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手」China Hand計劃使末

 

民國七十四年(1985)七月四日,美中國空軍飛虎志願大隊及中國航空公司協會在加州歐海翠合併舉行之年會,我方由羅英德上將率毛昭品、陸乾原前往參加,大會上並有中國之友高華德參議員以貴賓身份出席,高華德參議員亦為該協會之會員,該協會之成員對中華民國均極為友好,常為我國向美政府提出諍言,該協會副會長卡爾先生在會中並提出“中國手”計劃,希我方能研究支持。

退役軍人協會和美中航協會副會長卡洛先生當年的資料,在成堆的往來的中英文信件中有關「中國手」計劃的草案,經整理後發表如下:

 

羅將軍:

玆附上我們致雷根總統函影印一份,另外亦有同樣性質之函件致國會議員蕭艾(Ed Zchau)、參議員威爾遜(Pete Wilson)及克蘭史東(Cranston)先生。

蕭艾係來自本郡之加州國會議員,威爾遜及克蘭史東係加州參議員,三位議員均於最近舉行之選舉中獲選連任,我們己籲請協會全體會員採取同樣行動,因此閣下將很快見到其他函件。

有關「中國手」China Hand一文,尚需數週方能脫稿,在看到你們龐大的組織與人民後,使我們覺得確有再作深思的必要。

閣下及貴單位,給予我們在訪問期間的慷慨禮遇願在此重申感謝。

 卡洛GH. Carroll    1984/11/08

 

附件:

雷根總統:

本人與內子不久前曾至台灣做了為期一週的訪問,對於該地區經濟及社會上突飛猛進,獲致極深刻的印象,如同新加坡一樣,台灣是遠東的第二顆明珠,表現了一個資本主義私人企業的開明政府所能做到的一切,也使在有組織的領導下中國人獨特的創造天才,能戲劇化的表現出來,因此應依第三世界國家之例給予他們援助,並請求其對落後國家提供協助。

我們籲請閣下給予台灣盡可能合理援助,台灣不僅是我們的友好國家,也是在我們的政治經濟原則下一個傑出的成功實例。

卡洛GH. Carroll    1984/11/07

 

親愛的卡洛先生:

謝謝你的來信,事實上我是一個對台灣的全力支持者,台灣近年來表現了突出的進步,這一點我完全同意。

那是一項私人企業體系能夠穫得成就最好的例證。

 蕭艾(Ed Zchau) 美國眾議員

 

親愛的卡洛先生:

謝謝你找我來談論有關美國與中華民國及中共政府之間的關係。

如你所知遠在1971年即開始進行與中共關係正常化的努力,直至197911日兩國之間之外交關係始全面生效。當時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並進一步承認只有一個中國,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與台灣關係斷絕後在19794月總統簽署了“台灣關係法”以處理與台灣有關事務。依照日本先例,美國保持了實際上的承認台灣為一個國際上的實體,並成立“美國在台協會”AIT作為大使館之替身,經由此機構美國與台灣人民保持了密切的文化、貿易及其他非官方的關係。

台灣關係法中強調美國堅持必須以和平的手段來決定台灣的未來,任何以武力脅迫之行為均將遭遇美國的反對,為支持此一目的,美國保證台灣可得到武器及防衛的照顧,以使台灣維持自衛能力。

1982417日,美國及中共簽署聯合公告,重申1979年之協議,公告內美國澄清對台灣軍售之態度,對台軍售並非長久性的,此項售與將逐漸減少。

美國與中共關係正常化之目的在於發展兩國間政治、經濟及戰略關係,同時彼此尊重他國主權之完整,並不得干涉彼此之內政事務。雷根政府對中國之政策一直遵守此本人表示贊同之原則。

再謝謝你此次與我的接觸,我很高興你能關注此事。

威爾遜 Pete Wilson (美國參議員)

 

有關「中國手」China Hand計劃,我最初的想法乃是志願大隊與中航公司(AVG/CNAC)協會的組織人數力量能以保持擴大,用來彌補因年月增加的人力自然減損。照日前會員死亡率看來,十年後將剩寥寥無幾,在大戰期間所建立的袍澤般之情誼,彼此關懷的友情延至今日,如任其漸漸消失實乃一悲劇。那是一種特有的價值關係,應給與珍惜及維繫。

在以往聯盟作戰中,有些來自歐洲的退役軍人團體,但沒有一個能比得上我們與中華民國之間保持的密切關係,本案實施可附帶增進公共關係,其效果將遠超過耗用巨資的議會外遊說,我們所謂的“民間力量”可以自基本影響公眾輿情。

