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五大隊協會及陳香梅女士訪華活動

 

民國九十五年(2006)八月十二日至十四日,美國第五大隊協會及陳香梅女士來華訪問。五大隊協會來訪人員有會長喬無遏夫婦、馮世寬夫婦、林文禮、龐耀祖。美飛虎隊會長Jop .P Pensyl夫婦、Harold Javitt夫婦、Daniel夫婦、Henry Chang夫婦等二十餘位來訪。

今年在空軍「第401戰術混合聯隊」聯隊長田在勵將軍的努力下,及空軍總部全力配合,邀請美國第五大隊協會及陳香梅女士來華參觀訪問,使兩國交流活動更加的活絡了起來。空軍401聯隊聯隊長田將軍多年來,繼“中國空軍退役軍人協會”後,帶領著年輕二代中國飛虎隊員

(空軍第401戰術混合聯隊徽)

參與美國飛虎協會、十四航空協會、五大隊的年會交流活動,對兩國之民間社團的聯誼及交流有著重大的貢獻。

401戰術混合聯隊之歷史

401聯隊1953年元月15日由「桃園基地作戰指揮所」改編為第5聯隊,下轄第5大隊、第12偵察中隊、空軍照相技術隊;1954年第6偵察大隊在本聯隊擴編成立;19588月至10月臺海作戰,本聯隊因屢建奇功而獲頒榮譽虎旗;1976年元旦改稱「第528戰術混合聯隊」,8月又改為「第401戰術混合聯隊」。 19986月底,全聯隊奉命調往花蓮基地,換裝F-16A/B戰機。

下轄之第五大隊,本部隊前身為空軍第五戰術戰鬥機大隊,民國25年成立於杭州筧橋;28年改隸空軍第三路司令部,移駐四川雙流,32年編屬中美混合團,35年改隸空軍第四軍區司令部,37年底奉命自京遷台,進駐桃園基地。民國42年偵察部隊改隸本部,擴編為空軍第五戰術戰鬥機聯隊;49年部隊更名為空軍第五混合聯隊,931031日裁撤第五大隊番號,第五大隊番號雖被裁撤,其隊上的光榮的戰績及精神,在隊上年輕的飛官身上依舊延續著,繼續肩負捍衛台海領空之責。

飛虎將軍陳納德在我國抗戰最艱困時刻,號召大批美國備役飛官來華對抗日軍侵略,深為我國軍民感念。其實早在民國四十年代,政府即在 台北新公園放置陳納德銅像,以紀念陳納德在二戰期間,率領美國志願航空隊協助我國抗日的貢獻,不過新公園現今以改為二二八紀念公園,在一九九七年元月遷移到新生公園內存展。

曾經隸屬於空軍401戰術混合聯隊的飛行第五大隊,在抗戰時曾納入飛虎隊(中美空軍混合團),這次空軍401聯隊,將空軍花蓮基地內的401隊史館,擴建為「飛虎紀念館」。並將對外開放可供一般民眾參觀。

田在將軍在馬英九市長支持及陳香梅女士同意下,把原本位於北市新生公園的陳納德銅像迎接到花蓮基地安置放至於「飛虎紀念

館」館內收藏。

我非常榮幸接到“空軍401戰術混合聯隊空軍照相隊科長林高峰少校的來函邀請信,一同參與此次兩天一夜的活動。十二日一早 ,從台北搭飛機來到了花蓮,此次也是第一次搭乘國內班機,復興航空公司的飛機不大,飛的高度不高,天氣又好能見度良好,飛離台北盆地後,吃驚的發現台灣有那麼多山,想想自己真是土包子, 雖然早知台灣是多山的島國,但第一次見到還是驚奇不己,台灣可用之地真少得可憐,卻也曾有過經濟的奇蹟,號稱亞洲四小龍。離開機場以後,由陳榮欽上尉參謀前來接機,真是非常感謝他一整天隨時照料的我一切的活動。

更感謝聯隊長田將軍,於此次有意義活動對我的邀請,百忙之中田將軍接見我並很高興的告訴我,初見陳納德將軍銅像,多年來在室外日曬雨淋無人保養下己破舊不堪,如今在空軍弟兄努力的清潔整理後又恢復了昔日的光彩。將陳納德將軍銅像放至「飛虎紀念館」就如同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樣,是最好的安排,也是全隊弟兄們的期望。

為紀念陳納德對我國空軍貢獻,以及與401聯隊第五大隊的淵源,因此空軍趁紀念「八一四」空軍勝利紀念日六十九週年機會,將陳納德銅像移到花蓮空軍基地,與相關文物、資料以紀念館的形式永久保存,同時邀請陳香梅女士在十二日當天到花蓮基地剪綵,以玆紀念;由於陳女士已經八十高齡,因此能邀請她與會,空軍表示相當難得且感光榮。

