有渡河之企國!西安壽命如何?看陸軍隊是否肯拼為定。 晚上西北聯大(位於漢中旁之城 固縣)表演音樂舊劇(京戲),慰勞中美空軍。

15th May陰雨 想不到今天仍然陰天,一切活動停止。下西北聯大舉獻旗禮,司令官招待茶話會,有唱有笑頗為熱鬧,禮畢往機場參觀而返。 這幾天下雨一切活動停止,真悶!要幹就幹個痛快,這樣拖泥帶水有點那個...... 離璐已經十多天了,好像多久似的,很是想念,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在再相見。

17th July 今天是抗戰七週年了,時光好快 ,戰爭已經繼續了七個年頭,不曉得 還有多少年頭才結束呢!總之,我們已經抗戰了七年,離勝利不遠,當然咬緊牙根再打下去,沒有別的話說 !中原戰事已沈寂,湘南又打起來 (日軍「一號作戰」之第二階段)! 桂林的人們已開始搬走了,現在衡陽在大戰,我軍冒敵炮火及毒氣誓死拼命,現衡陽仍在我手,敵有被截斷後路之勢,衡陽絕不能失,這是南面 最後一關,影響殊大,尤其亦是我空軍根據地。( 抗戰期間最慘烈的衡陽保衛戰歷時47天,而後於8月7日失陷!) 給Petty一信及"Life"兩本,很切的她的來信,我與她的前途如何?有上帝知道......
(此文摘自中國之翼)


(正在準備北上支援中原會戰的32中隊中美飛行員,圖中可見李家村機場上的P-40N驅逐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