本案開始初期的需求可由志願大隊與中國航空公司協會負責支援,其後需建立發展程序,以吸收與我們有共同觀念或另有個人理由來參加我們的新“中國手”同志,以後大部份的經費則需要由中國方面來負擔。因為我們是一個非營利的團體,無能力籌措經費,我相信中航(CANC)方面將同意,但志願大隊方面(AVG)態度則無法得知,我曾將此事告知羅西(Rossi)及史密斯(Smith)先生,羅西並沒有反對,但不參與工作,史密斯則公開表示支持此項構想。

如果我們與AVG/CANC順利的建立一個單位,此案即可推廣至其他的單位,如:十四航空隊(14thAF)、中美聯隊(CACW)、五大隊( 5th Fighter)及駝峰隊(Hump)等,最後可成為一個有高度影響力的公共事務支援單位,可接受中美兩國人民為會員,並希望能吸收兩國有影響力之人士參加,也許當你下次來美路經舊金山時我們可以當面再談。

      耑此敬頌                                  卡爾 Carroll 敬上

 

「中國手」China Hand

宗旨:

(1) 延續並發揚淵源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志願隊(AVG)、中國航空(CANC)及中央政府間之傳統友誼,共同努力與合作。

(2) 促進並提昇中、美間之文化、政治、經濟關係。

(3) 提供一「擴展」組織處理「中國手」之業務。

(4) 自中、美兩國吸收友人及熱衷之人士為「中國手」之新會員,俾使美國志願隊及中國航空之組織及活動能源遠流長。

(5) 鼓勵中、美雙方成員建立個人友誼及從事相互之社交活動。

辦法:

(1)   獲得美國志願隊及中國航空之協會組織之全力支持,作為吸收「中國手」會員之依據。美國志願隊在此方面尤其重要。

(2)   定期主辦優於一般團體旅遊之台北之行,當視有意參加者之人數而定,例如:主辦歡迎會將該旅遊團體介紹給軍方、政府及商界之現役與退休人員。

(3)   對私人前往台灣從事商務或觀光之會員提供諮詢、顧問性資之意見與介紹。包括商務連繫方面之協助、購物、觀光、高爾夫及其它娛樂等方面之建議。

(4)   以合理價格銷售國語卡帶以供會員學習中文會話,採用現有者赤可。

(5)   設計可作為胸針之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駐美代表標幟、會員卡、壁掛式紀念牌及其它經協會認可之項目。

(6)   軍方、學術界、外交使節團及商業團體選派口才良好之人員前往美國參加各種會議及聚會,此外並選派在烹飪、音樂、藝術等方面之中國專業人員以及諸如歌唱與舞蹈等演藝人員至美交流。

程序:

(1)    獲得美國志願隊及中國航空之協會全力支持協議。

(2)    成立財務管理單位。

(3)    組織執行委員會。

(4)    制定吸收新會員政策。

(5)    擬定計劃。

 

中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對美的回函就不再上傳,摘錄下面協會對錢復(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駐美代表)的代表信函。

君復代表吾兄勳右:

日昨空軍諸先輩集會,責成弟擔任對美國退役空軍盟友之聯絡工作,內中較為重要問題,即十四航空軍協會、美國志願大隊及駝峰飛行員協會,年來有意聯合組織成一龐大團體,擬定名為「中國手」(China Hand),並多次詢問我前往開會祝賀之羅英德將軍等,我方對此事之看法及願否合作協助?

集議結果,僉認為應先叩詢尊意,渠等擴大組織後是否更增加為我遊說效力,進而影響國會及空軍之處,從而決定我為何答覆或研究為何合作。

請教外特此簡陳,請便中覆示。順頌

政綏                      

弟 夏功權 敬啟     七五、元、八日

 

元月九日下午經當面請教錢代表後,渠認為各組織己分別建立聯絡,再擴大聯合組織未必更為有效果,立即電話報告羅大使,本案擬暫後推動。

                                              功權 瑾誌 元、九日

 

功權大使勳鑒:

元月八日手書拜悉,承詢如我未來與美「中國手」退役空軍組織交往合作,是否可增加為我遊說效力進而影響國會及空軍一事,依管見,一如月初在台北所陳;成員年邁,新生代對往事多無所知,恐難發揮預期效果。特函奉覆,並請參考。耑此,順頌

勳綏

                                            晚 錢復 敬上 元月二十四日

 

可惜「中國手」(China Hand)計劃就此停止,如今多年己過,二戰時期己有不少的協會的會員去世,或行動不便,很多協會已要停止活動(雷鳥飛行員協會己解散),或合併舉辦年會。如當初能成功完成推動「中國手」計劃,會不斷有年輕的新血加入,所謂“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各個協會的精神將延續。

中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本身在2000年最後一次邀請十四航空隊來華訪問後,已無能力在舉辦活動,亦也很少在派員參加美國年會,相信不久時間內“中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也要解散,也是我所不忍心見到的一件事。