一早來訪的貴賓從台北搭專機到花蓮,先至花蓮基地總部和全體飛官們合影留念,再搭專車至飛虎紀念館,隨行的還有一部救護車,兩名醫官手提工具箱跟著前來,在炎熱的天氣下隨時可照顧那些八九十歲的長者,真是設非常貼心的作法。

     女士官及軍樂隊隊伍整齊的等待貴賓的到來       除了遠到貴賓外花蓮市長也邀請AIT美國在台協會

司令沈上將致詞隊史館擴建啟用典禮,剪彩貴賓喬將軍、陳香梅女士沈上將、Jon Pensyl、田將軍

沈上將、陳香梅女士、為陳列館內的陳納德銅像揭幕。並贈記念冊由田在將軍接受放至紀念館內。

             陳香梅女士在會場發表感人演說                          經過從新清理過煥然一新的記念碑文

陳香梅女士也允諾,將陸續把保存在美國華府的陳納德將軍紀念物品,包括有飛虎隊員簽名的一大張紀念照片、與歐洲戰場艾森豪將軍通信的書信及各項文件,都將整理後陸續送達,這些珍貴歷史文物包括美國國家檔案館等都很有興趣,不過陳香梅女士選擇讓文物落腳台灣。

飛虎紀念館成立活動上,也有來自美國的二十多名昔日飛虎隊飛行員及眷屬與會,而美國飛虎會會長Jon Pensyl還贈送一件美軍A-2飛行夾克給飛虎紀念館,由空軍司令沈國禎上將代表接受。

空軍慶祝八一四空軍節,昨天於花蓮基地擴大舉行活動,由軍樂隊及空軍儀隊操槍表演揭開序幕

先由七架AT-3攻擊教練機雷虎小組,表演飛行特技吸引了超過五千位民眾前往參觀。

為了慶祝814空軍節,暌違十三年後,空軍雷虎小組昨天再度前來花蓮基地表演,空軍雷虎小組低空噴煙的大雁隊型 行突然從後方劃破長空,使會場上的來賓觀眾驚叫起來又新鮮又刺激,開始了為震撼刺激的特技表演。一招低空倒飛時速超過500公里, 離地距離非常近,危險度百分百。水平炸彈開花之後,向上炸彈開花緊接而來。共計二十三個花式表演科目,現場民眾叫好聲不斷。演出精采的空中特技,看著飛機頂著烈日低空呼嘯而過,震撼的場面,讓在場觀眾看得目瞪口呆。

此外,空軍F-16戰機昨天也首度公開表演飛行特技,總計十五個科目讓國人大開眼界。剛開 始前我正在高興能近距離欣賞地面上的戰機,想找好鏡頭照相,後面突然低空掠過的F-16戰機產生的音爆使我感到雙耳膜都要震聾,嚇了我一大跳相機差點摔在地上,終於領教了F-16戰機強有力的引擎所爆發出的威力,對我空軍飛行員能靈活的駕御戰機更表佩服。空軍花蓮基地F-16飛行員表示,這些科目平常即有訓練,只是如何在有限的時間、空域表演出來,換句話說,F-16飛行員的飛行技術已達爐火純青的階段。

 在陳榮欽上尉帶領下來到了士官兵餐廳用餐,餐廳相當大光線明亮又整潔,自助式餐飲食物也非常可口並另有素食者餐櫃,供素食者自行取用,陳榮欽上尉就拿了一盤素食,並告訴我素食做得不錯,所有餐具也是不袗製品,連食用的碗筷皆是。想當年服役時八人一小桌,塑膠碗竹筷,吃得是加了麥片的糙米,現在服役真是太辛福了。不久AIT (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美國在台協會的來賓也一起進來用餐,相信他們對此現代化的軍中餐廳也留下了深刻印象。

餐後休息片刻,同AIT來賓一起至軍官俱樂部與美國來訪貴賓會合,陳香梅女士因有多處地方要拜會,行程很滿所以已經返回台北,無法參與下午及明天的活動。

            基地圍牆外可見海天一色美極了                          沿路的機堡內停放著F-16戰機

餐後休息片刻至軍官俱樂部美方來訪貴賓會合,在俱樂部門口合影後由飛官帶領參觀營區內各聯隊。

美方來訪貴賓中,喬無遏將軍在早年空軍總部任職作戰組組長時,家父是下屬副組長,因此兩家人交情深厚,因當年年紀小已無印象。但近年來因收集資料網頁寫作,也曾與喬伯伯有信件上的往來及通過多次電話。但因早上忙於參觀訪問並無時間上前打招呼交談,正好利用午休時間上前請安問好,喬伯伯喬伯母非常高興在此能遇到我,我也順便代父母向二老問好。

“空軍第十二戰術偵察機隊飛官熊旭堯少校以流利的英文為貴賓們做簡報介紹

            “空軍第十二戰術 偵察機隊”隊徽                       來賓並參觀該隊隊史館並簽名留念

                  “空軍照像技術隊”隊徽                        來賓參觀該隊隊史館高興的與古董相機合影

因上午記念館內陳納德銅像揭幕、贈送飛行衣等活動,又有大群的記者,來賓們皆無法仔細觀看展出的內容。因此,參觀完各隊隊史館後,又返回飛虎記念館,各位來賓可以在無人打擾之下仔細的觀賞展出物品,聯隊長田將軍詳細介紹展出文物,對於那些舊的歷史相片,時而低聲交談,時而高興歡笑,賓主之間相談非常愉快。

營區內招待所的別墅型小木屋也是一大特色,四週環境整潔優美,內部裝飾簡樸有兩張大床、電視及衛浴設備齊全,今晚我單獨分到一間B-17,同來賓一起住在此地。休息兩小時,準備參加晚宴。

晚宴在花蓮美侖大飯店舉行,席開四十餘桌,在聯隊長田將軍的主持下,晚宴正式開始。

前來參加的空軍飛官每個人都穿著正式的禮服打領結,胸前的飛行獎章及勳表,真是帥氣的不得了,就是這群年青飛行員駕駛F-16戰機保衛台海領空。

(左圖)下 27隊隊長沈世一上校、上(左一)17隊作戰長簡美安中校、(中)聯隊部作戰科孔祥立少校、(右一)27隊飛行官林國裕少校。空軍真是天之驕子,連一同前來參加晚宴的女伴也是驕柔動人。(害得我相機都拿不穩)

  晚宴主持人聯隊長田在將軍及夫人李靜韻女士       (上)莊威先生及夫人(下)喬無遏伯伯及伯母

會場上有國立花蓮高工管樂隊演出的音樂晚會,演奏中美空軍軍歌時全場起立致敬。

飛虎眷屬Carol Chu女士,讀高中的兒子是飛虎迷因學業無法同來,做了小禮物贈與會場所有女士。

為了緬懷二戰期間飛虎隊對中國抗日的貢獻,聯隊長帶領部份軍官同來賓一起高唱美空軍軍歌。

聯隊長田將軍致贈每位來訪貴賓紀念小禮物,每人都感到高興與驚喜。(我也沾光獲贈一份禮物)

26中隊的軍官及眷屬為大家獻上一首“中華民國頌”獲得全場熱烈的掌聲。

圖右:本人與Javitt. Harold夫婦合影留念。在之前相聊之下才知,去年的北京行Javitt. Harold夫婦也有參加,我才回憶起來,當時遊長城,我頭載CACW帽子,手上拿著向領隊借的小旗桿綁上中華民國空軍旗搖呀搖,無心看長城 風景,到處找飛虎隊老人簽名,突然有一位女士就是Javitt.夫人,對我說:「我先生是CACW的飛行員」,我高興的同她談天等她先生來,簽好了字又忙著找其它的老先生,早己忘了此事(覺得那些洋老先生老太太都長得差不多), 此次還是Javitt.夫人把我先認出。回家後馬上找出旗子檢查,果然上面有Javitt. Harold的簽名並寫 5Th Flight CACW。(中美空軍混合團 5大隊 26中隊),另外兩位CACW五大隊的老人,分別為飛虎協會會長Jon P. Pensyl(5大隊17中隊)及James Bennie(5大隊17中隊),此老也曾參加了去年的芷江慶祝活功動。

最後,空軍的留下的傳統不可免俗在田將軍及夫人開舞後,全體來賓有帶伴的都下場跳舞。

晚宴在歡樂中於十點鐘左右結束,我們一行人將搭乘專車回招待所,田將軍及夫人在離開前,對其他的軍官說:「你們可以留來繼續跳舞,不準跳慢舞,要跳快的。」多了解年青人的心態 的開明指揮官,能在他手下服務真得是很不錯。

為了明天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的旅遊,早點上床休息睡覺。也許是城市中住久了,家臨馬路邊,對面又是醫院,半夜的急駛的汽車聲、緊急剎車聲、喇叭聲、救護車的鳴笛警報聲,我都睡得很安穩。如今門外傳來聒..聒..的蛙鳴聲,反而叫得我有如藍天綠地腦筋分外清楚, 一點睡意全無,在如此優雅的環境中,我居然失眠了 . . . .                           

八月十三日星期天,整理好行李出門後搭上專車至軍官俱樂部用早餐,備有中西式餐點,向喬伯伯、伯母請安還好他們睡得不錯,但昨天一天的行程走路太多,喬伯母開過刀的腿今天很不舒服,將無法一起去旅遊,在基地休息,在“天祥”吃中餐時在由專車接來一起用餐。

無意間抬頭,窗外雲層那麼低,好美的雲彩在群山間飄流,丟下吃了一半的漢堡,跑到室外照像。

                          17中隊軍官寢室                                                 26中隊軍官寢室

                           27中隊軍官寢室                                       緊鄰軍官寢室的就是軍官俱樂部

利用吃早餐的空檔四處走走逛逛,此基地環境依山伴海真是優美,軍官寢室後方還有游泳池,網球場,及一占地很廣的高爾夫球練習場。美中不足雖臨近海邊,因為海岸並無沙灘,皆為大小鵝卵石分佈在沿岸,且有亂流,無法下海游泳。二十餘人於八點半左右出發。

 搭乘的旅遊大巴士,救護車及醫官隨行在    太魯閣國家公園旅客服務處,聽解說員簡介及隨車同行

太魯閣國家公園內,巴士沿山路往上開,有一個風景區因大巴士開上去路窄無法調頭,車子必須停在下面徒步上山,因老人行動不方便,司機決定以倒車方式上山,那麼大的巴士往山上開且山路七彎八拐,行車平穩,全體中外人士對司機一流駕駛技術熱烈的鼓掌叫好。沿著山邊就是斷崖,可以見到深藍的海水,景色太棒了。

停好了巴士下車才發現後面不祗跟著一部救護車,一共有三部車,另兩輛為基地的公務車,下來幾位軍士官隨侍待側,真是最高規格的接待了。

山上風景優美可惜上週颱風來訪河水濁度很高,田將軍老馬識途介紹半山腰一條60年前日軍開的棧道

中午,在天祥餐廳用餐,在印象中此餐廳並不大,如今己成了一棟三四層的大樓,服務生裝穿著山地服來服務客人,喬伯母也坐車趕來一起吃飯,大伙都高興的拍手歡迎,菜色非常豐富,餐後外賓三三兩兩的結伴至樓下採購紀念品。

好一幅美麗的風景山水畫,外賓詢問如何能到達遠方的樓閣,當被告之要走那一條很長彎彎曲曲的小徑時,只有嘆口氣打退堂鼓了。

依照預定計劃下午三點返回基地,返回路上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基地中有幾位飛官至國家公園騎自行車旅遊,可能是假日車多路窄,其中一位不小心滑倒從車上摔下肩胛骨骨折,痛苦的坐在地上,被尾隨在後的軍車發現,救護車可派上了用場,馬上扶上救護車,快速送往醫院。他們告訴我那位同事也運氣好,正好有救護車隨行,不然從山下派救護車上來依此路況至少要一個小時才能到,希望那位飛官能早日康復。

巴士回到花蓮基地門口,正前方就是專機,趁他們忙於整理行李幫專機照張相片,從我後方走過來的機長告訴我站在機門口是我國訓練的第一批女機師(我之前以為是空服員),是此次專機的副駕駛,我馬上請求之下,很高興的與二位機師合影,可惜二位忙於準備起飛工作,無法詢問兩位機師的名字。

原本是想把外賓們全部送上飛機後,再請隊上的司機送我至花蓮火車站搭火車返回台北,路上還可小補眠一下。因為還未訂火車票,一位飛官很熱心幫我去查詢了一下發現尚有機位,馬上補辦登機手續,同他們一起返回松山機場。

這下可開洋葷了,坐專機呢!空服員是一位漂亮的女中士,飛機起飛後送上冷飲及小零食,我的眼晴依舊盯著窗外的風景不放,卻忘掉了用鏡頭補捉留下記錄,真是可惜。

不到四點己回到松山軍用機場“松指部”,向聯隊長田將軍道謝及祝喬伯伯喬伯母一路順風後道別,今晚他們將住宿在空軍官兵活動中心 。因為一直沒有拿到此次來訪人員行程表,只知明天(十四號)他們將再搭乘專機至岡山空軍基地,參觀訪問空軍官校, 並於當天趕回,參加由空軍司令在台北空軍官兵活動中心舉行的敘舊晚宴,下面的行程就不清楚了。

此次的旅行使我對我現代空軍有了更多的了解,有飛官們私低下告訴我說,他們的聯隊長也是個“飛虎迷”對當年的空軍對日抗戰史非常重視,因此也連 帶的影響到了這批年青飛官有興趣對這段歷史的研究,且對先輩們的為國不顧一切的犧牲深表敬佩,並表示希望有機會能到“空軍退役軍人協會”做義工。知道空軍終於有人非常看重此段的歷史,是我此行的最大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